孟婆(十四)
阴阎王2020-06-23 16:072,754

  至泾水渡口,杞梁一看,其他诸侯国的军队早已到了,场面浩大,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士兵同时在场。

  杞将军命令下马休整,等下一步指示,然后将杞和叫到一旁。

  “此次前来,齐侯特意嘱咐,切勿轻易渡河,连年发兵助晋征战,咱们的财力人力也有损耗,实在犯不着冲在前面趟这趟浑水,我们先看看情况,你待会儿去跟各将领传达我的意思。”杞将军收起以往的神态,一脸严肃地说。

  杞和恭敬地答:“是的,父亲。”

  “还有,”杞将军四下望了望,接着说:“虽说能拖一阵,但我们终归还得渡河,毕竟现在也不是跟晋国撕破脸的时候,所以,等渡河时,你随我在前,将杞梁留在后边,等到时候,就突发个意外,让他没法脱身。而你我在前方,自是顾不上的,也不会被怀疑。”杞将军面露阴险。

  “父亲,真的,”杞和与杞将军对视了一下,又马上低头说:“杞梁非死不可吗?”

  杞将军看着面前的杞和低着脑袋,声音毫无阳刚之气,还犹犹豫豫的,便火从心生:“你这是什么样子?娘们唧唧的,难怪箭术不如人,男子气概哪去了?大丈夫不拘小节,为达目的就该如此。你不是喜欢高大夫的千金嘛?那你说,杞梁不死,你怎么如愿?”

  杞和还是耷拉着脑袋,面对杞将军的言词,他想起了以前。他八岁开始便整天习武练箭,那时个头小容易疲惫,练得不好,但也尽力了,可杞将军却认为是他偷懒,经常罚他不许吃晚饭。每每饿得发昏,头晕脑胀,连觉都睡不好时,杞梁定会来。那时候杞梁不过6岁,身子更是弱不禁风,平日不受待见,连饭菜都是吃剩下的。但他却可以在大半夜变出馒头和鸡腿,直到现在杞和都很奇怪。

  那时候挺好的,虽然也常欺负他,但,但没想过让他死。杞和心里想,即使比箭输了,也是想之后找个机会让他出糗,但,杀了他,这……

  “你在想什么?”杞将军推了一下杞和,“一遇到事就这样,一点也不像个男人。我已经决定了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说完,杞将军便走向宋国驻地,去跟宋将交谈了。

  杞和站在原地,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杞梁,呢喃:他真的非死不可吗?

  但并没人会给出答案。

  联合军队在泾水渡口整整呆了5天,却没有一个诸侯国军队有渡河的意思,这让晋军百感交集,晋侯更是多次派人前来询问。

  杞将军每次都会拿年纪大了,身体竟有些不听使唤为由,打发晋国的使者,其他诸侯国见齐国这般,也纷纷效仿,不是说身体抱恙就是尚未休整好,怕之后耽误战事。

  晋国一看这也不是办法,但好在卫国、郑国、鲁国、曹国等被说服了,已经渡过泾水,驻扎在西岸。于是晋军主帅荀偃便让郑大夫子峤、卫大夫北宫懿子去帮劝说齐国。

  杞将军一看有诸侯国已经动身,想也是时候了,于是便对郑大夫子峤、卫大夫北宫懿子说:“明日便渡河。”

  傍晚,杞将军叫来了杞梁,对他说:“梁儿,明日就要渡河了。我与你兄长在前,你在后。这是个难得的考验,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杞梁见杞将军说得真诚,面露慈祥,心中一暖,拱手作揖说:“谢父亲赏识,梁儿定不辜负父亲的期望。”

  杞将军点了点头,又说:“好了,你先出去吧,叫你兄长进来,我还有话对他讲。”

  杞梁再次拱手作揖,转身离去,此时的杞将军整张脸面目可憎,毫无慈父样子,杀人之心显露,可是杞梁并未见到。

  “兄长”杞梁拱手,对坐在草地上的杞和说:“父亲叫你进去。”

  杞和略有深意地看了看杞梁,站起身,走过杞梁身边时说了一句:“明日仔细些。”

  杞梁显然被杞和突然关心的话语惊到了,待杞和走了几步,才缓过神,声音略大些说:“兄长,你明日也小心!”

  杞和没有转头,笔直地走向杞将军的帐中。

  次日晌午,齐军开始渡泾水,杞将军和杞和在前,而杞梁在尾。

  杞将军和杞和毕竟多次出征,经验十足,所以很快就到达了泾水西岸,他们也发现其他诸侯国的士卒也刚刚到达。

  “你看什么呢?”杞将军一脸严肃问站在岸边的杞和。

  “我,”杞和支支吾吾,也答不出什么。

  杞将军一看杞和这副样子就生气,扭头便对士卒说:“起火,赶紧做饭。”

  士卒见状,立刻打水开始做饭。此刻早已过了晌午,对于刚刚渡河的军队来说,正是要补充体力的时候,所以其他诸侯国的士卒也在忙活。

  杞和伫立在岸边,却看不到杞梁的身影,他不甘心又换了几个地方去看,但还是一无所获,他不禁担心起来,难道杞梁已经?

  “少将军,吃饭了。”一个士兵拿着几块饼,端了一碗肉粥还有几大口熟肉对杞和说。

  饭菜的香味飘进杞和鼻子里,他的肚子也适时的发出咕噜的响声,于是接过食物,摆了摆手。

  杞和将碗里的粥一口便喝尽,热气在肚子里散开,他张大嘴巴,吹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然后用只有他自己能到的话说:“弟弟,来世投胎投个普通人家。”

  “这是怎么回……回?”

  “啊——”

  痛苦的呻吟声充斥在西岸,刚刚赶到的杞梁见到眼前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

  他揪着一个倒在地上呻吟的鲁国士卒问:“你们怎么了?你们这是怎么了?”

  那个鲁国士卒话都没说完就咽气了,嘴角流出红色的血液,双眼怒睁。

  找了好一会,杞梁才找着齐军位置,他不顾一身湿淋淋的就扑进了帐中,只见几个将士互相搀扶着,眉头紧锁,而那头躺着的不就是他的父亲杞将军和他的兄长杞和。

  “这,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杞梁咽了口唾沫,狼狈地问。

  先是在渡河时,他被自己人袭击,险些就死在泾水,好在水性好,他捡了一条命,但却落下齐军很远,但拼了命到这,却看到这副景象,他有些崩溃,几次都站不稳,但勉强撑住走到了床榻前。

  他看着面无血色,气息微弱的杞将军和杞和,已经说不出话。

  随行的医官走近杞梁,小声地说:“杞将军,和杞少将,快,快不行了。我看这应该是中毒,其他诸侯国的士卒也如此,能造成这么大面积的中毒,看来是,是那水,水有毒。”

  杞梁看着虚弱的杞将军和杞和,已经对原因不感兴趣了,他一把拉过了医官,眼睛瞪得老大,咬着牙说:“你今天,治得好治,治不好也得治,否则,你就自杀!”

  医官扑通就跪在了地上,连连求饶:“不是我不治啊,这毒下得很奇,来得又凶狠,现在,这,这荒郊野外,真的束手无策。”

  杞和一脚便将医官踹倒,扑向了床榻边,想伸手去碰杞将军,但又缩了回来,只得轻轻地呼喊:“父亲,父亲,兄长,兄长,你们醒醒啊。”

  杞和是先睁眼的,但已极其虚弱,气若游丝,看见一脸焦急的杞梁,嘴角向上扬,断断续续地说了在人世上最后一句话:“你……还……活着……真……好。”说完,便咽气了,眼睛虽睁着,可却很安详。

  杞梁还没缓过神,便又听到了杞将军惊恐的声音:“你,你竟然还……还……啊?”借着就断气了,与杞和不同,杞将军一脸惊讶,嘴巴大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舌头都已经变成深紫色了。

  杞梁抹了把脸,也不知脸上的是泾水还是泪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