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药的痛苦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2,295

  可是等到王大胜走了之后,王翠花才后知后觉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坏了,那金镯子忘了从戴芬手里拿回来了。”

  于是王翠花赶紧的拔腿就往外走,但是却被王二麻子给拽住了。

  王二麻子拿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瞪着自己的老婆道:“我才说了那小贱人今个儿伤的太重需要医治,你这就上赶着去,怎么,等着给那小贱人付药费吗?”

  此话一出,王翠花向前的脚步登时停住了。

  是啊,依照王大胜那个心软的性子,回去后肯定会给棠雪治伤,这治伤的钱……

  反正她可不想出,王翠花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说道:“算了,等那小妮子的伤好了,我再去找戴芬要金镯子。”

  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自觉占了便宜的女人,一张刻薄的脸挤出笑来,但是下一秒她又想到棠雪竟然敢偷金镯子,这还不算,还不肯说出偷东西的原因,这就无可原谅的。

  她暗恨棠雪让她在戴芬面前丢了脸,如今再想想少女那可怕的倔强,已然生出了别样的心思。

  “我看那小妮子也不是个孝顺的,留在身边迟早是个祸害,不如……”

  拉住自己丈夫的胳膊,女人凸出的眼里透着狠厉。

  “你想咋样?”王二麻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自然是卖了!好歹赚个香油钱!”王翠花狠狠的攥紧了手。

  闻言,王二麻子愣住了,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老婆,一脸的不高兴:“翠花,我看你是傻了吧,这个年龄的丫头卖出去能值几个钱?”

  亏本的买卖他二麻子可不做!

  当然亏本的买卖,王翠花也不愿意做的,恶毒的女人转了转暴突的眼珠子,忽而狞笑道:“前些日子,我见你那个兄弟,刀疤脸不是对这小丫头挺感兴趣的吗?不如就卖给他!”

  这刀疤脸是众所周知的混不吝,一条黑道走到底的,谁不知道他手里不干净,但是谁又惹得起他呢。

  王二麻子的脸上登时也露出了笑来,是啊,他怎么把刀疤脸兄弟给忘了,他这个兄弟出手可阔绰着呢。

  猥琐的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花生丢进嘴里,王二麻子兴奋的哼起了小曲,他眯着眼看向自己的老婆:“这下子我们可发财了,那小丫头在刀疤兄弟那儿,至少值这个数。”

  身形矮小的男人伸出了两根肮脏又粗糙的手指,他和王翠花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咧着一嘴的大黄牙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俗话说,养肥了猪就是为了宰杀,如今也该到了棠雪这小贱人给他们回报的时候了。

  对于王二麻子这对夫妻的险恶用心,棠雪一无所知,面白如纸的少女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盯着不远处藤椅上的文思迁,发现男孩还是如先前那般沉默,呆滞,心底不由的划过一道失望。

  哎,苍天在上,她这么一个恋爱零经验的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情绪障碍症男孩爱上自己啊,再看看自己才十岁的身躯,棠雪的心底油然生出了对系统浓浓的怨愤。

  然而系统,它依旧是屁都不放一个。

  棠雪:……

  垃圾系统,吃枣药丸!

  就在这个时候,王大胜端着医药盘走过来,对着棠雪说道:“我要给你上药了,会有点疼,好孩子,你忍着点。”

  疼,是在所难免的,再说了还能比五厘米后的皮带抽到自己肋骨上更疼吗?

  棠雪收回自己的视线,对着王大胜勉强笑道:“没事,王叔叔只管上药,棠雪不怕疼的。”

  哪有孩子不怕疼的啊,王大胜无形的叹了一口气,又再次心疼起棠雪的懂事来,这真是造孽啊,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偏偏落入了王翠花夫妻那般的人手里。

  想到王翠花和王二麻子,王大胜的心底就有气,可是追根究底,棠雪这次挨了毒打,某个男孩可也有责任,于是王大胜多多少少的迁怒到了文思迁的身上。

  “你!过来!”王大胜看向男孩冷着脸命令道:“赶紧过来帮忙。”

  但是想当然的文思迁自然连一个眼神都不可能给他。

  见状,并不知道文思迁有情绪障碍的王大胜更加生气了,这小男孩真是太没有感恩之心了,于是他粗鲁的拽住文思迁的胳膊,拖拽起来。

  棠雪甚至还来不及阻止,文思迁就已经被拖到了她的面前,两个人,一男一女登时四目相对。

  看着男孩那清凌凌的黝黑双眸,棠雪一瞬间倒紧张起来,于是她忍着疼,颇为尴尬的举起自己的手:“嗨!”

  文思迁:……

  他一动不动。

  棠雪:……

  气氛很尴尬,好在王大胜及时的出现,但见他把医药盘一把塞到文思迁的手里,冷声说道:“把盆子断好,要是敢掉了,我立刻就把你赶走。”

  文思迁没说话,就连眸光都没有转一下,显然是无动于衷。

  见状,棠雪还没来得及叹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就窜上了她的脊背。

  灼热的眼泪都被惊了出来,毫无防备的她连连呼喊:“疼疼疼!好疼啊!”

  “啊啊啊,王叔叔,你轻点啊!”

  王大胜捏住粘在伤口上的衣服,没好气的白眼:“你不是说你不怕疼吗?”

  说归说,但是怕疼也是真的怕疼啊!棠雪的眼泪滚落下来。

  怎么可能不疼,她残破的衣服黏着在血肉外翻的伤口上,因为时间的耽搁,已经深陷在血肉里,根本就不可能轻易的撕掉。

  王大胜只能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撕扯,但是无论动作再小心,他每一次撕衣服,带给她的都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好疼!

  棠雪挺直了身子,连连的呻吟,她不想哭,可是眼泪就是忍不住。

  近在迟尺的文思迁就这样看着棠雪反复的痛苦的叫喊和流泪,还有那被撕破的布片被一片片的放到了自己手中的盘子里。

  文思迁低下头,他看得到,看得到这些布片上沾满了女孩殷红的,还温热的鲜血。

  所以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把他供出来呢?

  为什么要救他呢?

  男孩想不明白,但是莫名就是觉得女孩很笨,智商或许只有父亲实验室里的那只仓鼠的程度。

  注意到男孩又一动不动的,看着好似在发呆。

  终于上完药的棠雪,集聚起几分精力笑呵呵的戳了戳男孩的肩膀。

  “喂,文思迁?你在想什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