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偷东西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2,228

  棠雪只觉得疼到了骨髓里,胳膊似乎都要断了。

  “贱蹄子,老娘这几天就是太纵着你了,让你天天的出去偷懒耍滑!”王翠花一只手抓住棠雪,另外一只手脱下脚上肮脏的鞋子乱抡。

  百纳的鞋底抽打在棠雪娇嫩的肌肤上,几乎一抽离就会留下鲜红的血痕。

  棠雪心中恨得要死,但还是咬着牙按照原主的性格一声不吭的,只是太疼了,眼泪无法遏制的往下落,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收过这样的苦。

  一时间泪水流的更加的汹涌。

  周岁十岁,但虚岁已经十一岁的女孩,尽管常年挨饿但依旧肌肤雪白如玉,黑泠泠的大眼,泪水小溪似的滚落,在正午的阳光下,泛出彩虹的光晕,看上去美丽极了。

  第四章

  几步远的刀疤脸绑匪看着看着蓦然眼神动了动,心里不由的暗想:早就知道二麻子收养了个女儿,但没想到都这么大了,这小丫头片子长得倒是挺俊的啊。

  他和二麻子交情不错,等到这小丫头片子长大倒是可以……

  想到这里,刀疤脸一掌格挡在王翠花的手臂前,刚好拦住了她拿鞋底打人的动作。

  打得正尽兴呢,竟然被人拦住了,王翠花一下子就瞪圆了眼睛,正要发挥自己河东狮吼的技能,一抬头却发现是赫赫的地痞无赖刀疤。

  刀疤脸的名字当然不是刀疤,只是他素来爱耍无赖,脸上又带着一道明显的刀疤,村里的人不敢得罪他,于是敢怒不敢言的给他起了刀疤的绰号。

  “刀疤啊,我打我家的姑娘,拦着我做什么呢?”王翠花讨好的两眼眯缝着笑。

  棠雪心里也奇怪这绑匪的头子到底要干啥,于是她悄咪咪的侧脸去看,没想到刚好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刹那间浑身上下都毛骨悚然,那是一种贪婪的、类似于估算货物一样的眼神,满满的狡诈,棠雪的心直接往下沉。

  对方明显是别有所图,而且不怀好意。

  “王嫂,你别管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就记住以后打可得打的轻点,要是打坏了,我以后可一定会跟你算账!”

  刀疤脸的扯着脸皮子笑,扭曲起来的伤痕看着像是条活过来的蜈蚣,吓的人心惊胆战的。

  王翠花脸都白了,跟烫了似的,抓着棠雪的手一下子就松开了。

  等到刀疤脸走了,她才敢用一种近乎于怨毒的眼神看向棠雪,大着嗓门吼道:“你这小贱人,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勾引的那刀疤为你说话?”

  说着她脸上流露出一股近似于嫉妒的情绪。

  棠雪没吭声,心中却冰冷一片,勾引?亏得王翠花把这词用到一个十岁女孩的身上,难道她以为是她棠雪自己愿意引起那刀疤脸绑匪的注意的吗?

  这种人不是善类,谁牵扯上了谁最后倒霉,她巴不得离的远远的,可却偏偏被对方打上了所有物的标签!

  二麻子倒是大致明白刀疤脸的心思,眼神分外猥琐的盯了棠雪一会儿,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眼见着王翠花又想要动粗,或许是真怕自己的便宜老婆把养女打坏了,于是嘿嘿的笑着解围道:“翠花,别上火了,瞧这大太阳,看时间都该吃中午饭了。”

  二麻子提醒了王翠花,午饭的点儿但是还没有做午饭,于是她恶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棠雪的肩膀上:“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做饭!再敢偷懒仔细老娘剥了你的皮。”

  踉踉跄跄的稳住自己低矮的身体,棠雪忍着疼快步小跑进了厨房,心不在焉的拎起干柴往炉灶里面填,一边生火一边漫不经心的思索。

  王大胜毕竟是二麻子的远堂兄弟,万一哪个时候多嘴把自己捡了男配文思迁的事情告诉了二麻子,那可就糟糕了,所以一旦文思迁的病情稳定就必须尽快离开王大胜的诊所。

  原本她是打算就悄悄的把男孩儿带进自己所住的那个阁楼里,但是看今天这架势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这群绑匪找上王二麻子明显是要她这个养父做内应,帮忙寻找男配的下落。

  若是将文思迁藏在这里,二麻子王翠花天天游手好闲的保不准那一天就撞破了,但时候才真是把男主往火坑里推。

  但是话又说回来,文思迁总需要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

  思来想去,棠雪觉得很头疼,现在她只希望文思迁能尽快的醒过来,告诉自己文父的电话号码,自己好去镇子上给文父打电话,让文父派人过来护送文思迁离开这里。

  对了,为什么棠雪不从村里人手里借个哔哔机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就算是那玩意儿村里人都宝贝的很,而棠雪见都没见过更别说会用,更何况文父是什么人呐,科研大佬,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早就拥有手机了,哪儿还会用哔哔机。

  想了一圈再转回来,棠雪意识到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迫在眉睫的需要解决掉。

  那就是文思迁的医药费问题……

  钱呐!

  钱呐!

  你在哪儿啊?

  棠雪仰望刺目的阳光,心间都是苦涩和无奈。

  做好了午饭,王翠花和二麻子吃饱喝足,准备睡觉的时候,王翠花突然说起她娘家的侄子过段日子要娶亲,她准备回娘家一趟。

  这本是一件小事,二麻子也没放在心上,但是棠雪却愣住了,眼眸忽的一亮。

  这样的话,她倒是想起来了……

  淡淡的笑意浮上稚嫩红润的嘴边,棠雪轻轻舒了一口气,文思迁的药费有着落了。

  王翠花是极其爱臭美又喜欢穷显摆的人,根据棠雪的记忆每一次王翠花要在亲戚朋友哪里露脸的时候,都会特意带上一只金镯子。

  而那只金镯子是这具身体原主的父母留给原主的唯一的念想,足够支付文思迁的医药费了。

  得想个办法把镯子给偷出来,棠雪摸着下巴,眸光深沉。

  时机没有让她等太久,很快机会就来了,当天下午王翠花就按捺不住臭美的天性,将镯子和最好的衣服都拿出,搭配起来。

  在此期间,棠雪一直装作打扫地面,但两只眼睛时刻关注着王翠花,直到亲眼看到养母将金镯子藏到她出嫁时打的那口杨木箱子里,才不紧不慢、若无其事的溜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