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千丞2021-07-23 17:073,092

  自先祖开宗立派,以宗玄剑和归元心法名扬天下,大名宗氏已经制霸九州三百年。哪怕其违背修仙界“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通识,堂而皇之登基称帝,天下仙门也无人敢置喙,只能俯首称臣,划地封侯,拥宗天子为人皇,九州共主。

  只是无常即是常,盛极必衰,乃亘古不变的变化。到了宁华帝君宗明赫这一代,宗氏的威势已颓,修仙界人才辈出,在几百年的岁月间,对宗氏的不满日积月累,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已是波涛汹涌。

  其实宗氏的式微,与其近三代没能出绝顶天骄有极大关系。

  问道修仙,后天的勤勉和参悟固然重要,但先天的根骨资质,往往从一出生就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而修仙界又是一人得道九族升天,没有登峰造极的领军之人,光靠人多势众,是难以服人的。

  宗明赫育有九子三女,长子与幺子都根骨奇佳,有问鼎仙道的潜质,可惜,众仙门对宗氏明里暗里的对抗,祖业的衰落和风雨飘摇的局面,都不是两个还未成才的孩子可以扭转的。

  大名府·无极宫

  后花园里传来一阵笑闹声,一个少年挽着裤脚衣袖,正领着一帮小孩儿在玩儿蹴鞠,那羊皮圆球像是长在了他脚上,怎么都脱离不了他的控制,高矮不一的孩童们围着他叽叽喳喳、团团转悠,都想从他脚下抢走球,那跳脱的场面活像一只大狗领着一群小狗撒欢儿。

  那少年眉分八彩,目若朗星,神采不逊骄阳,笑靥更胜琼华,真是一个叫人惊艳的翩翩公子。

  “大哥……啊!”一个孩童咚地一声绊倒在地,马上呜咽了起来。

  宗子珩放下球,拨开众人,笑着把那孩子从地上抱了起来,捏着他的鼻子调侃道:“哎呀小九,这就要哭鼻子了?”

  宗子枭眼里根本没泪,还要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用脏兮兮的手抹眼睛:“我摔到腿了,你还笑我。”

  “我看看。”宗子珩撩起他的裤腿,见膝盖上擦出了血,“大哥带你去上点药好不好。”

  “嗯。”

  宗子珩单手将宗子枭托抱起来,几个孩童拽着宗子珩的衣服:“大哥还回来吗,还回来陪我们玩儿呀。”

  宗子珩挨个揉他们的脑袋:“太阳太大了,你们也该散了,大哥下次再陪你们玩儿。。”

  宗子枭搂紧了宗子珩的脖子,暗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大哥,好热呀。”他把脸贴着宗子珩的脖子,蔫蔫地小声抱怨。

  “热你还搂我这么紧。”宗子珩把他一只小胳膊从汗湿的脖子上拽了下来,喘了口气,“大哥还能摔着你啊。”

  “我……”

  宗子珩突然擒住宗子枭的腰,把他在半空中荡了三圈,又大头朝下地悠到身后,最后从腋下掏了过来。

  宗子枭一边尖叫一边大笑,兴奋得整张小脸红扑扑的。

  宗子珩笑着说:“不疼了?”

  “本来也不疼,我只是不想玩儿了。”宗子枭撒娇道,“想吃大哥做的冰银耳汤。”

  “就你小心思多。”宗子珩抱着他回了清晖阁,路上顺便考了他这几日的功课,见他对答如流,没有偷懒,便夸赞几句。

  “好吃,好甜。”宗子枭吸溜了一大口滑软的银耳,美美的舔着嘴唇。

  宗子珩拿来一块濡湿的布帕,先给宗子枭擦了擦脏污的小脸。八岁的年纪,如粉雕玉琢,一张脸和他那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的母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其那对眼尾上钩的狐狸眼,望着人的时候,瞳光莹烁,仿佛欲说还休。

  “慢点吃。”擦完脸,宗子珩想给他清理一下伤口。

  宗子枭晃着小腿:“不用,几天就好了。”

  “至少要冲洗干净。”

  处理完伤口,宗子枭那一碗银耳汤都快见底了,他眨巴着眼睛:“大哥,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我快结丹了。”

  宗子珩一怔:“真的?”

  “嗯。”宗子枭骄傲地扬了扬下巴,“大哥也是十岁前结丹的,我要跟大哥一样。”

  宗子珩欣慰地拍了拍宗子枭的肩膀:“你会比大哥还早的,小九,你一定要勤勉修行,有朝一日得成大道,不叫天下人嘲笑我们宗氏后继无人。”

  “有大哥在,谁敢嘲笑我们。”宗子枭的眼底尽是崇拜,“大哥是最厉害的。”

  看着宗子枭无忧无虑地天真模样,宗子珩暗叹一声。

  “大哥,我能再吃一碗吗?”

  “不能,你上次吃了太多冰都拉肚子了。”

  “就一碗嘛。”

  “再过一个时辰就要用晚膳了,你是想喝银耳汤,还是想吃大哥做的狮子头?”

  “狮子头,狮子头!”

  屋外传来响动,宗子珩探头看了一眼,遂站了起来。

  一名女子被侍仆簇拥着走进来,她生得国色天香,眉目如画,一身锦罗玉衣,头戴金钗步摇,仪态端庄华贵。

  “母亲回来了。”宗子珩施礼道。

  宗子枭也站了起来:“沈妃娘娘。”

  “枭儿也在啊。”沈诗瑶微笑道,“来找你大哥玩儿吗?”

  “嗯。”

  “都快吃饭了,别吃这么多凉的了。”沈诗瑶把宗子枭拉到自己身前,用绢帕给他擦了擦汗,“枭儿晚上留在清晖阁吃饭吧。”

  “好,大哥说给我做狮子头。”

  沈诗瑶噗嗤一笑:“就数你爱缠着你大哥。回去把你母亲叫来,吃过晚饭,我们一起去洛水湖畔赏月。”

  “好!”宗子枭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宗子枭走后,沈诗瑶看着自己一表人才的儿子,心中甚慰:“子珩,今日功课如何?”

  “都完成了,刚才带着弟弟妹妹们玩儿了半个时辰。”

  “听说帝君又给你委派了任务。”

  “平阳一代有鬼祟作乱,派了两拨修士去,死伤惨重,我明日就出宫去看看。”

  “很好,弟妹们都还没长大,只有你能为帝君分忧,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要让帝君失望。”

  宗子珩训顺地说:“母亲放心。”

  “听说……”沈诗瑶那纤纤玉指,轻抚过手上的赤金九转玲珑镯,“赤松子验了你九弟的根骨,天资不逊于你呀?”

  “是,小九乃上上乘的资质。”宗子珩笑了笑,“他适才跟我说,他快要结丹了。”

  沈诗瑶微微一顿,目光飘向了窗外,幽幽说道:“宗氏已经足足三代没能出这样的根骨,没想到一下子就出了两个,帝君肯定很高兴。”

  “父君是很高兴,着儿子与弟妹们一起,光复宗氏。”

  沈诗瑶转头看着宗子珩,眼神晦暗难明:“你生为天之骄子,在这一辈世家子弟中都是翘楚,可惜娘出身不好,耽误你了。”

  宗子珩大惊失色:“母亲,您为何这样说?儿子生在宗氏,从小衣食无忧,很是满足,从未有过这种想法。”

  沈诗瑶拉住宗子珩的手,温柔地笑了笑:“你天资这么高,若是嫡子,在别的仙门世家必然是未来的掌门。娘是觉得,你这么争气,我反倒不争气了。”

  “娘,您千万别这样想。”宗子珩急道,“什么嫡子庶子的,有什么要紧,我从来不在意。”

  沈诗瑶凝视着自己的儿子,半晌,才道:“也罢,你九弟也一样是庶出,倒也不是你一个人可惜。”

  宗子珩知道自己的母亲好强,从小到大对他很是严格,不许他落于人后,但那都是为他好,今日这番话却是第一次听说,实在有些古怪。

  他想不明白,便暂且不再想,安慰了沈诗瑶几句,就去给宗子枭做狮子头去了。

  晚上赏月时,沈诗瑶一派如常,她和宗子枭的母亲交好,两宫常有走动。

  赏完月,宗子枭又要和宗子珩一起睡。俩人相差八岁,宗子枭几乎是宗子珩带大的,从小便很黏他。

  暑夏闷热,蚊子又多,宗子珩在蚊帐里贴了两张寒冰符,又用扇子扇着风,宗子枭才不再摊煎饼一样翻来覆去,开始昏昏欲睡。

  “大哥。”宗子枭迷迷糊糊地说,“你明天是不是要出宫,什么时候带我出宫啊?”

  “等你长大点,就可以跟大哥一起去除祟了。”

  宗子枭打了个哈欠:“等我结了丹,大哥给我什么奖励?”

  宗子珩失笑:“你想要什么奖励?”

  “带我出宫,大哥十二岁就可以出宫游历,我却从来都没有出过宫呢。”

  “好吧,等你结丹了,我去请示父君,带你出宫玩儿。”

  宗子枭转身钻进宗子珩怀里:“说话算话!”

  “哎呀别贴着我,热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