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法网恢恢(1)
熊猫本熊2020-06-02 14:565,541

  晚上十点,刚进入秋天的北方小城还是那么火热,各大夜市中的老板想抓住今年开市的最后几天多赚些,来“逛吃”夜市的人也想和朋友再凑这几天热闹。这其中一个夜市的尽头是一家烧烤店,烧烤店窗前的这桌可以说是“杯盘狼藉”。桌上四人醉倒两个,还有一个醉得舌头都不受大脑控制了,还拉着桌上唯一一个清醒的人说个没完。

  霍朗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这三个醉鬼。

  李静远,林源,林乐还有他,他们四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么说也不太严谨,准确的来说那三个醉鬼是一起长大的,他属于“半路出家”,十二岁才加入他们。不过,也是从那时起,这三个捣蛋鬼干“坏事”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家长眼中的“乖孩子”负责放哨站岗。

  林源和林乐是亲兄妹,对,亲的,一个比一个淘,再加上李静远这个出主意的狗头军师,这四个人可是让附近邻居的大爷大妈头疼了好一阵。后来上了大学,比他们小三岁的林乐不在,再加上他们三个考上的是一所警校,规矩多,才好些。只是这种模式也算是定下了,四个人的聚会霍朗永远滴酒不沾,然后把其他三个喝多了的送回家或者带回自己家,就像是小时候帮他们放哨一样负责帮他们善后,从他们三个上大学,到现在连林乐都大学毕业两年了,一直如此。而且目前看来,今天也不例外了。

  翌日清晨……

  “唔……是谁,是谁想谋害朕!”林源本来正和周公唠嗑唠得正嗨呢,突然感觉呼吸困难,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自己的鼻子上。朦胧中想要推开“谋害”自己的“罪魁祸首”,把手伸向脸一摸,毛茸茸的,还挺热乎,最重要的是那肉嘟嘟的手感,Q弹柔软,没错了,是霍朗家那只名副其实的“橘座”。伸手把大橘举了起来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也清醒了许多,林源看着胖橘深深地叹了口气“橘座大人,每次来你家住你都大早上一屁股坐我脸上给我坐醒,你是不是心里对你自己的体重没有一点数?嗯?你看看你这肚子,要不是知道你是个公公,我还以为你怀了呢……”

  “艾玛呀,行啦,橘座没放个屁你就知足吧”李静远被絮絮叨叨的“林唐僧”吵醒翻了个身,看着被举起来还一脸高冷的橘座表示同情,要不是他打断,估计林源能给它上一早上思想教育课。再看一眼林源,光个膀子鸡窝头,最重要的是他俩还在一个被窝里!同时林源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四眼对视,空气在这几秒中都仿佛是凝固了一般。

  大橘从卧室门的小缝里悠哉悠哉的踩着猫步走出来,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两个男人炸了毛似的喊着“你在我被窝里干啥呢!还光个膀子?你不是有自己的被吗?你当还是七八岁呢啊!有没有点隐私了啊!” “大哥你仔细瞅瞅!这是我的被!你在我被窝里呢!我衣服呢?李静远!你是不是对我没安好心!打小我就觉得你对我不对劲儿!我不允许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咳咳,你们俩个今天打算迟到吗?”两个光着膀子正拿着枕头互殴的男人一齐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卧室门口,霍朗穿戴整齐抱着双臂倚着门框,林乐也站在门口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筷子边咬了一口煎蛋边眼睁睁的看热闹。“你还有脸说呢,我被呢?咋就不给我俩分开?”说着,李静远跨下床抓起林乐筷子上的煎蛋咬了一大口,嫌弃不是溏心的又塞到林乐的嘴里,临了还抱怨霍朗为啥总做林乐爱吃的全熟蛋没品位。

  “不是我不给你们分开,带回来你们两个就抱在一起,分都分不开,还什么说一辈子都要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办?”霍朗正想继续解释,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喂,我是霍朗。是,马上到。” “行了,我这有个案子,饭在桌子上,你们吃完别忘了把乐乐送去学校,乐乐你别忘了你学生们的作业卷还在我书房的桌子上,还有……”说着霍朗拿起车钥匙看向正洗漱的李静远“就不是溏心,爱吃不吃。”说完便关门出发了。

  “嘿!给你厉害的。”李静远满嘴沫子的回他一句。

  霍朗要到的这个现场本来是一个盗窃现场的。早上七点二十分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一个中年男子说自己家被盗了,妻子也失踪了。本来已经派遣警力去现场了,但在技术人员勘察现场的时候在卧室的衣柜里发现了报案人妻子的尸体,这才通知霍朗过去。

  案发现场……

  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附近还有几家大排档,这小区每栋八层,案发现场是二楼。霍朗带上工具到达现场时,管片民警正在门口对报案人进行询问。

  报案人名叫梁军,四十四岁,在家具城里有一个小店。具梁军描述,昨天他按照和供货商的约定去隔壁市签合同,由于是下午才签订完合同,对方便为他安排了住所让他住了下来,昨晚八点左右还和妻子通过话,因为今天店里还要开门他就起大早回到了家里。可是一进家门满屋一片狼藉,灯亮着,电视机开着,客厅的窗帘也拉着,妻子张红艳也不在家里,打电话也是关机,他怀疑是遭了贼,于是立即报了警。

  果然和报案人说的一样,霍朗一进入现场就看到屋内翻动痕迹明显,卧室更是惨不忍睹。卧室的窗帘也拉着,衣服散落在床上地上,梳妆台和床头柜里的东西也几乎如数的被翻了出来,扔的到处都是,就连墙上粘的大红囍字都被撕下来扔到了地上。尸体则是在衣柜里被发现的。霍朗走进一看,死者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性,面部憋红,穿着碎花上衣和深色牛仔裤,没穿鞋袜,蜷缩在衣柜里,脚边还有一块带血的抹布,估计是凶手处理现场时候用的。再进一步观察,死者头部后脑位置有创口,据判断应该是钝器砸伤,颈部也有明显的勒痕,锁沟成均匀分布,初步判断是被绳索之类的东西勒死,具体死因还要等把尸体带回去进一步尸检才能知道。

  霍朗从现场出来就看到李静远和林源正在和这家的邻居了解情况。

  “你们两个负责这个案子了啊?”霍朗摘下手套走向他们。李静远一抬头看到了霍朗,也不奇怪的答道:“不止我们,雷队和孙强带了几个人在外面查呢。你这是要回去了?”“嗯,不说了,我得赶紧回去准备一下。”“行,路上开车小心点。”“嗯。”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公安局会议室里灯火通明烟雾缭绕。

  “你说挺大一个小区,咋就不给楼道按个监控呢。”今年新来的小赵抱怨道。

  “这都是些老楼,谁出钱给按啊?而且我觉得这个案件应该是经过精心策划过的,不然哪个盗窃犯会闲着没事把现场打扫得这么干净?”

  “这点我支持孙哥的想法。”李静远接着说道,“屋内的财物除了女主人的手机和随身带的首饰不见了以外,没丢任何东西,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还有不少金银首饰,床头柜上的钱包里还有不少现金,这都没丢。这说明这孙子可能不是奔钱来的,很可能就直接是奔人来的。”

  “嗯,也不是没有可能,窗外墙上没有蹬踏过的痕迹,落水管和墙壁之间的蜘蛛网也完好无损,再结合地面状况……可见凶手不是从楼外进入室内的。”雷霆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现场的门窗没有明显损坏,门上没有撬压过的痕迹,而且门锁状态完好,窗台上的灰尘也没有变动过,就连隔壁邻居都没听到什么异常动静。所以,我认为,很可能是熟人作案,可能会是仇杀。”

  大队长张忠伟听了以后若有所思。“这样,雷霆,明天你带几个人查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尤其是调查一下哪些人曾与死者有过过节。”

  “是!”

  接到雷霆分配的任务后,李静远和林源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张红玲的母亲家调查情况。

  “不可能,警察同志,这绝对不可能啊!”当张母听到李静远他们说张红玲可能是被寻仇杀害的推测后连忙反驳,“小同志啊,你是不知道啊,我家小玲从小就听话懂事,性格也是出了名的好,就连她前夫,哪怕是她前夫现在的媳妇都说我们小玲好啊……”说着张母的眼泪又忍不住的往下流。

  “张红玲和梁军不是原配夫妻?”李静远递了张纸巾给张母继续问道。

  张母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说:“不是,玲儿和小军才结婚一年多点儿。”

  “他俩都是二婚吗?”

  “那倒也不是,小玲是二婚,她前夫家着急要孩子,但玲儿还得了不能生的毛病,就离了。听玲儿说小军以前也结过两回婚,但对方都嫌他是孤儿,就又离了。”说完张母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警察同志,你们不会是怀疑小军吧?那也不可能啊,小军对我们玲儿可好着呢,俩人天天跟现在那些小年轻谈恋爱一样,甜蜜着呢。”

  “会不会是他们在您面前演戏,而实际没有这么恩爱呢?”

  “那不可能,每次过节啥的小军都会给玲儿准备礼物,玲儿说要啥看上啥了小军就给买到手里,玲儿要是身体不舒服了,小军都急的直转,给跑前跑后的,他还给玲儿洗过脚呢,他俩的感情我这当妈的都看在眼里,玲儿也总跟我说‘妈,我这辈子嫁给他值了,嫁给他我太幸福了’。玲儿一走小军哭的比我当妈的都厉害,今天出去眼睛都是肿得滴溜圆。这孩子从小就是自己,现在又成了自己一个人,唉,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李静远他们给老太太留下了个电话号然后准备离开,正巧梁军从外面拎着袋子回来。

  梁军看到李静远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警察同志这是……?”

  “我们来询问一些关于张红玲的情况,你这?”李静远指了指他手里的袋子。

  当李静远说到张红玲的时候梁军又是愣了一下,随后眼神里透漏出浓浓的伤心之意,但又听到对方问到自己手里袋子只好回答,说:“这是我岳母的药,昨天听到小玲儿走了的消息,太受打击了,心脏病和高血压都犯了,劝她去医院也不听,只能先给她买点儿药回来。”

  “啊,是这样啊,那你先和老太太说说吧,我们在外面等你,有些事儿还需要问一下你。”

  “好。”

  李静远和林源两个人走进楼道里把门关上点了根烟,“你觉得这个梁军咋样?”林源吐了一口烟看着李静远问道。“不太好说。”正说着梁军从屋里出来了,林源从兜里掏出烟盒递过去一支。

  “抱歉,小玲儿不喜欢别人抽烟,我就给戒了。”

  “你还真是个疼老婆的好男人啊。”说着林源把烟收了回去。

  “她值得。”

  “为什么?”

  “因为她善良,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不止结过这一次婚了,她们都嫌弃我是孤儿,但小玲不嫌弃,她很温暖。”

  “可是她不能怀孕。”

  “我知道,我们已经打算领养一个孩子了,领养一个像我一样的孤儿。”

  “26号你去了哪儿?”

  “我去隔壁市签合同了,原来的供货商要加价,下个月合同到期。这不之前的合同马上要到期了,小玲就劝我赶紧把新的供货商签了,25号和对方约好,26号就去了。”

  “当天没回来吗?”

  “没,当天上午参观了厂房,又确定了一些合同里的细节,下午才签合同,钱总好客,就让我在那住一晚,我也和玲儿说过,她同意了我才答应在那住一晚的,寻思就一晚,也没啥事,大不了第二天早点起来早点回来就是了。可没想到……唉……”说着眼前这个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人眼角泛出了泪水。

  林源虽心里感慨此时的情景,却嘴上继续问道:“和你合作的厂商叫什么?”

  “红运木材,老板叫钱发。”

  “住的地方呢?”

  “好像叫什么紫……紫来宾馆。”

  “好,我们知道了,谢谢配合,节哀顺变吧。”

  “唉,警察同志,别的我不求,就求你们能早点抓住凶手,严惩他啊!”

  “一定。”

  李静远他们在回去的路上把情况上报到了队里,队里命令他们直接去隔壁市调查,他们家也没回便开车去了隔壁市。与此同时霍朗那边也有了结果:死者张红玲,四十岁,身高167,经鉴定死亡原因是机械性窒息,也就是勒颈窒息而亡,死亡时间在26日晚上九点左右。

  开往隔壁市的车上……

  “晚上九点作的案,我记得现场附近没多远就有好几个大排档吧,晚上九十点钟正是热闹的时候啊,邻居也没听到别的动静,然后还不可能是从外面爬进去的,也不是撬锁进去的,那这孙子到底咋进去的啊?你说就算熟人作案,这也排查一天了,这大姐也没啥仇人,而且这些人也都有不在场证明,嘶,你说到底啥人跟她有啥过节非要杀她啊?”林源捋着线索越想越乱,挠了挠头发咒骂了一句。李静远表面倒是一路安静,但他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甚至不禁想去问已经冰凉的张红玲: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静远他们在高速上联系了隔壁市刑警队的张涛,请求他们的帮助,所以一下高速便看到收费站不远处一辆警车闪着红蓝灯在等他们,在路边停车寒暄一番后,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入了隔壁市。

  林乐是市重点高中的一名地理老师,也是班主任,现在带的班级已经高二了。九点的晚自习结束以后,送走了班级的学生,林乐才收拾好东西离开,看到学校门口既没有李静远的奥迪,也没有她哥的汉兰达,心里不免有些小失落,只是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不过好在路边还有一辆黑色的宾利添越,看来三个哥哥里还有一个霍朗有时间来接她,林乐小跑过去开副驾驶的门,可是副驾驶却是锁住的。

  “你有事吗姑娘?”车窗降下后车内竟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可给林乐吓一跳“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是我朋友的车,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

  车里的男人刚要说什么霍朗从车后方小跑了过来,“乐乐你干嘛呢?同事啊?”“不是,我以为是你的车,没看车牌我就过来开门了。”尴尬的林乐吐了吐舌头。“你呀,都为人师表了还这么迷糊。”霍朗说着弹了一下林乐的头,顺便向车里的男人表示了歉意,那男人笑了笑,也没再说出想要说的话。

  “我哥他们又在忙啊?”林乐把自己的包递给了霍朗,跑向了另一辆停在路对面的宾利,开门坐了进去。

  “是啊,所以又轮到我一开完会来接笨到不看车牌号的你啊。下次一定要看车牌号了知不知道。上错车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知~道~啦~你什么时候变得像我哥一样磨叽呢。”

  “回你家还是去我那。”

  “当然是回我家了,我哥又不在,干嘛把去你那说的那么自然,咱们都长大啦,男女有别哒,更何况我妈还在家做了夜宵等我呢。”

  “那我有口福了,看来减肥大业又得往后拖了。”

  “又不是给你做的,不许你吃!”

  “我就吃!”……

  在两个人说笑中,霍朗的车已经消失在了这条街的尽头。另一辆车里,一个男人看着他们离开,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随即这辆黑色宾利添越也消失在了这黑夜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拨开云雾见彩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拨开云雾见彩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