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京城救美
天策军军爷2020-10-02 21:463,231

  李浩然将嘉州灾情已然查清,将嘉州州务妥善处理之后押解马伯良等人启程飞马赶赴京城。

  由于在嘉州城滞留不少时间,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快马加鞭。不两日,李浩然一行人马就至京城北城门。

  李浩然命随行人员驱马慢行。北城门守将看着李字旗号,赶紧上前跪倒参拜施礼道:“末将北门守将参见王爷和侯爷。”其余北城军士和百姓也尽皆下跪参拜施礼。

  “将军免礼,请起。众人请起……”李浩然面对众人和颜悦色的回应道。

  “王爷此次离京驻守边城已有一年有余了吧?王爷和侯爷常年为我大蜀征战沙场,实乃我大蜀百姓之幸。此次王爷夹陇岭大捷斩杀大夏军统帅莫列,更是让末将佩服不已。”北城门守将满脸真诚的说道。

  “将军严重了,杀敌保国本就是我辈行伍之人应尽的本分。为陛下尽忠,保一方百姓安居乐业更是我辈之责。虽有辛苦,但本王岂敢贪功。夹陇岭大捷非本王一人之功,乃是三军将士上下一心、将帅用命、托陛下鸿福方能取胜。此次,正是奉陛下之命回京面君见驾,顺便看看王府家中老小,已免我兄弟二人牵挂。”李浩然谦逊回道。

  “既如此,王爷请速速进城。末将恭送王爷和侯爷。”守将随即再施礼说道。

  “将军免礼,本王就不久留此处了。”说完,催马进城。

  李浩然也怕在城门耽误太久。毕竟队伍之中还秘密押解着太守等人。为了谨慎行事,李浩然并未让军士用木龙囚车押解太守等人。这样自然可以避免窦固发现什么端倪,不仅可以防备太守遭人灭口,还可以保护太守家人不被窦固所控制。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京城街道一片繁华景象,百姓安居乐业,各安其所。李浩然见到如此情景,心里自然是欣喜万分。京城百姓还是要比边城百姓日子好过许多。

  唐王府坐落在京城西面的长治街。李纯易早就归心似箭,正想一个人快马加鞭赶回王府。

  “京城之中要言行谨慎,不要纵马扬鞭。”这话还没说出口,李纯易早就跑远了。李浩然也只得稍稍鞭打战马,想要上去阻止他。

  正在此时,李浩然就见李纯易在前面怒骂一群人。李浩然赶紧上去看出了何事。

  “将军,请救救我家小姐。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欺辱我家小姐。”一个站在一座轻衣轿子前面的丫鬟向李纯易哀求道。丫鬟的前面也站了好几个男家丁挡着一群凶神恶煞的恶奴。这群恶奴旁边簇拥着的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官宦子弟。这个官宦子弟看起来就是一副纨绔子弟之貌。

  “姑娘且放心,有本将军在此。我看何人敢在我面前调戏良家小姐,小心我要他狗命。”李纯易安抚着丫鬟,又目露凶光的瞪着那群恶奴。

  “呵,这是哪来的无名小将。也不打听打听你家公子爷是何身份。你敢管你家公子爷的闲事,要你好看。”这群恶奴中的一个管家说道。恶奴之中的公子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没有半分惧怕之意。

  “你的闲事,你家爷爷还管定了。”

  “你这无名小将是不是活腻了,实相的给本公子爷闪到一边去。”那恶奴公子高声断喝道。接着又冲轿子中的小姐高声叫嚷着:“轿中的小姐听好了,本公子爷今天定要你嫁给我。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听本公子好言相劝,若是从了本公子,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轿中的小姐和丫鬟被这恶奴公子吓得不敢言语。丫鬟又看了看旁边的李纯易,只见得李纯易似乎并不害怕这群恶奴。

  “小姐不愿嫁你。本将军管你是何身份,就你这一副纨绔子弟之下流之样,也配娶良善之家的小姐?”李纯易从容不迫的说道。

  这个嚣张跋扈的公子被李纯易当众骂得脸上无光,马上变得面红耳赤。想来平时也是飞扬跋扈惯了,今天却遇到了敢在他的面前管这不平之事的人。如果不教训一下李纯易,以后他在这京城之中怕是会失去往日的威风。

  随即,他恶狠狠地冲李纯易吼道:“你这小将今日敢在本公子面前逞英雄,想要英雄救美。那本公子就成全你。本公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厉害。”说完,就冲身旁的这些恶奴递了个眼色,招呼恶奴道:“给本公子往死里打……打死了有本公子兜着。”

  恶奴们受了那公子的指使,各自手持兵刃木棍向李纯易猛冲上来。

  李纯易站在远处,没有一点儿看得起这些恶奴的意思。李纯易心想:“本将军常年征战沙场,死在本将军手下的敌兵敌将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就连统帅二十万大夏军的莫列都被本将军斩杀。打你们这群恶奴还不跟玩似的。本将军正好手痒痒,就陪你们玩玩。”面对持刀剑向他而来的恶奴,李纯易别说动锤了,就是连他腰间的佩剑都懒得拔出剑鞘。他只是左晃又闪,使出双脚左踹右踢,就将一群恶奴打到在地。

  正在李纯易和恶奴们缠斗之际,那个公子又冲身边剩下的手下招呼。这些剩下的恶奴们明白了主子的意思,突然全部向坐在轿子中的小姐冲上前来想要抢下小姐。小姐身前的随从拼死拦档,丫鬟也死死的护在小姐身旁。怎奈小姐的随从手无寸铁,只身拦档,势单力孤,全部被恶奴们打倒在地。小姐和丫鬟看见眼前的情形惊吓不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雕翎剑就射在轿子的扶手上。紧接着传来一声大喝:“谁敢上前,要他性命。”

  话到人到,说话间李浩然已催马来到轿子前横在恶奴前面。恶奴们看见李浩然,再看到李浩然背后跟来的一队军士,皆不敢再上前来抢人。

  李浩然冲那公子大声问道:“你乃哪家公子,竟敢在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善之家的小姐?”

  那公子还是不以为意,自认为身份显赫,在这京城无人敢惹。于是,嘴角上扬,高声回应道:“本公子乃当朝左仆射窦固之子窦显。你又是何人,敢管当朝宰相家的事?”

  李纯易听到左仆射窦固这五个字,气就不打一出来。手举双锤就向身边的恶奴们砸下来。只这一锤,就砸伤四五个恶奴,吓得恶奴们拔腿就往后退。

  恶奴中的管家眼睛看着李浩然身后,瞬时间变得惊慌失措,赶紧去拉那公子。原来那管家早已看到了李浩然身后亲随军士手持的“李”字旗号和“龙啸”军旗旗号,自然已然明白了管他们这闲事的是什么人。谁知那公子不顾管家开口说话,还要继续指使家奴们上前来抢人。

  “都跟我上,抢下人来本公子重重有赏。”

  恶奴们又一窝蜂的冲上前来抢人。李纯易更是怒火中烧,又一锤倒一片。李浩然怕李纯易手下不留情,赶紧止住他。

  李浩然当然知道李纯易因为嘉州之事,对左仆射窦固就气上心头。眼前这又是窦固的儿子强抢良善之家的小姐,自然更是压不住心中怒火。其实,李浩然又何尝不是如此。但是,未进宫面见陛下之前,一切都得谨慎一些。

  李浩然止住李纯易,冲窦显大声喝道:“窦显,再敢放肆,本王绝不饶你。”李浩然身后的军士全都拔出佩剑指向窦显。

  窦显听李浩然自称本王,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管家的意思。窦显赶紧招呼恶奴们,吓得仓皇而逃。

  轿中的小姐和丫鬟看见窦显带着恶奴们被吓跑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丫鬟赶紧上前来跪倒在地谢李浩然之恩。

  丫鬟道:“多谢王爷救命之恩,我去请我家小姐来见王爷。”

  “起来吧,姑娘。本王也是刚回王府,路上正好碰上这等事。本王既身为王爷岂能让小姐受这欺辱。”李浩然唤起丫鬟。

  丫鬟走向轿子,拉开轿帘,扶着小姐下来。小姐走向前来对李浩然施礼拜谢道:“小女子多谢王爷搭救之恩。”李浩然看见这小姐一时间愣住了。这小姐长得一身轻衣打扮,身材匀称,举止形态得体,一看就是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而且这小姐长相标致,真可谓是倾国倾城。而这小姐看着李浩然身着将军铠甲,面容隽秀,和一般的将军相貌不同,李浩然一副儒将的样子。这小姐看李浩然突然也有了几分羞涩。

  李纯易看这两人,乐呵呵的大笑起来。他乐呵呵的对小姐说道:“难怪这窦显要抢小姐,小姐真是长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被李纯易这一说,小姐更是不好意思起来,低下了头。

  “二弟,休要无礼。小姐方才本就受到惊吓,你怎可还让小姐难堪。”

  李纯易听李浩然这样说,马上嘟嘴道:“大哥我知错了……小姐莫要见怪……”然后在一旁偷着乐呵。

  小姐赶紧回应道:“小女子哪敢怪将军,将军夸赞小女子愧不敢当。”

  李浩然又说:“小姐不要见怪,我这兄弟就是这样,人好着呢。小姐是哪家千金,怎会在此遇上窦显。”

  小姐答道:“回王爷,小女姓苏名语诺。今日刚好是我娘每年的忌日,家父忙于事务。只好让家丁和丫鬟陪我到城外为我娘祭拜。怎料回来途中就遇上了他们,幸得王爷和将军所救。”

  “啊……小姐原来是京城首富苏员外的千金。”李浩然想起嘉州苏家赈济灾民之事,心中万分庆幸,今日幸好救下了苏语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登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登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