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被解救了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3,377

  回家?

  她不回去,她绝对不要回去,那种炼狱一般的地方也叫家?

  等回去后,知道了一切真相的王翠花一定会打死她的,棠雪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这猝不及防的力道害的王二麻子差点一个没抓紧,让她溜了,于是大敢丢脸的男人立马阴沉起来,啪的甩了一个耳光过去。

  “妈的,小娼妇,给老子安静点,再敢瞎几把折腾,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

  王二麻子狠狠的咒骂着。

  但是听到他的威胁的棠雪反倒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就算她不折腾又有什么用,反正王二麻子不打死她,王翠花也会打死她的。

  与其被打死,她宁愿在自己拼尽全力后再死,这样至少不后悔。

  可是她的自救落在王二麻子和王翠花的眼里,那无疑就是挑衅了,王翠花上来就是一个巴掌,啪的甩在了棠雪狭小的脸上。

  这巨大的力道让瘦弱的棠雪宛如被石头撞击了一般,好疼!

  她的颅骨好像要碎了,耳目眩晕,口腔里泛出了血腥的味道。

  王翠花!

  棠雪恨的咬牙。

  “小贱人,这下子看你老实不老实!”王翠花得意洋洋的说着,顺便杀鸡儆猴一般的拿眼刀子刮向王大胜的老婆戴芬。

  戴芬不屑的撇了撇嘴,装作没看见。

  村子里的其他人也都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一时间偌大的酒宴上,只余下棠雪粗重的呼吸声。

  她狠狠的咬住了牙,很想立马跳起来也给王翠花一个心狠手辣的巴掌,可是现实是她太弱了,浑身没力气,更别提她现在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就这样被王二麻子拽着肩膀,棠雪宛如一颗皮布口袋给拖回了家。

  隔壁的李大婶听到动静探出头来,王翠花立刻冲她呸了一声:“李大娇,你瞎看什么,在乱看,信不信老娘连你一起打!”

  李大婶被盛怒的王翠花吓了一跳赶紧缩回了头,呸,骄横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的丈夫是个混子吗?这有什么脸面。

  啪的一下,足足有五厘米厚的皮带被挣了挣,发出了响亮的脆声。

  棠雪被倒掉在半空中,从她眩晕的视线里,她可以看见王翠花满脸阴沉的凶相。

  “说,为什么要偷老娘的金镯子给王大胜那个赤脚大夫?”王翠花狰狞的扯起嘴角。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救文思迁,可是这目的,棠雪能说吗?

  万一让守在旁边的王二麻子起了疑心,告知给绑匪刀疤脸,那么她和文思迁就都死定了。

  反正都是死,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一起死要强得多,棠雪侧过脸不去看王翠花的凶相,紧紧地咬住了牙关。

  王二麻子见状,贼溜溜的走到棠雪面前,手贴在她的后背,笑嘻嘻说道:“乖女儿,快告诉你妈,你也好少受一些罪。”

  他的那只手就像是鱼一般在少女的脊背上划来划去,棠雪心底一阵的无法克制的恶心,直接转过头吐了王二麻子一头的唾沫。

  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水泽,王二麻子的脸色登时变了,他指着棠雪满脸横肉的阴狠道:“好啊,小贱人,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老婆,还站着干什么,给我打!”

  看自家老公一脸唾沫的样,王翠花登时也恼羞成怒,她叉着腰道:“行啊,小贱人,嘴挺硬啊,还学会吐人了是吧?”

  “好好好!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的再尝尝这皮带的滋味!”

  说着她手里的皮带高高的扬起。

  毒打近在眼前,可是奇异的少女的心底这个时候反倒是一片的宁静。

  打吧打吧,只要打不死她,她终有一天会全数还回去,棠雪的眼目里划过晦暗的恨意。

  砰!粗厚的皮带打了下来,柔韧又结实的材质在少女瘦弱的脊背上刻印下一道鲜红的痕迹,很疼,真的很疼!那皮带好似砸进了骨髓一般的。

  棠雪死死地咬住牙,纵然如此仍旧无法克制的发出了闷哼的声音,剧烈疼痛下被咬破的嘴角,悄无声息的滴落了一丝鲜血。

  恰恰好落到了门边。

  注意到这一丝丝的殷红,门缝外一道亮光忽而闪了闪,但随即黑沉不见底。

  而门内,毒打还在继续。

  哟,这小贱人挺能忍啊,可是王翠花最讨厌的偏偏就是棠雪这幅倔强的模样,呵!一个不值钱的小贱人整天装什么贞洁烈妇!

  砰的一下,皮带又狠狠的冲着棠雪才十岁的瘦弱身躯,砸了下去。

  门外的男孩沉寂的站着,宛如死水的双眸,他一动不动,好奇怪,好奇怪,为什么不供出他呢?

  同一时间,在村西头,王大胜的诊所里,王大胜面色惊诧的看着自家老婆戴芬。

  “戴芬,你刚才说啥,你说那金镯子是王翠花的?”

  他满脸不可置信的追问道。

  丢了面子的戴芬此刻心情很恶劣,哪有心情搭理自己的老公,于是懒懒的嗯了一声,得到自家老婆肯定的回复,此时此刻的王大胜终于明白棠雪今天从自己诊所跑走前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原来这镯子是王翠花的,棠雪根本没找到这男孩的家人,无奈之下为了救人才偷了金镯子抵押药费,但谁知道这镯子偏偏被自己这蠢婆娘带到了酒宴上,还被王翠花给发现了。

  这,这不是要害死了棠雪那女娃子吗?

  这王翠花和她老公都不是个好东西,棠雪这一次犯在他们手里,还不知道要遭什么样的罪。

  棠雪一定是料到了自己可能会遭受毒打,才叫自己过一会儿去她家一趟。

  越想越是焦灼,王大胜忍不住站起身对着自己老婆戴芬吼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没事干嘛要带王翠花的那只金镯子?”

  “我就是带了又怎么了?怎么,出现在咱们家的抽屉里我还不能带了?再说了,这村里的人谁不知道,这镯子其实是棠雪那女娃亲生父母留下的。”

  戴芬想起今儿个王翠花杀鸡儆猴那一眼,越想越气,干脆张开嘴撒起泼来:“你这个狗男人,平日里赚钱不行,拿老娘撒起倒是扛扛的,你有本事去跟王翠花的老公干啊,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

  戴芬越骂人越上劲儿,可惜王大胜这一会儿真的是懒得理她,天大的事情也没有救人要紧。

  他一把脱下白大褂,疾步向外走去,他怕自己去的晚了,棠雪就被那对没人性的夫妻给打死了。

  事实上,棠雪也离被打死没差多远了,她头朝下,笔直的吊着,身上被皮带打出的血痕一道道的暴露在空气里,很多地方甚至刮出了鲜血,丝丝缕缕的殷红便顺着女孩单薄的身体逆流而下。

  王大胜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他长大了嘴巴,气的额头青筋直跳,老天爷这真是造孽啊!

  再看看毒打完女孩,跟没事人一样蹲在庭院里吃瓜子的王翠花夫妻俩,王大胜几乎要窒息,他手指颤抖的指着王翠花夫妻喊道:“你们两个,两个有没有心肝,怎么能,怎么能把一个好端端的孩子打成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

  “哎,王大胜,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这棠雪是我们买来的养女,我们想要怎么着是我们的事,跟你王大胜好像无关吧。”王二麻子靠着墙角,嘿嘿嘿的嬉皮笑脸的说道。

  王大胜闻言被气的还没来得及说话,王翠花就冷不丁丁的斜着眼,冷笑道:“有些人啊,没啥本事,就是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一对奇葩的夫妻接二连三的口吐恶言,登时将王大胜给气的直接浑身颤抖,但是可怜他本身就不擅长言辞,一时间竟然只能怒目相对。

  他们三个人的几句争吵,时间虽然短暂,但是声音相当的大,很快就将意识朦胧的棠雪惊的清醒起来,她气若游丝的看向前方,只觉得隐约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王大胜啊!他终于赶来了!

  旋即少女心底又挂念起文思迁,那个傻小子呢,应该没有跟着来吧?否则就糟了。

  费力的环顾一周后,少女在并没有发现文思迁的身影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没来啊,没来就好,没来就是最好的!

  棠雪想着,艰难的冲着王大胜伸出手。

  “谢谢你,来救我!”少女勉强的微笑出一片苍白。

  看的王大胜,心口更是疼的发颤,他连忙握住了少女的手,关切的说道:“棠雪好孩子,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棠雪摇摇头

  说完,他也不顾王翠花夫妻的脸色,径直将棠雪脚上的绳子给解开,抱着少女的肩膀,将她揽入了怀中。

  遍体鳞伤的棠雪接触到王大胜的触碰,登时疼的浑身发颤。

  看得王大胜心里又是一阵的心疼 ,和愤怒:“畜生!”

  他狠狠的怒骂,这王二麻子和王翠花可不乐意,两个人站起身,扛着脸说道:“姓王的,你尼玛刚才说什么呢?”

  “我说畜生,可没点你们俩的名字!”王大胜难得言辞犀利了一回,直接噎住了王翠花夫妻,他说完就准备带着棠雪离开这里。

  但王翠花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王翠花气的直接一甩手里的瓜子准备阻拦,而王二麻子见状练满拉住了自己老婆的手,冲她使眼色:“你傻啦,拦他做什么,正好这小贱人被咱们打的一身伤,扔他手里不是省了药费钱。”

  王翠花一想也是,当即冷哼一声,甩手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