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跑了?
右凡2020-07-31 16:202,325

  大唐,贞观十二年。

  皇宫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城阳公主李暖!

  李世民与皇后长孙无垢的十六女,今天要出嫁了!

  从小,李暖就聪慧过人,天生丽质,深得李世民的喜爱,是长安城内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

  今天,李暖将嫁给莱国公杜如晦次子,尚乘奉御杜荷!

  若论身份,杜荷是杜如晦的嫡子,身份显赫,其父杜如晦深受圣宠,前途无量。

  但才华,就一般般了。

  而李暖偏偏就不喜欢杜荷这类的“绣花枕头”,但碍于父皇与母后的苦劝,只好委曲求全。

  此时,皇城外。

  披红挂绿的杜荷满脸喜色,翘首以待。

  他兴奋的搓着手!

  对于城阳公主,他可是仰慕已久!

  但,同行而来的长安士子却脸色不悦,窃窃私语不断。

  似乎在说,“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一刻钟!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眼看已经过了吉时,却仍不见送亲队伍的踪影!

  渐渐的,迎亲队伍不耐烦了。

  “新娘子呢?”

  “公主殿下怎么还没来?”

  “要不咱们再催催?”

  迎亲队伍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去皇宫催新娘子!

  除非活的不耐烦了!

  可吉时已过,这婚还结不结了?

  太极宫,承庆殿内。

  一名小太监跌跌撞撞的冲进来,满脸焦急。

  “陛下,出大事了!”

  “公主失踪了!”

  “公主殿下还留了信!”

  此时,正在批阅奏章的李世民突然起身,满脸震惊!

  公主失踪?

  急忙接过小太监递来的信函,匆匆扫了一眼。

  字迹略显潦草。

  显然,公主逃跑是临时决定的。

  “父皇,儿臣很讨厌杜荷,他是个大色狼!所以,儿臣决定不嫁给他!”

  “儿臣准备出宫耍耍,还请父皇不要生气,保重龙体!”

  “还有,儿臣的身边有秦怀道与程处弼两位小将军保护,父皇不必担心!”

  “若是杜荷等不及的话,就让他娶别人吧!届时,儿臣就会回来陪伴父皇,以尽孝道!”

  “最最重要的是,儿臣偷了父皇您的金牌,父皇不会怪罪儿臣吧?”

  一时间,李世民瞠目结舌。

  信息量太大!

  短时间内,他消化不过来。

  这个臭丫头!

  居然逃婚,而且还偷了朕的金牌,那可是调兵金牌,凭此金牌可任意调动5000人以下的军队啊!

  但,气过之后,李世民又觉得莫名的轻松。

  因为,从个人角度而言,他也不喜欢杜荷,听说这个家伙经常流连青楼!

  但与杜荷联姻,是为了拉拢杜家!

  也罢!

  跑了就跑了吧!

  虽然颜面损失,可这一点点的颜面,与女儿的终身大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这金牌嘛……

  李世民也不是很担心,他对自己的女儿了如指掌,尽管李暖顽皮好动,但也不是任性的主,想来不会任性妄为的!

  有了这金牌傍身,也算是一种安全保障嘛!

  就算没有这金牌,不是还有秦怀道和程处弼吗?这两个小子武艺高强,不会让暖暖吃亏的!

  但,这种想法,李世民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而且,他还要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主要是演给皇后看,给杜家看,给其他的门阀世家看!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暖暖不懂事?秦怀道和程处弼也不懂事吗?”

  “去通知秦琼和程咬金,他们两个教出来的好儿子!朕要罚他们一个月……不,罚他们半年的俸禄!”

  “还有,速速将此事通知皇后,她的女儿她来管!”

  将信函甩在小太监的脸上,拂袖而去。

  小太监吓了一跳,急忙跪倒。

  心里却并不害怕。

  因为,他知道皇上不喜欢杜荷,就算公主殿下逃跑,皇上也不会放在心上。

  磕了三个响头,小太监拿起信函,飞奔向后宫。

  半月之后。

  大唐西部边境,甘州。

  刺史后衙,书房内,沈林正端坐书案前,认真的练习毛笔字。

  这是他的两大爱好之一。

  说起来,他穿越至大唐有大半年了,只培养了两个爱好——书法,睡觉。

  至于身份嘛……

  很抱歉,他不是什么皇家贵胄,也不是什么世家公子哥,但却是一州行政长官,甘州刺史。

  虽然,甘州地处边境,人口稀少,在籍人口不过20万!

  但,他很满意。

  至少,不像其他的穿越众,开局就是卑微奴仆,光摆脱奴籍就够忙活好几年的!

  美中不足的是,甘州只是中州!

  刚刚穿越来大唐之时,老天爷赏赐给他一个坑爹的系统——懒人系统!

  砰砰——

  突然,沉闷的敲门声响起,沈林吓得一个哆嗦,一撇写歪了,整幅字都报废了。

  啪——

  他将毛笔狠狠地砸在桌案上,破口大骂,“不知道本大人正忙吗?滚!”

  短暂的沉默之后,长史宋凯之推门而入,躬身道:“使君,堂外有人击鼓鸣冤!”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找县令吗?找本大人干什么?”

  说完,他就重新取出一张宣纸铺好,仔细研磨。

  细碎的阳光从窗棂缝隙中透射进来,照在洁白的宣纸之上,仿佛铺了一层淡淡的金粉,令人赏心悦目。

  这天气,正是练书法的好日子!

  宋凯之讪讪一笑,离开之时,顺手带上房门,瞥了一眼刺史大人的书法!

  惨不忍睹!

  不多时,房门再次被人敲响!

  又是一撇写歪了!

  沈林暴跳如雷,将毛笔掰成两截,大骂道:“宋凯之,你丫是不是想死啊?”

  “说了一千遍了,让他找县令!”

  深吸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怒火,再次铺纸,研磨。

  其实,平心而论。

  这个宋长史还是很称职的,一直兢兢业业,帮沈林处理繁琐的政务,反而让沈林落得清闲。

  对此,沈林很满意。

  只不过,沈林很讨厌别人在他练字,或者睡觉的时候打扰他,破坏他的好心情。

  即便这个人是宋凯之!

  宋凯之满头大汗,讪笑道:“使君,您忘了吗?您是甘州刺史,同时也是咱们州治所张掖县令!”

  沈林怔住了。

  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