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救赎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32,185

  熙宁三月的春天,徽柔病逝,香消玉殒。

  没多久,怀吉殉情。

  瀑布般的雨水下的又密又急,仿佛银河倾泻,要淹了这浮华尘世。

  白日里喧嚣的街道全部褪去绚丽的色彩,暗青色的残垣仿佛蹲踞的怪兽,一派狰狞。

  怀吉手里提着一盏引魂灯,神色焦虑的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奔跑。

  细密的雨珠打在他的身体上,却没有沾湿他一角衣襟。

  “先生,先生,走错方向了!”

  身后紧紧跟随的鬼差,惶急的去拉怀吉:“我们今晚是要给城南的人引魂,先生怎么往城北去了?”

  怀吉停下脚步,静默片刻,才说道:“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去城南。”

  鬼差慢慢睁大眼睛:“难道先生是要去找她……你疯了!地府的人不可以随便逗留阳间,否则就是重罪。你为了她连魂魄都不要了吗?”

  怀吉苦涩的笑了笑:“她在尘世里承受着苦难折磨,被她的嫂嫂逼着嫁人。我在三生镜里都看见了……难道你要叫我眼睁睁的看着不管吗?我必须去救她,哪怕魂飞魄也无所谓。对不起,连累你了。”

  说完,他单薄的身体已经化作一道影子消失不见,空中只留下话的尾音:“卯时不必等我,你自己回去吧。”

  鬼差急的连连跺脚,却无可奈何。

  重重雨幕中,怀吉站在一座阁楼前,神色悲喜难辨。

  雨水“啪啪”的击打着地面,连绵不绝,仿佛千军万马的踩踏声。每一下都合着他的心跳,在血液里鼓荡。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喝酒划拳的喧闹声,更显得阁楼里一片死寂。

  怀吉缓缓伸手,推开门扉。

  阁楼里点着一对红烛,微弱的烛火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靠窗的床榻上伏着一团黑影。听到动静,黑影受惊般猛地抬起头。

  那是一个娇小秀丽的少女,身上穿着大红喜服,被人用绳索死死捆住,口中塞着帕子,面上满是泪痕,大大的眼睛里布满悲伤绝望。

  看见怀吉,她先是猛的震住,续而“呜呜”的剧烈挣扎起来,黯淡的眼里充满了希冀。

  怀吉几步上前,解开绳索拽出帕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少女死死抱住。

  “怀吉,是你吗?”少女轻轻颤抖,紧紧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我一定是在做梦吧?真好,临死前还能看见怀吉。”

  “公主没有做梦,怀吉回来了。”怀吉拥住她,在她耳边喃喃细语:“怀吉答应过公主,要做公主的影子,永远陪着公主。”

  他眼眶微微湿润,温柔的凝视着少女,好像许多年前的那座孤城里,她比天边的上弦月,更能成为他唯一的光源。

  徽柔依偎在他怀里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又一滴滴坠落,哽咽着质问:“骗子,你说你会永生永世陪着我,可是我睁开眼睛的这个世界为什么却没有怀吉……没有怀吉的人间一点都不好。”

  “对不起,是我来的迟了……”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歇下来,唯有残存的积水从屋檐上滚落,发出“滴答滴答”的清脆声响。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下踏在人的心上,越来越近。

  徽柔抬头,手指细细的摩挲着怀吉的眉眼,眼神缠绵又决绝:“我不管你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都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来了。”

  她拉起怀吉的手,用力把他推到了锦屏后面:“走!”

  那声音近乎于凄厉:“从窗户出去。快走!”

  门“咚”的被撞开,一个圆圆滚滚的身体,带着满身酒气,横冲直撞的朝徽柔扑过来:“小美人,等急了吧?”

  他应该是醉得太厉害,压根没有注意到徽柔已经被人解开了绳索。臭烘烘的嘴巴乱拱乱啃,嘴里还胡言乱语:“这可是爷花五十两银子买回来的,让爷好好品品……”

  徽柔躺着不动,嘴角凝出一抹冷笑,从怀里掏出把剪子,狠狠朝那人扎过去。

  然而有一个人的动作比她更快,更准,更稳。

  一面古朴厚重的铜镜,重重拍在那人的脑袋上,迸溅出一地的鲜血。

  那人连叫都没有叫,就瘫倒在地,抽搐几下,没有了生息。

  怀吉抓起尸体的一片衣袍,慢慢把铜镜擦拭干净,放进怀里。从始至终沉默冷静,仿佛做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仿佛这并不是他生平第一次杀人。

  烛影明明灭灭,映着他的侧颜,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徽柔手里的剪子掉在地上,呆呆的说不出话。

  “公主,跟我走。”怀吉朝徽柔伸出手。

  这句话他曾经无数次想要对徽柔说,都因为云泥之别的身份而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天真烂漫,眉眼盈盈的少女,如狂风骤雨中的花枝,不堪重负,最终只余满地残红。

  幸好他还有机会对她说出这句话,幸好他还来得及带她走。

  纵然魂飞魄散,永远无法转世,又能如何?

  他伸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坚定而不容置疑的再次重复一遍:“徽柔,跟我走。”

  黑暗绵绵延延没有尽头,怀吉拉着徽柔一头冲进了这沉沉夜色。

  两人一直不停的奔走。

  白天就躲在阴暗潮湿的山林里,晚上才敢出来赶路。

  每当怀吉外出给徽柔寻找食物的时候,徽柔都会拉着他的手,殷殷切切的问:“哥哥,你会回来的吧?”

  她的眼里明明有无数的担忧和害怕,却小心翼翼隐藏起来,不想被他发现。

  总要得到怀吉再三的保证,才肯放开他。

  尘世间的阳光明媚而灿烂,却是怀吉不能忍受的痛。

  每一次出去寻找食物回来,他的脸色都会更加苍白,身体也会比前一刻更加虚弱。

  有一天怀吉寻找食物回来的迟了,就看见徽柔光着脚,站在路边不停的张望。

  怀吉急忙跑过去抱起她,心疼的埋怨:“地上这么凉,你怎么又不穿袜子跑出来了?”

  “怀吉……”徽柔呜咽着唤他,晶莹的泪珠在睫毛上滚动,好像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终于等到了远归亲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