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千丞2021-07-23 18:444,408

  阴冥癸地鬼夜哭,洞天浮梦一念空。

  这是世人眼中的浮梦绘。

  浮梦绘,位于罗酆山脉西南,离酆都城不过二三十里,酆都的繁华与这里相辅相成。它原本叫酆梦鬼,因其身在冥府门户、万众死气汇集之罗酆山,又地貌诡吊畸变而得名。有传闻它就是北阴大帝和魔尊的决战之地,但已不可考。

  靠着得天独厚的地形,它逐渐成了各种不可见人之勾当的集中地,后来名气越来越大,成就了如今这片供活人醉生梦死的销金窑。酆梦鬼这个名字太煞气,唯恐吓到金主,才改了如今的名字。

  一道结界,两番天地,一面是阴气森森的幽冥,一面是洞天福地般的享乐,奢靡,贪婪,黑暗,欲望,罪恶,这是人间,也是鬼域。

  浮梦绘是一处凹型山谷,“怪石嶙峋”四个字已经难尽其态,这片山谷由无数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状似骷髅般的峰石洞窟堆叠而成,好像万千恶鬼被封印在了山石之中,每每有风刮过,就会兜悬于谷地和深穴间,发出层叠绵连的可怖声响,如鬼哭鹤唳。

  这难以计数的大小洞窟在内部大多是相通的,极适合藏匿和逃遁,因而最初,这里是杀人越货、养尸炼蛊、黑市交易的不法之地,很多修士的金丹就曾在这里被悬赏、买卖,经仙盟多次清剿,也是春风吹又生。后来,这里逐渐开起了酒肆、当铺、乐坊、妓窑、赌场、斗场、拍卖行等,不法交易变得隐蔽难寻,又有很多百姓靠此地维生,仙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浮梦绘的存在。

  白天的浮梦绘是静悄悄、昏沉沉的,可一旦入了夜,一个个洞窟都亮起了红烛,将山谷映得血红,店家开门迎人,宾客慕名而至,洞窟之间人影窜动,舞乐笙箫彻夜不绝,场景之怪诞诡美,不似人间,遥遥看去,犹如百鬼夜行。

  范无慑看着眼前如魔似幻的场景,若有所思。

  “你是第一次来吧?”解彼安问,“这浮梦绘,与传闻中相比,如何?”

  普通人是不大可能来浮梦绘的,一是这里阴气重,鬼祟多,身无长物的可能回去就要病一场,二是来此地的大多一掷千金,若是穿戴不好,少不了要遭白眼。

  “差不多。”这里曾是宗子枭在人间的最后一站,故地重游,范无慑的心绪却很平静,再沸腾的恨意,也在百年间平复了下来,变成文火慢炖,更加厚重绵长。也只有眼前这个人,能给他添柴加薪。

  “进去之后,不要乱跑,里面很容易迷路,要跟着师兄。”

  “知道了。”

  浮梦绘的内部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以天然山体为依托,见石开路,遇壑搭桥,修建出了纤陌纵横、四通八达的通路,自下往上仰视,星罗棋布。

  一黑一白二人皆器宇不凡,一看就像仙门世家的公子,马上就有人迎上来招揽生意,解彼安好言推却了这个,还有不死心的那个,一个伙计很没眼见的上来就想把解彼安拉近自己的乐坊,爪子还没碰到雪白的衣角,就被剑鞘抽中了手背。

  那伙计痛叫一声,手缩了回去。

  范无慑冷道:“滚。”利剑半出鞘,护在解彼安身边,周围再也没人敢近前。

  “无慑,低调。”解彼安低声说。

  范无慑沉着脸:“走你的。”

  解彼安穿梭在通道间,寻找着什么,很快地,他就发现了两个冥差。

  这里就是冥府地界,没有设城隍一职,但时常都有冥差四处巡视。在浮梦绘死上几个人,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没了,没有人发现,只有鬼带他上路。

  解彼安将两个冥差叫到一个隐蔽的角落。

  “白爷。”两人恭敬行礼。

  解彼安想起范无慑看不到,便召唤出无穷碧,叫他握着。

  范无慑一触上那温凉的青玉仗,立刻看到了之前看不到的东西,两个鬼也有些惊异,无措地看向解彼安。

  “无妨,他是天师新收的徒弟,是我师弟。”

  “白爷到访此处,可是有新魂要收?我们还没发现。”

  “不是,只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解彼安问起这些日有没有跟孟克非的金丹有关的线索。

  一般的窃丹贼挖了金丹,要么自己拿回去练,要么在浮梦绘高价卖掉,解彼安也认为这个风口浪尖上,没人敢交易孟克非的金丹,但这里常年有跟买卖人丹相关的魔修出没,或许孟克非曾经在这里被悬赏,或许有人打听过他的金丹,或许有人讨论过是谁杀了孟克非,无论如何,那个窃丹魔修修为如此深厚,极有可能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或者是多人所为。而那些不敢当着人说的话,很可能都被鬼听了去。

  “回禀白爷,从昨日到现在,确实有很多人谈论这件事,昨晚有个独臂修士还来这里抓走了很多人。”

  “你们是否听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两个冥差想了想:“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听到有人说,越是厉害的修士的金丹越难练,普通的炼丹师、普通的金石药草、普通的丹炉都不行,有胆量、又有本事炼孟克非的金丹的,只有神鬼手了。”

  “还有呢?可曾有人悬赏过孟克非的金丹,可曾听说谁是凶手,哪怕是有人猜测?”

  二人摇头。

  范无慑问道:“那无量派抓人,可有什么根据?”

  “他们把所有丹药铺的老板伙计都抓走了,还有经常出入此处送货的、干活的以及看起来可疑的,我看着,大多也没什么根据。”

  “那就是乱抓人了。”解彼安蹙了蹙眉,“如此惊扰百姓,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在他看来,每日在此地巡视的冥差都没听到什么重要的,宋春归也不大可能从他带走的人里问出太多。

  俩人又问了一些,所获甚微,看来那个窃丹魔修的身份当真是隐秘非常,而且很可能就是一个人干的,孟克非的尸身解彼安匆匆看过,从伤势来看,应该没有第三人。

  范无慑道:“师兄,回去吧。”他心中虽然没有大波澜,但此地毕竟勾起他太多黑暗的回忆,他并不想久留。

  “也好。”解彼安朝范无慑笑了笑,“但是,难得来一趟浮梦绘,你不想四处逛逛?”世人对浮梦绘都是好奇的,尤其是少年人。

  “不想。”

  “那我们就回去。”

  正打算离开,忽听着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往下看去,一堆青衣道人冲了进来,又是无量派。

  周围抱怨声连连:“怎么又来了。”

  “又他妈来了,昨天抓的人还不够多吗,无量派真是欺人太甚!”

  “那你能如何,一会儿老老实实的,可千万别出头。”

  听着无量派的意思,是要将丹药铺旁边的店家伙计都带走,显然是想确认那些丹药铺的人是否对近期出入的人有所隐瞒,但这要抓的就太多了。

  解彼安和范无慑趁乱下了楼,却发现唯一的出入口已经被堵住了,解彼安正犹豫要不要从洞窟外御剑离开,就有几个修士走过来,将他们上下打量一番,问道:“两位公子是哪门哪派的?”

  解彼安道:“我们兄弟二人都是散修,路过此地看个热闹罢了。”

  那修士看了一眼解彼安的佩剑:“散修?公子这剑看着不凡,是出自什么炉,哪位大师之手?”

  解彼安正色道:“与道友无关吧。”

  “无量派正在追查杀害孟师兄的凶手,任何可疑人等都要审问,请二位随我走一趟吧。”

  范无慑只有简单一个字:“滚。”

  修士冷笑一声:“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等等。”解彼安不想在这里惹人注目,“我们确实只是路过此地,无量派不分青红皂白随意抓人,岂不有损正道门风。”

  “所以我‘请’公子去云鼎做客,公子赏脸否?”

  范无慑不悦道:“你跟他们废什么话?”

  解彼安突然一把抓起范无慑的衣领,一跃跳上悬空的链梯:“走,从洞窟出去。”

  “追!”那修士一声令下,十几人纷纷飞身而上,朝他们追来。

  俩人在通道间来回逃窜,那些洞窟大多里外相通,只要跑到峰石主体上就能离开。但无量派的修士从四面八方汇了过来,不得已之下,解彼安抽出佩剑,并叮嘱范无慑:“跟在师兄后面,尽量不要伤人。”

  一命修士挥剑来刺,解彼安挡在范无慑身前,两招将其逼退,又跳到另一条步道上,只听一声哀叫,回头一看,范无慑一脚把一个人从链梯上踹了下去。

  “无慑,这边!”前方不远处就是个酒馆,正好通向外面。

  “在这里,快追!”青衣修士纷涌而来。

  链梯猛烈摇晃,俩人稳住下盘,定住身形,却见前后已尽是追兵。

  解彼安安慰道:“无慑,别怕,有师兄在。”

  范无慑沉声道:“杀出去。”

  “不要杀人。”解彼安道,“我们本不该出现在这里,若有人因此丢了阳寿,我们便造了因果,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解彼安看了看四周,指着下方的一个铺子,“我们从那里走。”说罢,他挥剑砍向链梯的粗麻绳。

  范无慑会意,举剑砍向另一边的麻绳,链梯应声而断,俩人抓着绳索,随着链梯荡向下方,稳稳地跳到了步道上,直往那铺子冲去。

  他们一举冲出洞窟,御剑而起。

  恰在这时,一只利剑破空,在暗红的光晕中化作一道银白闪电,直取解彼安而来。

  那剑速实在太快,接招是来不及了,范无慑将自己的剑射了出去,解彼安则飞身而起。

  叮地一声,兵刃相撞。

  俩人先后从半空掉了下去,狼狈地滚了好几圈。

  两把剑一前一后刺入山体,而第三把则段成两截,掉在了地上。

  范无慑看着地上的断剑,一双极魅的吊梢狐狸眼杀气四溢。

  解彼安看着范无慑,想安慰他,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把剑不是什么好剑,但对任何一个剑客来说,佩剑被挫断都是极大的羞辱。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来,他面庞端正,眼神锐利,即便只有一只手臂,也不减威仪。

  此人正是李不语的小徒弟,孤悟剑宋春归。

  宋春归一伸手,他的佩剑在山石中猛烈晃动,自己把自己拔了出来,飞回主人手中。

  解彼安也召回了自己的佩剑。

  “两位公子若不心虚,逃什么。”宋春归平淡地说,“无量派不会伤害无辜之人,仅是请二位去云鼎问些话,解除了嫌疑,自会将二位平安送回。”

  解彼安怒道:“你们过分了。”他在犹豫要不要真的动手。宋春归不好对付,一旦动手,他的身份必定暴露。

  范无慑突然召来自己那半截断剑,看着宋春归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宋春归皱了皱眉:“小公子打算用这断剑对付我?”

  范无慑冷道:“足够取你狗命。”

  宋春归成名已久,于剑修一道,少有对手,他从未见过如此狂妄的少年。

  “无慑,你不准……”

  话音未落,范无慑已经举剑逼向了宋春归。

  解彼安原本想阻止范无慑,但又有点好奇,他的剑法究竟如何,想着看上一招两式再帮忙不迟。

  这一看却是惊讶不已,范无慑竟用一把断剑跟宋春归过了完整的一招,毫无露怯。

  宋春归也面显异色:“你师从何人,怎么从未听过你的名号?”

  范无慑并不回答,只是更凌厉地向宋春归袭去,招招要命。

  宋春归认真了起来,与范无慑对上几招,愈发心惊,他将范无慑暂且逼退,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门下?”

  解彼安也一直观察着范无慑的剑法。天下仙门世家,剑修占了大多数,每一家剑法他至少都能看出一二,但这套却是十分古怪,他见那招招式式都有说不上来的熟悉感,却又不记得自己曾在哪里见过。以此剑法的霸道,早该成名了,他见过一次绝对不会忘。

  范无慑依然不说话,似乎一心只想至宋春归于死地。

  宋春归神色凝重:“这可是……宗玄剑?!”

  闻言,解彼安大惊。

  宗玄剑?那不是失传已有百年的宗氏剑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