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回来啦!
右凡2020-07-31 16:202,331

  叮咚!

  “激发系统任务,请宿主累积懒人时长三百个时辰。”

  这他么!!!

  这个任务听上去就特别难!

  一天也就十二个时辰,一个月才三百六十个时辰。

  这系统的意思是要我睡上一个月吗?

  除去那些必要的时间,怎么着也得一个半月才能把这任务给完成。

  哎……无所谓了,反正就混混日子而已,对于沈林来说,那是简单的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大,人别睡了,那些抄家的财务到底要怎么处理呀?”正当沈林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宋凯之一句话,打断了沈林的睡意。

  沈林根本不想去想这些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啊……比如那些铜板什么的,就分给那些有困难的家庭。剩下的大的金银玉石,你就去估算一下,到底有多少钱。”

  “啊!对了,还有那些有收藏价值的全都给我留着,不要全部都拿去换钱!!!”

  “啊!对对对!你再去兵器库清点一下,距离我们的军士们人手一套明光铠,还差多少套。”

  宋凯之这么一听,乐道,“大人,这你就放心了,还差得远呢!”

  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你这么乐,意思是……你不想要明光铠了?”

  “啊,不不不,不是的!”

  宋凯之讪讪的说,“大人,这明光铠也不是说买就要买的。”

  罢了罢了,沈林不打算睡觉了,看向远方,开始思考起来。

  现如今,是贞观七年三月。

  凭借他所记忆的历史,他知道再过几个月,吐蕃和吐谷浑就要合作起来搞一场大事儿了。

  搞事情的第一个对象啊,就是吐谷浑的邻居,他沈刺史管辖的地方干甘州。

  虽然他胸无大志,只想简简单单的混混日子。

  可仔细想想,如果被朝廷真用,还能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仆人伺候锦衣玉食的有钱人。

  说不定再努力一点,他还能当上当朝的大将军。

  可他现在,就只想存多点钱。

  不愧是一个财奴啊!

  所以呢,他在系统仓库里面可是长了不少的金银玉石。

  满大街遍布的开元通宝大铜钱那些都不重要,只有这些具有收藏价值的金银玉器才是钱中钱!而且还能随着时间升值,何乐而不为呀!

  譬如,他今天刚刚得到的那一串价值不止几千贯铜钱的八彩珍珠项链。

  再说了,这可是人家大小姐拿来抵债的,那是万万不可能卖掉。

  但说白了,他也是个人,人,也是有感情的。

  万一,一旦打起仗来,他不能对辖地的人置之不理。

  这些百姓对他很照顾,下属也如此忠诚于他。

  他不得不为他们也考虑一下。

  往好的地方想,他一旦被朝廷征用,就得离开甘州,就很难见到甘州子民了,他还是希望甘州子民有一个相对美好的未来,能有一个平安平稳的生活。

  往坏的地方想,一旦这儿打起仗来,他只能尽他所能,让甘州人民尽可能的多活一点。

  比对于民生,对于兵器装备等等,他还是比较重视的。

  但他给自己设立的一个小小的目标——人手一套明光铠。

  这他么太难了!!!

  甘州内有三个县,一共一万八千户人家,有十万多人,两万个军士。

  两万套明光铠,两万把唐刀,两万杠枪戟,两万匹战马,两万……

  其实说白了,他就是想把这两万人,全都弄成玄甲军!

  只是,在他这,这么一个小小的目标,都这么难以实现呐!

  “宋凯之,这样,你去安排一批人,伪装成土匪,将山寨修整一番,然后住进去,继续完成王氏两兄弟未完成的事业。”

  沈林悠悠的说道,仿佛在布置一项很平常的任务。

  “还是按老规矩,只做胡人的生意,切记,要做大胡商的生意,放过那些中小的胡商,绝对不能赶尽杀绝!否则哪一天人家不走这条路了,那我们的财道可就没了。”

  “诶诶!!还有,另外在商道上设置关卡。”

  “来往的胡人,需得雁过拔毛。每个人都得收取身上钱财的百分之十为过路费。”

  “不论是男女老少,还是商队,使臣全部一视同仁。”

  宋凯之一听,拱手笑道,“果然,还是大人有高见呐!”

  “行了,行了,安排下去吧!”

  沈林挥了挥手,走回房中。

  “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见。”

  没了那麻烦的富家千金,他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大懒觉了。

  四天之后,三月二十日。

  宗正少卿长孙冲和新兴公主大婚的第二天。

  太阳挂于西方。

  李暖终于回到了她离开了半个月的长安城。

  李暖一行人进入了明德门,便立即放慢了马速。

  果然,到了天子脚下,天下第一大都城长安就是不一样。朱雀大街宽达一百五十米,还因为人多拥挤,而显得没有那么宽。

  在这人多嘈杂的地方,要是骑马骑快了,撞到人就不好了。

  长安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人来人往的。到处都是绫罗绸缎,到处的金银发饰。

  长安城本就是皇族众多,达官贵人众多,豪普富商云集的地方。就是在这长安城中,有一片树叶落下来,都能砸到两三个贵人。

  当然,这里面还掺杂着一些连李暖也觉得煞风景的人。

  这些人当然指的就是那些男不带发冠女不带发簪,服饰,长相,肤色,都异于天朝人士的杂胡商人。

  可是她也没办法,这些历朝历代流传下来的外交都是必须的,尽管是看不惯那也得看着。

  李暖清楚地知道,这些个卖胡食胡人商品的杂胡人,当胡奴的昆仑奴,白皮奴等,都是想方设法的想长留在大唐。

  朝廷中对这一事件,因不同看法,还分为两派在争论。

  强硬派认为,非无同袍,其心必异。外邦来的人民,指不定是有什么阴谋,并希望杜绝长久以来的和亲风气,更希望立法,明令禁止胡人不可与汉人成亲。

  软骨派认为,万事以和为贵,一桩婚姻可抵十万大军,只要不用武力,怎么样都可以。

  两个派别长期在朝堂上吵的那是天翻地覆,不可开交,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下一个定论。

  咻~

  一行人路过熟食坊,一个卖胡人饰品的红胡子卷头发的胡人,不仅一直盯着李暖,还对她吹了吹口哨。

  “秦大哥,他对我不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