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宁城大牢墨嵐见
墨尘栖2020-07-24 21:032,245

  晏离却回过身去不看他:“有什么话你去衙门说罢。我这铁铺简陋得很,莫污了贵客的尊脚。”。

  慕容璟脸色沉了下来,目光也渐渐幽暗起来。他气极反笑:“钱二郎,或者我应该称你为钱二姑娘,你一个好好的女子,为何隐姓埋名做这打铁的苦营生?”

  晏离猛的看向他,手里的银针也瞬间向慕容璟攻击去。

  慕容璟似并不在意的随手一挥,只听嗤嗤数声,数十枚银针全都射在墙上。慕容璟走了几步取了一枚银针回来,好整以暇道:“子午谷?也就墨嵐那傻小子信你的鬼话。”

  晏离虽然一开始就作了鱼死网破的决心,但并没想到慕容璟竟然知晓了自己的底牌,不由得惊怒交加:“你说什么?!”

  慕容璟拍了拍手道:“我做的是八方过往生意,过了我的眼的人就算十年八年我也忘不了他的身形样貌,更别说你在宁王府还伤在我手下。即便换了张面皮,你的武功招式、出手轻重、行步姿态哪一样能瞒得过我?

  晏离心忖自己武功绝不是他对手,但见他始终还肯和自己商量,便知这狡猾的商人必然有所图,心下一横欲要来个死不承认:“不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宁王府,我统统不知!”

  慕容璟这会儿倒不着急了:“你好歹是随我的马车出了王府的,怎的就不还我这个人情?”他向来心狠手辣,但对这打铁汉总有三分余地,一分是晏离混不吝的个性对他的胃口,二分却是好奇他的来历行事,三分却是这张脸总让他没来由的有种熟悉感。

  晏离索性闭口不言不理不睬。

  慕容璟瞧着晏离这副打定主意不开口的样子,始终下不了狠手,只得无可奈何离开。那脚刚迈出了门,他又回头道:“若真是那把剑惹的祸,我定能给你一个答复。”

  县衙。

  慕容璟着宋伯提了满满一筐茶饼放到黄县令后堂桌上,只说:“些微茶点小物,不成敬意,请大人笑纳。”宋伯故意露出茶点的一角,底下明晃晃的闪着银光。

  黄县令看到这情形满脸堆笑道:“慕容公子真是太客气了。这案件的事情让下人过来问一声就行了,何劳公子大驾啊?”

  “无妨。”慕容璟微微含笑。

  “这墨嵐公子的确是今天一大早被东市的铁铺钱二郎带来的,还呈上了凶器。仵作也验过,这凶器的形状的确道跟钱大伤口一致。本官着实为难啊。”黄县令饮了口茶缓缓说道。

  这慕容璟亦饮了口茶道:“这凶器可否给在下看上一看?”

  “这没问题,公子勿要在外张扬即可。”黄县令微笑,转头又对着那衙役说了句:“你将那剑取来。”

  “是!”衙役躬身离开,片刻将剑呈给慕容璟。

  慕容璟将剑拿在手里细细端详,确实是他托付钱二郎熔铸的剑,只是现下不再是断剑而是通体盈盈刃薄如冰。慕容璟禁不住赞叹道:“钱二郎人虽刁顽,这手下功夫倒是极其精湛,瞧他熔铸的这柄剑的确是精细入微足见匠心。”

  “钱公子可是有了什么发现?”黄县令看着那慕容璟眼眉之间有些笑意便问道。

  “这剑既是凶器,那我应当去问问我那随从当初是怎么用这把剑,又是怎么杀的人的。”慕容璟不接话,直接提出了一个要求。

  “极是极是,案情总得弄个水落石出才好给人正名啊。慕容公子好好劝劝贵随从将那日的情形说清楚,否则我这边也不好对百姓交待啊。都是那钱二郎死抓着贵随从墨嵐公子不放,若不能给个交待,坊间瞎传也有损公子威名,您说是不是?”黄县令探着身子道。

  “大人勿要担心,我自然也是想问清楚的。”慕容璟欲起身。

  “慕容公子,且听老夫再唠叨两句。这钱大郎被杀一案一波三折,先说是钱二郎杀的,后又查明是钱大老婆伙同奸夫干的,现在又加了墨嵐公子,若还不能定案再拖下去只怕要引起上峰的不满啊。这墨嵐即是慕容公子的人,还劳公子给个定式,老夫早日结案啊。”这黄县令声情并茂很是真诚。

  “大人莫要烦扰,您只管廷堂审讯,遵照朝廷法度。其余有我。”慕容璟拱手道。

  “那就有劳慕容公子了。”黄县令长揖拱手。

  慕容璟还礼,便由侍卫便带着往那牢房去了。

  大牢之中,墨嵐合衣卧在石床上。衙役将牢门打开,慕容璟推门而入,宋伯则在外守着。墨嵐闻声而起见是慕容璟忙起身跪在地上:“公子……”

  慕容璟环视了一下牢房,见虽然简陋但还算整洁,角落里放着一把粗茶壶和一只粗瓷碗,便知黄县令确实没有为难墨嵐,开口道:“那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钱二郎会说你用断剑杀了他师傅钱大?你把我离开之后的事一一道来,每一个细节都务必讲清楚。”

  墨嵐思忖道:“近日有过争执的,无非是除夕雪夜里的白衣女刺客,还有上元那夜红鸾楼里的那帮莽夫啊。”

  慕容璟摇摇头道:“一定不是他们,你再想想。”

  墨嵐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忽然叫起来:“鱼肠剑!鱼肠剑!可是,可是,那人,我留了金瓜子啊!”

  “是削断了那把玄铁剑的鱼肠剑?持剑人就是钱大郎?”慕容璟惊讶道。

  “公子可记得,我们前来宁城时途经容城,遇到一伙匪徒在打劫一行老幼?当时公子让我上去助他才发现他所持的竟然是鱼肠。

  “不错,当时我说鱼肠剑难得,且也许将来对我们有用,所以想要买下。”慕容璟回忆当时的情形缓缓道。

  “那人不肯卖与我。也怪我言辞鲁莽,与那人起了争执,误伤其左臂,但定只有一剑。我绝不会记错。后来我一直在抵挡,可玄铁剑不敌鱼肠锋利而被削断。公子你可还记得,那日正好是除夕。您当时急着去宁王府,我们便拿着那半截断剑匆匆离去。”墨嵐说道。

  “我记得。你去了码头,我去了铁铺修剑而后换了衣服去宁王府,后面再相遇便没有别的事了。”慕容璟说道。

  墨嵐又细细想着之后的事情,忽然脸色一变,迟疑道:“其实,公子走后,我,我又去了容城。”

  “做什么?”慕容璟追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