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的晚餐
月亮鱼2020-07-08 23:502,424

  以前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编号,是十四。

  以前他没有自己,只有一个主人,名字……他不配开口直言。

  现下却有一个叫做柳清风的人,一遍一遍地,换着各种法子在对他说,那些,都只是以前。

  那人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以前,和现在……不一样。

  此时此刻,他陪着那人站在湖边庭中,那人陪着一个年轻公子絮絮闲谈,谈的话,他却不大听得明白。

  不过那人说过,无关紧要的事情,明不明白无所谓。只要他明白那人叫做柳清风,是自己最亲密的情人而不是主人,只要他明白他的名字现下是夜榆……就可以了。

  哦,或许还差一件事,那就是他现下必须想清楚自己晚饭想要吃什么。

  夜榆有些苦恼,苦恼得有些恍惚。他不得不承认,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似乎都搞不明白那人究竟在想什么,想要他做什么。比如现在,他不觉得那人是让自己单纯的想自己要吃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想不出究竟该说怎样的答案才能让那人展颜。

  如果他知道,柳清风是为什么恼怒的,就好了,他想着,心里隐隐的不安。

  明明……昨晚之前,还好好的。

  他看着那人亲自下厨,焦糊了半条鱼外,剩下的满满都是从没有过的,让人满足的味道。

  那人把鱼单盛了碟子放在窗外,说是人不能吃,凑合喂猫……其实他忍不住也悄悄背着人,偷尝了一口,是那人第一次下厨做出的,微咸,淡腥,但口感酥酥脆脆的,喂猫实在是可惜了。

  然后那人笑眯眯看着他把所有菜吃了精光,笑眯眯问他最爱吃哪个,他答都爱,那人居然……居然就那么拂了袖子,阴沉着脸自顾自去睡了。

  早知道,他就应该回答都很爱。

  他微微苦笑,若是以前,主人在自己用餐后沉了脸,多半是嫌自己吃的多,但他知道,那人绝对不会因为这些,嫌自己的。

  那人总是宠着他的。

  除了那人生气的时候,比如今早。

  瞥得他不安,那人才淡淡说了一句:“好好想想,你自己晚饭想吃什么,想好了告诉我!”

  此外,没有半句提示。

  他为这种语气,为那人有些黯淡的面色,心里紧了又紧。

  茫茫然走着神发着呆,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夜公子?夜公子?”

  “啊?”他回神,看着方才正与柳清风闲谈的年轻公子面上轻柔的笑意,忽然又不由自主地恍惚了片刻。

  这个年轻公子似乎姓关,是柳清风的朋友。一个很俊秀,很文雅,很……白白嫩嫩,站在柳清风身边,趁着半湖碎波一岸垂柳,是说不出的好看的朋友。

  夜榆最笨,心也笨,一时描述不出这种好看。

  “夜榆,关公子在问你话。”柳清风终于看不下去夜榆的呆愣,开了口。

  夜榆别开眼,不再去看关公子一双含着笑意的眼,含糊应声:“公子要问什么?”

  关公子说:“我是在问,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且不管是男是女,但他看不上你,或者你配不上他,你会怎么办?”

  怎么办……

  夜榆微微垂低了头,无意看见关公子的一双手,正拿着一纸折扇,手指纤长而白净。

  他的头,垂得更低了一些。他的袖子遮住了自己的目光,让他看不见自己的手,但是他记得自己的手是什么样子的。

  柳清风……

  那人有一次缠绵过后,就着亲昵的姿势,抓起他的一只手,交缠了指头,竟是黑白分明。黑的上有伤痕交错,是他的,白的细腻无暇,是那人的。那人当时轻轻地笑,另一只手十指轻点:“我,牛奶,你,巧克力,不错不错……”

  牛奶他知道,牛乳,白得很纯,更重要的是好东西,有营养,多少人就是靠它活命的。至于巧克力,他不知道,但也没问。他觉得比对着颜色和性质,估计,唔……与粗树皮黑木炭一类差不多?那么,牛奶巧克力,不知是不是指用了牛奶养树,类似于鲜花配了牛粪的意思……

  光靠这猜测,他就不敢问的,虽然心里其实……有那么些不该有的介怀。

  他不该有什么介怀有什么抱怨。

  配不上的,自然是也要默默守着的,若那人欢喜平安,他就是欢喜别无他求的。

  哪怕……其实他是真的……有妄想的。

  但妄想,也只能是妄想呵。

  如果那人看不上自己,那就确实配不上。

  “如果配不上,那我……”他勉强自己开口,却被柳清风突然的拥抱打断。

  他呆愣地抬眼,看着比他矮了一点,瘦弱了一些的柳清风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拥着他,对关公子理直气壮地说:“关公子啊,这话你问错人了。夜榆嘛,已经是我的,我不会给他机会喜欢上别人,所以,他也不会有机会在那里配得上配不上的纠结的!”

  关公子手中的扇子一展,扇了两扇,笑:“清风,你不觉得你这样抱着一个比你高,比你壮的男人很奇怪?”

  夜榆才刚放松一点的身体又僵了起来,然后他感觉到柳清风松了手,听见那人的声音懒懒洋洋地说:“是有些怪啊……”

  他又垂下了眼。

  柳清风却凑上来,语气中有些轻快地问:“要不,夜榆你抱着我吧!”

  啊?他呆住。

  他面前的男人却眯眼笑着,凑得越来越近,几乎贴到他的身上。

  他看着对方的眼。柳清风的眼睛那么的黑,黑得很纯粹,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引着夜榆忍不住抬了手,虚放在那人肩上,另一只手犹豫着要不要搂着那人的腰。

  那人不等他犹豫,直接一仰头,揽住他,凑上来,一个轻轻的吻。

  他一惊,红了耳朵:“柳……关公子还……”

  “你发了半天呆,关公子早走了!”柳清风皱皱眉,抱怨:“想什么呢?”

  关公子果然走了。

  “晚、晚餐……”他确定确实没人看见,稍稍安了心,磕磕巴巴地回答。

  “唔?想出晚饭要吃什么了吗?”

  他才刚安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他错开眼,不敢看那人的目光,生怕里面有失望:“没……”

  “这样的话,晚餐就吃红焖榆木疙瘩好了……”那人已经完全贴了上来,把他压在亭边的立柱上,带着调笑的语气,轻声地在他耳边说。

  热气喷在夜榆的耳廓上,他闭了闭眼睛,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为什么不是吃柳木疙瘩……”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很轻很弱……但是,终究是说了出来。

  心下一松。

  十指交扣处,却是微微一紧,扣住了就不想再放开了。

  【番外之木头的晚餐·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