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千丞2021-07-23 17:044,071

  宗子珩十岁结丹,十二岁外出游历,就独自降服一只祸害百姓的山魅,自此少年成名,兼又德貌双全,在同辈中一直是被比照的典范。

  不久之后,四年一度的蛟龙会就要开始了,那是专为少年英才们举办的比试大会,乃修仙界千百年来的传统,只允许十二岁至十八岁的后生参加,凡在仙道一途留有姓名的天骄们,几乎都在少年时就风头强劲。

  宗子珩也一直在为这次的蛟龙会做准备,因为宁华帝君对他寄有厚望,命他在蛟龙会上要拔得头筹。他每日勤勉修行,不舍昼夜,他知道帝君从前并不在意他们母子,是他展露天资后才得到重视,哪怕是为了母亲,他也不敢令其失望。

  其实问道修仙,孤独且枯燥,宗子珩身为长子,不敢惰怠,可他真正向往的,既不是得道飞升,也不是问鼎人极,他爱花鸟山水,爱琴棋书画,爱美味佳酿,这世上有趣的事物这么多,他想多见识见识,大约比一味追求修为、剑术更有意义。

  可惜,这样的想法不能说出来,否则就连母亲也会斥责他不懂事吧。

  这天下午,金乌开始西落,不那么晒了,宗子珩惦记着他的兰园里最近长了很多蜗牛,把他的花啃得乱七八糟,便领着宗子枭去抓蜗牛、除草。

  他的兰园建在一个无人居住的偏殿里,里面种满了他多年收集而来的一百多个品种的兰花和其他花卉,到了花开的季节,群芳争艳,成了宫中一景。平日虽然也有侍仆打理,但宗子珩更喜欢自己动手,这是他在修行之余的乐趣。

  宗子珩正蹲在地上抓蜗牛,宗子枭光着脚丫子在花丛里跑来跑去,他不时胆战心惊地盯着:“小九,你小心点,千万别踩到我的花。”

  “不会的。”

  “你还是别跑了,快过来。”

  宗子枭狡黠一笑,足下突然绊了一下,整个身体往前扑去。

  “哎——”

  宗子枭一手撑地,身体灵巧地弹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一圈,稳稳地落在花圃外,哈哈大笑起来。

  宗子珩佯怒道:“敢诈你大哥?是不是皮痒了。”

  宗子枭摊开小手:“我不是在帮你抓蜗牛吗,那我扔回去了?”

  “扔桶里。”

  宗子枭蹦蹦跳跳的跑到宗子珩身边,整个身体压在宗子珩背上:“大哥,你为什么老是弄这些花呀。”

  “花不美吗。”

  “美。”

  宗子珩递给他一把铲子:“来,干活。”

  宗子枭蹲在一旁,学着大哥的样子忙活起来,原本被太阳晒得有些燥热的心,竟慢慢平静了下来。

  宗子珩扭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小九,孔夫子说,兰花有君子之德,王者之香,大哥最喜欢兰花了,你喜欢兰花吗?”

  宗子枭点点头:“大哥喜欢我就喜欢。”

  “这兰园里有一百七十一种兰花,江南是兰花的故乡,明年大哥打算去趟江南,去搜集更多的品种。”

  “等我能出宫了,就陪着大哥云游九州,把世上所有的兰花,都种到这兰园来。”

  “真的吗?”宗子珩笑道,“你不会是为了吃的,故意说好听的哄我吧。”他拿起干净的布帕,给宗子枭擦了擦汗。

  “当然是真的。”宗子枭的眼眸极亮,像洒落了星斗,“你总说君子如兰,大哥就是君子,大哥就像兰花一样。”

  宗子珩宠溺道:“今晚想吃什么。”

  “想吃红烧肉!”

  宗子枭正嘀嘀咕咕地点菜,就听着一墙之隔外,有脚步声和交谈声渐近。俩人是修仙之人,耳聪目明,若凝神听,可以听出很远,当他们在模糊的对话中捕捉到“沈妃娘娘”字眼时,都顿住了。

  “今天帝后说那些话时,你有没有注意到沈妃娘娘的表情?”

  “哎呀,看到了,要不是大殿下现在受器重,她以前哪里敢当众摆脸色。”

  “是啊,沈妃娘娘是今非昔比了,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当年可差点把性子烈的帝后气到要悔婚,现在却是母凭子贵了。”

  “大殿下若能在蛟龙会上夺魁,那可更不得了了,哎,可惜二殿下,确实是不如大殿下。”

  宗子珩脸色十分难看,他还未发作,宗子枭已经一跃翻墙而过,两个侍女惊呼。

  宗子珩追了出去,俩人已经跪在地上求饶:“大殿下,九殿下,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宗子枭袖袍一甩,凌空将二人扇倒在地:“嘴碎的贱婢,是不是不想要舌头了?!”稚嫩的嗓音却是威吓十足。

  “大殿下饶命,九殿下饶命。”

  宗子珩怒火中烧:“你们身为侍仆,敢在背后妄议主人,可知这是重罪?”

  “大殿下饶命啊,奴婢知错了,求大殿下轻罚。”

  宗子枭抬头看着宗子珩:“大哥,我割了她们的舌头。”

  宗子珩见俩人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吓得缩成一团的模样,气也消了大半,他深吸一口气:“罚你们……在这里跪上一夜,若有再犯,一定不轻饶。”

  “谢谢大殿下,谢谢大殿下开恩!”

  宗子枭皱眉道:“大哥,就这么放过她们?”

  宗子珩拉起宗子枭的手:“走吧。”低头见宗子枭没穿鞋,他把人抱起来,返回兰园,让宗子枭坐在自己大腿上,沉默地给孩子穿鞋。

  宗子枭的唇抿成一条线,突然搂住了宗子珩的脖子,俩人挨得很近,他似乎能通过大哥压抑的呼吸连接胸腔的震颤,体会到一种安静的伤心。

  穿好鞋,宗子珩站了起来,神色如常:“我们走吧。”

  沈诗瑶自小家道中落,被先帝收留,因为天资过人,成为宗氏的入室弟子,算是宗明赫的师姐。但在十几岁的时候俩人珠胎暗结,那时候宗明赫的未婚妻都还没过门,此事让两家很难堪,只好将她收做妾室,生下长子后,母子都备受冷落。

  宗子珩并非不知道他们在宫中的地位和处境,但自己年岁渐长,崭露头角,结丹之后,帝君对他也越来越器重,他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这些宫人在背后还是不饶人,若是这些话传到母亲耳朵里,她该多难受。

  “大哥。”宗子枭小声说,“你别难过了,等你蛟龙会夺魁,看谁还敢不敬重沈妃娘娘。”

  宗子珩叹道:“子枭,你还小,你不懂,这世上最厉害的功法,也堵不住别人的嘴。”

  “若为蛟龙,何须在意蝼蚁。”

  宗子珩低头看着宗子枭,微微一笑。宗子枭的母亲貌比天仙,备受恩宠,他本身又生就上上乘的根骨,所以从小到大,没受过一丝委屈,这样不曾被磨损的傲气,真让人羡慕。

  宗子枭认真地说:“大哥,你不要不开心,等我长大了,所有让你不开心的人和事,我都让他们消失。”

  宗子珩把宗子枭肉嘟嘟的小圆脸揉得变形:“你少翘课,少偷懒,多吃青菜,大哥就会开心了。”

  “那我不开心!”

  “你还敢理直气壮?”

  兄弟俩笑闹起来,冲淡了低沉的气氛。

  ----

  如众人所期盼的那样,宗子枭在刚过九岁生日不久就结成了金丹,比宗子珩还要早半年。

  若十五岁是普罗大众的成人礼,那么结丹,就是一个人正式迈入仙途的标志。只要在成人之前结丹,都代表着优越的资质和不懈的努力,何况宗家一辈出了两个天才。宁华帝君将这一喜讯昭告天下,更为此大摆宴席,无论是为人父还是为人君,这都是极为得意的时刻。

  席间,所有人都是喜悦之情溢于表,只有帝后神色寡淡,心不在焉。她出身高门,连宗氏也要礼让三分,可惜嫡出的儿子,根骨不可说不好,但对比大哥和幺弟,就差强人意了。

  沈诗瑶拉住宗子珩的手,笑吟吟地低声说:“还好吾儿争气,不然坐在那个位子上,看着别人的儿子比自己的强,该多难受呀。”

  宗子珩暗自苦笑。后妃之间的明暗较量,一直让他感到无奈。其实他与弟妹都交好,哪怕是二弟,俩人年岁相当,一起长大,彼此间从无芥蒂,将来二弟承帝位,他与弟妹们就用心辅佐,共筑宗氏百年基业。所以帝后也好,母亲也罢,这样的比较实在没什么意义。

  但宗子珩也不好扫母亲的面子,便默不作答。

  “子珩,蛟龙会,你一定要夺魁。”沈诗瑶紧握住儿子的手,“子枭虽然还小,但有一天,也可能掩盖你的光芒。”

  宗子珩温言道:“母亲,蛟龙会儿子必当全力以赴,但我和子枭……日月各自成辉,没有谁掩盖谁。”

  “日月岂能相提并论。”沈诗瑶瞪起一双杏目,声音还是一贯的绵柔,但口吻已经变了,“日月本不可同天。”

  宗子珩没想到一个随口的比喻,会被母亲这样解读,他蹙眉道:“母亲,我和子枭是亲兄弟,不必这般比较。”

  沈诗瑶凝眸看了儿子半晌,松开了他的手,淡淡地说:“你还是太年轻了。”

  宴会结束后,宾客逐渐散去,大殿内只剩下宗氏族人。

  宁华帝君宗明赫把宗子枭招到身前,看着幼子的眼神满是骄傲和宠爱:“枭儿,今日是你结丹的庆典,为父以你为傲,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管提出来。”

  “儿子想要一把好剑。”宗子枭的态度落落大方,显然是自己的要求大多能被满足。

  “哈哈,本座早就为你准备好了,此剑乃……”

  “我要一把神农鼎淬出来的剑。”

  大殿内顿时安静了。

  宗子枭的母妃楚盈若呵斥道:“子枭,不要胡说八道。”

  上古四大法宝之一的神农鼎,能炼化世间万物,此鼎淬出来的剑,都是稀世名剑,是每一个剑修梦寐以求的宝贝。只是开一次炉,所耗极大,至少需要上百名高阶修士,同时以灵力催火,中途有一点差池就会前功尽弃。所以这鼎几十年都未必能开一次,即便是宗氏,也只会为当家人开炉。

  宗子枭年幼,只想要一把人人都想要的好剑,哪知道自己的话落在大人们心中会激起什么波浪。

  宗明赫摸了摸宗子枭的脑袋:“枭儿知不知道,神农鼎淬的剑,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我不是一般人啊。”

  宗明赫哈哈大笑起来:“本座的儿子,自然不是一般人。好,本座答应你,为你用神农鼎淬一把剑。”

  殿内响起几道压抑的抽气声。

  “但是……”宗明赫用手指轻点宗子枭的额心,“你要在蛟龙会上夺魁。”

  “那还要等四年。”宗子枭撅起嘴。

  “四年?你十三岁就想夺魁?”宗明赫呵呵笑道,“好大的口气。”

  “就四年。”宗子枭倨傲道。

  宗子珩看着宗子枭成竹在胸的模样,脸上不觉带了浅笑,不管这是不是大话,至少这四年宗子枭会奋发图强。

  “好,本座就等你四年。”

  “对了,父君,我还有一事。”

  “说。”

  “儿子从来都没有出过宫,大哥上次答应我,等我结丹了,可以带我出宫游玩,只要父君同意。”

  宗明赫看了宗子珩一眼:“是吗,你大哥要带你去哪里玩儿?”

  宗子珩道:“儿子可以带九弟去除祟,让他历练历练。”

  “也好,你就带他出去吧,正好随你一同去蛟龙会。”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