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笔交易!
右凡2020-07-31 16:202,433

  索贿?

  李暖冷笑道:“沈使君不是不准备管吗?”

  “呵呵……”

  沈林泰然自若,轻抚下巴,“这叫有钱好办事!只要给的银子足够,别说是什么乱匪残部,就是北山老苏,本官也能抓回来!”

  北山老苏?

  李暖不解的望着沈林。

  “就是大云山北部的吐谷浑大酋长慕容伏允!”

  闻言。

  李暖柳眉紧蹙,一脸肃然。

  对于吐谷浑,她听的太多了,父皇经常私下大骂吐谷浑,就是因为吐谷浑狼子野心,表面臣服大唐,暗地里却经常劫掠边境商队,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为此,不少西域小国纷纷上奏,请求父皇严加约束吐谷浑,父皇多次下诏斥责,慕容伏允派遣使者来长安,陈述过错,愿意悔改。

  但好景不长。

  仅仅相隔半年,吐谷浑人又开始劫掠。

  这一次,他们没敢抢大唐的商队,专挑西域小国的商队。

  但即便如此,也严重影响了大唐边境的商贸和经济繁荣。

  吐谷浑人分布广泛,地处高原,若想一劳永逸,谈何容易?可这位沈使君居然大言不惭!

  李暖瞥了沈林一眼,撇撇嘴!

  她才不相信沈林的鬼话!

  不过,她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看看这个沈使君有何作为,于是道:“本小姐答应了!本小姐很想……”

  说到这里,突然瞪大眼睛,“你说乱匪残部,这是什么意思?”

  沈林盯着李暖看了几秒钟,摇头苦笑,这位长安大小姐也太少见多怪了,这能有什么深刻含义?

  本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好吧!

  宋凯之深知刺史大人不喜欢讲废话,于是就主动介绍道:“大云山延绵300多里,作为吐谷浑与大唐的边界,虽然……”

  “讲重点!”

  “重点就是,大云山的乱匪其实是两年前来的,他们原本是叛军,被朝廷剿灭了大半,残部流落至大云山!”

  李暖点点头,她听懂了一大半,想了想,继续问道:“这两人和叛军头目的关系是……”

  “李大小姐果然聪慧!没错,这两人就是叛军头目的麾下猛将,侥幸在战场逃脱,流落至此,落草为寇!”

  说着,宋凯之又叹了口气,“说你们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你们还不乐意?都讲的这么明白了,居然还不懂!”

  “我……”

  李暖气的俏脸苍白,胸脯起伏。

  甘州奇葩太多了!

  刺史奇葩,这长史也是个奇葩!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人家也没说错。

  至少,比长安城内的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大儒讲的通透,通俗易懂。

  李暖又看了看宋凯之。

  她实在有点纳闷,堂堂两榜进士,为何不去长安城吏部选官,为何要来这甘州苦寒之地给一个刺史做佐贰官?

  于是,她对沈林这个敢公然索贿的狗官产生了兴趣。

  “我想问的是……”

  李暖一字一顿,“这两个乱匪头目的身份!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姓氏?”

  此时,她已经不再装民女了,不自觉的拿出了公主范,但双方都没有察觉。

  额滴娘!

  沈林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不耐烦道:“他们曾是王世充手下悍将!”

  “说起来,这是皇上有点妇人之仁了!”

  “当初若把王世充手下的这些骄兵悍将全都杀了,他们怎么可能流落至大云山为寇?”

  “不说这个了,本官要去剿匪了!”

  说着,他对长史宋凯之招招手,“宋长史,通知下去,民团全体在城西校场集合,两个时辰后,前往大云山剿匪!”

  “喏!”

  办完“正事”,沈林直接返回后衙,准备趁机休息一下,剿匪可是个体力活!

  而李暖这边。

  取回随身腰刀,踏出州衙大门,程处弼和秦怀道二人就开始破口大骂了。

  “这个狗官,竟敢对陛下不敬!”

  “更可气的是,这个狗官如此怠慢政务,我看他根本就是太上皇嘛!”

  李暖瞪了程处弼一眼,冷冷道:“照你这么说,这个狗官还是本小姐的爷爷了?”

  “小姐,我……”

  程处弼手足无措,原本以为殿下会骂他,没想到殿下却率先跳脚大骂了,毫无风度可言。

  程处弼和秦怀道目瞪口呆!

  这也难怪!

  之前,李暖可是一直强忍着火气,如今出了州衙大门,她当然要发泄一番了。

  这个狗官,太可恶了!

  原本有能力剿匪,他却不剿匪,如今见钱眼开,敢情是等人给他送钱,他才愿意干活?

  这哪像堂堂刺史所为?

  简直就是一个地痞无赖嘛!

  “待会这狗官去剿匪,咱们悄悄尾随!”

  “看着就行!”

  “若剿匪失败,哼哼……本宫就亮出金牌,当场拿下!”

  说完,李暖拂袖而去。

  她对这狗官忍无可忍了!

  若剿匪失败,就是最好的杀人借口!

  走了几步,突然想起甘州百姓的话,能让百姓如此盛赞的刺史,应该不是无能之辈吧!

  可闻名不如见面。

  今天一见,和百姓所言完全不同啊!

  一时间,李暖心烦意乱。

  两个时辰后,校场。

  李暖等人悄然而至,望着这不足50亩,破败不堪的校场,全都目瞪口呆。

  比起长安城足以容纳20万大军的宏伟校场,简直是……

  惨不忍睹!

  至于民团士兵,年龄差别太大,小的才十一二岁,老的足有五六十岁了。

  这分明就是一群庄稼汉嘛!

  但仔细想想,完全可以理解。

  大唐实行府兵制,军士平常务农,战时打仗!

  但武器方面,是不是太寒酸了?

  李暖忧心忡忡。

  李暖不知道的是,她看到的,正是大唐普通府兵的现状。

  家庭稍好的,有铁甲,铁剑。

  家庭差一点的,只能穿皮甲或者布甲,至于兵器之类的,凑合着用就行了。

  再看军士数量,才300人!

  李暖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不是说有2000民团军士吗?怎么才来了300人?

  至于沈使君,此时正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头戴方巾,腰束革带,斜挎宝剑,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等待军士集结。

  秦怀道浓眉紧皱,小声道:“这……这太不像话了!”

  “这沈使君领军打仗,自己不穿战甲,居然还带头违反军规,当众饮酒!”

  秦怀道的拳头攥的嘎吱作响恨恨道:“可怜了这300大好儿郎,恐怕将命丧大云山!”

  黑衣侍女雪莲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道:“秦小将军说的没错!这个狗官分明就不会打仗嘛!王世充手下的悍将,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