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吃喝玩乐
买寂2020-08-11 17:472,291

  “久幽?”雨师瞪着眼珠嫌恶地摇了摇头“你去那儿干嘛?”

  “好奇,”孟尧大言不惭道“幽冥八大地狱,一百二十八小地狱,只剩九幽没去逛过。”

  雨师默默挪动了下屁股,用行动证明在这一点上自己与孟尧不是同路人。

  “去也什么都看不到,没有乾坤鼎就连师尊都无法开启封印。”

  孟尧闷声道“我脑没抽,只是好奇,又不打算进去。“

  “那啥,尧妹咂,你口味有点重啊,那地方你好奇个啥么子嘛。”

  陆盏终于忍不住插嘴“俺听说,当年斗战胜佛孙大圣,一根如意金箍棒上捅天下戳地,单单就挨着九幽,便破了胆,不敢往下分毫,那可是传说中真真正正有去无回之地啊。”

  孟尧眼皮抖了一下,每多听一句关于九幽的可怕传言,她的心脏就要往下沉一分。

  此刻,她想起萧冰阳那句“这么多年没被真相逼疯,我是不是挺了不起”,是挺了不起的,孟尧心道。

  “哒哒哒······“殿外又是一阵急促脚步声,月天尘这次倒没皱眉,只是豁然一下站了起来,未见到人便沉声问“怎么了?”

  下一秒既月喘着粗气出现在众人眼前“师,师······”

  月天尘:“说重点。”

  既月:“雷,雷尊······”

  这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哎呦,大妹咂,你家这师尊,这是要干啥子嘛?以大欺小,得理不饶人。”陆盏摸了摸酒葫芦气急败坏道。

  雨师皱眉“不应该啊,师尊不会来姻缘殿。”

  “完了,雷老儿先前让我滚,可能是察觉我还在天庭。”

  “不,不是雷尊,”既月终于喘过气来“是雷尊的无相闪。”

  无相闪,雷尊上神独门术法,无形无声,闪电化刃,能够按主人意愿,自动追踪攻击目标。

  “尧儿,你先走。”

  孟尧望向月天尘的目光,怔愣了一下,只见那双澄澈清明的眸子里,好似升起一轮寒月,连带着那微微低哑的嗓音都肃了起来。

  月天尘生气了?孟尧心想,不愧是雷尊,月老都能被他惹生气,活该没朋友。

  一旁雨师尴尬得头都快挠秃了,连她都觉得自己师尊挺过分。

  “不必拦,我猜,雷尊不过是想让我离开天庭而已,”孟尧哼了一声“当我想来似的,论吃喝玩乐,还是人间最有意思。”

  说着身影一闪。

  “对对对,俺跟你说,”陆盏抖着山羊胡,精神头昂扬。

  他本就是个凡人得道的散仙,对人间的吃喝玩乐最感兴趣,也最在行。

  “唉,我也去,”雨师继陆盏之后也追了上去,对着孟尧铁面无私道“我得随时监视你。”

  孟尧:“……”

  说话间,三人御风直下,很快便远离了姻缘殿。

  “这世间最有滋味的地方,还是人间。别看凡人寿短,人家活得精彩。”陆盏继续自己方才未完的高论。

  突然,孟尧伸手一挥推开酒仙,旋身一转,伴随一阵泠泠悦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串闪着妖冶幽光的鬼风铃。

  随即,只听“叮”一声,那无影无形无声的无相闪刃,撞在什么东西上,被挡了回去。

  三人身后逐渐显像出一张巨大织网。

  三人异口同声:“千结阵?”

  孟尧扭头,果见月天尘一袭红衣如东方日出般耀目登场。

  他笑得有几分甜“疏忽大义,漏了一个。”

  众人拿眼神赤裸裸询问他“你跟来干嘛?”

  “怎么?”月天尘五指虚空轻轻一收,那织网跟个布袋似的将无相闪刃收入囊中。

  “我就不能跟来与你们一起吃喝玩乐?”

  那该死的性感烟嗓,配上这一句“吃喝玩乐”,离得那么远,却好似耳语般,带着世间最有力的蛊惑钻进耳朵。

  孟尧:“……”仿佛看到了一只纯洁小白兔,瞪着双无辜卖萌大眼睛,说自己其实是只狐狸精。

  陆盏:“……”果然憋得狠了,年纪轻轻,清心寡欲了这么久,确实容易出问题。

  “好啊好啊,”雨师拍手道“月老作为姻缘神,对人间之事,肯定比我们了解得多。”

  这差事,简直相当于休沐游玩嘛,雨师喜不自禁。

  月天尘的千结阵没能困住无相闪多久,他本来也没打算真跟雷尊动手。

  四人一路被撵得够呛。

  大概是雷尊查觉到有人挡路,无相闪开始无差别攻击,不仅仅再死盯孟尧一人。

  只是等他们一出天界,果然,无相闪刃统统变乖宝宝,一一折了回去。

  “大妹砸,你猜的没错,人家只是想赶你走。”

  孟尧知道,雷尊想得到她身上的东西,也就是物哀。

  并且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也不想别人知道物哀的存在。

  可他要物哀做什么?虽然那是罪臣之物,可是自在仙人都死了几百年了。

  他即便再嫉恶如仇,也不至于这么执着一个法器吧。

  没有了自在仙人的物哀,不过是根破笛子而已。

  还是说雷尊只是不允许自己带着物哀出现在天庭?

  亦或者是不允许自己与物哀同时出现在天庭?

  后面的猜测,让孟尧觉得自己都快魔怔了。

  真是车到山前见绝路,孟尧预感,雷尊不是挡在自己面前的一条河,就是一座山,反正绝不可能是一座桥。

  “我们下去吧。”雨师激动得直拍手,没办法,谁让她是只鸟呢,一高兴就爱扑腾翅膀。

  孟尧看了眼脚下,发现他们居然正好停在了东羡国境内。

  她一贯路痴,完成一件任务忘记一个地儿,慌乱中下意识就沿着暂且还未忘干净的路线奔。

  他们各自调整了一下装束,混迹人群。

  雨师收起了衣服上缀着的无数缤纷鸟毛。

  孟尧点评“顺眼多了”,一伸手将其耳朵上的羽坠也给扯了下来。

  痛得雨师哇哇叫。

  她自己倒是没变,因为觉得最大问题在脸,除非戴顶幂篱把自己这绝世美脸遮起来。

  陆盏的酒葫芦从成人版缩到了胚胎版大小。

  月天尘一头银发玉冠而束,红衣短靴,腰系锦带,衬得他宽肩窄腰,玉树临风,高贵倜傥得不行。

  配上那张脸,搞得妓院门口招嫖的老鸨都愣住了,只觉自己店里姑娘拿不出手,舍了银子不赚也不忍心玷污天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