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修为不够
文雨2020-06-15 08:323,390

  校场上

  “悦悦,你没事吧。”慕烟一把托住脚步虚浮,几欲摔倒的池悦。

  池悦感觉最近特别疲劳,身上偶尔有些刺痛,浑身乏力,似乎还有一种缺氧的感觉,总之,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池悦略显疲惫的脸冲慕烟一笑:“我没事。”

  阿狸道:“池悦,你不舒服,咱俩就别比了。”

  池悦执拗道:“我没事,你不是一直想赢了我嘛,来。”

  池悦剑指阿狸,阿狸道:“好,输了可别哭。”

  池悦一笑:“赢了我在说。”由于有着文泽君的指点,这半年来,她的修为增进不少。

  阿狸手持恶来铁戟飞身而起,池悦也飞身而上,一剑一戟相交,一道亮光在空中乍现,几招过后,阿狸持恶来铁戟砍来,池悦橫剑一挡,突然一种乏力的感觉袭来,剑硬生生被震脱手,直插地面,恶来铁戟直袭池悦面门,池悦惊恐的睁大双眼,连呼吸都忘了。

  阿狸收不住手,眼看恶来铁戟直挥而下,心里焦急,害怕……

  校场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似乎都屏住了呼吸。

  千钧一发,阿虎手拿狼牙棒飞身而上,重重将恶来铁戟一挡,又灌输法力,猛地将阿狸向后一推,阿狸手持恶来铁戟向后退了好远才稳住脚步。

  危机感没有了,一股乏力的感觉又袭来,池悦感觉头昏脑胀,眼睛也要睁不开了。

  “悦悦。”慕烟大叫。

  “小公主。”阿狼大叫。

  只见池悦从空中跌落,双眼紧闭,所有的人心中一惊。

  阿蛇飞身而起,张开双臂,稳稳将池悦抱在怀里,缓缓落地,此刻,所有的人的围了过来。

  “悦悦”

  “小公主”

  “池悦”

  ……

  语气充满了焦急,阿狸慌张又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看向阿蛇:“师兄,怎么办?”

  阿蛇抱着池悦向池悦的卧房走去,急忙说道:“快去叫文泽君,快去。”

  阿狸忙点头:“我去叫,我去叫。”慌忙扭身就跑,可以看出阿狸有多焦急。

  阿蛇发现,池悦的额头似乎有金光一闪一闪,不知池悦昏倒是否跟这个有关。

  阿蛇轻轻将她放在床上,忽然一撇,池悦的手……池悦的手……有龙鳞显现,他疑惑的看向慕烟,慕烟显然也看见了,她的样子有些不可思议。

  慕烟不知道池悦怎么了,怎么会好好的就现原形呢?

  渐渐的,池悦额头上的龙角也长出来了,可她的眼睛还是紧紧闭着,嘴唇发白。

  周围围满了人,嘈杂声不断,慕烟有些心烦,吼道:“吵死了,闭嘴。”

  瞬间鸦雀无声。

  “悦悦,悦悦。”众人只见一抹白衣,便见文泽君已在池悦床前。

  文泽君神情不是很好,他的内心慌张不已,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有种压抑感,他还是努力保持镇静,看向众人:“阿蛇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众人都退了下去,阿狼阿虎担忧的看了一眼,也退了出去,阿狸额头不断冒汗,内心慌张又紧张,池悦这样子,可能是自己的原因。

  慕烟不肯走,文泽君也不在说什么,任由慕烟静静站在一旁。

  文泽君右手持掌,凝聚法力,悬于池悦额头中心。

  一刻左右,文泽君放下手,转而握住池悦的胳膊,向阿蛇开口道:“阿蛇,准备一个半人高,两人长,一人宽的木桶,还有海水,送到我房间。”

  阿蛇道:“是。”便下去安排。

  文泽君抱起池悦,扭头对慕烟说:“东海公主放心,悦悦无事。”

  “她到底怎么回事?你又要带她去哪?”慕烟还是不放心。

  文泽君脸色也不如以往那般柔和,但还是平静的道:“悦悦没事的,我要把她带回我房间。”说完,文泽君打开门大步离开,没有看站在门口的那些人。

  文泽君将池悦轻放到床上,握着她的手不断向她输送法力。

  阿蛇的办事效率很快,海水和木桶很快送到了文泽君房间,文泽君将池悦放入满是海水的桶中,池悦立刻化作了一条小龙,虽然还未睁眼,但文泽君却似乎松了口气。

  文泽君打开门走出去,看着跟过来的慕烟,阿狸,阿蛇,阿狼和阿虎,缓缓开口道:“悦悦无事,你们放心。”

  阿狸忐忑的往前走了一步,有心认错:“文泽君,对不起,我错了。”

  “那你就去禁室,面壁三天。”文泽君道。

  阿狸难过的点头称是,便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

  众人缓缓看向阿狸,眼中有几分同情,谁不知道文泽君与池悦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文泽君对着他们几人道:“悦悦只是修为不够,又离开南海时间过长,所以才会这样,现在无事了,只等她慢慢恢复就好。”

  众人缓缓舒了口气。

  文泽君又开口道:“阿蛇,你也给东海公主准备一下。”

  阿蛇道:“是。”

  文泽君转身回了房间,门外的众人不禁替阿狸叹了口气,池悦这样,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因为自身修为不高,可是,阿狸还得去面壁三天,也是,谁让他差点伤到池悦。

  阿蛇下去也给慕烟准备了木桶和海水,慕烟钻进木桶里,还真别说,就这么点海水,还真让龙精力充沛。

  文泽君将手伸进水里,轻抚着池悦的额头,眼里满是柔和的向池悦输送法力。

  这两天里,文泽君时不时就向池悦传送法力,直至第二天夜晚,池悦睁开了眼睛。

  池悦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了文泽君的眼神,她迷糊道:“神仙哥哥,我想吃东西。”

  文泽君没想到她一睁眼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想吃东西,他明显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转身不知从哪弄来一根糖葫芦,举到木桶边缘:“我喂你。”

  池悦现在还是小龙的形态,她扭一扭将头伸了出来,一口咬上了糖葫芦:“好吃。”

  “好吃就行。”文泽君笑道。

  “这个也是神仙哥哥做的吗?”

  “恩。”

  池悦龇牙一笑,文泽君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

  “神仙哥哥,我在哪啊,我怎么现原形了?”池悦这才想起来问,不知是她脑子慢一拍还是吃东西比较重要。

  文泽君道:“这是我的房间,你之所以现原形,是因为你修为不够。”

  池悦一听是文泽君的房间,又忍不住开心起来,她对于修为不够这四个字是没多大感觉的,她从来不怎么在乎,但还是问:“我觉得我修为提高了很多,怎么还不够?”

  “悦悦,你什么时候认真努力去修炼过。”文泽君笑着看她。

  池悦眨了眨眼,好像没有,在这里,她每天随心而定,也只有神仙哥哥指点时,她才会认真,在南海更别说。

  池悦冲文泽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吃下了糖葫芦的最后一颗。

  文泽君温柔的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文泽君道:“悦悦,南海又来信了,给你收着了,没动。”

  池悦不以为然:“神仙哥哥,你帮我回一封信,就写甚好就行。”

  文泽君疑惑:“就这样?”

  池悦道:“神仙哥哥不必在意,就回一个甚好就可以了。”

  “好吧。”

  自从池悦在寒石门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南海很是奇怪,为什么悦悦还没回来,之后几乎每隔半个月一个月左右,就给池悦来封信,想从池悦的回信中得到点蛛丝马迹,可是,池悦回信永远是甚好二字,如果不是知道文泽君的为人,南海估计以为小公主被绑架了,早就冲上来找人了。

  又在池悦的一顿胡扯中,时间不知不觉已到子时。

  文泽君安抚好池悦,准备上床安寝,他站在床前,伸手将外袍脱下,又将手放在腰间,准备解开腰带,池悦的小脑袋从桶里冒了出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文泽君的背影,文泽君无奈道:“悦悦。”语气没有一丝凌厉与责备。

  被逮住了,池悦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将脑袋缓缓下移,移回了桶里。

  文泽君挥手,房间里的烛火瞬间熄灭。

  池悦这时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脱衣的摩擦声,然后上床的声音,盖被子的声音,之后一片沉寂,不知神仙哥哥是否已经睡着。

  池悦扭了扭尾巴,眼睛不知盯着哪里,好像有心思的样子。

  许久,池悦缓缓开口道:“神仙哥哥,睡了吗?”

  “没有。”沉寂的黑暗里,文泽君的声音不平不淡的响起,似乎,他也有心思。

  又是许久,池悦道:“神仙哥哥,睡了吗?”

  “没有。”不平不淡的声音又传来。

  踌躇了许久,池悦又道:“神仙哥哥,睡了吗?”

  文泽君无奈一笑,道:“没有,悦悦想说什么。”

  犹豫了一会,池悦道:“神仙哥哥……”

  “我没睡,我听你说。”文泽君的声音有些柔和。

  池悦思索着,小心翼翼的道:“神仙哥哥,你知道嘛,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到听不见。

  悦悦啊,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悦悦,对不起。”不行,现在还不行。

  池悦听到文泽君淡淡的声音,似乎已经想到了,但是,还是难过,她不在说话,就那样静静的,不知看向哪里,不知想着什么。

  文泽君望着床顶,眉头微皱,神情有些难过:悦悦,你可愿等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