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章:九经合一(六)
冷月窥人2020-06-14 01:312,768

  在车队的左侧,有一池春水,倚在池边一户庄苑,顺着篱笆栅栏围成的小院子里,缓缓移出一位白须老翁,远远的,步态奇特,两腿不打弯,挪着胯骨往前迈步。

  余光中,瞥见另有一人,踩着飘在池中的荷叶,步步踏来,是个佝偻的老妪,两只小脚如蜻蜓点水般,轻灵上岸。

  萨守坚屏住呼吸,死死趴在车下,只见这老翁,长了一脸花白的络腮胡子,汇聚到颏下形成一拢垂在胸口,头戴着白色尖帽,一圈圆帽檐,遮着鼻子以上,露出一张小憋嘴,和两条沟壑般的法令纹,身穿破破烂烂的素衣粗裤,脚穿一双沾满泥泞的草鞋。

  他越行越近,枯瘦的身形距离萨守坚已近在丈余,身后的老妪手杵根烧火棍,站在岸边一动不动,这时才看清些,原来二人破烂的衣衫,其实是一身披麻戴孝的行头。

  那老翁挪着步子从车轱辘旁经过,站在了数丈开外、用黑布罩着的牢笼前,三班衙役和于志大也都齐齐的在远处跪拜稻草人,只留下两辆车。

  那老翁慢慢扯下蒙在铁笼上的黑布,露出笼中正在盘膝打坐的释明铎,他白天好人一样,虽然癔症但不疯魔,全无暴力倾向,此刻,如一尊佛像,任凭老翁在笼外绕着圈的观望,巍然不动,眼皮都不抬一下。

  萨守坚离得远远,瞅着那老翁来到笼门前,伸手轻轻一推,用三条铁链拴住的牢门,缓缓就敞开了,铁链一条条哗啦啦的堕落在地上,他挪步走入,站在释明铎背后,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唇齿蠕动,似乎说了句什么话,离得太远也听不见,就看见释明铎点点头,起身随着老翁走出了笼来。

  “看什么呢?小娃子!”

  一段衰竭的话音悠悠飘来,萨守坚赫然一栗,呆呆的回眸望去,那披麻戴孝的老妪站在车前,低探着头,一双深深凹陷的三角眼,正笑眯眯的注视着自己。

  她双掌杵杖,一张状似老倭瓜的脸上,垂着一枚鹰钩鼻,鼻子尖钩向隆起的下巴,嘴角咧到耳朵根,长得别提多么的恐怖瘆人。

  萨守坚行走江湖数十年来,见过的怪人丑人,少说也有几大百号,但长成这模样的,还是头回遇见,吓得他当即打了个寒颤,浑身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两下,更令他感到不寒而栗的是,老妪一双寒森森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着他,忽然面目狰狞,喝斥道:“小王八羔子!你怎么可以看见我?”

  话音刚落,大嘴咧开,冲萨守坚哈出一口气,咯咯的笑了起来;

  萨守坚赶忙掀起肚兜,捂住口鼻,一股恶臭还是渗入了鼻端,他屏住呼吸,点住身上几处要穴,眼看还没来得及一一点中,那老妪怪笑声戛然而止,倒起小碎步,单爪直捣萨守坚前心而来。

  萨守坚还在忙着点身上的各处穴道,老妪的爪子稍纵间抓来,就在这顷刻之际,一颗光头顶开了奔至寸许的指尖,一人钻入车底,横在了萨守坚身前。

  萨守坚忽的抬起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眼前一张俊脸扭转过来,一双满盈着英气的明眸望向自己,朗声说了句:“快跑!我拦住这对儿公母。”

  萨守坚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至暗冥僧释明铎,他中了二重功力的地尸气,凭着体内的内力相抗,症状时断时续,这会儿恢复正常,如同安道旋口中所说的,那个刚刚下山时的释明铎。

  萨守坚脑子快,一瞬间理智辩过侠义,心知就算自己不跑,留下了也帮不上忙,蓦地里身子前窜,顺老妪夸下钻出,头也不回发足疾奔。

  恢复出厂设置的释明铎,登时生龙活虎,他牟足内力,施展少林寺正统的武学,先天十八罗汉手,身形卷起一股风浪,震碎车板腾空而起,纷飞的碎木间,闪出一拳一脚,如奔雷般劈向这对公母。

  释明铎出招快如闪电,萨守坚边跑边回头瞥眼望去,缓住了脚步,只见那对老夫妇,被打翻在地上,释明铎高高壮壮的身形,挺拔的矗立在二人中间,举起拳头正要朝老翁挥去,忽然嘴角微微上扬,通身跟着一颤,萨守坚看的眉心紧皱,暗叫了一声:“不好!”心道,是地尸气毒劲又反复了;

  此时他身上又没带针包,不由得转身拔腿就跑,还没跑出几步之遥,身后一阵疾风呼呼啦啦刮来,连他穿着的肚兜裤衩都微有所感,还没来得及回头,人已悬在了半空中,双脚在眼底凌空乱蹬,回眸瞧去,是那枚如鹰喙一般的弯鼻,和一身披麻戴孝的行头。

  那老妪会轻功,仰仗内力,一步飞出一丈遥,单手便抓住萨守坚,再看那老翁,怀里抽出一根长长的稻草,在释明铎牙上系了个扣,牵着如行尸走肉一样,悠闲的走来。

  “我看他,略通医术,留在身边,兴许有用。”

  那老妪拎着萨守坚,与老翁沿着河边缓步走,二人呢喃细语,悠哉的闲聊着。

  “也好也好,等到家了,祭了便是!”

  萨守坚心里咯噔一下,刚听到自己还有一丝生机,这眼看着又要被祭了,可不知老翁所说的家在何处、这一路上会不会出现高人来搭救。

  心下一筹莫展时,只听一声嘹亮的高喝:“逮!”

  萨守坚惊起双眸,闻声望去,是身后的释明铎,他再次苏醒,五官绷起一脸正色,伸出二指,指向老翁,“看俺不活寡了你!”

  话声中,身形似箭般疾冲而去,萨守坚大喜,却看他顺着老翁身旁掠过,挥掌拍向一株杨树,震得树身一晃,叶子纷纷落下,又是几拳几脚下去,腿粗的树干喀啦啦齐腰折断,释明铎纵身跃起,一个空翻,半空中大头朝下,奔着半截断树坠去,咔的一声,木屑纷飞,崩在三人身上,都刮出了血痕来。

  老翁急忙扽住了稻草绳,把释明铎拽住,指着地上,断为两截的树干,“你瞅瞅!老婆子,亏了他中地尸气啊!不然能有咱俩好果子吃?”

  二人,说话的嗓音干涩、低哑,口音带着点儿山东味儿又串着安徽阜阳一带声调,萨守坚走南闯北,GPS早就装在心里,不由得想到,若是去山东,这一道路途遥远,还有机会逃脱,阜阳相对近了许多,机会也变得渺茫。

  于是,他打算和老夫妇攀谈几句,套出话来,便撒娇卖萌,嗲声嗲气的问道:“老爷爷好!老奶奶好!你们有没有孙子啊?我好想我的爷爷奶奶啊!”

  他如此这番,又说了几句。可那对老夫妇像没听见般,充耳不闻,只在彼此间,偶有几声寥寥数语。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爷爷,那是在去年老死在天山家中,带着他20余年漫游天下,一幕幕往昔浮上心头,正酝酿出了几分酸楚时,突然就在这份追思中,猛然间想起当年的一桩往事来。

  那是前头书中所说,爷儿俩十四年前,在九方峰脚下,奇遇怪人的往事,也正是因此,他才对地尸气这门歪功了然于胸,记得当年那位世外高人,中了地尸气后,在爷爷通阳玄针的抑制下,自行运功痊愈,他当时口口声声的说,有一对老夫妇,来自暗黑四府中的阴宅,中了他们的地尸气,带着老翁上了尘埃柱的宝塔里,重伤了老翁,同时让他盗走了塔内宝剑,从此二人了无踪。

  莫非,眼前这对老夫妇,就是当年世外高人口中提到的,黑公公和白婆婆?

  是的,地尸气几十年来,江湖上从未出现过,会这门秘术的,也只有当年的黑公公和白婆婆,也就是眼前这对老夫妇。

  萨守坚凝望着二人,心下想到,他们不是对我置之不理吗?那么好,我说一说当年在九方峰下,那位世外高人,和从他口中听到的,关于这对夫妇的事情,他们就总该理我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业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业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