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跟踪者谁
西风啸岳2020-06-10 11:003,860

  吴钦感觉没睡多久天就亮了。他轻轻起身独自出门去查看路况。国道上的车一辆接一辆地驶过,看来路是修通了。他回到房间时,宛丘正在卫生间洗漱。两人收拾好行李,没有吃早饭便开车上路。

  高原刚从寒季中醒来,处处生机盎然,如同人间仙境。空气清新,人不由得就想多做几次深呼吸。久违了的阳光、蓝天、白云、牛羊,让人兴奋不已。黄宛丘的话没完没了,手机里播放着降央卓玛的歌曲。

  吴钦心头的阴云被眼前的景色和耳边的歌声驱散。凡尘世间,如此动人。二十多年了,他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度过,印象中最美的地方就是校园,最亲近的人就是老师。外面的世界,他接触得少,见识更少。或许是因为封闭隔绝,他才保留了一颗单纯正直的心。

  他无意中矁了一眼后视镜,一辆白色吉普跟在后面。他想起在哪个地方见过这辆车。对了,是在住宿的客栈,之所以能记住它,是因为那车牌很特殊,川A-SB503。吴钦在西部大学的宿舍门牌就是503。

  前方有一个加油站,吴钦把车开了进去,他想看看那辆吉普是否会跟着他们。果然,503号车紧跟着驶入加油站。吴钦故意在加油站磨蹭了一会儿。吉普车加完油之后并没有上路,一直在加油站出口处停着。等吴钦的车驶上国道,那车又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没错,那就是一条“尾巴”。

  “钦哥哥,开快点,我们到鲁朗镇休息吧,那可是川藏线上网红小镇。”黄宛丘划动着手机的屏幕。

  “我带你去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欣赏无人打扰的美景。”

  “哪里啊?”

  “呆会儿你就知道。”吴钦猛然加速,车子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在限速60公里的国道上,他的车速接近100公里,连续超了数辆车之后,503号吉普的影子从后视镜中消失了。大概前行一个多小时,前方出现了岔路口,标志牌显示,往左是雅鲁藏布大峡谷,向右直行的主道通往林芝。吴钦驾车辆驶离了国道,向左前方驶去。

  “林芝,林芝,该往右边去。”黄宛丘指着右前方喊道。

  “我们不走寻常路,换条道走。”吴钦说,“去雅鲁藏布大峡谷,就是那个著名的拐弯处,从那儿沿江边逆流而上,翻越色季拉山,从鲁朗林海南侧绕过去,抄小路到达林芝。”

  “哇噻,钦哥哥,你真了不起,路线早就研究好了。”黄宛丘惊呼,“不过,那路好走吗?车能通行吗?”

  “不知道。”

  吴钦的车沿着一条小河向东南方向前行。柏油路变成沙石路,高低不平,路面狭窄,随着车子颠簸,人的五脏六腑也要翻江倒海。

  “钦哥哥,这路对吗?”

  “应该是对的。”吴钦说,“道路左侧这条河叫拉布曲,它会流入雅鲁藏布江,我们只要顺着这条河边走,不远处就是马蹄形的大峡谷风貌。你看对面开过来的车都是外地车,那些人看过大峡谷,现在要返回S国道。”

  “从手机的导航上看,去雅鲁藏布大峡谷应该先到林芝,再折返回派卡镇。”黄宛丘表情认真,但仍脱不了稚气。

  “电子导航到西藏就没用了,常识更管用。”吴钦没有看她,只顾专心开车。道路的一边是深沟河流,一边是悬崖峭壁,他必须百般谨慎,万般小心。

  两人都不说话了,车内归于安静。黄宛丘拿出颈枕套在脖子上,随手将座椅调整向后倾斜,她闭上眼睛,摇摇晃晃之中就睡着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隐隐听到江水的声音。吴钦透过车窗看到了传说中的雅鲁藏布江。滔滔江水,滚滚奔腾,气势恢宏。道路的拐弯处被拓宽,形成简易的观景平台,可供游人停车拍照。吴钦没有停车,他不想在人多的地方逗留。

  “到哪儿了,钦哥哥?”黄宛丘揉揉眼睛坐直了身子。

  “大峡谷。”

  黄宛丘扭头向右侧的窗外看去,只能看到高山,江水在车的左侧,她不方便观赏。

  “找个位置停车,我们拍拍照片。”黄宛丘理了理头发,将帽子重新戴好。

  “没啥特别的景致,拍什么拍。”

  “那……我想上厕所呢。”她侧目盯着他。

  “好吧,姑奶奶,我找地方停车。”

  “我有那么老吗?切!”

  越野车绕过几道弯,进入一片森林。林芝地区号称雪域瑞士,既有雪山又有丛林,是青藏高原气候最好的地方。森林深处有一排简易板房,不知是施工留下的,还是道路维护用的,看起来好久无人住过。吴钦就在房子旁边停下车。

  “你可真会停车,这里什么也看不到。雅鲁藏布江跑哪里去了?”黄宛丘跳下车。

  吴钦也下了车,向公路的另一侧走去。当他返回公路时,一辆白色吉普车从远处缓缓地驶来。他上了车,没有发动车辆。

  “可以走了。”黄宛丘上车坐好说。

  “等等。”

  那辆白色吉普从他们身边驶过,吴钦看了看那车牌,又是503。

  “狗日的!”他骂了一句,随即发动了车辆。

  “怎么了,钦哥哥?”

  吴钦没有回答,加速超过了那辆吉普车。再往前走,海拔不断上升,路况更差,坑坑洼洼,有些地方积水,有些路段泥泞不堪。路上没有别的车辆和行人,只有这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艰难爬行。他心想,叫你们跟过来吧,前面就是色季拉山,有种就接着走。

  路越来越窄,越来越险。黄宛丘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她没有了调皮话,也不再嘻嘻哈哈。她的右手紧紧抓着车门内侧的把手,她的额头渗出薄薄的一层香汗。

  天色渐渐暗下来。除了雅鲁藏布江的滔滔水声,别的什么也听不见。车在盘山路上吃力地前行。走过了数不清回头弯之后,终于爬上垭口。吴钦从车窗往下看,那辆白色吉普车还在“吭哧吭哧”地上坡。

  翻过色季拉山,道路变得平坦。路的两边是绿油油的草原,不远处的山坡上牛羊成群结队,这景象如同刚从四川盆地进入青藏高原的时候看到的。只是这里海拔高了些,有4000多米。这条路不是国道,也不是省道,更不是旅游线路,没有一家餐厅和旅店。

  “钦哥哥,今晚我们在哪里休息啊?”黄宛丘试探性地问道,她的语气轻柔,生怕打扰了他开车。

  “不知道。”吴钦面无表情。

  “又是不知道。”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抱怨,“我肚子饿了。”

  “吃酸奶疙瘩吧!我的背包里有,出发前特意准备的。”

  黄宛丘拿了几个酸奶疙瘩,闻了闻,说:“咽不下去。”

  “那说明还不饿。”

  “哼!”

  “但愿我们运气好,能遇上牧民家。”吴钦心里并不慌。这一带人烟稀少,牧民全是藏族,自己可以利用语言相通的优势,找点吃是没问题的。那些跟踪者,看他们怎么吃?怎么住?

  “以后出门不要再准备什么酸奶疙瘩了,带点可口的不行吗?”

  “遵命,大小姐!”

  “如果,如果碰不上牧民,怎么办呢?”黄宛丘担心地问。

  “那就一直走呗,反正下午刚加了油,可以跑五百公里呢。”吴钦似笑非笑。

  太阳从右侧落山了,余晖还弥留在左侧的山尖。

  吴钦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快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进入青藏高原,与天地为乐,与对手交锋,乐亦无穷。

  天黑了,还是没有看到牧民的帐篷。白色的车灯射出去几十米,前路看得一清二楚,远处的深山里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

  吴钦随时留意道路两侧的情况,希望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可是这荒山野岭,哪有什么人家。

  暗夜中的山路上,那辆白色吉普车也打开了车灯,不远不近地跟在吴钦后面。

  “快看,那里有帐篷!”黄宛丘兴奋地喊了起来。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吴钦看到有微弱的灯光。果然是两顶帐篷,白色的帐篷,顶上还冒着青烟。

  “钦哥哥,我们去那里找点吃的吧。”她满脸堆笑,生怕他不答应。

  “今晚有着落了。”吴钦将车驶离主路向帐篷开去。拐下路基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后面的吉普车。那车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二三百米的距离。

  吴钦沿着车辙将越野车开到帐篷跟前。他们还没下车,就听到帐篷旁边的藏獒发出洪钟般的吼声,吓得黄宛丘缩起身子,赶快把车窗玻璃关上。吴钦并没有马上下车,也没有熄火,他在等帐篷里的人出来。

  帐篷帘子挑开,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走了出来。吴钦打开车窗,用藏语喊道:“大哥,我们是过路的,讨碗茶喝。”

  那人走到车前,喝退藏獒,将两人迎进帐篷。帐篷里妇人正在炉子边做饭,看到有人进来,微笑着点头问候。妇人的身后有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坐在低矮的床铺上看电视。一盏节能灯吊在帐篷正中央,将帐篷里照得清清楚楚。

  “这儿还有电?”黄宛丘好奇地问。

  “现在的牧民都用上太阳能电池板,早就不用点油灯了。”吴钦说。

  牧人请他们在床边坐下。小男孩看到有客人来,甚是欢心。吴钦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酸奶疙瘩塞到小孩手里,小孩微笑时露出洁白的牙齿。黄宛丘紧挨着吴钦坐在床铺边。说是床,其实就是铺在草地上的木板,上面再铺上毛毡。吴钦对这些陈设有着天然的熟悉,很自然地就与牧人交谈起来。

  “大哥,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吴钦问。

  “这里是米林县的派卡镇。”牧人一边倒茶,一边回答。

  “这儿离林芝市还有多远?”

  “不远,半天就可以到。”

  “去墨脱县要从这里经过吗?”

  “以前的老路不走这边,现在正修的林墨公路离这不远,可以直达墨脱。”牧人说,“你们要去林芝,还是去墨脱?”

  “去林芝。”吴钦喝了一口茶说,“这附近还有别的牧民吗?”

  “没有了,方圆百里就我一家。其实,我是这里护林员,放牧只是副业。”牧人黝黑的脸庞,青紫色的嘴唇,显示出他在这里待的时间不短了。

  吴钦心想,那白色吉普车里的人今晚怎么过夜,方圆百里没有人烟。

  女主人正在给炉子上的锅里揪面片,手法熟练,汤锅里冒出热气,不时冲向篷顶的灯泡。吴钦以前吃过这种饭,模糊的记忆中母亲常常做面片子,配上羊肉汤,特别爽口。

  当晚,他们就在那帐篷里将就了一夜。黄宛丘不适应那种环境,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忍一忍,也就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