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八)
阴阎王2020-07-10 17:552,335

  三年,36个月,虽然感觉很长,但对于经常去打仗的杞梁来说,转瞬即逝。

  原本高大夫不想守三年之期,甚至想要悔婚。但是杞梁在伐鲁北鄙取胜,受齐侯封赏,高大夫心中大喜,便也没了悔婚念头。

  这三年,齐国与鲁国征战不断,杞梁与高栀算下来不过见了三次,而且没回只是匆匆说了几句话,便散了。但二人对彼此的喜欢却未减,而且每次从外回来,杞梁都会在杞家后院呆上许久,除了华周外,没人知道他做什么。

  齐侯在位第二十六年五月,高栀终于披上了红嫁衣,头戴栀子花形状的配饰,美丽得不可方物。陪嫁的阿无穿着一件粉红衣衫,虽比不上高栀的容光,却也非常出众。

  那天,云对高家管事撒谎,称他生病了。但实际上,他早早就躲在高栀住的小院一角,看着高栀一步步走出高家。

  “云怎么没来?”盖着红盖头的高栀在走出困她多年的小院前对挽着她手臂的阿无说。

  阿无脚步放缓,扭头看,失落地说:“没来,我昨晚就没见他。”

  高栀轻叹:“还想在出嫁时再看看他呢,不过,我们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再聚。”

  阿无想了想,笑着说:“也是。”

  云靠着冰凉的墙壁,头重重的磕向后面,发出闷响:“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再见了公主,再见了,阿栀。”

  杞梁看着高栀出了高家门,嘴角上扬,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了,他想,不知道栀儿看到我这张脸会不会吃惊。

  成亲的队伍很快便到了杞府,因为杞梁此时深得齐侯心意,所以来参加的官员很多。

  杞梁的父亲已经去世,杞夫人又因失去儿子变得精神恍惚,所以杞梁和高栀拜了苍天,叩了黄土,行了对拜礼,便礼成了。

  “阿栀,这间屋子很漂亮呢。”

  此时新房只有阿无和高栀,所以阿无便坐在高栀旁边,靠着她的肩膀,摆弄着床边说。

  高栀轻轻撩开盖头一角,迅速扫了一眼房间“还真的是很雅致,他用心了。”

  阿无露出微笑,心想:可惜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又与我有关。

  作为陪嫁,阿无要先与杞梁行夫妻之礼的,也就是说今晚杞梁要与阿无洞房花烛。

  虽然高栀此时已有19年华,但对男女亲密之事并不知晓,所以她断断续续地问:“阿无,今晚,你,你和杞梁,要,嗯。”

  阿无虽然看不到高栀的脸,但她打赌高栀此时肯定是羞红脸了,便故意打趣:“我和杞梁,要做的事也是你和他要做的啊。”说完,她心里一酸,这也是她重要的一次啊,她也想与彼此喜欢的人一起啊。

  高栀心里也不舒服,她没说话,心里却想:为什么要有陪嫁呢,明明杞梁喜欢的是我,我喜欢的也是他,为什么当晚没法在一起呢?

  “栀儿”温柔的声音伴着推门传进高栀和阿无的耳内。

  杞梁也没拖拉,毕竟许久未见了,所以直奔主题,揭了高栀的盖头。

  “你的脸?”高栀先叫出声。

  杞梁摸了摸右脸的疤痕,轻声说:“留疤了,别介意。栀儿,你今天好美。”

  阿无在一旁显得有些多余,但又不好出去。

  “疼不疼?”高栀站起来,手抚了上去,“一定很疼。”

  杞梁顺势枕在高栀的手上:“现在不疼了。”然后像想起来什么,对阿无说:“阿无,你跟我出来下。”

  高栀心里一沉,难道?

  阿无愣了一下,但看杞梁已经出门,也赶紧出去了。

  高栀看见门关上了,心里更有说不出的酸楚。

  门外,杞梁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给阿无,然后边走边说:“这是叔启托我转交给你的,还有就是,我不能与你同房。我准备了一间房给你,你以后就住那里,没人限制你,你也不必再做粗活了。”

  阿无接过信,跟着杞梁走到了别院,那院子里种满了花,有两间房,还有一颗很高的树。

  “你选一间吧,或者两间都用也可以的,没有人会来打扰你。你也可以与高栀一起,毕竟我能留在齐的时间不多,还得你多陪她。”杞梁笑着说。

  阿无欲行礼拜谢,却被杞梁拦下来:“不必如此,你在杞家不再是下人,其实你在高家不也不是。”

  阿无笑了,便推门进屋,临了说:“杞公子,好好待阿栀。”

  “我会的。”

  “阿无见信好,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与你见面。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很有印象了,而我指的并不是在高家那次,是在莱国那次。”阿无手抖了一下,黑暗中摸索着,坐在椅子上继续看,“那天对你来讲很痛苦,我也一样的,我虽然是叔家长子,但对战争并不感兴趣,那次是父亲硬绑着带去的。我趁他们在攻打莱国将士时偷溜出来,遇到了你,你肯定以为我是你的子民吧。我知道,你是莱国公主,放心,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也请你看完信后烧毁,以防被人知道。我写信来是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原谅我自作主张,跟杞梁说我喜欢你,让他不要与你同房。第二件,你的姑姑妘霓就是杞梁的生母,这件事我是从老管家那里听来的。你的姑姑当年是被我父亲绑回来的,本是想威胁你父亲投降,但没想到,你父亲以大局为重,牺牲了你姑姑。所以你的姑姑成了奴隶,多次被凌辱,后转送给了杞将军,但到底杞梁是不是杞将军的孩子,我不清楚,不过他的确是你姑姑的孩子。这件事关重大,请先别告诉杞梁。我知道你想报仇,但复国根本不可能的,杀齐侯,恐怕也很难,所以,请保重,希望有缘,可以见到你。”

  阿无脸上不知不觉爬满了眼泪,原来姑姑并不是出走,并不是去游历列国,而是被抓走了,而且还成为齐军的玩物,连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但是杞梁确实是有莱国血脉的,这一点是肯定的。

  新房内,高栀一脸惊讶看着杞梁,然而没等她开口问,杞梁便坐在她身边,靠着她的肩膀说:“新婚之夜,夫君不在这里又会在哪里呢?”

  高栀抿嘴笑了。

  杞梁又说:“而且为夫的脸都这样了,大多数姑娘都怕得要命,还是栀儿胆子大,竟然没晕倒。”

  高栀扭头,双手捧起杞梁的脸:“这伤得很重,当时是疼极了。”

  杞梁看高栀满眼关切,便吻了上去。

  长夜漫漫,新房内春宵一刻,偏院内却辗转难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