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前途未卜
西风啸岳2020-06-08 17:003,464

  “这个年轻人大有潜力,学识人品都不错。我老了,干不动了,总得找个学术继承人吧。”黄尧从不吝惜赞美自己的学生。

  “恭喜老师收得高徒。”

  “哎,收徒弟那是碰运气。吴钦将是我带的最后一届博士研究生,二十多年了,没有发现合适的苗子,我都快灰心了,结果冒出来一个吴钦,小伙子是可塑之材。”黄尧提起吴钦甚是喜爱。

  “你想传衣钵,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承接呢。”康馨拉着黄宛丘坐在她的身边。

  黄尧扭头看着康馨:“康师傅教了一辈子书,也没有收到得意门生,就不要嫉妒嘛。”

  两人又开始斗嘴。

  这时,保姆走到康馨跟前说:“康老师,晚饭准备好了。”

  “来来来,难得团聚一次,今晚就一起吃顿饭吧。”康馨招呼道,“今天人多,蓬荜生辉啊!”

  “师母,我就不吃了,我还有事。”冯云鹤推辞说。

  “不行,今天一定要吃。”康馨说,“以前你们读研究生,在我家吃饭还少吗?怎么,现在看我这个老婆子干不动了,就不吃了。”

  “哪里,哪里?我是怕你老累着。”冯云鹤说。

  “都是自己人,别客气了,上桌子吧。”黄尧发话,众人都围上餐桌。席间,大家说说笑笑,推杯换盏。吴钦心事重重,吃不下饭。

  不知不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钦端着酒杯来到黄尧面前,低声说:“老师,有个事想跟你说一下。我,我要去一趟西藏。”

  “去西藏,干什么?是因为顾远的事?”黄尧声音很大,众人都听到了。

  “谁要去西藏,谁啊?是吴钦哥哥,带上我去吧,我早就想去西藏玩了。”黄宛丘听到一点风声,就连忙跑过去,拉着吴钦的衣襟晃了几下。

  “大人说事,小孩子别插嘴。”黄尧说,“学生处那帮官员,我去给他们说,小吴,你不用怕,也不用去西藏,你就留在学校,看他们能把你怎么样。”

  “我离开西藏二十多年了,想回去看看。顺便做些语言文字方面的调研,也为您的《梵文新考》增加一些素材。”吴钦的语气平缓、恳切。

  “你没必要去,干嘛非要去那个是非之地呢?”黄尧说。

  吴钦不知道黄尧为什么如此强烈地反对他去西藏。他不自然地拿着酒杯站着。

  “老黄啊,小吴有他的考虑,你不要干涉人家自由。”康馨接过话说。

  “什么叫我干涉他,我干涉什么了?我就是不愿看到年轻人受欺骗、受欺负,被人当枪使。”黄尧一生气,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拿出自己的烟斗抽了起来。

  “老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去西藏不是因为学校的事,而是,我想回去找一找我的母亲。”吴钦微微低下头,不敢看黄尧的眼睛。

  黄尧抽了几口烟,慢吞吞地说:“如果是这事,那我就不拦你。但是考古的事你不要碰。顾远走过的路,你不要重蹈覆辙!”

  “明白,老师。”吴钦佩服黄老的火眼金睛,什么猫腻都难躲过他的法眼。

  “小师弟,你要去西藏,师兄我佩服。”冯云鹤拿着一把精致的美式军刀走到吴钦跟前,“我一直想去趟西藏,可是胆小啊,怕身体不适。我这有把军刀,功能挺全的,你带着路上用吧。”

  吴钦不知该不该收这位大老板的东西。

  “你就拿上吧,冯云鹤是你的师兄,不用客气。”黄尧这样说,吴钦便接了那把军刀。

  晚餐结束之后,黄尧专门把吴钦叫到书房,单独给他交待了一些事情。

  “西藏是个很特殊的地方,不要用自己的身体对抗自然,不要凭勇气和义气做事,凡事要留有余地,不能急,不能猛。”

  “嗯,记住了。不能着急。”

  “遇事多动脑子,多想办法,任何问题都会有多条解决途径,不可能只有一条路,要执着于自己的信念,但不要认死理。找到最适合的方法,解决问题就可以事半功倍。”

  “知道了,老师。”吴钦深深感受到黄尧的殷切之心。

  “不要轻易承诺,一旦答应他人的事,就一定要想办法完成,哪怕千难万险也不能退缩。”黄尧看着吴钦,似乎这一条特别重要。

  “老师,我会做到的。”吴钦点点头。

  “如果有机会,去一下西藏阿里的曲龙印经院,那里保存着不少古老的佛教经典,对你研究古文字或许有帮助。”

  “老师,据我所知,曲龙印经院只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能有什么古老的经典呢?”

  “曲龙印经院的历史虽然不长,但是当年为了印好经书,曾派出大批饱学之士赴各地藏区,收集到许多不同年代的经书,那里还保存着一些绝世孤本。”黄尧说,“曲龙印经院的院长索南是我老朋友,我写封信你去找找他,看看能不能把他们的镇院之宝拿出来给你过目。”

  “谢谢老师。”

  “我是希望你在学术上能有高起点,如果你的论文能打破常规,便可一举确立自己在学术江湖的地位。我老了,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我会用心的。”

  “唉,宛丘那丫头命苦啊。”黄尧叹了一口气,“你觉得她性格怎么样?”

  “宛丘妹妹挺活泼的,聪明伶俐。”

  “这孩子从小没了爸妈,独自在美国呆了多年,如今回国来发展,有机会你多关照关照她。她是我和康老师唯一的牵挂。”

  “是,老师。你放心,我会的。”

  从黄尧家出来,天已经黑透。吴钦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宿舍走去。进了楼道,在离宿舍还有十几米的地方,他停下脚步。宿舍门口站着一个人,是方惠芝。

  “师母,你怎么在这儿?来多久了,怎么不打个电话。”

  方惠芝理了一下额头的秀发,说:“我刚来,想给你说点事。”

  “快进来吧。”吴钦带着她进入宿舍。

  “师母,有什么事?”

  “我想了很久,我要去找顾远,不能无动于衷,必须主动出击。我决定去一趟西藏,到他考古的现场去看看,没准可以发现点什么。”方惠芝在吴钦的床边坐下。

  “师母,你不要冲动。西藏是高原,你怎么能去呢?”他倒了一杯水端给她。

  “与其在家里担惊受怕,不如现在就行动,自己去寻找线索。”她将水捧在手中,并没有喝。

  “你怎么去?去了又能怎样?没有文物部门的批文,你能进考古现场吗?”他早就想过这个问题。

  “车到山前必有路。”她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斩钉截铁地说。

  他能够体会到她的心情,但他不能把顾远的处境告诉她。她已经乱了阵角,如果再知道自顾远被绑架,她岂不是更加不顾一切。

  “师母,你不能去。”吴钦平缓的语气中透着坚毅。

  “我要去!”

  “师母,即便要去西藏,也不需要你去。”吴钦说,“最近,我正好要去一趟西藏,我帮你去找顾老师。”

  “你?你不行。你马上要论文答辩,还有毕业找工作的事。”

  “唉,”吴钦叹了一口气,“学校已正式通知我,暂停论文答辩、暂缓毕业。”

  “为啥?”

  “他们说我涉嫌与顾老师串通盗窃文物。”

  “胡扯!”方惠芝生气地说,“今天在派出所,警察是不是逼迫你了?”

  “没,没什么。”

  “那你去西藏准备做什么?”

  “黄尧教授安排我去西藏做一些文字调研工作,我正好可以借机查明事实真相,还顾老师一个清白,也给自己一个交待。”吴钦很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

  “吴钦。”方惠芝深情地看着他说,“你是好人。”

  吴钦眼眶发热。他心里说,此生能遇一知己足矣,虽万死不辞。

  “那我跟你一起去!”方惠芝一把抓住吴钦的手说。

  “不用。师母,我一个人来去自由,有什么情况也好处置。你在家里等消息就是了。”

  “可我不放心。”她皱了一下眉头。

  “西藏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母亲是西藏人,我爸是在西藏牺牲的,我去西藏可以说是回家。或许,还能找到我母亲。”他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能帮你什么?”她轻声说。

  “师母,你要保重,等我回来。”

  方惠芝看着吴钦的眼睛,好长时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那你,你一定要小心啊。遇事冷静,不要蛮干,实在不行,也不要勉强,回来再想别的办法。”

  “师母,如果我遇到什么不测,回不来了,你不要忘了我。”他哽咽着几乎要说不出来话。

  “别说这样的话,你要好好的回来。”她拍了拍他的手背。

  吴钦反握住方惠芝的手,盯着她的眼,说:“师母,我,对不起……。”

  她的嘴角轻轻扬了一下,说:“傻孩子。”房间里出现了暂短的沉默。

  “你什么时候动身?”她问。

  “我准备订明天的机票。”他说。

  “你不是,不敢,不愿意坐飞机吗?“

  他勉强笑了笑,说:“我也没别的办法。”

  “你可以开车去,到了西藏办事也方便,还可以多带些行李,那边条件比较艰苦。”

  “有个大老板师兄说他有越野车,可以借给我用。但我不想欠别人的人情。租车呢,开支太大了。”

  “你开顾远的车去吧。我不能陪你,就让车陪你吧。”

  “嗯,也好。”他点点头说,“师母……”

  “嗯?”

  “我,我能抱一下你吗?”

  方惠芝什么也没说,张开双臂将他搂在怀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西秘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