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深冬凛寒,液氮瀑布
雨浚傲霆2020-05-29 10:396,133

  就这样,在一天之后光年一行人便坐车离开了『若隐药窟』​,可是他们在半路上却收到了某人的求救信号,于是他们的车便暂时停了下来。

  不久之后他们便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这个求救信号,烁金发现,这个求救信号是在附近一个墓穴之中发出来的。

  “能确定墓穴的位置吗?”​光年从车上面跳下来问,这个时候烁金和他手下的四个士兵正在使用仪器确定求救信号的具体位置。

  “快了,再耐心等等。”​烁金回应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光年,可就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一个『穿云之翼』​的『穿行者』机甲飞到了他们的身边。这个『穿行者』机甲在外型上比较特殊,它与普通的『穿行者』机甲有着很大的不同。

  普通的『穿行者』​机甲的机身颜色是白色与浅蓝相间,而且背后有机翼,外形上比较像自由战士机甲中的『巨型』,而这个『穿行者』在体型上则比『巨型』苗条许多,而且它就像是一只直立行走的白羽凤凰,机甲上粘有白色羽毛,浑身雪白,背部没有机翼,应该就是『穿云之翼』中的最强机甲『穿云白凤』了。

  “呃……呼……你们也应该收到那个求救信号了吧?”​『穿云白凤』机甲从天而降,此时机甲的护脸装置被打开,里面驾驶员的脸露在了外面,他一边向光年等人走近一边问。

  “你是谁?”​烁金问。

  “我叫穿暝,是来自『穿云之翼』的自由战士,刚才我在飞过这里上空的时候收到了求救信号,所以我便马上飞了下来,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们。”​穿暝回答了烁金的提问。

  “你乘坐的是『穿行者』机甲中的帝王号『穿云白凤』,这是『穿云岭』岭主的座驾,你是穿云岭的岭主吗?”​烁金问。

  “不是,穿云岭的岭主是我哥哥穿曦,我是为了抓捕穿云岭的叛徒才坐上我哥哥的机甲的。”​穿暝停下来说,此时他已经与烁金近在咫尺了。

  “叛徒?你们穿云岭那边出了什么事吗?”​烁金接着问。

  “是啊,总之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等一下再告诉你们,现在救人要紧。”​穿暝说。

  “好,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吧,你搜索到他的位置了吗?”​烁金继续问。

  “搜索到了,你们跟着我就行了。”​穿暝说。

  “嗯好。”​烁金点头回应了穿暝。

  不久之后光年一行人便被穿暝带到了『燎原将军墓穴』​的入口处,这个墓口被很大的一座石门挡住,不过石门中间有个洞,很明显是有人进去了,于是光年一行人也和穿暝一起沿着这个洞进入到了墓穴之中。

  “哇,原来墓穴里边有光源系统呀,这里这么的明亮!”​穿暝在进入墓穴之后感叹的说。

  “我们还是继续往前吧,墓穴中躲着很多『赞歌』创生出来的怪物,我们可一定要小心呀!”​烁金叮嘱周围的人说,之后他们便一齐向着墓穴的深处走去。

  就这样光年一行人和穿暝沿途遇到了很多『赞歌』​生物,而他们也很快消灭了这些生物。

  穿暝驾驶的『穿云白凤』​主要是通过将空气迅速转化成液态氮来攻击敌人的。它的两只手臂上各装有一个名叫『冰冷初冬』的小枪管,这两个小枪管前后贯穿可以将空气从尾部吸入并迅速将其冷冻成液态氮从前端枪口喷射出去,就像手枪射出液态氮子弹一样,它能很快将敌人冷冻。

  而『穿云白凤』​本身也持有一根很长的『长管战矛』,这根『长管战矛』也是前后贯穿的,它名叫『深冬凛寒』,可将超大量的空气从尾部吸入并迅速冷冻成液态氮喷出。由于喷出的液态氮的量非常的大,就像瀑布一样,所以它可以冷冻一大片地方,攻击范围非常的大,可以瞬间让敌人变成冰碴散落一地。

  借着这两把液态氮武器的帮助穿暝消灭了墓穴之中数不尽的『赞歌』​生物,很快他们便进入到了墓穴的最里边。

  众人很快就进入了墓穴的最深处,岂料这个时候灰巨人泰坦正在石棺旁边守着,于是光年一行人和穿暝只好继续战斗了。

  此时烁金带着自己的四个部下把泰坦这个巨人围住,而雅风则在一旁释放​乐音来干扰它。

  对付泰坦这种魔王级别的『赞歌』​生物一般的『雅韵之歌』对它是不起作用的,于是雅风便使用机器手套释放出了『晚秋的惊梦』来攻击泰坦的脑电波使它变得恐惧。

  而烁金和他的几个部下则使用『末夏炽焰』和『仲夏炎烈』来甩射火焰弹​去攻击泰坦。

  泰坦本来就能从胸口释放出火焰柱,所以烁金这些人的火攻似乎对它不起作用,倒是雅风算是用对了曲子,泰坦在受到音乐的形象后的确恐惧的起来,它的防守能力因此减弱了不少。​

  “泰坦的防守变弱了,好机会!”​远处的光年伺机而动,他在发现泰坦在防守方面出现问题之后便立刻聚集一千只『光蜉蝣』去攻击它,这可光年一次聚集数量的极限。

  此时一千只『光蜉蝣』​聚集成一道光束射向了泰坦,光年本想攻击泰坦的头部的,可是这一瞬间泰坦却高举手臂准备去攻击自己脚下的那些人,于是『光蜉蝣』的冲击流便刚好打在了泰坦的右手臂上,刹那须臾之间它那硕大的手臂便被炸断迅速落在了地上,而正在攻击泰坦的那些人也马上向四周散去,不一会儿一只巨型手臂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使地面扬起了很高的灰尘。

  这个时候泰坦似乎是被惹怒了,于是他立刻从自己胸前喷射出了一条火流柱去焚烧众人,而穿暝则立刻控制机甲『穿云白凤』​飞到了泰坦的脚下,由于穿暝离泰坦太近,而泰坦胸前喷出的火焰是有一定的弧度的,所以这束火焰流烧不到穿暝,于是穿暝便在泰坦的脚底使用『深冬凛寒』喷出了液态氮瀑布。

  泰坦的左脚在被液态氮瀑布冲刷以后便立即被冷冻成冰,此时穿暝控制机甲猛的撞击这只冰脚使得它瞬间碎成了冰渣,而灰巨人泰坦也因为断了左脚而摔倒倒在了地上,此时墓穴地面上又再次扬起了灰尘。

  光年在看到这种情况后便第二次聚集『光蜉蝣』​,这一瞬间一千只『光蜉蝣』再次变成了光束流冲向了倒在地上的泰坦,而泰坦则正在用它的左手撑在地面上,它再也没有多余的肢体来挡住自己的头颅了,刹那须臾之间这束光流迅速穿透了它的脑门,而它也就这样死在了墓穴之中。

  经过众人的奋战灰巨人泰坦最终被消灭,而光年却因为一天之中聚集光蜉蝣的数量达到了极限而昏睡了过去。

  “啊,光年他怎么了?”​在看见昏倒的光年之后穿暝立刻飞到了他的身边控制机甲将他抱了起来。

  “他没事,只是精力消耗过大,睡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来给他放点音乐,这样他会恢复得快一些。”​雅风说完便跑到穿暝身旁放音乐。

  “咦,是这个飞行器发出的求救信号。”​烁金走到石棺旁拾起了一个已经损坏了的小飞行器,他确定求救信号是这个飞行器发出来的。

  “呃……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人被困在里边,是有人故意引我们进来的。”​抱着光年的穿暝控制机甲飞到了烁金的身旁,这个时候他觉得有着不对劲。

  “让我来看看这个飞行器!”​跑过来的雅风想检查一下烁金手中的飞行器。

  “你们不用检查了,是我用飞行器引你们进来的。”​此时从不远处走来一个穿黄皮衣的年轻男人。

  “啊,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雅风急忙转身问。

  “我叫耀海,是夏风谷『光耀部落』的族人,因为不想看到我们首领烨星的阴谋得逞所以被迫这样做。”​耀海停下脚步说,此时他已经走到了雅风的附近。

  “阴谋?”​雅风显得有些疑惑。

  “不错,我们的首领烨星他在『初夏之炎』的集市里使用『暴君毒素』杀死了两个人,他还将其中一个人身上的若隐针放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其实他这样做是想让『初夏之炎』的人认为杀人凶手是『若隐药窟』那边的人,他想让两地的人发生矛盾最后兵戎相见,而他则可以借着着这场战乱使自己受益让自己成为最大的赢家。”​耀海解释说。

  “也就是说我们正在调查的这些事情都是你们的首领干的,对吗?”​烁金问。

  “对,我不想他这么做所以就想将真相告诉你们。”​耀海说。

  ​“那你为什么要用飞行器将我们引入这个墓穴中来?”穿暝飞到耀海的身边问。

  “这个墓穴的主人燎原将军是我们光耀部落最初的首领,传闻他在建立我们光耀部落之前是神秘部落『光帝之吟』中的一员,后来『光帝之吟』被一种类似于『赞歌』的远古力量毁灭了,燎原将军有幸逃生,所以他便画了一张寻找『光帝之吟』的地图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只可惜他死时太仓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遗言留下来,之后族人们将他葬在了这座陵墓之中,而那张去『光帝之吟』的地图也成为了他的陪葬品,这张地图上还画有神秘武装机甲『光帝白金』的隐藏地点。在『光帝之吟』被毁十年之后燎原将军应该偷偷回去过,他甚至还找到了『光帝白金』的武装机甲,不过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没有将『光帝白金』的武装机甲带回『光耀部落』,而且之后还对这件事情只字不提,只是将『光帝白金』的隐藏地点画在了那张寻找『光帝之吟』的地图的背面。其实我很想找到这张地图,但是燎原将军的墓穴之中躲藏了太多的『赞歌』生物,我没有能力进入到墓穴的深处,所以只有用这个飞行器将你们引入墓穴之中为我清路了。”​耀海将他这么做的原因告诉给了众人。

  “那你可以直接找我们帮忙呀,也没必要这么做呀。”​穿暝说。

  “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而且使用飞行器发出求救信号是将你们聚集到一起的最好办法,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找其他的人帮忙,所以只能这么做了。”​耀海解释说。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接下来你又会怎么做呢?”​穿暝问。

  “我会和烁金他们一起去『夏炎堡』,我要将烨星的事情告诉他们的堡主。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跟着烁金他们的,只是他们在进入『若隐药窟』之后我却被拦在了外边,于是我便在『若隐药窟』不远处的『移动旅店』里住了下来,这些天我都在等他们。”​耀海回答了烁金的提问。

  “你在跟踪我们?”​不远处的烁金问。

  “嗯,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烨星的阴谋得逞罢了,我想你们帮我。”​耀海说。

  “呃……我们会考虑一下去帮助你的,但是你如何让我们相信你呢?”​烁金接着问。

  “这座石棺里应该藏有那张寻找『光帝之吟』的地图,为了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可以打开这个石棺将里面的地图拿出来验证一下,如果证明我说的没错的话那这张地图就是你们的了。”​耀海回答了烁金。

  “好。”​烁金点头说,于是他便将石棺打开了,而耀海口中所说的那张地图也真的在这个石棺里面。

  这张地图被装在一根『防腐晶管』之中,当烁金将这根『防腐晶管』拿出来打开后,他发现里面的地图竟然是完好无损的,于是他便相信了耀海的话。

  就这样光年一行人便带着耀海离开了『燎原将军的墓穴』​,此时的光年依然昏迷不醒,而穿暝也与他们同行,他们将一起回『夏炎堡』,而这一路上穿暝也将他抓『穿云之翼』叛徒的事情告诉给了众人,他也需要『初夏之炎』​的人的帮助,不然要抓到那个叛徒便十分的困难。

  晚上烁金和他的部下们已经扎好了几个野营用的帐篷​,此时光年也醒了过来,他们的车就停在小溪边,而他们的帐篷也离小溪不远。

  不久之后众人便围在帐篷外的篝火旁吃着烹煮熟了的食物,他们在一起聊了很久很久,而醒来后的光年也认识了耀海。

  “嗯,关于『光帝之吟』的文献我也看过,里面记载的内容的确和耀海说的一样,至于那个类似于『赞歌』的神秘力量到底是什么就无从考究了,不过通过对『光帝之吟』文献的研究我倒总结出了一套控制『光帝白金』武装机甲的一套方法,不过这种方法只有我能用。”​坐在篝火旁喝着蘑菇汤的光年说。

  “咦,光年兄弟,这『光帝之吟』的文献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呀?”​坐在篝火另一头的耀海问。

  “文献是『若隐药窟』的桑田教授送给我的,现在我们有了寻找『光帝白金』机甲的地图,应该是可以找到这个机甲的,而我也可以去试着控制它。”​光年回答说。

  “你真的能控制『光帝白金』机甲?”​耀海在喝了一口蘑菇汤后问,而他似乎有点不相信光年。

  “嗯,『光帝之吟』的人似乎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掌握了顶端的生物科学技术,他们竟然能使用机甲来控制『光蜉蝣』,以现在我们的科技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光年点头说。

  “唉,所以说古老文明的毁灭是我们的损失呀!”​坐在光年身旁的烁金插话说出了自己的感叹。

  “不过『光帝白金』这台机甲似乎还没有制作完成,它几乎排斥所有的人,只有像我这样能控制光蜉蝣的人才能控制它。我每天能聚集『光蜉蝣』的总量是两千只,超过了这个量我还会昏厥,但是『光帝白金』机甲在一天之内却能聚集上万只『光蜉蝣』,而且在超过这个极限之后它似乎不受任何影响,依然可以使用激光攻击敌人,战斗力不减,所以说它在圣歌的世界之中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或许它的战力已经在『赞歌』之上了。”​光年接着说。

  “咦,光年,那你有办法增加自己在一天之中控制『光蜉蝣』的总量吗?”​耀海接着问。

  “可以,桑田教授除了将『光帝之吟』的文献送给了我之外他还送给了我三支若隐针,这些若隐针中装着的并不是蓝药而是红药,这种药能让昏厥后的我马上醒来,此时的我能额外聚集一千只『光蜉蝣』,不过这种药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而且还买不到,所以非常的珍贵。”​光年将『若隐红药』的事情告诉给了众人。

  “听你这么说我们以后就不用担心你突然晕倒了,在紧急时刻我们可以对你使用『若隐红药』,这样你至少能在最危险的时刻自保。”​烁金说。

  “嗯。”​光年点了点头。

  “唉,听了你们的话之后我也很想见识一下这台神秘的『光帝白金』机甲,只可惜我还没有抓到『穿云之翼』的那个叛徒,要不然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寻找这台机甲了。”​坐在耀海身旁的穿暝遗憾的说。

  “咦,穿暝长官,你们的这个叛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光年问。

  “哦对,刚才我跟烁金说这件事的时候你还昏迷着,好,那我就再说一次吧。”​穿暝放下自己手中的军用饭盒说,此时饭盒中的土豆火腿饭已经被他吃光了。

  “嗯,好呀。”​光年伸着脖子对穿暝说。

  “在穿云岭除了有『赞歌』创生的生物之外还有一个名叫『狂野』的军团也在骚扰我们,他们时常打劫『穿云岭集市』中的居民。无奈之下我们『穿云之翼』只能派出穿行者们去与他们作战,谁知在这些『穿行者』中竟然有一个叛变投靠了他们,我哥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便十分的恼怒,于是他就派我去除掉这个叛徒。几天前又有一群『狂野』的士兵骚扰『穿云岭集市』,于是我就带领『穿行者』们去击杀他们,不久之后他们便全军覆没,但是夹杂在里边的那个叛徒『穿行者』却逃跑了,这个时候我这边的『穿行者』们也毁坏严重,于是我便一人追捕这名叛徒『穿行者』。就这样我来到了『夏风谷』中,而这个叛徒却不见了,他的机甲也不在我的搜索范围之内,可能他已经改装了自己的『穿行者』,所以我的探索仪器才搜索不到他,于是我便在夏风谷中飞行寻找他,后来我就发现了你们也就有了之后的这些事情。”​穿暝将叛徒的事情告诉给了光年。

  “原来是这样呀,那『狂野军团』还剩多少士兵呢?”​光年接着问。

  “应该所剩不多了,几天前『狂野』几乎出动了自己的全部兵力,不然我们的『穿行者』也不会被毁坏得那么严重,不过还好,『天翼城堡』中还有八台完好无损的『穿行者』,我哥哥如果亲自带领它们去围剿『狂野军团』的话应该可以轻轻松松的将他们一举歼灭的。”​穿暝推测说。

  “难怪你可以毫无顾忌的飞到『夏风谷』来,看来寻找叛徒这件事情你也需要我们的帮助呀。”​光年在喝了一口蘑菇汤后说。

  “是呀,所以我才和你们一起去『夏炎堡』呀。”​穿暝说。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歌:光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