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暗结前缘
流年茉莉2020-06-13 23:442,369

  屋内,一炉沉香初上,蔓烟绕绕。窗边,竹帘半垂。

  小鲤,深吸一口气,趴在窗边,向外望去。山林间 ,薄雾轻散,树影渐浓。

  脑海中浮现出祖母吊死的情形,眼泪不禁浸湿了眼眶。她有线索,却无法追查;她有隐情,却不能透露;她知悉内幕,却只能“装聋作哑”。她心里有怒、有恨、有委屈,却只能不动声色。她不甘心,更不肯就此罢休。但她清楚,自己此时孤立无援,需要等待时机,从长计议。那些摆在明处的,或藏在暗处的,都在伺机而动,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她绝不让他们得逞。想到这里,她不禁握拳狠狠拧住衣角。

  此时,乔鸳进来。

  她身体一紧,坐直身,忙捋平衣角。

  他走回来,笑了笑,打趣说:“你不用这么紧张,这里很安全,没人会找到你。”说着,他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小鲤躲开他的目光,问:“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我带你来的。”他答道。

  “道长,他……他没说什么?没找我吗?”小鲤疑惑地追问。

  “是他让我带你出来的。”他露出一丝坏笑。

  她疑心顿起,绷紧了身体,反问:“他?”

  见她紧张兮兮,他笑了:“你昏厥后,我绕道后山,把你抱回了厢房,又让杭之告之师父 你病了。这样,师父就把你交给我医治了。”

  “你医治我?”小鲤问。

  “我学医多年了,放心吧。你会没事的。”他答道。

  “那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小鲤追问。

  “因为这是我的地盘,我可以保护你啊。”他自信地答道,又凑过去,坏坏地说:“你不用怕我,我会帮你的。”

  听他这么说,小鲤故作镇定:“帮我什么?我有什么需要你帮的?”

  他抿嘴笑了笑:“你心知肚明啊。”说完,把脸贴过来,凝视她的眼睛。

  小鲤内心忐忑,眼神闪动。

  他察觉,接着说:“放心,你可以相信我。”

  “我怎么相信你?”小鲤试探地问。

  他抬起眼,反问:“直觉啊?你没跑,不就是信任我吗?”

  她听了,没应声,开始仔细打量面前这个人。

  直觉告诉她,他确实没有敌意,反而略有些好感。但她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又口口声声说要帮自己;他到底跟这些前前后后的波折存在什么关系?她定睛看了看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抗拒,反似曾相识。

  见小鲤盯着自己,他反到不好意思,话锋一转:“不过,那天你为什么要跑?是因为谁?”

  小鲤移开目光,被他如此一问,反细思起那日的情形来,眉头微蹙。

  他见了,忙解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

  小鲤内心一紧,忙问:“什么?”

  他嘴角却一扬,说:“洗澡啊!”

  “啊……?”出乎意外,小鲤楞了下,不禁“呲的”笑了声,倒觉得他也蛮有趣。

  他见她笑了,竟显出几分呆萌。

  她嘴上虽没回答,心里是被说中了。

  “跟我来。”说罢,他过来扶她。

  “我自己来。”她执意自己起来,还没走几步,膝盖不得力,身体一斜。

  他上前一把搂住她,结实有力的臂膀,温暖均匀的气息,不禁使得她心头一软,回想起自己的身世和经历,一种被呵护的感动油然而生,顿时鼻子微酸,眼眶湿润。

  “怎么了?”他轻轻地问。

  她掩饰地摇头,“没事。”

  “你说出来,我帮你。”他语气温柔。

  小鲤抬头看着他,只见他眼神真诚,充满爱怜。

  她内心触动,积满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关切地望着她,不自觉抚住她的面颊,试图抹去她的泪痕。

  她却一躲,推开他的手,就要走开。

  他强行地拉住她,搂得更紧,将她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胸口,把脸凑到跟前来。

  二人的气息相互交融,唇与唇之间只一寸之差。

  她却没再闪躲。他反犹豫,思量着:冒然举动,担心她抗拒,反到吓坏了她。于是立马打住,退了回去,也松了松手,回到扶她的姿势,说道:“我扶你过去。”

  内屋里,只见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旁边已放好干净的衣服,墙角的花几上,一个铜制小香炉,沉香淡淡,让人安心、放松。

  “我在外面,有需要你叫我。”说完,拉下帘帐,走了出去。

  待小鲤出来时,已见他备好可口小菜,百合清粥。

  他示意她坐下,又递上碗筷,趁机还偷看了她。她气色好转,双颊红润,嘴唇润泽。

  见她接过碗筷,他会心一笑。

  饭后,天色还早,他带小鲤坐到屋檐下的“美人靠”上,然后自己点了一支烟。

  轻吐出烟圈,他说:“这里的云,很美;就在天黑之前。”

  听罢,小鲤朝天空望去。

  他接着说:“三年前,我见过你。你来过师父的妙境斋”。

  小鲤一惊,转过脸,将他细细端详。薄薄的白棉衬衣,领子洒脱地解到胸口,袖口自然地卷起来。头发随意捋到耳后,却又有几缕落到额前,微微遮挡在眼前。

  忽惊讶一叹,恍然大悟。竟然是他!

  他吸一口烟,抬头望着天空的云彩,说:“你那时穿着墨绿的长裙,站在山顶的亭中看云,头发随风飘动,样子很美,充满灵气。”说完,他转过脸来,含笑望着小鲤。

  二人默默对视,此时言多无益,已心照不宣。

  于是,他俩长谈至夜深,累了的小鲤依靠在木栏上睡着了。乔鸳温柔地抱起她,将她放到屋里的床上,并把薄毯给她轻轻盖上。

  深夜里,小鲤隐约听见有声音嗤嗤作响,迷迷糊糊中感到四周发烫,待她睁眼,屋内已燃起火焰。大火迅速蔓延,很快将自己团团围住。她惊恐地四下寻找出口,却不料被人从身后用绳索勒住脖子。她满脸胀红,青筋暴出,无从抵抗。猛然,她周身燃起火焰,火苗沿着四肢快速爬到胸口,头发也跟着燃烧起来。绝望中,她想呼救,喉咙早已失声,眼角流出鲜血来。

  她大喘一口气,惊醒过来,“啊——”惊叫出来。

  隔壁屋里的乔鸳迅速赶过来,见小鲤惊魂未定,忙过去扶住她的肩膀安抚。小鲤四周观望,确认后发现竟又是一场梦。

  再看看他关切的模样,不由让小鲤觉得眼前这个人值得依靠,便不由自主靠在他怀里抽泣了起来。

  他忙把小鲤往怀里搂紧了些,边说着“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仇者之冤:雾境谜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复仇者之冤:雾境谜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