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竹济职
颖逸2020-06-15 12:473,759

  以正义之名去惩治罪恶或许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李天波周易是,金向东也是,他们都是为了能够自保不得不下这样做。

  在面对别人的质问的时候,都说我不杀他,我就得死。这样做,便是正义么?

  李天波和周易都无法回答金向东的话。他们都是杀人凶手,他们来此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杀人凶手罢了。但是他们的努力好像并没有能够使自己得到救赎。

  “你们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老胡就是我兄长叫来刺杀我的杀手么?按照你们说的,我可是好几天前就开始模仿老胡了。被自己想杀的人杀死,自己还不知道,是种什么感觉?”金向东看着哑口无言的两个人。

  “或许在大少爷的身边有你的眼线吧,知道了大少爷已经安排了人要来杀你。所以你选择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到时候你只要杀死你兄长,再杀死老胡把沾满你兄长鲜血的凶器放到他的手上让他摆出畏罪自杀的样子。甚至连我们两个知道一些内幕的人都可以成为你的替罪羔羊,你有这般权势,如今又成为了这个家唯一的话语人,这点事情你办到应该一点也不难吧。”李天波回答道。

  前面李天波说的时候周易都非常的高兴,唯独这一段说完。周易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只有二少爷知道。现在以二少爷的身手想要在这个房间杀死他们两个不会功夫的人简直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到时候他大可跟外面的仆人说是我们两个畏罪想要挟持金向东,然后金向东趁机就将我们绳之以法了。那我们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们的冤屈了。

  明明前脚刚刚证明了自己不是杀人凶手,明明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才是杀人凶手。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妈的这样的时代难道就没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难道有钱有权有武功就可以随意取人性命甚至玷污别人的清白么?

  突然才好像意识到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个话。很多话刚到嘴巴,便憋了回去,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摇了摇头。周易很难,他很无奈。

  “你说的没错,我兄长身边确实有我的内应,他每天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二公子站起身来,围绕这李天波转了一圈。

  李天波倒没有像周易一样慌张,“依二公子这样的身手从兄长那边得知刺客,并且判断出老胡就是那个要刺杀你的杀手的确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二公子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让我们成为你的背锅对象是不是?”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你难道觉得我是这样的好人么?我可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长,你可要知道。在外面那些人的眼中,我和兄长一直是互敬互爱,团结到不能再团结的亲兄弟啊?现在你觉得我是会认罪?你凭什么就敢判定我不会让你们背锅?”金向东的话音越拖越长,他觉得这样的反守为攻的问话非常地享受。

  周易听到李天波说的话之后终于如释重负,轻轻地举起了酒杯小抿了一口,这大户人家的茶,真的是清醒可口啊。

  “因为如果你想让我们成为你的替罪羔羊的话,根本不用给我们这个机会,给我们看这个看那个的机会。”李天波眼光围绕这二少爷,他们还在继续着对话。

  “或许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呢,你们的命都在我的手上。现在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听我的,我说人是你杀的,人就是你杀的。有这么多的人来替我作证,或许我只是想让你在死前死的明白呢?”金向东用大拇指轻轻地抿着小酒杯,眼神很是玩味。

  周易在一旁听着这个两个人的对话真的是心惊胆战。一会听起来自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会听起来自己好像随时都是被当成杀人犯被处决。

  索性不想听他们两个的言论,拿着酒杯酒壶自己一个人躲到一旁去喝闷酒得了。

  反正自己现在是跟李天波捆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既然他不如李天波知晓自己现在的处境,还不如趁着可以享受赶紧享受享受。与其在那里担惊受怕,现在这样至少不亏。

  “所以这也是我单独叫二少爷进来的理由。一来我既要在二少爷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二来这样的真相只有我们三个人知晓,外面所有人想要知道的真相其实就只是我们统一口径的答案而已,其实一点都不重要。眼下二公子既然也知道我跟周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情,面对家大业大的二公子我们自然不会成为你的阻碍。想必以二公子的手段,编出一个同时还我们三个人清白的理由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吧?”李天波背对着金向东。

  “那你觉得我去编一个理由让你们都可以活下去我为了什么呢?你觉得我不想杀你的理由是什么呢?要是你撑死想跟我鱼死网破,想要弄坏我的名声呢?那样无论我是否清白,都免不了遭人家闲话。”金向东望着李天波的背影一笑而过。

  “所以我单独叫二公子进来就是我立下的投名状,意思就是全天下除了我们三个人,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既然我们都立下了这样的投名状了,少杀一条无辜的人命,二公子又何乐而不为呢?”李天波还是未曾转过身来。

  “有那么一点点意思,的确,今天我杀不杀你们要根据你们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家都清楚人不是你们派来杀的,但是我是这件事情的下结论者。我说你杀了,你就是杀了。我说你没杀,你就是没杀。只要你们今天的表现足够让我满意,与其多沾几条人命,我也到乐于成全你们。”二公子的意思很明显了。

  李天波跟周易今天的表现令他很满意。

  “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原因而已,竟然你已经猜到我今天不会杀你们,那你再猜猜我为什么不杀你们?”金向东又抛出了他的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二公子想着恰逢这天下乱世。各地豪杰纷纷揭竿而起,所以二公子也想成就一番事业。所以想要我们为您而效力,今天的考验就是最具说服力的证明。”一旁已经知道保住性命的周易也变得活泼了起来。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这下周易又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看我跟兄长在外人的眼中相处十分融洽,其实早就已经到了动干戈的地步。只是谁也不好意思开口,大多只是在暗中较劲。直到事情毫无挽留的余地为止。

  其实很多的事情都是这样,往小了看是我家,往大了看,其实就是国家。

  我们国家现在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的皇帝陛下,早已被赵王这个叛臣贼子杀害。无数的王公贵族难逃,还有逃到我们这边过来的。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天下大乱,最乱的时候了。”二公子的眼神忧国忧民。

  “所以,你是说,二公子之所以决定不杀我们是跟我们那天晚上所救的那个女孩有关?”

  “不错,跟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就是有意思,我也很希望你们两个可以为我所用。如果你们不想勉强,从今以后你们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金向东拍了拍李天波的肩膀。“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什么身份。但是自从我跟踪老胡的这几天,我初步可以判断这小女孩的身份及其的不简单。

  而且,你们也知道老胡另一个要刺杀的目标就是你们。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属于同病相连,我们因为同样一种理由,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所以如果诬陷你们杀死你们 ,就相当于诬陷我自己,杀死我自己一样了。”

  “二公子言重了,适逢这个乱世,我们也只是想要苟活而已。小女孩自然是有贵重的身份,不过很快他的父亲会回来接她回去,到时候我们就会回归正常的生活,人生在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不想去做那个拯救世界的英雄,我只想瘫在家里成为一团烂泥。”李天波开始跟二少爷插科打诨了起来。

  “李兄弟真是会开玩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你们只要出手了,就再也停不下来的。你们现在就是第一片引起雪崩的雪花,只有整座雪山崩塌的时候,才是你们停下来的时候。”二少爷的话里还是带同情的意味比较足,两个没有武功的年轻人,无权无势,太难了。

  “你们现在也知道寸竹了吧,这是一个极为严密的杀手组织。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他们派出的杀手每天都会回复自己的信息,如果连续三天没有得到回复就会视为自动放弃了任务。他们会派出下一个杀手来继续任务,虽然他们还不知道那个要杀的小女孩就是你们家的那个女孩,但是根据上一个杀手留下的线索,你们也是藏不了多久了。我跟你们不一样,发布任务的人已经死了,我自然也不会成为被刺杀的目标。”二公子难免有点幸灾乐祸。

  “不过你们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既然已经开出了想要收揽你们的想法。那我自然也会给出我的诚意。你们可以拿着我的信物,去找一个叫做济职组织帮忙。他们一直以来都跟寸竹做对,由于我家在资金上多给了他们一些帮助,他们会给我这个面子。倒是你们能否得到他们的收留,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实在不行可以带着孩子来我府中,我也是欢迎的。”说着二公子向他们递出了一封信。

  李天波拿过信,不着急拆开。“二公子,在下还有一事想求二公子帮忙。”

  二公子赶忙上来拉住了李天波的手,“我知道李兄的意思,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等下出去就说我兄长是被外人雇佣的杀人假扮老胡杀死的。老胡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木工罢了,在他家那边我也会作为同样受害人的弟弟的身份出场,给他的家人添置一些家具和银两安抚他们,让他的一家人都可以过上好日子。”

  李天波跟周易于是拜谢过二公子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周易如释重负,“你说老李啊,咱们现在可是轻松了,我们今天也算是还了他老胡一个人情了。我们不亏欠他了。”

  只是李天波跟周易想的完全不一样,明明两个都是杀手凶手,结果一串通,现在都成为了受害者。这个时代,到底蒙蔽了多少这样的人,每件这样的事情,又有谁会这样费劲心思去寻找真相呢?

  而且这寸竹的下一个杀手,还有这济职组织,自己也还都不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