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见晓折君
文雨2020-06-10 16:522,912

  “神仙哥哥,我来了。”池悦兴高采烈的敲响了文泽君的书房。

  她刚到寒石门,阿狸就忙告诉她文泽君在书房,还说什么,我看好你,加油!池悦像打了鸡血似的,重重点了点头。

  得到应允,池悦推开了门,刚刚踏入门框,就看到文泽君与晓折君在下棋,池悦一下安分了许多,手小心翼翼将怀里的乾坤袋又往里塞了塞,才继续往里走。

  “晓折君也在啊。”池悦苦笑道。

  “是啊,看来我给你的地图蛮好用的。”晓折君打趣道:“这么快又来看我师弟。”

  池悦紧了紧手,文泽君道:“悦悦,过来。”

  池悦走到文泽君身边,文泽君往旁边挪了挪,示意她坐下。

  池悦不可置信的看向文泽君,文泽君又示意了她一下,池悦开始小鹿乱撞,欢天喜地,含羞带笑,坐到了垫子的边边,她怕挤的文泽君不舒服,而文泽君是怕她不舒服,多往旁边挪了挪,所以池悦这样坐,两人中间还留着一段空隙。

  晓折君摇着脑袋摸着下巴,心道:堂堂文泽君,竟给一个小丫头片子让座,真是,师弟长大了,不中留了!

  “继续。”文泽君指了指棋盘,示意继续下棋。

  晓折君落下一子,看向池悦:“这次,没有给我家师弟带东西?”

  池悦一下紧张起来,看了眼文泽君,又看向晓折君,坚定的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晓折君略显失望:“哦。”

  池悦偷偷瞄了一眼文泽君,只见他全神贯注的看着棋盘,并没有关注她们的对话。

  “你今日什么也没带,就来我师弟这蹭吃蹭喝,南海小公主,你可真小气。”晓折君因为没有蹭上吃的,很是苦恼。

  “悦悦今日来我这,是为练字作画,并非为了蹭吃蹭喝。”文泽君一本正经的胡说道。

  晓折君好似恍然大悟般,意味深长道:“哦,原来如此。”

  此话一出,文泽君和池悦二人,都不约而同,脸上出现了一片红晕。

  晓折君不禁好笑,心道:仙界之人估计都认为师弟温文尔雅,待人谦和有礼,却也难以与之相近,更别说师弟踏入情缘,这对别人来说,似乎很难想象,毕竟师弟常年待在寒石门,常年与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为伴,可是,他们却不知,师弟却是一个很容易走进一个情缘的人,正是因为他从未经历从未感受过,在情缘这一方面,他家师弟估计像一个初出毛头的小子一样。

  晓折君执子落下,悠悠道:“花落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文泽君落子的手微微一颤,耳垂微微发红,眼睛一直紧紧盯着棋盘,从不看向其他方向。

  池悦不懂棋,诗也是一知半解,她微微低垂着脑袋,当做什么都不懂得样子。

  “师弟,你输了,哈哈。”晓折君拿着折扇兴高采烈的扇着,心想:早就心不在焉了,不输才怪。

  文泽君看着棋盘一愣,瞬间恢复自然,他看向晓折君:“师兄,今日就到此,若无其它事,师兄请回吧。”

  逐客令?

  不走。

  晓折君站起来:“我这么长时间才来一次寒石门,怎么能这么快走。”

  晓折君走向池悦,伸手拉起她的胳膊,将她拽了起来,向外走去:“小公主,寒山还没仔细走过吧,我们去走走。”

  “我不去。”池悦挣脱着握着。

  文泽君站起来,忙道:“师兄。”

  晓折君完全不在意,拖着池悦继续往外走,道:“年轻人不要老呆着,还是要出去走走。”

  文泽君赶忙跟过去,温文尔雅的脸出现了一丝慌忙,他师兄到底要做什么。

  阿狸刚刚换班,正往里走,就看到晓折君拉着池悦向这边走来,他既震惊又疑惑的定在原地,眼神却紧紧盯着他们,晓折君这是要做什么,池悦为什么会跟晓折君一起,文泽君呢,他们这是要下山吗……他脑子还在波涛汹涌,晓折君和池悦已经走到他身边。

  池悦挣脱了一路,就是挣脱不了,她哀求的看向阿狸,阿狸连忙唤住继续往外走的晓折君:“晓折君。”

  晓折君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他:“有事?”

  阿狸挠了挠头,道:“文泽君呢?”

  没等晓折君回答,文泽君已经追了过来,晓折君一指:“这儿。”

  阿狸尴尬的看了看文泽君,施礼道:“文泽君。”

  文泽君点点头,示意他退下。

  阿狸吐了口气,走开了,走的时候还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池悦。

  晓折君继续拉着池悦往外走,文泽君跟在他身边:“师兄要带悦悦去哪?”

  晓折君道:“就在这寒山转转。”

  池悦道:“晓折君,先放开我行不行。”

  文泽君十分同意的看向晓折君。

  晓折君完全不理:“放开你跑了怎么办。”

  文泽君盯着拉着悦悦的手,道:“师兄,先放开悦悦。”

  晓折君停下脚步,似乎思索着,然后看向他:“要不你拉着。”晓折君向他眨眨眼,把悦悦的胳膊举到他面前。

  文泽君有些紧促,瞄了一眼池悦,然后又看向他,眼神中似乎带些恼怒:“师兄。”

  晓折君继续向前走:“有什么,就只是在寒山走走,看你们一个个的。”

  池悦道:“我不跑,你放开我。”

  晓折君看向她:“真不跑?”

  池悦坚定道:“不跑。”

  晓折君这才放开了她,他们三人走在寒山的石道上,池悦这才发现,寒山,还真有一番意境,整座山绿意浓浓,山间总能见到一片一片各色各样的花,甚至,还能闻到花香,能听见鸟儿在林间鸣叫,还能看到松鼠、猴子、兔子……

  池悦常年在海里待着,她很少有机会见到这些,她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一会跑跑这,一会跑跑那,想采一朵花,文泽君却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这些花正在修炼,如果采了,就会有损这花的修为,池悦只好停了手。

  池悦又辗转这些动物身上,她抱起兔子,一下一下的摸着,兔子却惊恐的紧紧盯着文泽君,希望文泽君救救它。

  文泽君微微一笑,道:“悦悦。”

  池悦停下脚步看向他,文泽君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兔子,微微低下头,不知在兔子耳边说了些什么,那兔子已不像之前那么惊恐。

  文泽君笑着看她,轻轻拍了拍池悦的头:“无事了。”

  池悦点了点头,抱着兔子继续欣赏这个“新世界”。

  晓折君拿折扇敲了敲文泽君的肩膀,道:“师弟,带着她多出来走走,你看,多活泼,我看着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文泽君无奈道:“师兄,你……”

  不等他说完,晓折君一副安慰他的神情:“仙界中人,年龄向来不是问题。”

  “不是师兄,我,我与悦悦,不是你想的那样。”文泽君偏偏脑袋,不与他对视。

  晓折君笑道:“什么关系?我说什么了。”

  文泽君不在理他,向前走去。

  晓折君摇着扇子,笑意盈盈的走在后面。

  绿意盈盈的山间,虫鸣鸟叫,阳光透过,落下斑斑驳驳的影子,倒是蛮有一番风味。

  “小公主,师弟,接着。”晓折君站在一颗树上,将刚刚摘得野果子向他们扔去,自己则站在树上啃了起来。

  池悦一只手接住,将兔子放下,文泽君走近她,道:“这野果子挺好吃的。”

  池悦尝试着咬了一口,小小的脸,五官皱在了一起:“好酸。”

  “酸吗?那你尝尝这个。”文泽君将自己手中的野果子递给池悦。

  池悦犹豫着要不要吃,但看到文泽君温柔的眼神,还是接过,啃了一口,这时,她看着文泽君笑了起来:“神仙哥哥,甜的。”

  文泽君也看着她笑。

  晓折君站在树上靠着树干,一边啃着果子,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文泽君和池悦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两人并肩而坐,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晓折君则一直待在树上,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去打扰他们,但是看他们的眼神,却是浓浓的笑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