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挨打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2,233

  他记得他五岁的时候,父亲的学生把一只狗寄样到他家,可是那只狗真是太吵了,他不喜欢所以拿胶布粘住狗的嘴,没想到那只狗居然死了。

  他没有一点感觉,父亲的学生却显得很难过,因为这件事父亲狠狠的训了他一顿。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父亲的学生为什么要不开心,不过就是一只狗而已啊,难道一只狗死掉会比一棵树或者一株花死掉有什么不同吗?

  文思迁困惑的看着窝棚顶,他无法想明白,就像是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救自己呢?明明先前还打算对自己见死不救,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第二天棠雪干完了家务活,终于能找到了一些止血药和抗生素,来到窝棚后却发现文思迁消失不见了。

  一个大活人,还是身受重伤的小孩子能去哪儿?

  该不会是被绑匪又抓走了吧?

  按照文父那种要科研成果不要儿子的尿性,文思迁要真是被重新掳回去,定然会遭受到绑匪变本加厉的折磨,一想到这里,棠雪的心都揪起来了。

  老天,她默默的牙疼。

  忽而又想到大雨过后泥地松软,如果真有人闯过来肯定会有脚印,于是棠雪连忙低头在发现只有一串同方向的印子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沿着脚印往外走,不多久,茂密的松林里,一席染血的白静静的躺在树根下,男孩浸满了朝露的发沉沉的耷拉在额侧,小脸惨白惨白的。

  他一动不动。

  该不会是死了吧?

  棠雪的心脏咚的皱缩,赶紧有些不能呼吸。

  系统古板的机械音公式化的提示:“宿主,男配还没死,但是……”

  但是在这样下去,只怕离死也不远了,棠雪的手搭在文思迁的额头上,触肤的滚烫让她皱紧了眉头。

  忧心忡忡的叹口气,棠雪心知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男配文思迁的伤口感染发炎,自身免疫机制自动抵抗致使全身高烧不止。

  如果再不降温和退烧,那么很可能从此再也醒不过来,就算是醒过来只怕也会成为一个傻子。

  对于攻略一个傻子,棠雪表示臣妾真的办不到啊。

  她用最快的速度从附近的山地找到一些能够散热的药物,逼迫文思迁咽下去,而后吃力的把文思迁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山下走。

  说真的,文思迁看着很瘦,但是对于棠雪这具经年营养不良的十岁壳子来说,也还是很重啊。

  但别说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下山的途中刚好遇到了本村的村医王大胜。

  狭小破旧的诊所里,王大胜一张粗糙的脸黑沉,看着文思迁的目光充斥着惊诧和凝重。

  “小棠雪,这孩子你是从哪里捡来的?”

  怎么突然问起跟治疗无关的话题,棠雪顿时警惕起来,心里嘀咕着难道王大胜对男配的身份起疑了吗?

  她想了想含糊的说道:“就是意外捡到的。”

  没说具体在哪里也没有交代时间。

  但王大胜却没有在意,小孩子嘛,说话都是不懂得抓重点的,能把话说清楚不错了。

  于是他肃着一张脸说道:“这男孩伤的很重,必须尽快治疗,但药费可不是个小数目,至少要一百块钱。”

  “你知道他的父母在哪里吗?”

  这个时候的一百块可是大数字啊。

  宛如被玉米给噎住了喉咙,棠雪哑口无言,搞了半天,王大胜只是旁敲侧击的想要问医药费在哪里?什么时候给。

  但也实实在在把棠雪给问住了,文思迁的父亲远在千里之外,想要通过手机问他要钱,在没有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关键是穷山恶水的小山村里根本没有手机。

  也就是说棠雪在得到电话号码之后必须去镇子上打电话通知文父才行。

  但是眼下她离不开,因为村医王大胜正眼巴巴的等着自己付药费,好给文思迁治疗。

  一行行无形的黑线划过棠雪的额头,这一刻她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跟个小老婆似的,棠雪皱着脸说道:“王叔叔,咱们不是亲戚吗?既不能先治疗然后再给钱吗?”

  说起来王大胜虽然瞧不上棠雪的养父,但他们俩还真是远房堂兄弟的关系。

  虽然不知道这男孩是什么来历,但是棠雪可是他从小看到大,跟她爸又是亲戚,以后终归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王大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暂时解决了文思迁的治疗问题,棠雪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走。

  怎么办?

  怎么办?

  从哪儿弄钱给文思迁治病呢?

  刚一进家门,就撞见了养父二麻子和几个打扮的不伦不类的大汉,围成一团。

  那几个大汉各个身心高大,都是入了秋的季节,胳膊还露在外边,膨胀的肌肉上刺着狰狞的纹身,怎么看棠雪都觉得这几个人流里流气的,不像是善类。

  正在心中暗暗的思忖着这群人到底是谁的时候,系统忽而阴恻恻的开口了:“宿主,他们就是收人雇佣绑架文思迁的那几个绑匪。”

  心咯噔一下,跟冰块遇到了铁锤似的,棠雪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要被震碎了,后脊背的汗毛都倒竖了。

  她早就料到这群绑匪迟早会搜索到村子,毕竟这里是离绑匪窝点最近的聚居区,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群人的动作居然能这么快,而且还和养父二麻子熟识。

  “麻子兄弟,那小崽子才逃出去了一天一夜,又身受重伤肯定跑不远,八成是躲在这村子里。”

  “你是最熟悉村民的,只要有不对劲儿的地方肯定瞒不过你,只要你能把那个小崽子找出来,兄弟我保证拿到赎金之后分你……”

  话还没说完,一道尖锐的女高音打断了这刀疤脸绑匪的话。

  “你个小贱人,一大早的去哪儿里了?”

  一身粗布蓝衣的王翠花掐着腰急冲冲的,像是出栏的野猪冲了过来,照着棠雪的胳膊掐了下去。

  棠雪眸中寒光一闪,如果是平时她早一巴掌甩上去还手了,可是现在她用的是别人的壳子,是绝对不能表现出反常的。

  粗糙的大手跟铁爪似的死死的掐住自己,连肉带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