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疯狂拍照
修电脑快递员2020-06-01 00:113,381

  十分钟不到,孔方兄像要去哪里赶火车一样急匆匆赶来。手里拎了一大袋零食,看上去五颜六色的,像什么都有。

  中山我腿脚不便,急急忙忙踱步出铁皮屋,没走几步,孔方兄就冲了过来。孔方兄很热情地拿出一个焦黄色羊角面包递给我,说,“中山大叔,您没吃过这玩意儿吧,尝一下?”

  “尝一下就尝一下,说起来,中山我长这么大还真没吃过。”中山我接过面包,撕开包装送进嘴里。甜甜的,还略带些奶香味,不赖!不赖!

  “中山大叔,您慢慢吃,没人跟您抢。”

  “怎么吃,中山我知道,知道,用不着你这个年轻人指教我;中山我吃了五六十年的饭;不过,中山我倒很感激你的羊角面包。”

  “那个,不用谢的,我的意思是,担怕您吃猛了给噎死。”

  “噎死倒没你这年轻人说的那么严重,中山我喉眼大,连石头都咽得下去,这面包软耙耙的,有什么?”中山我说着几口就吃没了。中山我香的吃不够,还想再吃一个。

  “还想再来一个吗?”

  “何尝不想,中山我胃口好的很;很少打一回牙祭,再来十个也没问题。”

  “呃!中山大叔,您尝尝这个。”孔方兄递给中山我一个四方形的。

  中山我接过来,一激动,没拆好,面包一下掉在地上了。中山我正想着捡起来时,孔方兄很快在上面跺了一脚,面包给他跺扁了,随即一脚踢开五米多远。

  “哎!你这年轻人!”中山我见不得人浪费粮食,所有一时感到心痛的不已,“好端端的面包,你为什么用脚踩扁,踩扁不说,还用脚踢飞,你这年轻人一点都不懂规矩。”

  “呃,懂规矩,你在说什么呀!”

  “你小学没学过‘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吗?”

  “你这老头真搞笑!”

  “你不爱惜粮食!”

  “是啊!我从来不爱惜。咋地!”

  “你如果生在五六十年代的话,就是个败家子!”

  “哦。”

  “你可能就要活活被饿死!”

  “就是说面包脏了也能吃?您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看那个面包,好端端的,能有多脏!你一脚给踢开……你们年轻人日子过的是好,中山我知道;你们没有经历过六零年代的大饥荒,你是不知道,那时生豆子掉地上都有人捡起来吃,还吃得津津有味的;在公社里,人们把生豆子播种在地里,还没等发芽就有人刨出来吃;到了后来,种子都是用尿和屎拌的,结果还是有人刨出来吃,为什么呢?因为饿,没办法。那时候,人们连草根和树皮也吃。”

  中山我大声把孔方兄训了一顿,然后,捡起那块面包,用手揩去泥巴送进嘴巴里去。孔方兄定定地看着中山我,活像吃错了药一样,一脸的惊诧。

  孔方兄正准备掏出手机给中山我拍照时,中山我连忙制止了。中山我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懂规矩,而且疯疯癫癫的。在制止的过程中,中山我一着急,不料,被吃进去的面包团噎着了,现在难受的快喘不过气来。

  “大叔,大叔,您噎着了吗?”

  “呃!嗯……”中山我示意他拿水来。

  “哪里有水啊!”孔方兄抱怨道,“超市又很远,我上哪里给你拿水去?我警告过你的,慢点吃,慢点吃,你就是不听,看吧!”

  “嗯……”

  “您拍拍胸脯,多少可以缓解一下的……”

  中山我噎的说不出话来,孔方兄说他帮我去买水,说着拔腿就跑了去。

  说来也巧,孔方兄刚一走,中山我一下就通上气来了。接下来中山我稍稍缓了缓气,接着又狼吞虎咽起来。中山我吃完那块面包,转而又把孔方兄留下的一袋零食抓过来吃,很快的,也吃光了,地上一粒渣都没掉,吃得干干净净,最后把空塑料袋团起来塞进兜里。

  这回五分钟不到,孔方兄就回来了,他拎着几瓶矿泉水。中山我又急急忙忙走出铁皮屋去迎接他,孔方兄冲着跑过来,远远地问中山我道,“嘿!中山大叔,您没事了吗?”

  “没事,中山我好得很,中山我喉眼大,噎不死。”

  “那您还要水吗?”

  “水倒是可以喝的,水是人体必需的……”

  “您想喝就喝吧,不要说废话,废话连篇。”

  “中山我说的不是废话,而是感激,面包是你的,水也是你的,这些都不是中山我的东西,不是中山我的东西,中山我自然不强求,更不会屈尊讨你的好;古人有句诗说得好,所谓‘终岁守穷饿,而无嗟叹声’;中山我常年饱受饥饿之苦,但中山我一点儿也不嗟叹,中山我几十年如一日,还不是安然无恙地走过来嘛,中山我——”

  “得得得!我说中山大叔,能不能打住别说话——您总是说中山长,中山短,您叫中山,这我知道,您中山的名字好听,对吧,对,是好听,像猪叫声!您不必总是重复着说,您要喝水,那么,现在水来了,您现在还要喝不?”

  “水是要喝的。”

  孔方兄很不耐烦地递给中山我一瓶。中山我拧开盖子,仰起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就送进胃里。中山我现在吃饱喝足了,感觉浑身很自在,于是同意孔方兄进入中山我的铁皮屋里观览。

  但孔方兄这回却不想进去了,他远远站在屋外,像观看动物园里的老虎一样来回晃荡着。有一阵子,他还用手捏紧鼻子,中山我知道孔方兄嫌屋内的气味重。不过,中山我倒蛮喜欢这个年轻人大惊小怪的样。

  孔方兄晃悠一阵子,之后又掏出手机对准中山我的铁皮屋一阵猛拍,好像中山我的铁皮屋是件特殊的艺术品。孔方兄摆拍完毕,接着要求中山我跟他合影,中山我觉得已经吃了孔方兄的嘴软,拿了孔方兄的手短,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摆拍时,中山我好奇问他,“中山我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穿的像乞丐一样,为什么要拍照?中山我搞不清楚……”

  “是因为你红了呗!”

  孔方兄背着中山我正在调试什么,调试了半天,接着很诡异地说,“你一红我就不管你是什么了,你是人也好,是鬼也罢,甚至是叫花子乞丐都无所谓——嗯,你就是个叫花子,不是吗?臭叫花子,你瞧你脏兮兮的样,浑身散发着大便味。”

  “你孔方兄说我是叫花子,中山我不介意,中山我已经听惯了,无所谓。人们都说中山我脑子有问题,中山我看你们脑子才有问题。”

  “喂!中山——中山,你站好了,我已经调试完毕,现在,我开始拍照了,你站好。”

  “中山我怎么样都行,随便你。你们年轻人花样真多,鬼点子也多。一个个看起来无聊透顶,还坏得很,想撬开中山我的铁皮屋……中山我屋子里还有几摞旧书,还有电热水器,插线板,还有电饭煲,都是好的,你们准是盯上了那些东西……”

  “得得得,中山,我只希图你几张破照片而已,你不要想多了,现在你的废话比屎还多,你不觉得吗?我还以为你很善良,老实,没想到你竟是个老油条。现在你背对着你的狗窝,站稳了,姿势随便摆,只要你觉得自然。”

  “中山我能换件体面的衣服吗?”

  “换什么衣服?”

  “中山我的西服。”

  “西服?”

  “是西服,中山我这样子不太好。”

  “不,不用!我还以为你中山要换一件比你身上这件还臭的呢!你最好就穿你现在这身龙袍,这不错,你中山这幅模样真的堪称一朵奇葩……你为人师表,万一以后大红大紫了,我可能都要学着你中山这身打扮了。”

  “也罢,你说不用就不用。不过,你刚才说中山我是一朵奇葩,奇葩是什么,中山我不懂。”

  “奇葩?”孔方兄嘿嘿地笑起来,“奇葩就是说你中山是个极品,极品就是说……”

  没错,孔方兄说的是现代年轻人的语言文化,中山我已经跟不上节奏了。

  孔方兄摆拍完以后,中山我问他,“现在还要干什么?”

  “您先别慌!等我把照片传到网上再说。”

  中山我没再搭腔,瞅了孔方兄几眼,觉得很无聊,于是就踱进铁皮屋里躺下。

  过了一会,孔方兄喊中山我出来录视频。

  “哎,中山——叫花子,你现在出来吧。”

  中山我应声出来。

  “你现在蹲在你这堆臭垃圾跟前,假装你在垃圾归类,你不要刻意看我,也不要刻意去看镜头,你只管用心看你的垃圾就是。”

  中山我照孔方兄说的,把瓶瓶罐罐打乱,然后,重新一个一个捡起来……

  “对了,中山我想再问你一次,最后一次,你让中山我对这堆垃圾拨来拨去的,而且,中山我看你神经兮兮的,对中山我录像录个不停,到底有什么用?难倒这样的视频也有人看?有什么好看的?人们没见过垃圾吗?”

  “是的,”孔方兄说,“人们没见过你中山捡垃圾的情景。”

  “噢。”

  “你中山人长得好看,帅的掉毛……在我录视频时,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你要知道,你吃了我的面包,喝了我的水,而且,我心情好了后,说不定明天还会给你带更多好吃的呢,给你带一份回锅肉,一分竹笋炒肉。”

  “中山我知道你心好,中山我只是觉着我何德何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