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众豪杰饮酒小较武 说五令老者道由来
不吃糖果2020-06-05 09:233,902

  北方天寒,正值隆冬季节。刚刚下过大雪,太风也停了,日头高高照下给了人一些暖意。两旁树木早已凋落了枝叶,银白色的雪落满了枝干,直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一些麻雀绕着枯枝飞来飞去,无处觅食。

  在树中间的官道上,有许许多多的车辙印,马蹄印和人的脚印。一辆马年正沿着车辙印走来,一位老者坐在马车上,右手执着马鞭,左手拿着一个酒葫芦。一身褐色长袍虽是旧衣却洗得十分干净。老者一挥马鞭随着嗒嗒地马蹄声唱道:初入江湖,十步行来九酸楚。繁华无度,惹得男儿苦。痴情有路,又是几劫数。且把酒,义气相投,难躲伤怀处。老者唱完抿了口酒。车内一年轻声音说到:“伯伯唱的越发好了,咳咳……”说完便一阵咳嗽。老者道:“秦川啊!天冷了,更要注意身体了,把药再吃上一丸吧!”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来,只有拇指大小,葫芦形状,两条金鱼越然于上。递进了车内,秦川接了过去。马车又行了几步,老者问到:“吃了吗?”秦川回到:“已服下了。”听声音中气足了很多,也不咳嗽了。老者叹了口气道:“唉!这枇杷丸虽好,也只能止得一日之咳,治标不治本。你这是练功气走岔了神经,不是普通咳症。今上恒山,正好可以借恒山派的小仙丸,这小仙丸是专治练功走岔神经的良药。只需三粒便可。”秦川道:“这小仙丸也是稀罕药,不知恒山派肯不肯给?”老者道:“恒山派掌门云霄道长与我旧年有些交情,人是极好的。想来不会不帮忙的。”秦川道:“那便好!”如此又走了七里多地,只见前面高高挑起一张幌子,上写迎松酒馆四个大字。老者说道:“前面不远有一酒馆,不如先去那歇歇吧?”“好,好!”秦川应到。

  老者催起马鞭,来到幌子下,见是一简陋酒馆,盖得却不小,可容纳二百来人。酒馆后面停满了马车和马匹。前面却密密匝匝围了许多人,有的叫好,有的骂娘,有的指指点点,有的评头论足。老者把马车停好,秦川一挑帘子道:“这么热闹!”说着跳下车来。只见是一俊美男子,白净面庞,二十岁上下,一身白蟒袍,显得略旧,却是洗的极干净。老者喝了口酒道:“咱俩去看看!”二人便并肩走了过去,不愿往人群里挤,左顾右盼,发现稍远的地方有块大石,站在上面足可观看。只是略远,不如跟前那么热闹。二人站上大石,向里看去。只见是一白衣男子与一黄衣男子在斗拳。白衣男子身后是一片白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黄衣男子身后是一片黄衣,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两旁皆是观战之人。有一群来的,也有几人结伴的或独自一人的,大多带着兵器,各种各样。

  正在这时,白衣男子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双掌自怀中由下向上推去。那黄衣少年双掌内弯,两肘向外,竟与白衣少年的双掌迎了上去。站在石上的老者向秦川问道:“你可能看出这俩人的门派?”秦川回道:“这白衣男子使的这招是美人挂画,必是八极门的!那黄衣男子拳路刚硬,必是由少林拳法中脱出的,应该是金钵门的。只不知那黄衣少年那招是什么?”老者微微一笑赞道:“不错!不错!那黄衣男子那招是泥牛入海。泥牛入海由上而下,美人挂画却是由下而上,力从地起。这一招上是白衣男子胜了。”话音刚落,只见那白衣男子后脚一剁,双掌用力,将那黄衣男子平空推出十多步去,后面的人赶忙接住。黄衣男子站稳之后双手抱拳道:“认输!”白衣男子道:“承让!”金钵门中站出一个中年男子来说道:“茂林师兄,这小一辈的比了,咱们大一辈的也过过招。”说话这个是金钵门的二代弟子,名叫有德。金钵门的祖师爷原是少林俗家弟子,因练武颇有慧根,后成为江湖上一流高手,老年创立了金钵门。将自己绝学传了下去。如今已经过世,第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做了掌门。在这里最高的便是这二代弟子有德了,在江湖上也是一把好手。众人见有高手过招,自是十分高兴,纷纷起哄。八极门的茂林也不好推脱了,只好摆个起手式道:“请!”有德道:“好,我来了!”话音刚落便一步向前,使出一招双龙出海。这“双龙出海”与八极门的“美人挂画”外面看来大体相同,实者却恰恰相反,八极门的“美人挂画”用的是柔劲,练到火候可将人平着送出百步之外,而“双龙出海”却是刚劲,双掌一到便是胸骨俱裂。茂林见有德使出这招,双掌向有德两肘迎去,配上“震脚闯步”使出一招“鹤步推山”。有德急忙变招,双掌不收反出,化掌为拳,使出“双峰贯耳”。茂林忙用“五岳朝天”两手上翻,依然推肘,化解了这招。有德一招“野马分鬃”向茂林怀中蹬去。茂林用“登山探马”化开,接着用一招“迎门三不顾”转守为攻。有德忙使“回身三卧龙”躲开,刚刚避过。茂林斜身使出“劈挂掌”所谓“八极加劈挂,神鬼都害怕!”可见其威力不小。有德也不含糊,一招“金钵化缘”向茂林下巴使去,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茂林招未用老,急忙回救。用“阎王三点手”接了过去。两旁人看到这里,都情不自禁叫出一声“好”字来。有人看得直冒汗,心想若是自己,这招实难接下。两人又斗了不下百招,未分胜负。各自收手。俩人向各位拱手道:“我二人不分胜负,若再打下去未免伤了和气,还是早早下去为好。”众人也不愿两面伤了和气,虽是意犹未尽,也不变阻拦。

  众人正想散去,却听一人叫到:“无趣!无趣!天还早着呢,这便完了,实在是无趣!”众人寻声看去,只见是个十七八岁的后生。衣衫褴褛,脸上乌黑。众人笑问道:“那依你说怎么办才有趣?”后生道:“他俩不打,别人可以打,这里好汉多的是,难道风头只让他二人得了去不成?”众人一听也有道理,都有想在此显显手段之意,又怕一时栽了,不免难堪。因此左顾右盼,谁也不肯下场。正这时,一个汉子跳下场来,说道:“在下铁胆螳螂李彪,向众位好汉讨教!”那后生一看道:“下去!下去!斗了半天拳还看斗拳,没意思,带兵器的上来。”那后生身后众人都起哄道:“下去,看斗兵器。下去吧!”那“铁胆螳螂”弄了个没趣,哼了一声又退了回去。众人一看“铁胆螳螂”退了回去,更加起了哄。正在这起哄声中站出一位二十岁不到少年来。身披双凤绕天袍,足踏托云牡丹履,头戴二龙抢珠抹额。手中拿一把三尺长剑。众人看去叹道:“好一个美少年!”再由人到剑,只见那把剑中间赤红如火,两边寒光直冒,有认得的说道:“这是七大名剑之一的烈火寒冰。”“烈火寒冰?这就是烈火寒冰?果然好剑!”众人纷纷议论到。只是不知这年轻人来历,就算不是官宦之家也是富贵出身。那持剑少年叫道:“有没有人应战?”众人一看,他到急了!混乱之中一中年人持刀跳入场中。四面围着的人哈哈大笑。原来此人名叫赖皮三,有一外号,叫做“赖皮三刀”。刀法还不错,只是爱耍赖皮,打之前要耍赖皮,打时也耍赖皮,打输了依然耍赖皮。江湖人中多不屑与之来往。只见那赖皮三对那少年说道:“你的剑好,打赢了不算,若是砍断了我的刀你还得赔,快换把普通剑来。”少年道:“可我未曾带其它剑。”赖皮三道:“这里这么多使剑的,你向他们借一把,谁若不借,等会打起来我的刀要是断了我就让谁陪,追到他家也得让他陪。”这赖皮三虽然赖皮,但说话却都算数,说让谁陪是真的能追到家里让陪。众人知道他行为怪异,早有四人将长剑扔出借与那少年。那少年五指伸出,脚踏八卦。每个指缝接一剑,将四把剑一只手都接了。众人齐赞道:“好功夫!”

  天近中午,那老者和秦川还在石上观看。秦川问道:“那少年方才接剑,脚下使的像是武当的八卦步,手上那招应该是昆仑派的五指探花,不知这少年来历?”老者默然一会道:“我也看不出,往下看吧!”这时那少年已经将三把剑并自己的一把插在身后,只手中拿一把,正要做起手式,没想赖皮三已经出招了。那少年心道:这人好不懂礼貌。只赖皮三是一招“黑虎入穴”,忙用一招华山派的“玉女摇裙”格开。赖皮三将身一转,使出“三环套月”。少年便用恒山派的“骑驴摘果”两腿一跨马步,用剑尖向对方手腕刺去。赖皮三使一招“乌云盖顶格开,又使一招白鹤亮翅迎上。”少年身体下蹲,将剑上竖。使了招少林派的“罗汉上香”挡住,接着变招上步使出“力劈华山”砍了下去。赖皮三忙使个“藏头裹脑”挡住。虚晃一招跳开圈子说道:“不行,不行,一共没打几招,你便用了三个门派的招式,岂不是等于三个门派同时打我一人,我吃亏了,我吃亏了。”众人一听,这赖皮三又在赖皮。那少年道:“好,那我只用一个门派的招式与你打。”“这还差不多,不过只许在刚才用过的三个门派里挑其一,否则其不是等于又加了一个门派,成了四个门派打我一个。”赖皮三说道。那少年正要说话,赖皮三已经一招“推窗望月”攻了上来。少年忙使一招“回风吹柳”格开。这招是华山派的剑招,往后便都使了华山派的玉女剑法。又斗了几十回合,眼看到了中午,众人已有进馆喝酒吃饭的,剩下的也叫道:“快点吧!不然过饭点了。”少年也无多大趣味急攻几招,便使出华山派的夺命三招,这夺命三招从身左向下一劈,对方必然向右侧身。剑劈自腰际转为横霄,对方必再转身躲避,将背后露出,这时剑向里一送必夺命,因此叫夺命三招。这时赖皮三已经将背朝向了少年,少年却将剑收回一脚踢了上去,将赖皮三踢出十余步外,趴在了地上。众人看到这里,已知结束,纷纷一边起哄一边进了酒馆。少年也将剑插在地上,由借剑的人自己拿回去,把自己的剑拿上走进了酒馆。

  众人进了酒馆,都喝酒吃肉,大说大叫。那老者和秦川也从石上下来,坐在里面喝酒。不知为何今日众多豪杰齐聚于此。便向旁边一人问到:“为何众豪杰都来到此处?”那人说道:“当然是上恒山了,阁下既然不知,又为何来到此处?”老者道:“老汉与云霄道长有旧,特去叙旧。你们又为何上恒山?”那人道:“你这老者,好不实诚,大家都为那五龙令去恒山,你却说去叙旧。”老者道:“五龙令早已消失,怎么又到了恒山派。那人道:“谁也不知,去了就知道了!”说完便独自喝起了酒。秦川问道:“伯伯,什么是五龙令?”老者见问便道出了由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龙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龙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