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墨尘栖2020-07-24 21:202,137

  契国边境。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日色昏瞑。

  两边的军阵前竖立着各色旌旗,阵旗下整齐的驻着百万大军。战士如铁马不嘶,刀枪剑戟列如林。攻城战车、投石机上的士兵们紧紧挽住弩机的缆绳。寂静的空气如同绷紧的弓弦,飞鸟不过,战事一触即发。

  朔风猎猎,地上的风滚草被吹得起伏如波涛。一匹毛色油亮如黑缎的战马昂首立在一丛风滚草前,战马上是一位身披银甲手持长戟,腰悬宝剑的男子。身旁的白底朗月战旗下是一乘战车,白曲柳栏杆上垂着一只如玉素手。素手缓缓抬起,车上之人眉目清朗,挽着长发身着素衣,荼白披风被朔风吹得摇摆:“好久不见,崔薜萝。此番前来,敬你一杯酒,赠你一只箭。”

  “酒为何来?箭为何来?”对面墨色狼头的契国战旗下一抬鎏金宝顶的鸾车,轻纱掩映中闪现一位芙蓉为面,头戴金冠身着红锦的女子,罗裙潋滟。她红唇轻启,声音柔媚动人,目中略有好奇之色:“晏离,我等你很久了。”

  晏离笑了笑,抬手从车里取了一只酒囊取下瓶塞,扬手洒在车前土地上,缓缓道:“你胸怀大志,搅动诸国风云,实乃天下女子之异数。想来数百年后,青史上定然有你一笔。故此敬你。”说着晏离又反手取出一张弓,搭箭上弦弯弓如月,微微侧身颔首瞄准崔薜萝,冷声道:“你可曾想过你今日的鸾驾金车下有多少白骨鲜血?这一箭为的是这些茕茕孤魂!”余音袅袅间,箭如闪电直取崔薜萝心口。

  这一箭如讯号,白日忽地升起震耳欲聋的战鼓声。

  身着银甲的男子朗声高喊:“慕容璟在此,谁敢一战?”语罢慕容璟一马当先,率一只骑兵左翼直取契国中军,这是契国战力最雄厚的一支军队。所谓将军百战死,契国中军的将领正是身经百战名震天下的契国名将涅刺越兀。慕容璟伏在马背上迎着涅刺越兀的身影冲过去,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里的长戟。

  被卫队围得水泄不通的鸾驾上,崔薜萝美艳的脸上掠过一丝杀气。她执起令旗直指向前,笑得张扬:“活捉晏离者,赏千金,赐万户侯!”鸾车下原本如黑色潮水涌出的契国士兵忽然顿了一下,随即爆发疯狂的呐喊:“抓晏离!抓晏离!”

  晏离右手垂下弯弓,莹玉般的脸颊在映着日头的甲光中半明半暗。她举起左手长剑向前斩落,凝气送声:“保万千生灵,立百姓之命,不破契敌绝不还家!”身后的白甲战士变换阵型,也喊着“不破契敌绝不还家”的口号奋勇前进。

  双方将领、士兵如水火胶着缠斗,炮声、喊杀声震天。本以西倾的日头在滚滚烟尘中如血,流转着瑰丽莫名的凄艳光芒。

  晏离驾着战车在洪流中披坚执锐,目光坚毅,前方是欲择人而嗜的铁骑,后面是山温水软的梨花岛,那里有她的家人和梦想。晏离抬手砍倒一个纵马而来的黑甲契国骑兵,抬头遥望隔着滚滚人流的左前方。烽烟如迷障,目力何能及?只是她似乎能看见那个手持秋水身披银甲的身影。

  晏离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看向慕容璟的时候,慕容璟似乎心有所动,也同时也回头看向晏离所在的方向。

  晏离的目光怔怔,对着慕容璟的方向低声道了一句:“等你。”随即伸手抓住战车一旁长嘶扬蹄的战马缰绳,侧身纵起弃车上马。

  战场上苍生如蚁,白骨如山。晏离纵马奔腾,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道:“决不后退一步!”

  不过三五瞬,晏离已经驰马来到被重重铁甲包围着的契国战旗下。战马不安的嘶鸣着打着旋儿,不肯往前再进一步。

  黑色战旗下的崔薜萝缓缓站起来,裙上金铃叮铃作响。

  晏离看着这张艳丽绝伦的脸,忽然想起当初那张清雅秀丽的观音玉面,不由得问了一句:“崔薜萝,我一直想问你一句话,你究竟是谁?”

  崔薜萝的脸在斜阳残照中艳如修罗,眉目中再也不见从前的半分娴雅,尽是睥睨之色。她唇如血染:“晏离,我也一直想问你一句话,你当真以为你和我不同?”

  晏离横过长剑在胸前,叹气道:“论蛊惑人心,我真是对你甘拜下风。“

  晏离还想说话,只听得耳边銮铃响起,马儿嘶鸣,一骑临空越过,挡在晏离前面,正是慕容璟:“崔薜萝,无谓废话,要战便战!”他手里拎着涅刺越兀的人头,半身浴血,犹如战神。

  晏离看了来人,极是开心,不由得眉目弯弯嫣然一笑。她自上战场以来虽着女装,却一直颜若冰霜,此时笑如春花,晃得契国方面正全神对战的士兵们都乱了心神,队形顿时一阵骚动。

  晏离对着慕容璟笑了一下,随即就收了笑容转向崔薜萝道:“知道为什么我讨厌你,慕容璟也不喜欢你么?”

  崔薜萝闻言笑容顿时没了,眼里尽是杀意。

  晏离摇摇头,伸手遥遥点着崔薜萝的脸,腰、胸各处部位,道:“我确实和你不同。我不会打扮成你这这样,也不会像你这样总想着躲在楚楚可怜的画皮底下蝇营狗苟。你总是问慕容璟为什么不选你?事实就是,你除了一张皮,底下什么都没有。”

  慕容璟的马比晏离超出半个马头的距离,闻得此言回头深深看了晏离一眼,随即回头开口:“你与阿离不同,阿离心灵纯净,善良慈悲,心念百姓,而你再这绝世盛颜之下有的只是私心、贪念、权欲!我慕容璟一世英雄,区区皮囊之色,尚不在我眼里。更别说你和阿离,根本没得比。”说完挥动长戟,跃马向前。

  崔薜萝再也笑不出来,抬头看向在另一边毫不留情斩杀契国士兵的慕容璟的身影,垂下眼帘,沉声道:“既如此,纳命来!”

  晏离一拍马背,轻叱一声腾身而起,月白披风如雪色照亮昏暗的长空。她长剑舞动如风,如雪浪霜月,一往无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还需君来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