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殇逝
小蛮细腰2020-06-17 11:422,215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好害怕……”

  “怀吉怎么舍得不要公主。”

  怀吉展开袖子递到徽柔面前:“把你的眼泪鼻涕擦一擦,丑死了。”

  本来还在伤感的徽柔立刻瞪圆了眼睛:“你嫌我丑?”

  她的样子像极了一只炸毛的猫:“你竟然敢嫌我丑!”

  “就算丑怀吉也喜欢。不管公主怎么样,怀吉都喜欢。”

  徽柔搂着他的脖子,不再说话。

  静寂很久,怀吉试探着问:“我今天在城里,看到有一家府邸招女先生,教几个三四岁的孩子识字。我去打听过了,那家人很好……”

  徽柔猛地推开他,勃然大怒:“你想要抛弃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怀吉试图说服她:“你学问很好,教几个孩子没有问题。更何况那家人答应我,愿意让你在那里待到不想待的时候……”

  “你连我的将来都安排好了?那么你呢,你要到哪里去!”

  他要到哪里去?

  怀吉苦涩的垂下眼睛,他能在阳间行走,全仗着在阴间二十年,为秦广王任劳任怨积案劳牍,攒下的功德。

  这些功德维持着他在阳间的实体,也支撑着他用三生镜掩藏他们在阳间的行踪。

  可是功德终有消耗完的一天。

  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透明,三生镜恐怕也无法掩盖他们的踪迹了。

  用不了多久,鬼差就会来抓他们。

  他不怕接受任何惩罚,却无法忍受徽柔再受一点点的苦。

  “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

  徽柔蹲下身平视着怀吉,眼里充满了哀伤:“看看你的脚下,根本就没有影子。”

  她无视怀吉震惊的神色,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哥哥,你常说你是我的影子,可你不知道,徽柔也是哥哥的影子。你说,愿做我花叶底下的波浪,岁岁年年,随风逐雨长来往。哥哥,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要食言呢?”

  徽柔的声音渐渐哽咽,泪水顺着她光洁的脸庞一串串流下:“哥哥,我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也不管你要去哪里,这次都带着徽柔,好不好?”

  怀吉紧紧抱住她,含泪点头:“好。”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怀吉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晚,他们正在一片湖堤上漫步。头顶繁星璀璨,身边杨柳依依。

  湖泊之上,月色如水,水如天。

  徽柔挽着怀吉叽叽喳喳的说话:“怀吉怀吉,你看对面那座山。我曾经看过关于那座山的一段记载,说是曾经有一个姑娘,从小父母双亡,天天吃不饱肚子,日子过得十分凄苦,……”

  怀吉含笑看着她,静静感受晚风拂面。他的下半身已经开始慢慢虚化,涣散,就要维持不住了。

  岁月如此美好。人世间山水万千,他还没有陪她走遍,叫他如何舍得离开?

  湖水咕嘟咕嘟的冒起泡,一个个面目狰狞,手持利器的鬼差,从湖水里走出来。

  徽柔瑟缩着,紧紧靠在怀吉身上,虽然微微颤抖,却还是努力做出一副镇静的样子,继续说道:“后来村子里遭了大灾,巫婆说是这个小姑娘带来的灾祸,要把她沉塘……”

  她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好像要籍着讲述这个故事,从中来汲取无穷的力量。

  鬼差慢慢把他们包围起来,徽柔终于说完了故事,看向怀吉,神色庄重严肃。乌黑明亮的眼珠在月光下晶莹剔透:“怀吉,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怀吉轻轻点头:“永远也不离开。”

  湖堤上阴风森森,白无常手里拖着粗长的铁链,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

  “梁怀吉,你破坏地府规矩,私自逗留人间,还盗走地府宝物‘三生镜’,已经犯下滔天恶罪,我等奉命前来捉你。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幽暗光影里,怀吉侧头,看着徽柔眸中的自己,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平和:“我留恋尘世,却从不曾作恶,只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也有错吗?”

  两人十指紧扣,相顾而笑,无限缱绻。

  有没有错,没人会回答他。

  白无常手里的铁链,砸开了两人紧扣的食指。

  怀吉取出在阴间用了二十年的笔,在空中画出一道鲜红的阴符。铁链砸在阴符上,爆出一串刺眼的火花。

  白无常十分恼怒,手里铁链晃的哗哗响:“你不遵守地府的规矩,还和地府鬼差对峙,真是胆大包天!”

  怀吉的身影已经淡薄的像是清晨山林里的云雾,飘飘渺渺,随时都可能会随风散逸。

  他依旧将身子站的笔挺,回顾被群鬼隔开的徽柔,语气从容:“你看,其实根本不必你们来抓我。我只是舍不下她罢了。”

  白无常微微一震,刚要开口说话,徽柔已经推开拦着她的鬼差,冲到怀吉面前,从他手里夺过笔,又从怀里掏出一面铜镜,高高举起厉声呵道:“三生镜在此,谁敢乱动我就毁了它!”

  白无常怒目圆睁。怀吉惶急的唤道:“公主!”

  徽柔含泪望他:“哥哥,你休想离开我。”

  怀吉的身影越发透明,他勉强笑着:“傻子,我当然会陪着你,无处不在。就像今晚的清风明月……”

  “不,我不要!”徽柔悲愤地打断了怀吉:“我不要这样的陪伴!”

  她深深的看了怀吉一眼,突然转身就跑。

  她手里还拿着三生镜,那是地府里的宝物。众鬼差不敢伤她,又不能放她走,只好将她团团围住。

  徽柔把三生镜朝一个鬼差的脸上砸过去,趁他分神的时候,狠狠撞向他手中的三叉戟。

  “徽柔!”

  怀吉凄厉的呼喝,跌跌撞撞扑过去抱起她。

  三叉戟上布满阴气,很快将徽柔的伤口腐蚀成黑色,她气息微弱,含笑带泪:“哥哥,这样才叫在一起啊。”

  上一世一壁宫墙,两处离索。

  这一世阴阳隔绝,总是成空。

  “徽柔,我们从来都没有错,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苦难折磨……”

  怀吉搂紧怀里柔软的身子,泪眼朦胧,喃喃低问:“为什么……”

  红颜悴,相思碎,血染墨香哭乱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平乐:我永远是你的影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