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下山
文雨2020-06-15 18:402,774

  清晨,池悦觉得身心舒畅,法力充沛,她轻轻一跃,化作人形站在桶边,她开心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跺了跺自己的脚,满是欢喜,不经意间,抬头望向了正睡着的文泽君。

  池悦眼里有些波动,缓缓向他走近:神仙哥哥,我才不要放弃,我就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才不要你什么对不起。

  池悦蹲下看着文泽君的脸,唉,就是讨厌不起来,只能喜欢着啊。

  池悦又蠢蠢欲动起来,轻轻将嘴唇贴了上去,眼睛紧紧盯着文泽君的脸,文泽君的眼睫毛动了几下,一副要醒的样子,池悦立刻化作原形钻回了桶里。

  文泽君缓缓坐起来,刚刚听见“噗通”一声,还有溅在地上的水花,他微微一笑,起床穿衣,走到桶边:“悦悦,你今日可以化作人形了吧。”他几乎天亮才睡,如果不是噗通一声,他估计还醒不了。

  池悦摇摇脑袋:“神仙哥哥,不行。”一变回人形,我就得走了。

  文泽君看着溅在地上的水渍,笑道:“我明日要下山,本想着你今日化作人形,我便带你去,可看样子,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池悦立刻从桶里跃出,笑道:“神仙哥哥,我突然间,行了。”

  文泽君笑笑,伸手捏捏她的脸:“明日带你下山。”

  池悦欢天喜地的围着文泽君,又磨蹭了会,才回了自己卧房。

  文泽君以为,悦悦可能会不在理他,讨厌他,可似乎,他们间的关系,并没有变。

  池悦一推开卧房,吓了一跳,这里怎么还有一只桶。

  慕烟从外面跑进来,一把揽住她的肩:“怎么样,是断掉了龙角,还是断掉了龙尾。”

  “嘿嘿,我现在感觉相当好。”池悦冲她假笑。

  慕烟拍拍她的肩膀:“你没事就好了,吓死我们了。”

  池悦抱住她,蹭蹭她的肩膀:“知道你关心我。”

  “何止我,阿狼阿虎,阿蛇他们都很关心你,阿狸现在还在关禁闭。”慕烟道。

  “啊,阿狸关禁闭?”池悦疑惑。

  “边走边说。”慕烟拉着池悦去见阿蛇他们,并讲述了她昏迷期间的事。

  原来如此!

  第二日,池悦跟着文泽君下山了。

  等到阿狸从禁闭室出来,池悦跟文泽君已经下山了。

  “什么?池悦昏迷跟我没关系。”阿狸有点难以置信。

  慕烟道:“没关系还不好,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阿狸皱着眉道:“那文泽君为什么还要关我禁闭?”

  慕烟瞅了他一眼:“委屈了?”

  阿蛇道:“你说呢?”

  “好吧好吧,毕竟我差点伤了她。”阿狸有些泄气的坐在那,心里对池悦还是有些愧疚的

  阿蛇和慕烟对视一眼,相笑。

  “神仙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池悦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有一种摩拳擦掌的感觉。

  文泽君好笑的看着她:“先去一趟北海。”

  “啊,去北海啊。”池悦的心犹如从高空跌落,没了兴趣。

  文泽君疑惑道:“是啊,你跟东海公主的海水都是从北海运来的,我理应去道声谢。”

  “就一点海水,他们又不缺。”池悦明显心情不好。

  “悦悦,生气了?因为上次仙盟大会的事?”

  池悦摇了摇头:“不是,只是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北海,不想见那个宁仇。”

  “真不是因为他仙盟大会戏弄你?”文泽君道。

  “神仙哥哥,那次你只是见到的其中一次。”池悦垂着脑袋边走边说。

  文泽君突然不走了,拉住池悦的手。

  池悦也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文泽君。

  文泽君认真的看着池悦,眉微皱:“他经常戏弄你?”

  池悦道:“他打小就这样,我都不知道哪里招惹他了。”池悦无奈的撅了撅嘴。

  文泽君认真道:“我们去北海。”

  池悦不情愿略带撒娇的说:“不能不去吗?”

  文泽君伸手摸摸她的脸:“有我在,别怕。”

  池悦委屈的看了文泽君一眼,点了点头:“好吧。”

  文泽君微微一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池悦默默叹口气,她一点都不怕,只是不喜欢。

  他们进入北海之境,便有人为他们引路。因为四海盟会,所以池悦对北海并不算陌生。

  他们刚走进大厅,北海龙王就走过来行礼:“文泽君。”北海龙王身后的北海龙母和宁仇,也纷纷行礼。

  文泽君也还礼:“北海龙王,不必客气。”

  北海龙王越过文泽君,看到了身后的池悦,池悦悻悻然走上前:“北海龙王,北海龙母。”

  北海龙王道:“听说南海小公主暂拜于寒石门下,看来所言非虚。”

  池悦低着脑袋,玩着手指,一声不吭。

  宁仇闪动着眼眸,嘴角一弯,衬着眼下的泪痣,整张脸显得更加邪魅:“南海小公主真是让人羡慕,能得到文泽君亲自指点。”

  文泽君看着北海龙王,却是对宁仇说:“寒石门是由我掌管,悦悦既想来寒石门,我又怎会不收。悦悦虽现居于我寒石门下,但一日是我寒石门弟子,终身都是。”他的语气严肃,他无非是想告诉宁仇,池悦是寒石门中人,并不是他可以随意戏弄的。

  北海龙王点头附和“是”,随即请文泽君和池悦入座,还不忘严厉的,狠狠瞪一眼宁仇,尤其是北海龙母,那眼神带着一丝轻蔑和嫌弃。他们不是不知道宁仇和池悦的事,只是南海不说,他们也就懒的管,谁知,文泽君都护上这南海小公主了,只希望宁仇别惹祸。

  宁仇垂着脑袋冷笑一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文泽君今日来我北海,我们北海真是蓬荜生辉。”北海龙母讨好般的笑道。

  宁仇低着脑袋冷笑,真是和她父王一样,讨好卖巧,样样不落。

  文泽君面色如往常般温和道:“北海龙母言重了,我今日来,只是为这几日的海水来道声谢。”

  “文泽君客气,这只是小事一桩,这北海的海水,你用多少有多少。”北海龙王说话总有一种严厉的感觉。

  “不管怎样,还是要道声谢。”文泽君道。

  池悦实在不懂,文泽君为什么要道谢。

  对文泽君来说,如果是平常人,用就用了,没关系,可他寒石门用了,这意义就不同了。

  “文泽君真是客气。”北海龙母举起酒杯:“文泽君,我敬你一杯。”

  文泽君道:“我不喝酒。”

  北海龙母有些尴尬,堆着笑容说:“是我招待不周。”

  北海龙王没有打圆场,还是一如往常那样严厉的语气:“文泽君,茶水也给你备好了。”

  文泽君道:“多谢。”他一直觉得有一双眼睛向这边看来,他抬眼看过去,就见宁仇一直盯着池悦看,池悦只是一直低着头,把玩手里的茶杯。

  宁仇也感觉到了文泽君的眼神,抬眼看过去,二人对视,宁仇冲文泽君咧嘴假笑,文泽君的表情却没有太多波动。

  北海龙母瞟了一眼,赶紧道:“宁仇,你不是还有功课没做完,赶紧下去。”

  北海龙王道:“宁仇,你先下去。”

  宁仇起身,冲他们行礼:“是。”

  宁仇刚一转身,文泽君道:“等等,我想不如悦悦和宁仇公子比试一番,我也想看看悦悦这半年多是否有进步。”然后拉过池悦的手:“悦悦,行吗?”

  池悦疑惑的看着文泽君,她感受到有特别充足的法力,源源不绝的向自己涌来。

  “悦悦?”文泽君握着池悦的手用了用力。

  池悦回过神来,文泽君又冲她微一点头,池悦道:“好。”

  文泽君一笑,又看向宁仇,宁仇笑道:“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眼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