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翻手为云醉不归
墨尘栖2020-07-24 21:032,580

  红衣少年一行看晏离他们衣着装扮知道也绝非寻常人等,只怕讨不了好去,只得嘴里嘟囔着:“好小子,你等着。我他日定会给你找补回来!”。

  “我等着你啊,快去快回,来一次打一次,来十次打十次,我道要看看你有多那能耐”,晏离怒言。

  只见那墨嵐又踹了一脚这红衣男子,这几人都一个嗷嗷的退了出去。

  “多谢诸位公子搭救,小女菡月在此谢过公子们”,这姑娘屈膝行礼。

  “姑娘莫要客气,路见不平是本分”,晏离道。

  “姑娘不要客气”,这三人也附和道。

  “菡月姑娘早些回去吧,天色已经晚了”,这店家也说道。

  “嗯”,这姑娘回道。

  “四位公子小女可为公子们演奏一曲略表谢意”,菡月说道。

  “不用不用,我们都是粗人,你赶快回去,今日都听过你的清平乐了,甚好,甚好,改日再来听即可”,晏离道。

  只见那慕容璟瞪了晏离一眼,但晏离嘴快,还是晚了一步,这会也不好留她了。

  “对啊,弟弟说的对,我们本就是来这里拼酒的,虽出了小插曲,但我们还是按照约定继续拼酒吧”,子奕说道。

  “自然是啊,这口腹之欲更重要,老兄说是不是啊”,晏离问道。

  那慕容璟也不在好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恰逢这店家送完姑娘过来,“那就几位公子里面请”。

  这晏离也是见势跟着店家上楼了。

  四人坐定,晏离点了四坛子红鸾醉,这可是这楼里独门秘籍的酒水,这宁城里别无分店。三局以后,晏离推说自己内急,出去了,不一会便已回来。在这门口恰巧遇到了那店家端了新酒上来,说这个是十年的陈酿,很是珍贵,是璟公子的存酒。

  晏离灵机一动,说是即是这么珍贵,自己亲自端上去更显得庄重。那店家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日过节,生意又多,白落得个清闲岂不是更好。

  晏离端着这酒复又进了包房。那慕容璟又说是耍赖,晏离又跟他划拳猜酒,给那慕容璟与墨嵐又斟了那新端来的酒,晏离与子奕并没有饮用。

  划拳无趣,却又玩起了,老虎棒子鸡的游戏,只见那慕容璟道:“我还是当只老虎比较好,把你这只鸡吃掉”,转即又说道,“怎么能吃呢?我的剑,你还没修好呢”。

  “多谢公子,对了墨嵐公子也饮了这杯吧,为了明天的剑”,晏离说着又举杯敬墨嵐。

  墨嵐看了看慕容璟,只见慕容璟道,“喝,我们今日不醉不归,为了明天的剑”。

  墨嵐公子饮闭也看着慕容璟道:“公子少饮些”

  “墨嵐,一起饮对了叫那台上的菡月姑娘来给我们弹一曲”,说着便已经醉倒在桌上。

  这墨嵐见着慕容璟已是醉倒了,急忙要去扶慕容璟,偏偏晏离拦着他道:“你家公子只是醉倒了,无妨,你可要给你家公子赢酒啊,不然只能留你在这里结算酒钱了!”。

  “公子不会就这么认输了吧”,子奕附和道。

  “这……”,那墨嵐一时语噎。

  “再来一圈,就好!”,晏离说着给那墨嵐斟酒。

  一局过后,那墨嵐已然是喝了不止十杯了,也已是醉倒在桌上。

  “你这是?”,子奕问道。

  只见那晏离熟练的从慕容璟身上掏出钱袋,高喊了句:“店家,结账!”。

  那店家笑意盈盈的跑了过来。

  “店家,这公子醉了,寻个上好的房间,让他歇息”,说着将钱袋摔给了店家,又接着说道,“找那个那个……月的姑娘陪她”。

  “菡月”,店家道。

  “对!就是她,菡月姑娘,刚才慕容公子点了姑娘的名要听她演奏一曲”,晏离道。

  “那菡月姑娘已经离开了”,店家回答。

  “哦,我也是吃醉了,忘记这茬了,那就找个可人的姑娘陪公子吧”,晏离道。

  “对了,这个钱袋里的钱,可劲的给这公子花,一定要给公子伺候好了!”,晏离补充道。

  “得嘞,公子就见好吧!放心便是”,店家道。

  “我定是放心的,对了给我们准备个车,我们要送这位公子回去”,晏离道。

  “好,小的这就去办”,店家回身便就又出去了。

  “你下了药,这是做什么?”,子奕问道。

  晏离哼了一声道:“师父身上的剑伤就是他送来的那另外半截剑上的,我要为师父报仇!”

  “原来如此,你也不早跟我说”,子奕皱眉。

  “没事,都是我做的,与哥哥无关,哥哥只需为我做个见证便是了”,晏离道。

  “我几时袖手旁观过,这我与你担着便可”,子奕道。他不知道如何能拒绝晏离,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怕是从第一的救命便是,他悉心的呵护着缘分,竟然想用一生来守候。

  “公子,车已经备好了”,这店家进门来。

  “有劳了”,晏离拱手。

  转眼墨嵐已被晏离与子奕驾到了马车上直往县衙去了。

  第二日天蒙蒙亮,晏离便拉着被绑得像个粽子似的墨嵐来到县衙大门口击鼓喊冤。墨嵐一脸我是谁我在哪里的懵懂表情,直到自己连着那作为证物的剑一起被推进公堂。

  公堂上黄县令看到这本是已经定案的谋杀亲夫案忽然又多了个人,下意识地抖了一下上次急着取岁礼而摔伤的屁股。却说仵作按照流程来查验当日验尸时的记录后,告知黄县令:“大人,钱大身上伤痕的确跟这剑刃一致,但这剑本是把断剑重新熔铸,说是证物又有几分勉强。”

  晏离闻言忙抱拳道:“大人,证物虽然有所改动,但我师傅身上的伤痕可做不了假。那姓曹的下毒不假,但这伤痕却不是他空手能造出。大人若不信,可以开棺验尸。”

  黄县令现在不但觉得屁股疼,简直全身都疼。好好的“黄青天夜断阴曹”不是唱完了吗?怎的后面还有凶手?头疼,简直是头疼,黄县令捂着额头叹气。

  话说慕容璟第二日醒来却是在红鸾楼中。他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睁开眼,被胳膊上温热细腻的触感和映入眼帘的粉红床帐吓得蓦地坐起:“你、你是谁?这是哪里?”

  一旁捂着嘴娇笑的女子裸着光洁浑圆的肩头依过来:“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昨夜不是还抱着奴家怜惜得紧么?今日倒推说不记得。”要不怎么说欢场女子八面玲珑呢?才说完话这女子就察觉慕容瑾气压骤降,便顺势轻笑了一声扭了腰身推开纱被起身,还不忘露出大红缠枝莲花锦缎肚兜里一段逶迤春光。

  慕容璟自不是柳下惠,但他从未想过随随便便在妓楼里浪荡。只是他从未沾过女子之身,倒也不知与女子欢好到底是何感觉,更加不确定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此刻他面上虽然不显山露水,但眸中却是懊悔痛恨之色。

  女子穿戴梳妆好后回头嫣然一笑:“昨日公子的钱可只够这一夜,没了银子白日里我可陪不了你。”顿了下又道:“只是公子真是生的俊,就算无有银钱,叫媚儿陪公子一夜也是心甘情愿。”说着便嘻嘻的笑着,秋波频闪地转身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