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清凉暮色鱼正鲜
墨尘栖2020-07-24 21:032,203

  “公子去并城的时候,我曾发了飞鸽传书与您,告知重金求得了鱼肠剑。其实我后来又去联系那鱼肠剑主人的时候,那人忽然甚是爽快的答应了,对了,当时那男子的娘子也极力劝说促成。后来我还重回故地寻到了另半截断剑,还拿到铁铺去请钱二郎重新熔铸。”

  “这二郎呈的物证是一柄重新熔铸好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玄铁剑。钱二郎怕是修好了剑才发现这剑是刺伤他师傅的剑,故而呈了上去。”慕容璟道。

  “那我们可以说这不是同一把剑”,墨嵐道。

  “虽不是同一把,但制式既然一样且又是那旧剑的伤口,与这把剑并非毫无干系。还是得找出真凶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慕容璟道。

  “公子……”墨嵐起身想说话。

  “墨嵐,那二郎说为了找到真凶,他同意开棺验尸。”

  “我亦请愿,开棺验尸还我清白”,墨嵐跪下。

  慕容璟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也罢,验尸最好。”

  “是,公子!公子,我,我还有一事相求……”墨嵐问道。

  “何事?”

  “菡…菡月姑娘,您若方便时看看她行么?别让她再出事了……”

  “你啊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姑娘?你与菡月只见了一面,难道就惦记上了她?”慕容璟显然有些恼。

  “公子…人的缘分难说清…”,墨嵐跪立。

  “原是如此,怪不得那日红鸾楼里我都未说些什么,你便冲在前面。你这榆木脑袋开了窍,倒也是难得了”,慕容璟道。

  “公子,时候不早了。”门外的宋伯催促道。

  “好了,这就出来。”慕容璟对墨嵐道:“不用担心,你且安心待着,牢里宋伯自会打点。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的人。”

  墨嵐“嗯”了一声,再拜磕头。

  夜里,晏离独自一人在空荡荡的铁铺里拿着刻刀刻着师傅的牌位。就这么一点一点刻出师傅的名字,似乎自己的心也就没那么空荡了。

  白日里黄县令着人来说,明日开棺验尸。开棺验尸啊,晏离忽然对着排位做了个鬼脸道:“师傅…你会怪徒儿么?连让师傅入土为安都做不到的徒弟,天底下只怕只有我了。”她揉揉酸涩的眼睛,勉强笑了下:“师傅,你要是生气今天晚上就赶紧来找徒儿算账吧。过了今夜,师傅你就要去往极乐世界,再也不来见徒儿了吧?”晏里的眼泪一颗颗跌落下来,手里轻轻抚摸着师傅的名字:“师傅你去了那边可一定要去找我爹,哦,对了还有我早逝的娘,告诉他们离儿特别能干特别厉害,谁都欺负不了我。”

  “咚咚咚”寂静的夜里传来几声敲门声,晏离瞪大眼睛本能的喊了句:“师傅你的真来了啊?”

  “二郎开开门。是我,二郎歇息了么?”闻是隔壁顺哥的声音,晏离松垮了身子喊道:“顺哥么?来了来了。还没歇呢。”快走几步忙开门将顺哥迎了进来。

  “二郎,我来看看你。我这鱼市歇了,给你带条鲜鱼,晚上煮汤吃吧。”顺哥说着递过一条用草绳拴着的黑鳞阔嘴白肚皮的大鱼给晏离。

  “冬日里还有这么大的鲜鱼可真是难得!多谢顺哥了。”晏离忙答谢着接了过来放入水缸之中。

  “我那个鱼刀可好了?”顺哥问道。

  “打好了,开了刃你用用,觉得可趁手?”晏离递上新打的鱼刀。

  “好,我这就试试。”顺哥说着便将那水缸里的鱼捞了出来,预备杀鱼。

  “你这是?”晏离忙问道。

  “知道你的脾气,向来不在意自己的吃食。刚好我也没食饭,正好杀了炖了鱼汤,我们一起吃。”顺哥回道。

  晏离看着顺哥低头利索的开膛破肚,不由得强自争辩道:“我那是不想吃,是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小时候我师傅就说我啊有佛性,顺哥你不懂。”

  顺哥低头依旧动作着,笑着回道:“我一个杀鱼的要佛性干嘛?我啊就记得你才来铺子不久,你师…”顺哥忽地自觉失口,忙含糊带过去:“…生了蕴儿。你一个半大孩子成日里又要学打铁给你师傅打下手,又要跑前跑后的照顾家里洗洗刷刷。我可记得也是个冬日,你师傅去了外地办事没回来,蕴儿又忽然出水痘,你一个人照顾家里店面两头整整三日就吃了几口粥,发了烧还硬撑着到你师傅回来…”

  晏里瞧着顺哥手下利落,絮叨往事的同时三两下摆弄,这鱼便入了炉子上的小锅里。暖黄的烛光下,炉子锅里袅袅冒着白烟,晏离忽然有点走神,过了一会儿她听到顺哥煽着蒲扇道:“…你一个人,那灶间的大锅着实用不上,这个茶炉整顿些吃食也是挺好。”

  “有劳顺哥了。”晏离道。

  “咚咚咚”顺哥正想说话,又是一阵敲门声。他擦了擦手去开了门,进来的却是位姑娘,只见那姑娘屈膝行礼:“钱家二郎可在家?”

  晏离听到是喊自己,起身迎了过去,却是前日里红鸾楼里遇见的那遭人调戏的姑娘。

  “你……你是……红鸾楼里的姑娘?”晏离问道。

  “小女菡月。”只见那姑娘身着樱粉小袄茜红石榴裙,容色清丽。

  “姑娘有事寻在下?”晏离问道。

  “那日承蒙公子搭救,菡月多方打听才知公子住在此处,特来谢谢公子。”菡月说着又福了一礼,又将手里的篮子递了过来。

  “菡月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再说我那是动口不动手,真正动手的公子不在这儿。”晏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

  “公子是菡月在欢场这些年来遇到的头一位施恩不望报的人,但小女子岂可忘恩负义?”说着菡月便要跪了下来。

  晏离看着菡月袅袅婷婷的小模样,手比脑子快地赶紧去扶住姑娘纤腰摸了一把,心道:“真真老妇见了也要说我见犹怜。”

  顺哥一旁热情非凡地说道:“屋外风大,姑娘赶紧进来喝碗热汤吧。刚炖好的鲜鱼汤!”

  “也好,我亦带了些吃食。”菡月回道,从善如流地跟着满脸堆笑的顺哥绕过晏离进了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