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情人的眼睛是深渊
买寂2020-08-11 17:472,286

  回地府第一件事,孟尧狠狠补了一觉,忘情水导致的昏迷,只会加剧神魂疲累,并不能达到休眠作用。

  只可惜,这一觉她睡得更乏了。

  很多年没再出来磨人的梦魇,毫无征兆地拉开记忆阀门,兜头涌了上来。

  每一帧都那么真实,恍若重临。

  怀中人温软的躯体,一寸寸石化,一秒秒僵硬,失了温度,散了生气,连带着魂魄都成了粉剂。

  “尧儿,他在天宫。”

  只因这一句,孟尧开启了自己童角仙龄不学无术,日日蹲守南天门,逢神就认爹的羞耻岁月。

  然而最终谁都没有站出来将她认祖归宗,得到的无非就是些明里暗里的奚落,奚落她,也奚落她娘。

  等待成了伺敌,牵念转为愤恨,就这么一日浓于一日地发酵着。

  “小孟尧,回去吧,既然你娘没有告诉你那个人是谁,就代表,她料到如此,她不后悔。”

  “她不悔,可心甘?”

  那是孟尧死磕南天门的第三年,头一次见到云游归来的自在仙人,一瞬间被美色晃了眼。

  如果不是她已不再傻乎乎地逢神就认爹,估计得活活黏死对方。

  自在仙人道“既已情所愿,何来心不甘。”

  望乡台下,长龙似的队伍,突然前头吵吵嚷嚷鬼哭狼嚎起来,紧接着挨个传染,耄耋老者,妇孺小儿哭成一片。

  孟尧一向眠浅,即便做梦也如此,生生被庄外动静闹醒,一身冷汗惊坐起,咬牙切齿骂了声“没出息”,算作对梦的总结。

  前有亲娘不务正业,糟贱天赋,身为冥神跨界与天神相爱,遭自身石心反噬,破灭魂飞。

  后有恣意不羁自在仙,脑子进水,身为天神跨界与凡人相恋,死于天道阵中,魂飞魄散。

  一个比一个没出息,孟尧恨那份心甘情愿,恨这两个傻B情种,恨得肝肠寸断,眼泪鼻涕糊一脸。

  从此,情人的眼睛,是深渊。

  特别对她这种天生石心,动情则小命休矣的人而言,更是绝顶深渊。

  孟婆庄紧邻望乡台,望乡台建于奈何桥头,台柱上书烫金大字“前尘俗世多纷扰,忘川尽头归故乡“。

  乃鬼魂投胎转世,回顾此生,最后望眼人间之地。

  这里自孟尧接任孟婆神后,呈现前所未有的井然秩序。

  一是因为,孟尧的至纯无情泪,无匹汤引,实力吊打历任孟婆神。

  于鬼魂而言,味美如久旱之人遇甘泉。

  二则因为,新官上任,破旧革新,取缔灌汤暴行,以口舌劝化痴男怨女,断俗世红尘,渡悲喜忧伤。

  此番操作深得民心,功德殷厚,业绩斐然,年年荣登地府劳模榜,官场得意。

  荣耀背后自然也有不少烦心事,这不眼下久违的不和谐画面,刺得孟尧那颗又是喝了忘情水又是挨了梦魇的脑袋,太阳穴突突直跳。

  一天不看着,手底下虾兵蟹将就开始作妖,一个个半点耐心没有。

  只见一个瘦不拉几的女鬼,挺着腰板,双脚被钩刀绊住,尖锐的铜管正欲刺穿她喉咙。身后一众鬼哭狼嚎都因被这阵仗吓的。

  “孟晓秋。”孟尧冷洌带着警告意味的一声,既静了鬼哭,也止了铜管。

  阴差们吓得慢半拍才将将行礼。

  “师傅,”孟晓秋讪讪一笑,心虚地摸了把鼻子“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孟尧掀了她一眼,晾凉道“赶回来欣赏徒儿暴力执法。”

  “哪能啊,我这也是没办法嘛,师傅您瞅瞅,队排这么长,该劝的都劝了,丫死活不肯喝。回头误了时辰,近来阎王们个个心情不太好,赶上去触眉头,犯不着······”

  孟晓秋说话跟倒豆子似的,语速快且不惜字。

  “我,我只是有话要说。”女鬼魂归地府头一遭,难免需要适应个一时半会儿,方才又被铜管吓愣了神, 眼下危机解除,忙不迭开口诉求。

  “说。”孟尧足尖点地,翩然若蝶至台上落下。

  孟晓秋心虚,转着眼珠一声不吭往后退,捂脸假装自己不存在。

  女鬼瞧着二八年纪,虽面色憔悴,仍姿容出众,似秋落之叶,透着股倨傲的颓哀。

  “我没什么前尘执念,就是想找个顶用的神官说件事。”

  孟小秋远远剐了女鬼一眼,感觉自己有被侮辱到。

  她不喜欢美女,除了孟尧,因为孟尧不单单生得美,最是身上那份气韵天成的风情,叫她自知无可企及。不一个层次,便忘却了妒忌。

  孟尧执了舀,盛了碗迷魂汤就这么端手里等着对方。

  原来女鬼生前名唤谷筝,人如其名,铁骨铮铮。

  父亲曾是南烟国寺卿,坎坷半生守清贫。

  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极尽美名,最终不仅带给了他清贫,还附赠了家破人亡这种意想不到的“大礼”。

  一身风骨被一张烂草席裹巴裹巴扔在了小树林。

  气绝弥留之际,好巧不巧遇上出国游山玩水的萧冰阳。

  萧神医闲来无事,跟个即死之人聊了会儿天,感动之余决心将老头安葬了。

  谁知,草席里竟还有颗脑袋,十多岁的女娃娃,满头满脸的血,气若游丝。

  小姑娘醒来第一句话“我要报仇,为父,为国,为民,不死不休。”

  萧冰阳应寺卿之求,当了回老父亲,生生磨坏了嘴皮,结果还是劝不了拦不住,一气之下自己把自己灌醉了。

  破口大骂“蠢货,你可怜天下人,天下谁人可怜你。你把自己碾作尘,别人还嫌你粘鞋底……你去,去送死,去当英雄,然后跟你爹一样,曝尸荒野,白瞎老子救你一命……”

  萧冰阳没有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卖弄仪表的欲望,喝得路都走不稳。

  他含着醉意,像一头困兽,满嘴獠牙,满腹热血,但无处咬,无地撒。

  “死了去地下,见着底下当官的帮我捎两句话,我萧冰阳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不求恩泽福报,但问公理正义,天道不仁,不破不立。”

  即便是现在,谷筝仍不明白萧冰阳让捎的话什么意思。

  但这不妨碍她将每一字每一句话刻进心底,因为那日的少年,醺着张脸越闹腾越让人觉得悲凉,了无生气,回光返照般,内里仿佛藏有一颗正一点点逐步寂灭的灵魂。

  以至让她产生错觉,觉得那些骂声,不像针对别人,更像是针对他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