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的疯子
月亮鱼2020-07-09 12:301,147

  夜榆一度是被人用或羡慕,或嫉妒,或不屑的目光注视的。

  他跟的主子,是世界上最温和的主子,对他好,从不苛待,该给的不该给的,都没有少过。甚至连终身大事,都许给了他。

  那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是黑夜里最贴近的,滚热的温度。

  是白日里最亲近的,十指的纠缠……

  不过目前,夜榆却是经常被人用或同情,或怜悯的眼光打量。

  那种目光从他身上轻飘飘扫过,一直飘到他身边的柳清风身上,而后又会飘回来继续充满了不忍的看着夜榆。

  旁人们现在开始觉得夜榆一身武艺,一表人才,跟在柳清风身边可惜了。

  这么久过去了,当初夜榆藏在强壮外表背后的虚弱和卑怯都随着时间渐渐消失,慢慢露出一种十分的自信和强硬来。

  这种强硬尤其表现在他抢柳清风的酒葫芦,逼柳清风早睡早起,催柳清风按顿吃饭上面。

  过去的那些事儿没人知道,现在的这些事儿人人都看在眼里。

  于是人人就都觉得,是夜榆在照顾着柳清风,是夜榆在忍让着柳清风……唉唉唉,那个柳疯子,不过是个臭男人,姿色也就平平,怎么居然就霸占住了夜榆这样好的男人?

  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时,是在柳清风刚刚又一次发疯,毁了他自己的时候。

  嗯,人人都说柳清风毁了自己的前途,毁了他自己。

  因为他之前行医,却居然拒绝了入宫做御医的绝佳机遇。

  因为他后来又学文,却拒绝了入朝随驾。

  因为最近柳清风在经商,却把滚热的碧螺春泼了自己的生意对象一头一脸。

  但是柳清风居然不在乎。

  他搂着夜榆的肩,轻轻地向他的耳朵里吹热气。他说:“夜榆,你要记住,下次再有人敢出言对你不敬,就别等我来泼茶了,你直接揍他个鼻青脸肿,最好揍得他妈妈都认不得他。”

  夜榆不语,崩紧了嘴唇。

  柳清风于是大大地感叹:“为什么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呢?”

  夜榆还是不说话。

  其实……要他开窍最简单了。

  如果有个人敢当面调戏柳清风,要他陪睡一觉,那恐怕不等话音落下,夜榆就开窍得把他打到屁滚尿流了。但是如果调戏的是夜榆嘛……

  出头的事情,夜榆觉得还是交给柳清风来泼热茶,他心底更开心一点。

  谁不喜欢看见自己的男人为自己出头呢?

  反正……反正到了最后,就算柳清风赚不到钱了,夜榆自忖也能想出方法来养活他来。

  这么多年,种种事情,他看也看会了,现在他是夜榆,早不是当初主人不要他,就不知如何生活的那个夜十四。

  就算有一天,柳清风不要他,夜榆想,他也不怕,他要柳清风就好了。

  枉顾柳清风还在那里糊里糊涂,借着酒意说:“没有最疯,只有更疯。你一辈子不开窍也没关系!”

  夜榆在他身后一步远处低头,悄悄地笑。他愿意陪着他,一起。

  那些围观吃瓜众怎么想,谁又在乎呢?

  只要在一起,疯一辈子又何妨?

  【番外之木头的疯子·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士与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