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喜闻乐见之事
买寂2020-08-11 17:472,288

  孟尧这几日,老老实实熬汤,几乎寸步不离工作岗位。

  足足将接下来差不多一个月的用量都提前备好了。

  “师傅,你是不是又要外出司职,这次能不能稍上我?”

  孟晓秋讨好地凑上前,替孟尧捏肩捶背。

  “你想见月天尘?”孟尧毫不客气地戳穿怀春少女小心思,一点面子不给。

  没好气道 “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孟晓秋缩了缩脖子,真的安安静静找凉快地儿待去了。

  要搁平时,孟尧这样的训斥,在她眼里就跟老子骂儿子臭小子一样,毫无杀伤力。

  可眼下,孟尧一连几日黑着张脸,看人的时候,眼神里像压着团怒火。

  不仅孟晓秋,忘乡台下所有司职阴差都觉得自家老大反常,不敢触其眉头。

  孟尧虽不像月天尘那般“老好人”,但好歹经年混迹官场,待人做事很有拿捏,不管是对领导还是下属,都很少私带情绪。

  这些日,她思来想去,决定暂时憋着不去找萧冰阳。

  她帕自己一个忍不住,宰了对方,宰了那个臭道士,也依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件事明显不合常理,甚至不合规矩,即便轮生术就是禁术,怎么可能所有传承者都需要受如此极刑。

  何况轮生术虽逆天道,却并非多么邪恶的禁止,怎么算都不该如此。

  这个问题她该去问谁?

  天君?雷神?甚至功德尺?

  挑挑拣拣发现,好家伙一个都不能问。

  特别是一想到轮生术的灵文回路,现在就在她自己体内,心就跟着虚了起来。

  前不得法,后无可退,孟尧在绝望的峭壁上张望。

  突然脑海中像起一个人,或者准确地说,是想起一只鸟。

  鉴于对方虽人微言轻,但好歹也算雷部正规打杂员,决心死鸟当活鸟用,暂且试试。

  孟尧见到雨师时,她正顶着一张随时都要下雨的苦瓜脸刚刚下职。

  注意到台下孟尧, 一双三白眼瞬间精神起来,张开双臂给了孟尧一个大大熊抱“尧儿,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孟尧轻轻拍了拍雨师的背,开门见山道“跟我去月老那儿坐坐?”

  她要赶紧把雨师带走,这个地方于她而言太危险了。

  “姻缘殿?为什么?”

  孟尧压低声音“我有点事儿想问你,那儿安静。”

  月天尘喜静,姻缘殿内除了他跟自己的道童外,再无他人。

  更重要的是,孟尧内心深处信赖他,至少比起天庭其他人,月天尘排第一。

  当年的照料之情,她多少还是记心上的。

  雨师知道孟尧怕撞见雷尊,理解她的难处,但还是面露为难色起来“师尊警告过我……”

  “萍翳。”话未完, 一道雷霆之声炸起。

  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玉清殿内跨步而出,瞬间至二人身后。

  雨师做了个吞咽动作,将后半句“没事不许去姻缘殿”给吞了下去。

  来人叫的虽然是雨师的名字,但孟尧却比她还要紧张,心脏跳漏了好几拍。

  这声音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连余音都如此威压。

  只有九重天气象部门最高统治者,主万物生杀枯荣,监世道正义,灭妖魔奸邪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了。

  孟尧对此人很是发怵,暗地里将他比为天庭版秦广王。

  “有什么事,要拉着我雷部神官去姻缘殿才能说?”

  孟尧:“……”这是有千里耳吗。

  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位雷尊,不仅仅看自己不顺眼,他看月天尘也不顺眼。

  感情是打算一辈子断情绝爱,用不着巴结月老。

  此事,曾被她跟雨师讨论过,为什么会有人看月天尘不顺眼,实在难以理解。

  最后只得总结为,嫉妒。

  雨师耷拉着脑袋瓜,眼睛却拼命往身旁斜上方瞟,示意孟尧千万别说错话。

  孟尧不敢在雷尊面前造次,笑得特别规整,桃花眼也不佻了,腰肢板正立得笔直,马屁都不敢拍。

  九天神尊那张不近人情的万年铁石头脸,居高临下地瞥了眼孟尧。

  表情微一怔愣,随即彻底绷了起来。

  原本就看着特严肃的一张脸,转为严峻,浓眉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炯目,闪过无数情绪,杂糅在一起,让人摸不透想法。

  “你,身上怎么会有?“雷尊声音较之前低了几分,但威压丝毫不减。

  孟尧:“·····”

  下意识反应“没有,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雨师:“······”生平头一次见孟尧说话这么快语速。

  孟尧努力维持住表情,心底暗骂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万万没想到,也想不明白,雷尊再神通,隔着衣衫也不可能一看就看到自己袖兜里的东西吧。

  物哀乃自在仙人证道法器,而自在仙人在天庭是罪臣,雷尊赏罚,眼里揉不下沙子,与世间一切罪恶为敌。

  她有些心慌,既害怕自己被连累,又害怕雷尊顺着物哀,查出地府轮回乱之事。

  到那时,就算雷尊不治她,秦广王也不会轻易饶过她。

  雷尊一言不发盯着孟尧的眼神隐隐流露出几分迫不及待来。

  “你随我来。”完全命令语气,不容置喙。

  照理说,即便是雷尊也不合适,以这种强制霸道口气,对来自地府的神官吆五喝六。

  但孟尧比较特殊,一是因为她仙龄小。二则因为一段众神喜闻乐道的渊源。

  话说当年孟尧满天庭认爹那会儿。

  性情冷硬,除了工作,能少说一句话就少说一句话的九天雷尊,破天荒看到孟尧就搭话。

  当然搭话内容以训斥为主。

  玉清殿前,来来往往的身影,有正下职的雷部大小神官,也有上门参弹咨事的各路仙人。

  逐渐围了一圈,大伙儿千百年如一日地喜闻乐见孟尧被雷尊训斥。

  因为众仙家跟孟尧这个当事人一样纳闷了几百年,为啥堂堂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会看一个小小幽冥神这么不顺眼。

  几百年如一日,见着就要训几句。

  为此甚至一度传言,说雷尊就是孟尧要找的亲爹。

  孟尧表示不可能,自己娘亲没瞎到那程度。

  谣言传来嚼去,没多久就停了,大概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个茅坑顽石一样把天规律法看得比自己命重的人,不可能知法犯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府第一交际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