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目标
右凡2020-07-31 16:202,348

  沈林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就接过了这顶级的八彩珍珠项链。

  随后拿着项链对着阳光照了一下。

  实在是亮啊!

  珍珠反出八色的反光,那猫眼石中还直射出幽幽的蓝光。

  这要是在前世,那是北京市中心的一套大别墅都换不来的货!

  居然在这个地方,让他给得到了,还毫不废吹灰之力。

  不过……在这里换一套京城别墅也都会觉得亏。

  然后就在沈林感到惋惜的时候。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项链。

  香!

  一股清澈的幽香沁入鼻腔,这股幽香在委婉的告诉他,这位有钱的富家大小姐还尚未婚配。

  珍珠散发的香的确很香,但彼香更为重要,那是真的香啊!

  他像珍珠项链一把收入怀中,像宝贝似的捧着它。

  随即让开道路,“啊!送……”

  “且慢!”

  李暖淡淡一笑,将手再次伸入怀中,拿出了一把折扇,随后递给沈林,“你这……收了我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不打算送我一个回礼吗?”

  沈林将折扇打开,扇骨是上好的红木,上面却什么也没有,没有书法文字,也没有画作。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道理,我可以送你一个小小的回礼,但是你现在给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扇子,你是什么意思?”沈林疑惑道。

  李暖明亮的眼珠中露出一丝邪意,嘴角微微上扬坏笑道,“大人你昨晚在庆功宴上做了什么,可还记得?”

  “大人表演醉剑的时候,所做的那首诗,我特别喜欢!”

  “既然现在都快要走了……不如大人赐予我这份墨宝,好让我留个念想……”

  “要不然……我甚是觉得亏大发了呀!”

  李暖越说越觉得委屈,“我那项链……可是至爱之宝啊!”

  话音刚落,李暖眼中就泛起了泪花,仿佛下一秒就要大哭一场。

  不……不是吧?

  沈林顿时无奈,他平生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烦都烦死了,还老是哄不好!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做生意的,时不时给客户一点回礼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儿。

  切!

  为了有个回头客,送个礼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啊这……大小姐言重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下次再来照顾他的生意,那他可就赚大发了!

  “这样的诗词,我能做出三百多首!”

  “反正你富得流油,有钱也没地方花,不如多多‘扶贫’,让我赚了这笔钱,下次来,我就带你游山玩水,大小姐 您可别回了京城就忘了我,常来玩儿呀!”

  “来人啊!将备好的笔墨上上来!”

  “你!”

  李暖震惊了,这人!原来早有预谋,她恶狠狠的盯着沈林,要是可以,她恨不得现在把他撕碎!

  “啊呀……这笔墨呢……原本是想迫使你签条子的,没成想你居然身上还带着这么一个好货,现在看来,就完全没必要了嘛!”

  为了截住这富家千金,他可是下了大功夫呢!

  “懒人系统”这系统加身一年,“盛唐三绝”他便得到了两样。

  第一绝便是李白的绝美诗词,“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迈;“阁道步行月,美人愁烟空”的情闲志逸。

  “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这第二绝便是李白的剑法。

  最后一绝,让人心生敬意,便是张旭的草书,他的草书狂放不羁!

  唉!说来也郁闷,沈林懒惰的很,连官府文书什么的都是宋凯之代为书写。

  倘若他要是认真起来,那就与大书法家张旭有的一拼咯!

  只剩下这最后一绝,龙华将军,裴斐的剑发,那霸道飘逸的,那出神入化的盛唐第一剑还没有得到手了。

  这到没什么大不了的,来日方长,以后的机会多着呢!

  他直接挥挥衣袖,动作行云流水,就开始写了起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写完之后,还不忘落款,’鄯州刺史沈林,于贞观七年三月十六日书‘。

  哈!

  在拿出那私章,往上那么一盖,完美!

  “给你,这字不错吧,和那些诗人有的一比吧”

  李暖看着他手中像捧着世界珍宝这般小心翼翼,感觉获得了人间至宝,快速接过去欣赏这绝美诗词。

  哇!一看这诗词,仿佛感同身受,一下子就如同自己就是诗上描写的人儿。

  “你这诗词,可作一百首?“李暖质疑的问道。

  沈林微微一笑,喝着小酒自信的道:“那可不!轻松。”

  “你这书法,这书法……”

  “你这书法写得笔酣墨饱,落笔如云烟,又不失一股沁雅啊!妙哉,妙哉!“

  说着说着,李暖眉飞色舞道:“那我下次再来此处,你还得再送我一首诗词,一把你亲手作的折扇,如何?“

  沈林和颜悦色道:“没问题,但你得带上好物来作为交换。“

  “可,小事一桩!“

  达成协议后,沈林直接大手一挥,让出一条道,意思简单明了。

  “恭送李大财女!希望你下次到来时有好物。”

  “记得带上好物就行,谈钱就见外了,多俗气,破坏我两之间的友情。”

  李暖边将折扇装进怀里,边白了一眼那沈林财迷的样子,潇洒地骑马走了。

  沈林在她骑马擦肩而过的瞬间,突然似笑非笑,那笑容渗人。

  就好比,阴谋得逞了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秦怀道和程处弼还有雪莲这三人,也跟着一同去了。

  就在界碑处,三人为了保护李暖又恢复了三角阵型,在往长安的路上前进着。

  沈林讲信用,说到做到,要目送这个李大顾客离开界碑!

  可是,当李暖走了之后,沈林又觉着自己吃亏了。

  那书法可是大书法家张旭的,那词可是与苏轼齐名的辛弃疾的大作啊!

  不过,这诗词和书法被别人看上,才能发挥它的价值,在价值面前利益便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要是李大财女喜欢,下次到来还送上一些金银珠宝什么的,这不就能体现二位伟人的诗词和书法的价值不是,岂不美哉!

  如此一想,就不觉着自己亏了,而且还有的赚,哈哈!

  “大人,大人,那项链快闪瞎我的眼了,快让我也瞧瞧咯!”

  说着,宋凯之的魔爪便要摸到那项链了。

  “滚!”

  “做梦,你知道什么,看看看,看个锤子!”

  “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