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末光辉,末日余烬 暗皇之音终章
雨浚傲霆2020-05-29 10:476,095

  ​就这样在邪痕的周围迅速出现了伴有点点火星的暝曚烟雾,此时他身后的天空突然一片灰暗,雾霭沉沉。

  瞬间过后邪痕便将这些暝曚烟雾​聚集成一团,他要使用这种暝曚烟雾来攻击刹那余辉,而刹那余辉此时也释放出『天末的光辉』去攻击邪痕。

  邪痕控制的这种暝曚烟雾名叫『末日的灰烬』​,它能将一切物体瞬间化为灰烬,而刹那余辉所释放出的『天末的光辉』也具有极强的毁灭力量,两股力量瞬间冲撞使得光海废墟之中发生了极大的爆炸,在这片暮色苍茫的大地之上一场毁灭之战就这样开始了,夕阳依旧,落日余晖还在,而邪痕和刹那余辉的战场却被一片黑色烟雾所笼罩。

  此时光海废墟中的画面突然停滞,伴随着一声惊恐的叫声停滞了的画面就像玻璃一样瞬间碎裂,而那名躺在『北院医疗室』​的少女也从梦中惊醒。

  “啊,太好了,你醒了!”​守在少女床边的穿暝说,此时这个医疗室中就只有他们两人。

  “我……我这是在哪里呀,你……你又是谁?”​醒来后的少女问,此时她坐在病床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惊恐。

  “你不要怕,是我们救了你。”​穿暝说。

  “你们救了我?”​少女问。

  “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穿暝问。

  “我叫序诗,是『预言之诗』的人,你们这里是哪里呀?”​序诗问。

  “哦,这里是『初夏之炎』的『夏炎堡』,今天我们在『夏风谷』中发现了晕倒的你,于是我们便将你带了回来,你现在正坐在『夏炎堡』北院医疗室的病床上。”​穿暝回答了序诗的提问。

  “那那个要抢我钱的人怎么样了?”​序诗问。

  “你是说那个死在你身旁的机甲驾驶员吗?”​穿暝问。

  “什么,他死了,看来我出手真的是太重了!”​序诗自责道。

  “原来飞扬是要抢你的『光年源币』,也对,都这么多天了,他的『光年能源』应该早就用光了,而我又在夏风谷中到处搜捕他,为了使自己得到能源补给他就只能抢劫路人了,但是他竟然这么不走运的碰上了你。”​穿暝说。

  “你和那个人认识呀?”​序诗问。

  “嗯,他是我们『穿云之翼』的叛徒,我本想将他抓回去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死在了你的手里。”​穿暝回答了序诗。

  “咦,你是『穿云之翼』的人,那你叫什么呀?”​序诗继续问。

  “我叫穿暝。”​穿暝回答说。

  “穿暝?没想到救我的竟然会是『穿云之翼』的机甲统领,其实我在『预言岛』上时就已经听过你的大名了。”​序诗说。

  “对了,你为什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夏风谷』中呢?”​穿暝问。

  “其实我是『预言学院』的学生,有一次我在学院上课时有幸被教授选中,他让我和其他班的同学一起去学院的收藏室参观,本来我进去之后还算守规矩的,可是后来我却被收藏室中的一条金色凤翎吸引,于是头脑发热的我便偷了它。可是自从我将那条金色凤翎偷走之后我便时不时的做些奇怪的梦,这些梦都和神秘种族『光帝之吟』有关,为了弄清楚这一切,所以我便向学校请了假来到了『夏风谷』。传说『光耀部落』的『燎原将军』曾今是『光帝之吟』的人,于是我便准备进入他的墓穴之中探查一番,谁知我在找到他的墓穴之后却发现有人比我快一步,墓穴的石门破了一个大洞,我沿着这个洞进入了墓穴之中。很快我便找到了『燎原将军』的石棺,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我在这个石棺之中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于是我便失望的离开了墓穴。谁知我在经过『夏风谷』中另一个墓穴旁边的时候你口中的那个飞扬却控制机甲飞过来抢我身上的钱,于是我便用『末日的雷暴』去攻击他,谁知他竟然就这样的死了,而我也因为消耗了太多的精力而晕了过去,在我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序诗将一切都告诉给了穿暝。

  “原来是这样的,其实你也不用太失望,因为之前『燎原将军墓穴』已经被我们这里的人探查了一番,而石棺里的东西也被我们这里的人拿了出来,所以你当然找不到任何的线索了。”​穿暝解释说。

  “哦,想不到那些比我快一步的人竟然是你们呀,对了,你们找到了些什么线索呀?”​序诗问。

  “只是找到了一张『光帝白金』机甲的藏宝图,不过我对这些事情不太清楚,想知道具体一点的话那你明天还是去问一下光年吧。”​穿暝说。

  “光年是谁呀?”​序诗问。

  “明天我再介绍给你认识……咦,有人进来了。”​穿暝说,此时他转身朝自己的身后望去,原来是睡在医疗室隔壁的那两名医生过来了,他们应该是被序诗的叫声吵醒的。

  “咦,小姑娘醒了呀。”​那名年长一点长着络腮白胡子的医生走到穿暝身旁问。

  “嗯,我已经问清楚她的情况了,你们过来看看她吧。”​穿暝对站在自己身旁的医生说。

  “她没事,只是太疲劳了,休息一晚上就没事,等一下我给她喝点有助于睡眠的补药吧。”​长络腮白胡子的医生说。

  “好,那麻烦你们了。”​穿暝说。

  “嗯。”​长络腮白胡子的医生点了点头,此时穿暝站了起来。

  “序诗小姐,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穿暝说。

  “嗯,好的。”​序诗点头说,不久后穿暝便离开了医疗室,而那两名医生则弄了一些安眠的补药给序诗吃。

  第二天穿暝便将序诗的事情告诉给了『夏炎堡』​中的所有人,他带着序诗去见了一下烁焱,而烁焱也明白了一切,于是他就让序诗暂时住在了『夏炎堡』中,最后序诗被安排和雅风住在一起。

  不久之后穿暝便带着序诗去了光年的房间,他们想问清楚关于『光帝之吟』​的事情。

  “哦,你们想知道『光帝之吟』的一些事情呀,其实文献中记载得也不是特别的清楚,里面只是说在一百多年前这个种族被一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毁灭,至于这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就不得而知了。”​光年说,此时他正在房间里煮咖啡,而穿暝和序诗则坐在房间里的玻璃桌旁。

  “这些我当然知道了,但是你还知道一些其它的事情吗?”​序诗问。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这就已经是全部了,若是想知道更多的话那我们就要去一下『暮光岛』了,我有去『光帝之吟』遗址的地图,这个地方就在『暮光岛』上,它好像是叫『光海废墟』。”​光年说。

  “对对,就是『光海废墟』,我现在经常梦见它。”​序诗说。

  “不过要等我有时间才行呀,现在雅风她缠着我不放。”​光年说。

  “缠着你不放,为什么呀?”​穿暝插话问。

  “她不是已经找到了『暗皇的解语者』,现在她准备回『雅韵之歌』了,可是她却非要让我去当她的保镖,所以这『暮光岛』暂时去不了了。”​光年说。

  “这样呀,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序诗问。

  “不知道,可能几个月吧。”​光年说。

  “什么,我才请几个星期的假呀,唉,看来我得回学校再等几个月了!”​序诗遗憾的说。

  “序诗,你能不能先跟我去一趟『天翼城堡』呢?毕竟飞扬的死跟你有关,我要回去把这件事情向我哥哥交代清楚,你得替我作证呀。”​穿暝问。

  “当然可以了,不过要去多少天呀?”​序诗问。

  “你放心,一两个星期的时间绝对够了。”​穿暝说。

  “看来我的时间还是挺宽裕的。”​序诗说。

  “咦,咖啡煮好了,你们来一人喝一杯!”​光年说,此时他倒了两杯咖啡递给了序诗和穿暝,而序诗和穿暝也很快将这两杯咖啡给喝光了。

  一天之后烁焱就派了一辆小型运输机将序诗送去了『天翼城堡』​,在这辆小型的运输机上还放有那个毁坏了的『穿行者』的残骸和飞扬的尸体,而穿暝则驾驶『穿云白凤』飞在这台小型运输机旁边为它保驾护航。

  与此同时雅风和光年也乘坐飞行器飞向了『雅韵之歌』​,而那把『暗皇的解语者』则被光年背在身上。

  在走之前雅风和光年向『夏炎堡』​的众人辞了行,此时留在『夏炎堡』的就只剩下耀海了。

  几天之后穿暝和序诗便到达了『天翼城堡』​,而穿暝则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了穿曦,穿曦在知道一切后便下令安葬了飞扬,而那个破碎了的『穿行者』机甲也被埋在了飞扬的坟墓之中。

  穿暝他回来后才知道『狂野军团』​已经被『穿云之翼』的『穿行者』们彻底歼灭了,以后『穿云岭集市』将不会再受到这些人的骚扰,现在他们唯一的隐患就是那些游荡在穿云岭山间的『赞歌』生物了。

  在穿暝看来,穿云岭已经比以前安全了许多,于是他便决定亲自将序诗送回『预言学院』​。

  就这样在几天之后穿暝便和序诗一起进入了『预言学院』​,而序诗在销假以后便偷偷的将那条金色凤翎放回了学校的收藏室中,本以为这样她晚上就能做个好梦,可是这一切并不像她想的那样完美,她在睡着之后依然进入了『光帝之吟』的故事中。

  梦中,刹那余辉和邪痕​正在光海废墟之中决战,此时的画面令人十分震撼。

  刹那余辉释放出了『天末的光辉』​,此时他全身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不久之后五六束橙色的光流便从他的身上释放了出来,这些光流一齐冲向了邪痕,为了抵御这些光流的冲击邪痕则释放出了『末日的灰烬』。

  这一瞬间邪痕的周围弥漫着黑色的烟雾,这些烟雾之中还有火星飘飞,很快这些伴有火星的黑色烟雾便一道接着一道的冲向了刹那余辉,这些烟雾经过的地方都留有一道持久不散的黑色轨迹,最后黑色烟雾与那些光流相撞,一场大爆炸就这样发生了,就好像一颗核弹落到了光海废墟之上,这个地方又再次受到了一种极强毁灭力量​的洗礼,不过这个地方的一切早已被毁得一干二净,现在这种毁灭力量已经毁灭不了什么了。

  整个光海废墟顿时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待黑烟散去这里的一切变得清晰以后​邪痕和刹那余辉的身影又再次的出现了。

  此时刹那余辉低下头望着自己的双手,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的变成光辉尘埃,渐渐的他的躯体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最后他整个人像是被分解了一样变成了一粒粒细小的闪光晶沙飘向了天空,而邪痕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白羽束腰裙头上带着乳白凤翼头饰​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了离邪痕不远的地方,她急匆匆的朝着那些已经飘散了的闪光晶沙奔去,而且在她的眼睛里还闪着泪光。

  就在这个时候序诗再一次的从梦中苏醒,而她梦里的这一切也就这样消失了。

  “咦,我怎么还在做这个梦呢,那个出现在我梦中的少女又是谁呢?”​躺在床上的序诗突然弯起身子自言自语的问。

  由于序诗住的学院寝室全部都是小型的单人间,所以她在梦醒之后并没有惊扰到其他的同学,就这样一晚上过去了,第二天她便将自己还在做梦的事情告诉给了穿暝。

  由于穿暝依然驾驶着『穿云白凤』,所以他可以免费入住『预言学院』校外不远处的『自由战士旅店』,不过他的这台帝王号『穿行者』要放在旅店一楼的『娱乐厅』中展览。

  此时在『自由战士旅店』二楼的餐厅之中穿暝正吃着午饭,由于他是自由战士,所以他点的一切餐饮食物均享受半价优惠,而不久之后序诗便在这个餐厅之中找到了他,于是他便请序诗吃午饭,而他们也边吃边聊了起来。

  穿暝吃饭的二人餐桌的位置在二楼餐厅的玻璃墙边,他和序诗可以在吃饭的时候欣赏一楼街道上的人流风景。

  “什么,你还在做那个梦?”坐在序诗对面的穿暝在吃了一口『雉鸡胸肉三明治』后问。

  “对呀,搞得我昨天晚上只睡了四五个小时,现在我都有点困哩。”序诗一边用勺子搅拌着自己面前玻璃碗里的『香蕉布丁沙拉』一边说。

  “咦,你快吃呀,这份沙拉是我专门为你点的,它既可以减肥又可以美容,你不试一下?”穿暝问。

  “唉,没胃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序诗问。

  ​“的确挺奇怪的,不过我却有另一个问题要问你,你们学校的收藏室按说是看管的很严的呀,就算它不安装监控的话那它也应该给里面的每一件藏品安装『防盗报警装置』呀,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就偷到了里边的『金色凤翎』呢?还有这条『金色凤翎』你昨天才放回收藏室的,按理都说过去这么多天了,学校里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们不应该不知道呀,怎么学校里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呢?”​穿暝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当时在看到那条『金色凤翎』的时候就突然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感觉那就是我的东西,所以我便毫无顾忌的偷偷将它拿走了,要是换了平时的话我哪有胆量这么做呀。”​序诗在勉强吃了一口沙拉后说。

  “那昨天你又是怎么进入收藏室的呢?”​穿暝继续问。

  “昨天我一销假就在学校主任的办公室外碰到了上次那个带我进学校收藏室的教授,于是我们聊了一会儿,我说我想再进收藏室看看里边的藏品,于是他便又将我带入了收藏室中,我趁他不注意就将那个『金色凤翎』放回了原位,之后我便和他一起走出了收藏室。”​序诗回答说。

  “就这么简单?”​穿暝有点不相信。

  “是啊。”​序诗说。

  “这个教授住哪里你知道吗?”​穿暝问。

  “不知道呀,不过我下午刚好要上他的课,到时我就可以见到他了。”​序诗说。

  “真的吗?”​穿暝问。

  “嗯。”​序诗点头说。

  “好,那我们快点把桌上这些吃完吧,下午我和你一起去见见那个教授。”​穿暝说。

  “好的。”​序诗说。

  就这样『预言学院』​下午的课程时间结束了,而穿暝和序诗二人也顺利的与那个教授碰了面,他们在聊了一会儿之后就一起出了校门找了一家餐厅用餐,这顿饭是那个教授出钱请吃的。

  不久之后众人便在餐厅的一个包间里围着玻璃桌用餐,而穿暝和序诗则趁着这个机会问了那个教授很多的问题。

  “哦,原来是这样呀,穹翼教授,您确定自己找对人了吗?”​坐在包间西边的穿暝问。

  “嗯,错不了了,苍翎的『智能芯片』确实在序诗的身体里,而且它应该被植入了很长的时间才对。”​坐在穿暝对面的穹翼说。

  “唉,没想到那个收藏室竟然是穹翼教授您的私人收藏室,它只是被建在学校里罢了,我还以为它是学校的哩。”​坐在穿暝身旁的序诗说。

  “其实我在学校之中找你已经找了两年了,整个『预言学院』的各个班我都去过,而那些陪你进我的收藏室的另外三十个学生则是我在这些班里面精心挑选的,她们都和苍翎很像,可是她们在经过那个『金色凤翎』时却全都没有反应,只有你被这个『金色凤翎』深深的吸引,你甚至还将它偷偷的拿走,这实在太令我意外了。”​穹翼说。

  “难道您就没有怀疑过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金色凤翎』值钱吗?”​序诗问。

  “那收藏室中其它的东西你为什么不拿,里面值钱的或是比这条『金色凤翎』容易拿走的东西那么多,你为什么只是偏偏拿走了这条『金色凤翎』?还有,我看过你的档案了,你是一个好学生,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品行不端的行为,所以我相信,肯定是这条『金色凤翎』吸引了你你才这么做的。本来那天过后我想过几天再去找你的,没想到你竟然请假了,所以我只好等你回来了。”​穹翼说。

  “那我身体里面到底有没有被植入苍翎的『智能芯片』呢,还有,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我为什么老是做那个奇怪的梦呢?”​序诗将所有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从你的这些反应可以看出这苍翎的『智能芯片』一定在你的身体里,这个不用去检查我也能确定,不过等一下吃完饭我还是去替你检查一下吧,好让你放心。至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那就要从『光帝之吟』的故事开始讲起了。”​穹翼说。

  就这样故事的画面回到了一百多年前的『暮光岛』​上。(第二卷『暗皇之音』的故事结束,接第三卷故事『光帝之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