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法网恢恢(2)
熊猫本熊2020-06-05 11:345,410

  李静远他们到隔壁市的当天晚上就去了梁军说的那家宾馆。宾馆内部的监控和宾馆附近路边的监控显示梁军入住宾馆后一直在宾馆内,中途七点十分出宾馆,沿着宾馆所在的街道走了半个小时,然后又到宾馆旁边的小超市里买了一包烟,随后七点五十三回到宾馆房间,直到第二天退房,他这期间就再没出来过了。

  烟?“他不是说把烟戒了吗?”林源想到这个情况后下意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事情不简单啊。”李静远也意识到了烟的这个问题,随即打电话给队里,后经队里对梁军的追问,他回答说是因为最近生意不景气,心里烦的很,便随手买了一盒,可是并没抽,只是拿出一根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味道,甚至走的时候还送给了宾馆前台的小伙子。李静远他们也找到了梁军口中的那个前台小伙子核实了此事,的确没有抽,是一盒打开的新烟,那小伙儿怕白捡来的便宜不对,就把那盒烟藏在了前台的柜子里,一根也没敢抽。

  李静远他们还以为找到了一条线索,结果现在看来,反倒印证了梁军的不在场证明。从兴奋到失落,都不过一个小时,这感觉实在是让他们烦透了。

  三天过去,案件几乎一无所获。负责案子的警力也从四十多人减到了五个人。

  正在李静远他们一筹莫展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张母打来的,说是中午有保险公司的人找到她跟她核对笔迹,她就把家里女儿曾写过的字拿去对比,可是对比结果是保险公司提供的笔记都不是她女儿张红玲的。李静远他们仿佛看到了曙光,马不停蹄的赶了回去。经调查,张红玲在生前曾买过一份三十万元的意外险,而投保人与受益人均是梁军。

  从保险公司出来回到车上。

  “三十万,受益人还是梁军,这会不会就是梁军的作案动机?为了骗保?”林源坐进车里就开始和李静远说他的分析,“梁军既然有不在场证明,那会不会是他雇凶杀人然后再伪造出盗窃的现场?”

  “可是张红玲没有反抗。”

  “那可能是找熟人作案啊,趁其不备,从背后勒住她,然后再伪装成盗窃,最后逃离现场。”

  “那又是什么样的熟人能让张红玲完全放下戒备,而且这个人还会同意梁军的请求杀了她呢?”

  “这不就又回到谁是张红玲仇人的问题上了吗?唉!”林源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气的直拍方向盘。

  李静远拽过安全带说道:“别在拿车撒气了,走,再去会会梁军。”

  家具城里……

  梁军给李静远他们拿了两瓶水:“这个保险只是我的一种习惯,我自己也买了。而且正好是我卖保险的同学有个任务想让我帮个忙,我就也给小玲买了一份。警察同志,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们……是在怀疑我吗?”

  “不是,这只是例行调查,希望您的理解。这样,我们还有别的事需要去调查,就先走了。”李静远放下梁军递给他的水,带着林源离开了,梁军盯着他们两个离开了家具城才去招呼新的客人。

  晚上,负责这个案子的五个人聚在会议室里,会议室的地上落了一地烟灰,烟灰缸里也躺了许多的烟蒂。通过下午对梁军同学的询问基本已经证实了梁军的说法,案子的线索再次断开了。又一根烟结束,中队长雷霆提议再回一次案发现场,于是李静远他们跟着刑技人员又去了一次现场。

  由于案发后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所以现场保存的还算完整,进入现场后大家就立即打起精神开始工作。现场还是如旧的乱,满床满地的衣物,就连墙上的结婚照也摇摇欲坠。不得不说这个凶手真的很狡猾,这么乱的屋子里被他处理的“干干净净”,屋里的毛发、唾液、指纹,没有一样是他的。但是再狡猾的狐狸又怎么能躲得了经验丰富的猎人呢?经过新一轮的搜查,李静远他们获得了一样新的证据——在餐桌一角没被清理掉的半个鞋印,经鉴定这是一双36码鞋的鞋印。

  36码?这么小,难道凶手是个女人?可又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力气大到勒死一个身高167的另一个女人呢?正在李静远他们不知道该从何查起的时候,足迹专家孟祥山又给他们提供了新的思路。

  “这足迹是经过伪装的,明显的大脚穿小鞋。”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眼神却炯炯有光的老人就是国内著名的足迹专家孟祥山。

  “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看,这个鞋印,前脚掌偏后一点的地方印记比较清晰,而脚后跟的位置很虚,有些空。要我看,这个凶手至少穿40码的鞋。而且看这个落脚部位,凶手年龄应该在35岁以上,40岁以内,身高……一米七左右吧,体型应该是中等偏瘦,嗯,大概六十五到七十公斤差不多。”

  一米七左右!李静远心中猛地一惊,梁军就是一米七左右啊!

  分析完刑技中队提供的鞋印,孟老带着雷中队和李静远他们又去了一次现场,孟老让他的学生在现场的地面上撒了些药水,在药水的作用下地面上又显现了各式各样的鞋印。这也基本可以判断凶手进入屋内的运动轨迹了:凶手是在客厅作的案,然后将死者拖入卧室,再路过餐厅进入卫生间拿拖把处理现场,再将拖把放回卫生间,最后离开现场。

  会议室里,孟祥山喝了一口水,对李静远他们说:“你们就去找人吧,你只要能找到人,我肯定能在两个小时之内给你认定。”孟老的这一句话就像是给在谷底快绝望的李静远他们一根绳子,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于是他们立刻行动了起来。

  等到把所有人的足迹全部鉴定完毕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与现场的鞋印符合。李静远还是不死心,又把梁军的足迹拿出来问孟老:他有没有可能是凶手。

  “不可能,这个人的足弓宽,你看,他的前脚掌的后缘的形态,还有他的外侧边与现场足迹的差异,这就是本质性的差异。这个人不可能的。”

  李静远他们的兴奋和希望也随着这一天多的采集排查以及毫无结果中一点点消逝。

  晚上,单位食堂的餐桌上,霍朗看着闷闷不乐的两兄弟拿出了两份火红的请帖:“学生处的王队长要结婚了,这是请帖。”林源接过请帖问到:“是上学那会儿挺照顾咱们三个的那个王队长吗?”“就是他。”“嗷,我当时就说嘛,就咱们这关系,王队结婚这人情簿上咱们三个必须得有姓名啊!”说着林源就又开启了“话唠”模式,开始回忆起了三个人的大学青春。

  李静远看着手里烫金的请帖,脑海中不禁闪过一幅幅画面:请帖,结婚,被撕落的红囍字,“他们才结婚一年半”,还有摇摇欲坠的结婚照,还有……人情簿,对,就是人情簿!人情簿里会不会有那个能让张红玲不戒备但还对张红玲有杀心的人呢?想到这李静远饭也吃不下了,马上把想法和林源说了一下,两个人都像是在沙漠里看到了绿洲,眼中又燃起了希望。

  第二天一早李静远和林源就又回到了案发现场,果然在床头柜里发现了梁军与张红玲结婚时记礼金用的人情簿,而这本人情簿上果然有一角被撕下去了,与其他页一对,大概少了六个人的名字。

  “这六个人里会不会有一个周围人都不熟悉或者只有死者自己认识的一个人呢?”林源看着缺角分析着,“或者说这个人只有死者自己认识,可能是死者的追求者?或许……这是一起情杀案?”

  雷霆看着缺了角的人情簿也想到一件事:“他们结婚应该不只有人情簿啊!你们想,结婚就要请亲朋好友,请这些人总要提前列个名单吧,那这个名单里应该就会有缺角里有的人啊!快!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列的宴请清单!”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人情簿的最后一页就夹着这份清单。李静远他们赶紧拿着清单和人情簿一一核对,将少了的六个人找了出来并做了记录。

  这六个人中有五个人是雷霆他们之前已经走访过的,只有一个卢虎山,去走访了张红玲和梁军的亲友都说不认识,在公安人员信息网上也没有查找到符合的。“会不会是记的时候听错了音呢?比如这个人可能姓陆,但却记成了姓卢。”这时孙强又提出来一个想法。“那就再查和卢虎山音相近读音的人名。”大队长张忠伟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卢虎山可能会是案件的突破口。

  经过李静远他们再次走访调查,终于在一个与张红玲关系比较好的朋友那得到了这个人的名字,叫做陆富山,是一名民间的舞狮艺人,也是张红玲的之前的追求者,这个人其他亲友包括梁军都不认识,而且这个人身形体态也很符合孟老的刻画。继续调查发现,这个陆富山嗜赌成性,为人奸诈,曾经还因为盗窃做过一年牢。并且根据案发当晚路边监控显示:陆富山晚上七点五十五从所居住的小区出来,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乘坐一辆出租车,在八点四十一份进入张红玲所在小区,之后九点十七分急急忙忙慌里慌张的走出小区。

  “应该就是他了!这孙子可让咱们好找啊!”林源边穿戴装备准备去抓捕边和李静远吐槽着,“终于可以收网了,这几天我妈在家给林乐做了不少好吃的,我这忙的是一样也没吃着,等结束了,我可得让我妈给我一样一样的补回来。”

  李静远听此言赶忙说:“你可别当我妈面夸我干妈做饭好吃啊,否则我妈能天天去你家蹭饭。前段时间我可没少跟你一起欺负林乐,还撅了她一根口红,到时候林乐一告状我就惨了,等过段时间小傻乐忘了的,我再去你家蹭饭,走吧。”

  李静远他们进入陆富山家里的时候陆富山并不在家,而且能看得出来,陆富山应该好几天没回家了。孙强还在陆富山家的床下发现了与案发现场鞋印一致的鞋。又过了一日,陆富山在附近的小县城的出租屋内被抓获并押解回来。

  “都多久了,还没交代?”李静远走进审讯室旁边的小屋,透过玻璃看到审讯室里闭着眼睛的陆富山并没有想坦白的意思,中队长雷霆眉头紧锁盯着审讯室里的陆富山:“你和林源去试试吧。”

  “有烟吗?”李静远和林源刚进入审讯室陆富山突然开口说到。李静远与林源对视了一下,掏出了一根烟点上递给了陆富山。

  “假如说一个人拿了一把刀去把另一个人杀了,那是这个人的罪重还是这个刀的罪重呢?”

  “你什么意思?”李静远被陆富山突然问的人与刀的问题问住了,“你是想说你是受人指使吗?”可接下来无论李静远怎么问陆富山都不开口了,看来事情没这没简单。

  “静远,阿源,出来一下。”雷霆进来把他们叫了出去,是因为有了新的线索。

  会议室里……

  “我上午和吴法又去调查了一下陆富山的人际关系,你们猜怎么着,陆富山与梁军认识!而且两个人曾经一起共事过关系还很不错,而且这个梁军也是通过陆富山才认识的张红玲。”孙强说完喝了一大口水平复了一下气息。

  “可是我们调查的时候梁军说他根本不认识姓lu之类的朋友啊!”林源听到孙强这么说很是奇怪。

  “看来这事还是和姓梁的脱不了关系!”李静远接到。

  孙强气息平顺以后接着说:“何止是脱不了关系啊,我们还查到梁军不止在一家保险公司给张红玲买过保险,而是三家!保金一共一百零七万!受益人全都是梁军!”

  “这个梁军又是撒谎又是买保险的,不简单啊!”林源附和道。

  最后大队长张忠伟发话:“是时候请这个梁军来局里坐坐了。”

  ……

  后经过对梁军和陆虎山的审讯得知:梁与陆两人共事时曾一起参与赌博,并且沉溺其中,但十赌九输,不久他们二人的积蓄就所剩无几了,于是梁军便想到了杀妻骗保这种勾当。由梁军自称孤儿并且单身去寻找目标与其结婚,并在婚后为其买高额保险,之后实施计划,而在此之前寻找的这两个对象都因为各种意外状况没能得逞。这次梁军决心要拿到这笔钱,他事先撕掉了人情簿上陆虎山的名字,然后在与供货商签合同时故意拖延时间,借机住下,在与陆虎山约定好的时间之前告诉张红玲晚上会有朋友来取东西。而陆虎山买了锤子和绳子放在背包里,梁军还告诉陆虎山要买大几号的鞋,这样不会被别人看出来,但陆虎山觉得大码穿着不稳,于是就买了双小码的鞋。张红玲在晚上八点五十八左右给陆富山开了门,然后转身去拿东西,就在这时陆富山动手杀害了张红玲,按计划伪造了盗窃的现场,之后还将作案工具扔到了一个偏僻的人工湖里。

  最后梁军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了死刑,陆富山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唉,还记得咱俩当时在张家门口递给梁军烟那会儿他还落了几滴眼泪,现在想想可真叫人恶心。”林源坐在火锅店里拿着菜单与李静远回忆着这件案子的过往。

  “呀呼!你们可算是闲下来了!”林乐一进火锅店就小跑着一屁股坐在了李静远旁边,后边跟着的霍朗只好又坐到了林源身旁问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已经判了。”李静远看着桌上抢菜单的两兄妹,一把揪住林乐的耳朵给拽到了自己怀里“你敢不敢少吃点,你再这样吃下去就没人要了你知道吗?”

  “我不胖!”

  “你都二十四了还没谈过恋爱,不是因为胖,那只能是因为丑了。难不成在等静哥哥我吗?”

  “我看你是不要你那张大脸了,我才不要嫁给你呢!”说着林乐对着李静远的手臂使劲的咬了一口。

  “李静远你要是敢把我妹娶走,你那奥迪她能给你吃成共享单车!”林源在一旁拿着菜单奚落他们。

  “美女,要坐四周环绕式天窗的猛蹬系列座驾吗?”李静远冲着林乐挑了挑眉,继续不怕死的说道:“就小傻乐这个吃法,我估计猛蹬系列都够呛,可能以后得腿儿着来了。”

  “要照这么说,目前唯一能养的起我妹的只有朗哥了。”

  “哦,还好我家车多,你从哪辆开始吃呢?”霍朗单纯的看着林乐完全忽视她马上喷火的眼神,“要不……先从那辆阿斯顿马丁开始吃吧,你不是嫌它颜色不好看吗,够你吃一个星期了吧?”

  “你们三个是不是觉得我特好欺负?”林乐恨恨地看着这三个人,然后告诉旁边的服务员小哥哥:“你们店里所有的菜品,一样一份,挑大份上!钱不用担心,他们三个均摊!哼!”

  “看来我妹已经准备开始啃你阿斯顿的车轱辘了。”

  “也有可能是保险杠。”

  ……

  火锅店里说说笑笑的四个人浑然不知就在路的对面,一个男人已经盯着他们看了很久,升上了车窗,一辆黑色的宾利添越消失在了茫茫的车海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拨开云雾见彩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拨开云雾见彩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