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坏菜了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2,193

  晚上,大雨急发,玻璃弹珠似的雨滴噼里啪啦的砸到地面上,天一下子凉快起来。山村的人本就吃饭早,为了减少身体对于粮食的消耗,一般睡的也早。

  这般舒爽的温度让二麻子夫妇不到五分钟就睡得死死的,雷霆似的鼾声震天响,木质房梁上的土灰子都簌簌的往下掉。

  蹑手蹑脚的从杨木箱子里摸出金手镯,棠雪又悄悄地偷跑出去。

  简陋的诊所里,文思迁正在打点滴,村医王大胜正在斜前方的桌子上算账。

  这段日子的收益不太理想啊,他叹着气,想起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养活,愁容不展。

  王大胜搁下笔,无意识的看了看那依旧昏迷不醒的十岁男孩。

  这孩子虽然说是小棠雪弄过来的,但实际上跟棠雪没啥血缘亲戚关系,要不是家里的经济实在是困难,他根本就不应跟棠雪要治疗费。

  实在是有些惭愧啊,王大胜半垂下眼来。

  就在这时一个湿漉漉的人影跑了进来,她手上拿着一把破旧的花伞,身侧和裤脚基本上都湿了,连头发都在爽快的滴着水,可见外面的雨势有多大。

  王大胜很是吃惊的问:“小棠雪,你怎么这么晚还过来?”

  棠雪将将金镯子递给了王大胜,笑的眉眼如弦月:“我看王叔叔你着急要医药费,所以才送来这个金镯子抵押药费。”

  看到这个金镯子,急需要钱的王大胜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小雪,这金镯子你哪里来的?”

  棠雪没料到王大胜会质问,心下一悸,连忙垂下眼帘撒谎道:“哦,这男孩的一位远方亲戚给我的。”

  “可是你白天的时候,不是还说自己不知道这男孩的父母是谁吗?”王大胜觉得蹊跷,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要命,不小心露出马脚了,头疼的咧咧嘴,棠雪只能勉强笑道:“所以我回去后仔细的问了问,找了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小孩的远亲嘛。”

  这解释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对,至于那位远亲为何不亲自来,估计是嫌雨太大了吧,说不准明天一早就来了。

  想通了之后,王大胜接过了镯子,笑道:“那行,等这男孩的亲人凑够了医药费,随时可以来我这儿拿走这金疙瘩。”

  棠雪点点头,再看文思迁发现他依旧没醒,得知已经没有大碍后,于是又趁着雨水返回了家。

  次日清晨,大雨才停歇,王翠花一醒来就嚷嚷着说是井水太冷了,要棠雪去烧水洗脸、做饭,可是家里的柴火本来就不多,等完早饭后就没剩几根了。

  于是棠雪借口要去砍柴,在王翠花的眼皮子底下,装模作样的拿了一把生锈的小砍刀,但其实是去探看文思迁去了。

  十岁的男孩已经醒来了,正在些微的晨光和稀疏的暖阳中,半躺着翻看手里的一本药品典藏,这是村医王大胜这里唯一存有的书籍。

  听到棠雪来了的脚步,他连头都没抬,毫无反应的阅读着,就好像棠雪只是一个莫不相关,刚好从她身边路过的阿猫阿狗。

  这是什么态度?

  望着男孩的脸孔,棠雪一阵的火大,自己可是救了他两次,想起自己为了给他交医药费上蹿下跳的,她就更加的恼火。

  “喂,小屁孩,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但你这态度可有点忘恩负义的节奏啊。”棠雪大喇喇的坐到好看的男孩身边,不满的挑起眉毛。

  文思迁翻书的手轻然一顿,之后目光一瞥,视线里十岁的女孩宛如被触怒的青蛙一般鼓着脸,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谴责。

  男孩垂下纤长的眼睫,遮住了瞳底的冷光,他无动于衷的低下头,就像是没有听见棠雪的话一般。

  棠雪:……

  她突然想起从救起人到现在,她还没有听过文思迁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系统,这个男配文思迁,该不会是有语言障碍,或者是个哑巴吧?”

  系统没吭声,连一个屁也不放。

  棠雪:……

  死系统!

  气鼓鼓的女孩转而又瞪向小男孩,跟个塞了豌豆的花栗鼠一般鼓着腮帮子说道:“总之,你要记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

  但是没料到她话还没有说完,一直沉默的小男孩抬起自己浓密的睫羽忽而出声了。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

  什么得到什么?

  这死小孩现在说的是什么话?

  她可是冒着被王翠花毒打的风险,偷了金镯子救他?

  可是这小屁孩呢?一睁眼就问自己是何居心?好吧,就算她就救他是为了能回到现实世界,可是无论怎么样,他至少应该先对自己道声谢吧?

  呵呵哒!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王八蛋!”女孩鼓起大眼睛,咬着牙根一字一句的说道。

  男孩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句话,但幽深的瞳孔无动于衷,仿佛一尊石头雕刻的雕像。

  见状,棠雪更气了,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抬脚就走。

  一动不动的看着女孩麻利的身影,男孩重新垂下了眼睫,只是垂在身侧的手无声的攥紧。

  不相信,他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女孩。

  因为担心被王翠花找茬,路途上,棠雪一阵风似的胡乱的砍了一些树枝,抱着就冲进了家门,事实证明她今天的运气不错,因为王翠花和王二麻子出门了。

  空荡荡的小院子里只有麻雀停在陈旧的晾衣绳上,叽叽喳喳的东拉西扯。

  不用面对那尖酸刻薄的两口子,棠雪忍不住大大的松口了一口气,说实话,才被文思迁气成蛤蟆的女孩,一点都不想再经历第二遍糟心的情节了。

  于是她提着柴火,轻轻松松的跑到了厨房,虽然不知道王翠花他们这一对奇葩为何忽然之间出门了,但是午饭肯定还是要提前准备好的,免得被归来的夫妻二人档找麻烦。

  可是当她刚在黑沉沉的铁锅里添了水,听到水声的李大婶就攀在自家墙头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懒洋洋的喊道:“王棠雪,王棠雪,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