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看不到的灵魂
醉月清欢2020-07-29 18:572,181

  看到这一幕,已经变为灵魂状态的棠雪心神惊惧,她刷的一下低头看向文思迁,张开嘴冲着他大喊:“文思迁,快跑,快跑啊。”

  别再傻乎乎的抱着她的身体了,一具已经死了的躯壳又有什么用,赶紧逃跑才能活命啊。

  但可惜的是无论她怎么嘶喊,怎么去推,文思迁都感受不到,男孩啊,他所有的心神都凝聚在少女冰冷的躯壳上,宛如痛死伴侣的大雁,迟迟不肯展翅飞翔。

  见状,棠雪心里又是苦涩又是无奈。

  说是高智商的天才孩子,其实是个傻瓜吧,她死都死了,你还非抱着不放作什么呢?

  一滴眼泪划过棠雪的脸颊,落到了文思迁的身上,在那一刻,男孩直觉的自己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句文思迁快跑啊,这是……

  这是棠雪的声音!!!

  可是女孩分明,分明已经死了啊?又怎么会从其他的方向传来她的声音?

  文思迁忽而抬起头看向棠雪灵魂的位置,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起疑和期盼。

  他这样,是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吗?

  棠雪满脸的震惊,随即是无尽的高兴,她看了看已经逼近的刀疤脸,含着泪喊道:“文思迁,快跑,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着逃出去。”

  可是下一秒,文思迁还没来得及探究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刀疤脸就已经完全冲了过来。

  看着满脸狰狞和凶残的刀疤脸,和他手里的枪支,棠雪即便已经死了,却仍旧觉得自己似乎要窒息了,就在她满脸绝望的转而看向文思迁的时候。

  一群人,穿着绿衣制服的人忽然从山林里窜了出来。

  “我们是县刑警支队,前面的人举起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焦急的呼喊:“小棠雪,你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在这关键之际,王大胜总算是带着县城警局的人赶来了,只可惜的是他来的有些晚了,本来还能奔跑的女孩彻底的停止了呼吸。

  文思迁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双眼鲜红如血,他死气沉沉的看着王大胜,目光冰寒彻骨:“你,怎么,才来?”

  你怎么才来?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你知不知道你,来晚了?

  一声声无声的质问跟闪着寒光的刀子一般射向王大胜的脑海里。

  王大胜的嘴唇开始颤抖,他低下头看向男孩怀里遍体鳞伤的棠雪,瘸着一只受伤的脚,颠簸着走向女孩,视野里,女孩那般安静的躺着,紧闭双眼的小脸惨白如纸,看起来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

  “她……”王大胜的音调也开始颤抖了,她……

  千言万语在胸腔里翻腾,但是那最可怕的猜想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文思迁冷酷的盯着王大胜,嘴角扯出残忍的弧度:“没错,她死了!拜你所赐,她死了,因为你来的太晚了,所以他才会死。”

  不,不是这样的,王叔叔,你别听文思迁瞎说,他就是太难过了,所以才会胡言乱语的!

  棠雪赶紧出声辩解,但可惜的是这一次大家又没人听得到她的声音。

  所以直面着文思迁的一声声,一句句的讨伐,王大胜几乎是瞬间溃不成军,他脸上血色刷的尽失,整个人像是被重击了一般,踉踉跄跄的往后退。

  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为什么还会这样?

  他明明连自行车的车链子都蹬断了啊!

  不,就是他的错,为什么他不能再快一点,为什么他这么贫穷,买不起一辆摩托车,如果他有摩托车的话,是不是小棠雪就不会被他们打死了?

  已经三十七八岁的男人,捂住自己粗糙的脸失声痛哭起来。

  那还是个孩子啊,才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就这么被人活生生的打死了,看她满身的鲜红淋漓,死前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虐待,一想到这一点,王大胜心如刀绞,一个大男人哭的双肩颤抖,让一旁的棠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王叔叔,对不起,追究还是连累了你。

  “别哭了!”制服了绑匪和王翠花夫妻后,其中一个刑警方刚,见王大胜这般崩溃,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的叹息了一下。

  “这不能怪你,只能怪这群恶徒太没有人性了。”

  但是这句话的话音还没有落,一道宛如野狼嘶吼的声音尖锐的响起。

  “别动她!”文思迁瞪着血丝遍布的眼睛,看向试图从他怀里拽走棠雪尸体的一位刑警,这高昂的音调登时将这次营救行动的大队长萧沐然惊的皱了眉头。

  这小屁孩,年纪小,但嗓门倒是不小。

  他也懒得费口舌,拽着棠雪的肩膀继续往外拉,死人就该有死人呆的地方,更何况很有可能还要做尸检。

  见状,文思迁好似疯了一般,猛地攥住了萧沐然的大手,一口咬了上去,他尖尖的牙齿宛如一个个小刀狠狠的扎进了男人小麦色的手背上。

  刹那间,萧沐然的手上青筋直跳。

  他咬着牙嘶了一声,对着文思迁说道:“小鬼,松口,再不松口,你信不信老子现在打死你。”

  但小小的男孩毫不松口,一双血红的眸底全都是疯狂。

  无语的抿了抿唇,萧沐然悄悄的对着文思迁身后的副队长方刚使了一个眼色。

  打晕他!

  方刚:啊??

  萧沐然不耐烦的再次使眼色:方刚你傻了吗?打晕他啊,难道你要老子亲自动手,老子动手可没有轻重。

  方刚无奈,正确来说是相当的无奈,当即手刀起狠狠的打在文思迁的后脖颈儿处。

  文思迁只觉得后面一疼,眼前便黑了下去。

  等他醒来之后,看着四周惨白的墙壁,以及床头柜上摆放的果篮和鲜花,面色漠然,一片寒冰无垠。

  棠雪!

  男孩在心底默默的念着这几个字,罕见的,不可思议的,湿了眼眶。

  棠雪,太平间肯定很冷,你这么怕冷,怎么会习惯,我去找你,带你回来,他掀开被子,连鞋都不穿就往外冲,可是刚出门就被上厕所回来的方刚给撞上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方刚拽住他的胳膊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了攻略反派我反复作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