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相见
文雨2020-06-04 09:473,043

  三百年后。

  仙气缭绕,瑞气万条。远远的就看到那金灿灿明亮亮的大宫殿,全是用鎏金建造,夸张到似乎刺的眼痛。

  池悦这是第一次参加仙盟大会,她紧紧跟在父亲和哥哥身边,紧记着,不可鲁莽,要乖巧有礼。

  通过白玉雕砌的长桥,走几步就到了宫殿门口。只往里望了一眼,眼睛就挪不开了,金灿灿的大殿中央,矗立着四根五人抱的大金柱子,里面全是金灿灿的,殿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鎏金所做,及其浮夸,及其奢华。

  池悦不由得咽了咽唾沫,说实话,她现在有点紧张了,这四海的宴会和天庭的宴会,实在相差甚远。

  南海龙王转身对二人说:“一会进去了,一定要谦卑有礼,少说多看,知道了没。”

  南海太子和池悦认真的点了点头,南海龙王又担忧的看向池悦:“悦悦,千万不要耍小性子。”

  “爹爹放心,我不会的。”池悦的脸上尽是平常少见认真的神情。

  南海龙王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点了点头。

  步入宫殿,耳边不断传来向南海龙王的寒暄声,池悦跟着南海太子池坚向大家行礼,然后落座。

  池悦安静的坐在那里,虽及其无聊,但是又不敢乱动,早知道,她就不来了,仙盟大会要举办三天啊……。

  一阵喧哗拉回了她的思绪,所有人都看向门外,她也不禁扭过头,大殿门外,站着一身白衣飘飘,温润如泽,笑容仿佛可以融化万物;他的身边还站着一身飘逸青衣,手拿折扇,一双桃花眼不断闪烁,嘴角噙着一抹笑容。此刻,二君成了万人瞩目的焦点,浑然天成的气质叫人移不开眼。

  众人纷纷起身,连忙施礼,寒暄。

  池悦从看到文泽君那一刻,她的眼睛就没有再离开过,从他站在门口,到走进宫殿,再到落座,每一个动作,她都看的仔仔细细,这,是她的神仙哥哥!文泽君在上座,这与她的座位相差较远,她就远远的看着他,此刻,她的心仿佛开满了花,心中并无其他。

  慕烟向池悦不断眨眼,可是,对方并没有看她,她不禁有些气馁。

  天帝此时从殿后走出,缓缓向大殿中央的主位走去,他一落座,所有仙家纷纷施礼:“拜见天帝,天帝圣安。”

  天帝开口道:“诸仙家有礼。”待所有人落座后,又开口:“仙盟大会,大家齐聚,诸仙家不要拘礼,一定要尽兴而归。”

  大家点头称“是”。

  池悦心里绯腹道:尽说客套话,谁敢不拘礼。

  她偷偷抬头看向天帝,只见天帝一身明晃晃的金袍,上面绣着祥云和龙飞九天,剑眉一凛,眼睛炯炯有神,自成一派威严。

  她又偷偷将眼神移向文泽君,心情瞬间满心欢喜。

  众仙子飘飘然而入,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文泽君坐在悦悦的斜对面,二人差距本来就有些远,此时仙子跳舞,舞来舞去更加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此刻恨不得将这些仙子全丢出去,她奋力的通过那些仙子的空隙看向文泽君。

  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有人和他攀谈,他微笑与之相谈;有人敬他酒时,他微笑一饮。有时和天帝交谈几句,有时又和身边的晓折君相聊,只觉得他不管跟谁都相谈甚欢的感觉,尤其和晓折君。在池悦眼里,他所有的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无论是吃东西还是喝酒,甚至与别人聊天时的样子,池悦都觉得,她的神仙哥哥,甚是好看。

  “你傻笑什么?”南海太子在池悦眼前挥挥手。

  池悦立刻坐直,看向他:“开心。”

  “开心什么?”

  “不告诉你。”池悦笑着把脑袋一扭。

  “呵,我家小妹都有小心思了。”南海太子调侃道。

  池悦没有接话,还是透过人群寻找文泽君的身影。

  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宴会还在继续,如果不是能看到文泽君,池悦肯定已经坐不住了,她再一次被人群挡住,她透过空隙望过去,咦?人呢?神仙哥哥去哪了?她的眼神开始在大殿寻找起来,就看到大殿偏门闪现了一片白衣衣角。

  池悦就想动身站起,池坚眼疾手快将她拉住:“你干什么?”

  “我。”池悦眼神恍惚了一下:“大哥,我想出去透透气。”

  南海太子看了一眼周围,他们本就是小辈,坐的座位偏后,到不怎么显眼,他对池悦说:“悄悄从偏门出去,一会赶紧回来。”

  池悦捣蒜锤似的点头,然后偷偷弓着身子,溜了出去。

  远处一棵开满不知什么花的树上,西海太子边羽站在上面,望着坐在树干上的宁仇:“你怎么也出来了?”

  “憋得慌,出来透气。”宁仇说着便躺在了树干上,双手枕在脑后,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嘴里叼着一片叶子。

  “你不怕北海龙王责罚你。”西海太子促狭的眼睛似笑非笑。

  “你是太子都不怕,我怕什么。”宁仇的眼睛似乎变得有些深沉。

  宁仇眉毛一挑,他看见一抹蓝色正向这边跑来,突然弯嘴一笑,“恩?”宁仇向边羽传递着眼神挑了挑眉。

  边羽顺着他的方向望过去,看到南海小公主。

  “恩?”然后呢,边羽不懂宁仇的意思。

  宁仇一笑,翻身从树上跳了下去,伸手挡在了池悦身前:“南海小公主,这是要去哪啊?”

  池悦一出大殿,左右都没有看到人,不禁有些失落,她伸出一根手指,左右点了点,最后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要你管。”池悦说着就要绕过他。

  “别着急走啊,许久不见,叙叙旧。”宁仇伸手拉住她的胳膊。

  池悦皱了皱眉,想把她的胳膊收回来,可是她越挣扎,拉着她胳膊的手,就收的越紧:“好痛,你放开,放开。”

  宁仇嘴角一斜:“好啊。”

  “啊。”池悦在惯性的作用下,噗通摔倒在地。

  “你……”池悦眼睛里全是怒火,可始作俑者却是一脸笑意。

  “西海太子,不下来和南海小公主叙叙旧吗?”宁仇笑着盯着池悦说。

  边羽从树上跃下,促狭的眼睛看向宁仇:“我与南海小公主本就是点头之交,无叙旧可言。”

  “听见没,还有,我跟你一点都不熟,无旧可叙。”池悦握着吃痛的胳膊,狠狠瞪他一眼,便要离开。

  “南海小公主。”宁仇看见她转身,又开口叫她。

  池悦愤愤然转身瞪他,就见宁仇向她扔来一个东西,她下意识伸手去接:“啊,好烫,好烫。”

  “千万别扔了,那可是老君的一个小炼丹炉,如果摔坏了,你可就惹祸了。”宁仇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开心。

  池悦本来想扔掉的,听到这句话,她止了手,不能闯祸的。

  可是烫的她根本拿不住,只能来回掂着。

  “老君?”边羽疑惑。

  宁仇一脸坏笑,摊了摊手。

  “无聊。”又是骗人的:“我要回去了。”边羽转身离开,在他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谁让你们这么玩的?”文泽君的声音带着一丝警告。

  边羽顿下脚步,转过身子,看到那只小丹炉悬浮于文泽君手上,不远处的宁仇,眼中还略带着一丝失望。

  池悦楚楚可怜的站在文泽君身边,有些委屈。

  “西海太子边羽见过文泽君。”边羽施礼。

  “宁仇见过文泽君。”宁仇施施然施礼。

  “文泽君,我只是开个玩笑。”宁仇笑着说。

  “这玩笑,有些过了吧。”文泽君低头看了一眼池悦烫红的双手。

  “是,是我们错了。”边羽转向池悦:“小公主,抱歉。”态度很是端正。

  宁仇看西海太子都这样做了,他也学着西海太子的样子认错。

  “以后不许再做出这样的事。”文泽君将手中的小丹炉向宁仇扔过去。

  宁仇伸手一接,烫了一下,赶紧装到乾坤袋中。

  “是。”边羽依然一副谦卑态度:“文泽君,小辈先回宴会了。”

  宁仇也赶紧说道:“小辈也回去了。”

  文泽君点点头,二人一起离开。

  “西海太子,你认错怎么那么积极。”宁仇调侃道。

  “我明看见你对南海小公主行凶,却并未制止,本就是错,为何不认。”边羽一脸平淡。

  “行凶?”宁仇一笑:“这罪名可就大了。”

  边羽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

  宁仇看着他的背影,他一直觉得,西海太子特别像凡间戏本里的谋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