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十一)
阴阎王2020-06-19 15:251,804

  杞梁听高栀的细语柔声,又见其小脸微红,脱口便是:“你生得真是好看。”

  高栀见杞梁痴痴的呆样,便问:“那你是因为我生得好看才想娶我吗?”

  杞梁没想到高栀会这样问,支支吾吾地说:“不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讲。只是觉得你好看,便很想与你多亲近,但又不全是,我,我总觉得你心事重重,所以想替你分忧。总之,绝不是因为你好看才想娶你的,真的。”

  扑哧,高栀笑出声,然后说:“我在逗你的。”

  杞梁抓了抓头发,有些不知所措。

  高栀一边给杞梁蓄茶,一边问:“杞公子,你可去过战场?”

  杞梁一愣,心想这小姑娘怎么还对战争有兴趣呢,但倒也诚实地回答说:“去过,我17岁随父亲和哥哥去了战场,自那后大大小小的战争也算经了不少。”杞梁骄傲地仰起头又说:“齐侯还赞我骁勇善战,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呢。”

  高栀听完并未露出激动,反而直盯着杞梁的双眼,一字一字清晰地问:“那你杀了多少人?”

  杞梁正端着茶杯,被这样一个问题,慌了神,茶水洒到了衣裳,然后便想用手去扫,但是却不小心将茶杯摔在地上。

  亭外的阿无听见器物落地的声音便急忙走来,一看杞梁衣服湿了,身前还有破碎的茶杯,便说:“杞公子,你的衣裳湿了,奴婢带您去换一下吧。”

  杞梁低头看着浸湿的衣服,也觉得这样不雅观,便向高栀赔礼说:“浪费了孟姜倒的这杯好茶,请别见怪,我去擦拭下。”

  高栀起身说:“杞公子且随阿无去清理便是,我再重新煮壶新茶。”

  杞梁一听高栀要亲自煮茶给他,便催着阿无带他去清理,还回头跟高栀说:“请孟姜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高栀看他提着衣衫,焦急快步走的样子,忍俊不禁。

  趁着杞梁去清理的功夫,高栀走到了玉兰树旁,掐了几朵玉兰花,然后匆忙往她的小屋走去。

  阿无带着杞梁来到高家的一间客房门前说:“杞公子,你可进屋去整理,这屋子里有干净的衣服,还有擦拭的布。”

  杞梁立刻推开门,阿无要跟着进,但杞梁却拦住了她说:“不用了,我就是擦一下,不需要你跟着,你在门外等就好了。”

  阿无作揖回:“听杞公子的,奴婢就在门外,有需要便喊我。”

  杞梁一边答应一边把门关上了。

  阿无想到杞梁关门时一脸慌张便在门外笑了,心想这个公子还真与众不同呢。

  杞梁在屋子里兜兜转转,找见了一块干净的布,然后胡乱地在衣衫上抹着,但他发现效果不明显,于是就开始抖湿了的地方,但这一抖不要紧,他是个练家子,力气比寻常人也大了许多,所以这一抖竟然生生地就把衣衫扯破了,还露出了大腿。

  门外的阿无清晰地听见了刺啦的一声,以为是出了什么乱子,便急忙推门进去,这就直接撞见了衣衫不整的杞梁。

  杞梁与阿无四目相对片刻,愣住了,正一过堂风吹来,露在外的腿感到微凉,他才反应过来,急忙就转过身子说:“那个,你先退下吧,我,我自己找衣服换上,你,你出去吧。”

  阿无定了定神,便连忙回:“是,杞公子。”

  退到屋外的阿无脸微红,她还是头回见一男子这样呢,自然觉得不好意思。

  杞梁翻出来一套衣衫,觉得大小应该差不多,就匆忙换上了,然后就开门走出来。

  阿无见杞梁腰带处没理好,便伸手要去帮忙,杞梁连忙后退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阿无看他一脸紧张,便垂下头说:“杞公子过会儿便要再和孟姜饮茶,这样不整齐怕是不好呢。”

  杞梁听了觉得有道理,就没再后退。

  但阿无刚整理好杞梁的腰带,便听见一声传报:杞公子,杞将军命奴才前来找你,有事到前堂说。

  杞梁一听,便对阿无说:“你且回去跟孟姜说一声,我稍晚再喝她的茶。”

  阿无行礼回:“是,杞公子。”

  杞梁来到前堂,见他父亲和高大夫的脸色不好,便知有事发生。

  杞将军一见杞梁进来,便说:“刚获消息,晋悼公要率领诸侯联军直入秦国腹地棫林,梁儿你速与我回去整顿,即刻出发。”

  杞梁一听便问:“那三日后?”

  杞将军不耐烦地答:“什么三日后?战事要紧,刚与高大夫说了,等这次归来再定。”

  杞梁神色黯淡回:“是的,父亲。”

  杞将军对高大夫说:“高大夫,我同梁儿就先回去了。”

  杞梁向高大夫行礼告辞,心中却想着未喝到的高栀的那杯茶。

  亭子里的高栀看着面前的热茶,安静地坐在石凳上,等来的却是急急匆匆的阿无。

  “阿栀,杞公子被杞将军叫走了,怕是有事呢。”阿无擦了擦额头的汗说。

  高栀拿了个新茶杯,倒满了茶,吹了吹递给了阿无说:“是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阎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