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光辉圣都,史诗之国
雨浚傲霆2020-05-29 10:507,493

  在一百多年前的暮光岛上,此时的情景与序诗梦中的相似,刹那余辉在释放出『天末的光辉』​之后便消失湮灭,而邪痕却还活着。

  不久之后苍翎便来到了刹那余辉消失的那个地方,这个时候邪痕就站在她的对面,而她则弯下身子在地上捡起了一条『金色凤翎』,她知道这是刹那余辉身上的装饰品,于是她便将这条『金色凤翎』双手捧在怀里哭泣,而这条『金色凤翎』也是刹那余辉所留下来的唯一一样东西。

  邪痕在望了望苍翎之后便转身离开了,他似乎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很快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光海废墟,而正在哭泣的苍翎此时也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在伤心之余她朝着邪痕离开的方向望了望,她疑惑邪痕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杀了她,不久之后她便站直了身子转身向着暮光岛的海滩走去。

  就这样苍翎坐着船在『光域圣海』之上游荡着,不久之后她便带着疑问来到了『光域圣海』西边的『月牙滩』上,很快她便进入了『犾齿之滨』。

  『犾齿之滨』是『暗皇之音』这个部落的第一个栖息地,刹那余辉在离开苍翎时曾叮嘱过她让她一定要尽快赶到『暗皇之音』的这个部落中去,可是苍翎却并没有按照刹那余辉的吩咐去做,她一直都跟在刹那余辉的身后,好在刹那余辉在快要登上暮光岛时及时发现了她,要不然她也可能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苍翎被刹那余辉用药物麻醉,当然了,这只是暂时的,麻醉药对苍翎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几个小时之后她便能够行动自如了。

  当光海废墟上的悲剧发生以后苍翎便恢复了过来,她在登上暮光岛后不久便发生了后来的一切,于是她便来到了『暗皇之音』这个部落,此时这个部落中的人几乎走光了,而剩下的就只有那个控制『暗皇黑金』机甲在天空中与邪痕苦战的黑龙元帅了。

  很快苍翎便帮助黑龙元帅击退了邪痕,但是这个时候的黑龙元帅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突然发狂,他释放出『暗影星流』迅速毁掉『犾齿之滨』中的一切,整个『月牙滩』顿时变成了一片废墟。他在毁掉这一切之后还特别叮嘱苍翎让苍翎去告诉那些『暗皇之音』的族人们说这里的情况与『光帝之吟』相似,是一种类似于『赞歌』的力量毁灭了这里的一切。

  虽然当时苍翎很不愿意撒谎,但是她最终还是按照黑龙元帅的吩咐做了,因为她在和黑龙元帅一起经过夏风谷时黑龙元帅便已经不行了,很快黑龙元帅便死在了夏风谷中,为了使黑龙元帅安息,所以她也只能这么做了。此时『暗皇之音』的族人们已经逃到了远处,他们在听了苍翎的话后深信不疑,在今后的一百多年里他们一直认为自己种族的第一个家园栖息地是因为遇到了一场与『光帝之吟』相同的灾难而毁灭的,殊不知这一切竟然都是黑龙元帅编造的谎言。

  就这样苍翎完成了黑龙元帅死前最后的一个心愿,此时的她回忆了一下夏风谷中发生的事情,当时黑龙元帅在跳出『暗皇黑金』机甲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而她又无法控制『暗皇黑金』机甲,所以她便只能将这台机甲留在了夏风谷中,不过之后『暗皇之音』的族人们还是将这台机甲运回了本族的第二个栖息地中,而苍翎也总算落下了心中大石,可是她却隐隐约约觉得黑龙元帅死得有些蹊跷,于是她便开始调查这件事情。

  黑龙元帅并不像是累死的,因为控制机甲的他根本不会消耗自己的体力,而他也不可能在战斗中受到任何的伤害,因为他在与邪痕对战时『暗皇黑金』机甲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坏,所以黑龙元帅一定是因为别的原因而丢掉性命的,而他本人似乎又知道这一切。

  苍翎在思考一段时间后并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而她又不想去打扰『暗皇之音』的族人们,所以她便离开了『光暗神域』去了『光辉圣都』,也许她能在那里的智者口中问到些什么。

  ​然而苍翎却并没有在『光辉圣都』​问到些什么,可是这个时候邪痕却赶到了这个地方,此时的他虽然战力大减,但是如果他想去接触这个城市中心的『赞歌』力量的话那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很快邪痕便攻入了『光辉圣都』​的中心,他想利用『赞歌』的力量来修复自己身上已经损坏了的系统元件,毕竟他在与刹那余辉大战之后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邪痕以为自己可以百无禁忌,可是没想到苍翎却也在这『光辉圣都』​之中,这个时候的邪痕正准备进入『光辉赞歌』的中心位置,而苍翎却不顾一切的想去阻止他。

  不过当时苍翎并没有想那么多,可能是她太想为刹那余辉报仇了,这种感觉促使她做出了不顾后果的事情,她以最快的速度在自己的身体里编设了一套复杂自毁程序​,这套程序的启动不需要依靠她体内的『智能芯片』,于是她便取出自己体内的『智能芯片』交给了『光辉圣都』的国王。

  苍翎在将自己的『智能芯片』​交给『光辉圣都』的国王后便叮嘱他让他带着自己的臣民们赶快离开这座城市,因为此时的苍翎已经视死如归,她决定利用自毁程序去消灭邪痕,不过这种自毁程序的破坏力太强,所以『光辉圣都』之中的所有人必须立刻撤离,不然这座城市将会尸横遍野。

  『光辉圣都』​的国王最终答应了苍翎,他带着自己的臣民们迅速离开了这座城市,不过现在的他和自己的臣民们也仅仅只是失去了自己国家的都城而已,他是『史诗国』的国王,这个国家拥有『光辉史诗大陆』和『咏唱之海』,在失去『光辉圣都』之后『史诗国』的国王便带着自己的臣民们去了『咏唱之海』上的预言岛,以后『史诗国』的第二个都城将建在这座岛上。

  这一战苍翎将会失去自己的生命,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苍翎便来到了『光辉圣都』​的中心,此时邪痕已经进入了『光辉赞歌』之中,而苍翎在看到这一切后便迅速启动了自身的自毁程序,不久之后她便冲入了『光辉赞歌』之中,她想将这里的一切都毁灭掉,当然了这种力量是无法毁掉『光辉赞歌』的,不过曾受过重创的邪痕却难以抵御这种毁灭力量,这应该就是他的末日了。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邪痕竟然能够与『光辉赞歌』沟通,很快他便成为了『光辉赞歌』的一部分,而苍翎却在『光辉赞歌』之中白白牺牲了。

  苍翎在启动自毁程序之后『光辉圣都』​之中便发生了一场大爆炸,这种爆炸几乎摧毁了这座城市中的一切,不过城市中心那个与邪痕合二为一的『光辉赞歌』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它所拥有的力量甚至比以前更强了,可是它却因此而变得邪恶。

  改变后的『光辉赞歌』​不断的创造赞歌生物,这些生物几乎毁掉了整个世界,它们分布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似乎是预示着一场末日的灾难即将降临。

  后来人类试图利用这种改变后的『赞歌』​力量来帮助自己,他们冒险将『光辉赞歌』的极少部分力量移植到别处,可是不久之后这些移植的力量便不受控制了,慢慢的,它们也开始创造『赞歌』生物了,而人类这次的失误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另一场厄运。

  很快这个世界中的大部分国家便都灭亡了,而『史诗国』​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国家的幸存者在预言岛上建立了『预言之诗』这个部落,而苍翎的『智能芯片』则一直被这个部落收藏着,可是在最近的这几十年里它却下落不明。

  为了找寻这块遗失的『智能芯片』​穹翼教授对它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它有关的一切事情穹翼教授几乎全都知道,可是在穹翼的心里却还存在着许多方面的疑问,不过他既然已经找到了序诗那他就不怕弄不清楚这一切了。

  这个时候画面又回到了穹翼教授与序诗他们一起用餐的那个包间里。

  “这些就是苍翎的故事,怎么样,它们能与你做的那些梦连接起来吧?”​穹翼问。

  “嗯,你说的这些的确与我梦中的情景有几分相似,不过你不是要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光帝之吟』的事情吗?怎么又直接去讲苍翎的故事了呢?”​序诗问。

  “『光帝之吟』的故事很长,我怕一顿饭的功夫说不完,所以我就先说些重点的,看吧,边吃边说现在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了,这顿饭都吃了两个小时了。”​穹翼说,此时桌上的食物他们三个差不多都吃完了。

  “没事,我们有时间,您继续说吧。”​穿暝插话说。

  “诶,等等,穹翼教授,是不是您没有时间呀?”​序诗问。

  “当然不是,我是上一天课休息一天,明天我又不上班,怎么会没时间呢?”​穹翼说。

  “那我就放心了……咦,对了,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可真是有一大堆问题要问呀。首先,在光海废墟之上邪痕不杀苍翎显然是为了不让自己体内剩余的力量被消耗掉,可是他留着的这股力量却不是用来毁灭『暗皇之音』的,因为我不认为苍翎与黑龙元帅联手就能轻易将他击退,邪痕这么做肯定另有目的,其次就是黑龙元帅实在死得太蹊跷了,还有最后一点就是我总觉得邪痕他是逼不得已才去『光辉圣都』的,可能在这之前他正酝酿着一套完美的计划,可是这种计划却因为某种原因而不能实施,失败后的他只能选择去与『光辉赞歌』合二为一了。”​序诗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说的我也想过,我甚至还怀疑过黑龙元帅与邪痕暗中勾结,但我却无法去证明自己的这个想法。”​穹翼说。

  “唉,总之这一切要想查清楚真的很困难。”​序诗接着说。

  “是啊,好了,现在也不早了,明天我再跟你们讲一讲『光帝之吟』的故事吧,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吧,这是我家里的住址,在我休息的时候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穹翼起身将自己的家庭住址信息写在了一张纸上,很快他便将这张纸递给了序诗。

  “嗯,对了,那你对我体内『智能芯片』的检查是不是明天就可以进行了?”​序诗起身问,此时她身旁的穿暝也站了起来,而她也将那张纸拿在了自己的手上。

  “不错,不过做这个检查的意义却不大,它只是为了更进一步的确定我们已经知道的事实罢了。”​穹翼说。

  “咦,没想到您住在海景区呀,看来明天我们一定到您的家里去看看了。”序诗在看了看那张纸上的内容后说。

  “嗯好。”穹翼点头说。

  就这样,不久之后序诗和穿暝便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休息去了,而穹翼在结账以后则回到了『预言学院』自己的办公室中拿东西,之后他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第二天穿暝和序诗来到了穹翼教授的家里,而穹翼教授也替序诗做了检查,原来苍翎的『智能芯片』​真的在序诗的身体里。

  “呵呵,我没有猜错吧,这苍翎的『智能芯片』就安装在你左手臂膀内的『智能系统』里吧。”​穹翼在为序诗做完检查后笑着说,此时他们正站在屋内的一个先进的医学仪器旁。

  “嗯,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对了,教授,您喜欢收藏医学仪器吗,我看你家里摆放着许多这类的东西,古老淘汰的也有,最新研发出来的也有?”​序诗环视了一下屋内问。

  “是啊,我的老伴和女儿现在都住在『春韵泽』,她们半年才来看我一次,我在这里的朋友又都是一些工作狂,所以我经常都是一个人独处的,有些时候感觉无聊就买一些医学仪器回来研究打发时间,买着买着就收集了一屋的这些东西,呵呵。”​穹翼笑着回答说。

  “原来如此,看来你寻找苍翎的『智能芯片』也是在打发时间了。”​序诗说。

  “这倒不是,我对古代的一些文化科技都比较着迷,找寻苍翎的『智能芯片』是为了让自己能更好的弄清楚这一切,这是我的兴趣是我喜欢做的事情。”​穹翼说。

  “哦,是这样呀。”​序诗说。

  “你今天这一整天应该都是在户外学习吧?”​穹翼问。

  “是啊,每个星期四我们班的所有人都会出来做户外调查,看来您对这一切还是了解的很清楚呀。”​序诗说。

  “唉,反正我用觉得你们这样和放假休息没有什么区别。”​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穿暝转头插话说。

  “呵呵,小伙子啊,看来你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懂呀,对于『预言学院』的学生而言户外调查可是非常重要的,到时候还有相关的考试要考,不及格的话可就毕不了业呀。”​穹翼向穿暝解释说。

  “真有这么重要?”​穿暝问。

  “唉,当然了,所以我宁可今天是在学校里上课,你知道吗,户外调查的考试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考,有些试题的答案甚至要在买菜的老婆婆嘴里才能问道。”​序诗说,此时她已经走到了穿暝的旁边坐了下来。

  “呵呵,好,来喝点『金芒果汁』吧,这是我自己榨的。”​穹翼端来两杯『金芒果汁』放在了穿暝和序诗二人面前的玻璃茶桌上。

  “谢谢!”​序诗和穿暝齐声说,此时他们二人都抬头望着穹翼。

  “嗯,好了,那我们说说『智能芯片』的事情吧。”​穹翼说,此时他坐在了沙发对面的木椅子上。

  “好的。”​序诗说。

  “『预言之诗』的人为了使自己的种族拥有控制『雷电甲虫』和『天火飞蛾』能力所以便在族人们的左臂植入了一套完整的人工智能系统,族人们可以通过它来释放出影响昆虫行为的无线电波,这样一来『预言之诗』的族人便能拥有类似于『魔法』的战力。他们控制『雷电甲虫』的攻击被称为『雷暴之袭』,控制『天火飞蛾』的攻击名叫『天火之焚』,而那种冰冻能力极强的『寒冰地狱』则是他们控制『冰蜉蝣』的杰作。苍翎的『智能芯片』接近完美,所以『预言之诗』的人都想得到它,序诗你既然能拥有它,那你的家族应该不简单呀。”​穹翼说。

  “唉,其实我是在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的,而我的父亲也并不是什么大人物,植入我体内的这块『智能芯片』只是我父亲的传家宝罢了,『预言之诗』的人在成人礼的时候都会被植入这些东西,我也不例外。”​序诗在喝了一口『金芒果汁』后说。

  “那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呀?”​穹翼问。

  “我父亲叫苍朦,是预言岛北部『鱼罐头加工厂』的一名车间主任。”​序诗说。

  “苍朦?这个名字我还真没有听说过,唉,算了,还是跟你们讲一下『光帝之吟』的故事吧,反正序诗你有一整天的户外调查时间。”​穹翼说。

  “好的。”​序诗说,此时坐在他身旁的穿暝在喝完一杯『金芒果汁』后便睡着了。

  “诶,别睡了,起来听故事呀。”​序诗拍了拍穿暝的肩膀说。

  “呃……嗯……呃。”​穿暝醒来后说,于是他和序诗便一起去听穹翼讲关于『光帝之吟』的一些事情。

  在很久很久以前圣歌的文明起源于这个世界西部的『光暗神域』​,这个地方存在一种科学所无法解释的远古力量,而这种力量却被『光暗神域』南部的『灰烬之痕』部落所独占。

  拥有远古力量的『灰烬之痕』​并没有好好的利用这种力量,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如何去造福这个世界,他们只是想着该怎样去称霸这个世界。

  就这样『灰烬之痕』​在光暗神域之中不断的去侵略别的部落,最后他们攻入了『暗皇之音』的第一个栖息地『犾齿之滨』之中,以『暗皇之音』当时的战力根本就无法抵御他们的侵略,所以『暗皇之音』的族人们选择了逃跑。

  『暗皇之音』​的族人们最后逃到了『光暗神域』的北方海域之中,他们的船队恰巧来到了『暮光岛』上,而『暮光岛』上则居住着科技较为发达的种族『光帝之吟』,这个种族的战力不弱,于是他们两个种族便决定合力去抵抗『灰烬之痕』,『光帝之吟』与『暗皇之音』最终形成了部落联盟。

  此时的『灰烬之痕』​并没有完全的控制住那种远古力量,为了不让这种力量被其它种族所利用,于是『灰烬之痕』便利用生物科技结合人工智能创造出了一个可以控制这种远古力量的生命体,而这个生命体就是后来的邪痕。

  邪痕诞生以后『灰烬之痕』​的人便将那种远古力量全部储存在了他的身体里,没想到这个过程却出现了问题,这就导致邪痕一直沉睡着。

  为了使邪痕苏醒『灰烬之痕』​的科学家们设计了一套十分复杂的解码程序,可是这套程序却并不完美,于是科学家们又对这一切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可是最后他们却依然没有令邪痕苏醒,于是他们就暂时将邪痕封存在一个『智能生命仓』中,这个『智能生命仓』就像一个黑色的石碑一样,而刻在上面的声控密码则就像是一段散发着蓝光的整齐碑文一样,虽然这种声控密码只能启动那个无法唤醒邪痕的解码程序。

  就这样科学家们将装有邪痕的『智能生命仓』​沉入了『光域圣海』的海底,而这个沉入点的具体位置也只有他们知道,因为此时『光帝之吟』与『暗皇之音』两个部落已经在联手攻打『灰烬之痕』了,而『灰烬之痕』又无法从邪痕体内将那种远古力量释放出来,所以这一战他们必败无疑,于是科学家们才这么做,也许未来的某一天邪痕会苏醒,而『灰烬之痕』这个部落也会因此东山再起。

  果然,两个月后『灰烬之痕』​战败,于是这个种族便启动了自毁程序使得他们自己全族灭亡,而『灰烬之痕』这个部落也从此在『光暗神域』之中消失了。

  『光帝之吟』​和『暗皇之音』这两个部落最终统治了整个『光暗神域』,而『光暗神域』之外也渐渐诞生两个国家,它们其中一个叫『四季国』,而另一个则是之前穹翼提到过的『史诗国』。

  『四季国』​的科技发展得非常快,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得到任何一种科学所无法解释的力量的帮助,相反『史诗国』的兴起则完全是依靠着『光辉赞歌』这种神秘力量的帮助。

  『光辉赞歌』​使得『史诗国』得到了太多的好处,而他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去学习别国的科技,让他们的『光辉赞歌』能融入科技的力量,可是他们的邻居『四季国』却并不友善,这个国家没有向『史诗国』透露一点科技信息,无奈之下『史诗国』的那些学者们只能游洋远渡去了『光暗神域』学习科技,而他们也把『光辉赞歌』的力量带到了这个地方。

  就这样『光帝之吟』​和『暗皇之音』两个部落先后将『光辉赞歌』的力量与自己的科技结合,不久之后它们这两个种族便得到了空前绝后的发展,而圣歌的世界也因此走向了繁盛。

  为了将融入科技的『光辉赞歌』​力量与原始的『光辉赞歌』力量区分开来,所以人们就把这种力量称之为『赞歌』,而『光帝之吟』和『暗皇之音』这两个部落则巧妙的运用了它。

  巧合的是『赞歌』​力量所释放出的声波拥有优美的旋律,人们将这种声音放大以后它们就像诗歌一样的动听,于是『光帝之吟』和『暗皇之音』的人就都喜欢上了去吟唱诗歌,而且他们在吟唱诗歌之时还喜欢使用拥有『赞歌』力量的乐器来演奏音乐。

  就这样几百年过去了,『光帝之吟』​的船队无意之中从『光域圣海』的海底将装有邪痕的那个『智能生命仓』打捞了上来,没想到这却给他们带来了灭族之灾。

  由于装有邪痕的那个『智能生命仓』​就像是一个刻有诗文的黑色石碑,而且这些诗文还散发着蓝光,于是『光帝之吟』的那些游吟诗人便将『智能生命仓』上的声控密码当做诗歌演奏了出来。本来他们这么做也仅仅只是启动了那个唤不醒邪痕的智能解码程序,可是他们却偏偏要用拥有『赞歌』力量的乐器去演奏音乐,于是这种『赞歌』力量便以声波的形式传递到了『智能生命仓』内,在那套智能解码程序的辅助下邪痕被成功的唤醒了,于是他便释放出『末日的灰烬』利用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将『暮光岛』上的一切瞬间毁灭,『光帝之吟』这个种族从此不复存在,它的一切就此灭亡。

  就这样『暮光岛』​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一个月后在这片废墟之中便发生了邪痕与刹那余辉大战的那一幕,也就有了之后苍翎的那些故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