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极致羞辱
买寂2020-08-11 17:472,299

  “让开,让开……”闹市巷口,突然拐进来一队官服腰刀,手执黄甲的衙役,直奔八字墙而去。

  “哎,哎,瞅瞅,都过来瞅瞅,有没有谁近日见过此人的。”

  衙役们指着墙上贴好的布告,问围观群众。

  人群私语:

  “这是,通缉令?”

  “又是什么人犯了什么罪啊?呦,长这么俊。”

  老百姓大多不识字,只能盯着画像猛瞅。

  “哎呀,这名字,怎么感觉有点熟,”难得出现个把识字的大声念出“萧冰阳”三个字。

  孟尧拉着雨师越过人群上前,眯着桃花眼,凭借傲人身高平视布告。

  眸中神色不定。

  衙役小哥原本板着的一张脸,视线在触到孟尧跟雨师瞬间,硬挺挺的面部线条像是泡进了热水里,软了下来。

  上前殷勤道“二位姑娘,可是见过此人?”

  布告上没有多余信息,简简单单三要素:人像,姓名,赏金。

  “所犯何罪?”孟尧盯着布告上虽同样仪表堂堂,却眼耳口鼻没一个能跟萧冰阳本尊对上号的画像,感概,亲娘都认不出。

  衙役一听愣住了,顿悟般提高了音量,对孟尧也是对众人一并解释道“此布告乃寻人令,非通缉令,大家不要误会。”

  “失踪了?”孟尧挑眉,喃喃自语。

  萧冰阳事后想起李太傅为自己搞的这次寻人布告,恨不能掐死这个老东西。

  画像压根不是同一人也就罢了,好歹把名号弄对嘛。

  随便弄个萧神医,萧半仙,萧仙人的都比萧冰阳这个本名更有辨识度。

  这就类似他李太傅,人人都知道东羡国有个李太傅,但对老百姓而言,鬼才晓得他全名叫李翠花还是李富贵。

  “你们三个,黑衣服的,过来,”突然列左一个衙役开口讲话,大声盖过喧嚣,指着人群外围某个方位道“对,就你们,过来。”

  原本低头匆匆赶路,冷不丁被就差指名道姓叫住的三人,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近贴有布告的八字墙。

  “你们最近见过此人吗?”

  三人齐刷刷摇头,其中一人视线瞄到画像旁姓名时,目光下意识紧了一下。

  “真没见过?”衙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这伙人装束一看就是跑江湖的,见闻自然比普通百姓要多。

  “差爷,真没有,我们就是些小老百姓,哪见过这样的大人物。”

  这话回得,要认真剖析,准可以察觉问题,奈何衙役一挥手,放人走了。

  大概是因为挥手这个动作不怎么费脑子。

  “那伙人有问题。”雨师对着孟尧耳语。

  她在天庭的身份,说白了其实跟人间衙役没差,职业病天生敏感这些。

  孟尧笑了笑,言简意赅道“跟去看看。”

  雨师:“……”怎么?难得休沐,这是要跨界办案?

  黑衣人走进了一座华丽屋宇。

  陆盏抬眼一扫,喉咙里未及咽下的酒差点喷出来。

  连忙拦住孟尧跟雨师一往无前的矫健步伐“等等大妹咂,你们知道这是哪儿吗?”

  月天尘瞄了眼门匾,同样困惑不解的一张脸。

  陆盏吧唧了一下嘴,迎着三人无知即纯洁的目光,百年不遇地心底生出一丝臊感。

  硬着头皮道“这里是小倌馆,”见众人继续纯洁“就是男人玩儿男人的地方,里面全是脱光了亲嘴的男人跟男人。”

  “哦。”月天尘老神在在地淡淡应了一声。

  陆盏:“……”这他妈什么反应。

  “要进去吗?”

  “我不去。”雨师撇嘴道“瞎眼睛。”

  “我也不去。”陆盏吹胡子瞪眼“我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留下心理阴影。”

  “我们进去。”孟尧朝月天尘勾了勾手指,笑得一脸玩味。

  月天尘原是随口一问,没曾想孟尧真打算进去,顿时面皮一抽。

  俩人自然是没瞧见什么限制级画面,他们虽隐了身,却也没恶趣味到钻人包房看活春宫的地步。

  他们的目标是那三个黑衣人。

  “大哥,咱花几个钱带几个小倌回去不就得了。”

  “你懂个屁,老板说了要辱个彻底,小倌习惯了伺候人,关键是一个个还都长得人模狗样的。”

  “可他不是瞎子吗?”

  “谁知道真瞎假瞎,”领头的黑衣人冷笑“敢触老板逆鳞。”

  孟尧:“……”

  两个肥头大耳的嫖客,本来是来馆里找乐子的,没曾想却因自身皮貌磕碜,被人一眼相中,重金聘请到府上嫖鸭。

  不怪他们挣扎,只要不是纯种二百五,谁能信这事儿。

  “我们这是要去解救良家妇男吗?”雨师一路跟得无聊,想不通孟尧怎么对个布告这么大兴趣。

  嫖客们被领进房间,眼前景象让他们惊愕得无以复加,仿若梦境。

  “我们老板说了,让你们拿出看家本事,放心大胆地玩儿,那小子全身上下没几根骨头能动的,别说铁链,就连麻绳都挣不开,别弄死就成。”

  守门人嘶了两声“真他妈便宜你俩老东西了,要不是老子不好这口,这可是极品货色,干活时温柔一点。”

  说完阴测测笑了起来,那笑声续着无尽尾音飘进屋内,在萧冰阳脑中引发山崩地裂。

  他全身上下但凡有一丝知觉的地方,每一个毛孔,每一寸皮肤,每一节筋骨,甚至每一道伤疤,都在颤栗,都在挣扎。

  门“砰”地一声关上,那守门人说的没错,他不好这口,所以连窥伺的欲望都没有。

  可被关在屋内的嫖客就不同了,俩人相视一眼,无声咽了咽口水,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最原始的直白欲望,食色性也。

  关门落窗的屋子有着恰到好处的暧昧光亮,床上被剥得几乎全裸的修长劲实肉体,自上而下,颈,肩,腰,腿,就连脚踝,无一处线条不美好,流畅如流水。

  萧冰阳面朝下趴着躺床上,臀上盖着一尺宽的可怜遮羞布,身上再无别物。

  他四肢被锁,嘴巴被封,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干干瞪着一双无瞳目企图用一双“鬼眼”吓退色狼。

  然而收效甚微,只堪堪阻了对方一瞬。

  床上美男披头散发,眼角微红,惨白的一张脸全靠几处伤痕增添血色。

  可即便如此,也还是那么好看,好看到世间独一份。

  脆弱与凌厉相结合,空灵禁欲的双眸,年轻诱惑的躯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