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千丞2021-07-23 18:313,608

  “你是哪里人?家住何处?可有兄弟姐妹?以前拜过师吗?”解彼安把范无慑安顿在了与自己相邻的别院,忙进忙出地帮他打扫、搬东西,插缝跟他聊天,主要是问东问西。

  但范无慑惜字如金,偶尔回答也是避重就轻,似乎很防备,也没什么交谈的兴致。

  解彼安铺着从自己屋里抱来的被褥,笑着说:“你不要嫌我啰嗦,我从小在这里长大,鲜有年龄相近的朋友,何况还是活人。其实我一直都想有个师弟的,我……师兄会好好照顾你的。”这“师兄”二字的自称一出口,他有点不好意思,但心里事美滋滋的,好像担当了什么了不得的要职,他终于做了别人的师兄了,终于有了师弟了。

  大约是因为从小就接管了钟馗的起居,他一直以照顾人为乐,以后就算师父不在,他做了好吃的,酿了好酒,也有人分享了。

  范无慑看了解彼安一眼,突然皱了一下鼻子,用力嗅了嗅。

  解彼安马上反应过来:“是被子吧,我在柜子里放了我做的香囊。”他抓起自己的被子闻了闻,“你不喜欢这个味道吗?”

  范无慑走过去,拎起一片被角凑近脸,却根本不敢吸,只令那气味弱弱地飘过鼻尖,已觉心旌摇荡。

  这个味道……

  拼命压制的记忆潮涌而来,他想起那年,那富丽恢弘的皇宫深处,悬于头顶的五茎莲花灯烛火摇曳,影影重重,金樽玉觞东倒西歪,龙袍皇冕也被弃了一地,沉香木床猛晃,云雾绡罗帐随势而动,推开层层暧昧的涟漪,账内玉暖春宵,被翻红浪,他压着这个人没完没了的冲撞,几近癫狂,那时沁入鼻息的,便是类似的香,只是更热、更稠、更媚……

  “师弟?”

  范无慑如大梦初醒,烫手似的将被子扔了回去,沉声道:“太香。”

  “太香吗?”解彼安又闻了闻,“这里面我放了丁香、藿香、苍术、白附子、青桂、陈皮,这是个安神助眠的方子,提香只用了一些兰花,是兰花放多了吗?那可能是放多了,院子里种了太多,不用可惜了。”

  君子如兰,君子如兰,这个人,还是那么爱种兰花。

  范无慑的眼神晦暗难明,一股怨气毫无征兆地冲了上来。

  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全都忘了?他做过的事,造过的孽,害过的人,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清清白白地投胎转世,在厉害师父的蒙荫下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如今一派纯良洒脱,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凭什么自己拼了命记得,而他轻易就忘了?!

  “师弟,你来的突然,我一时也找不到新的被褥,你将就一晚,明日我带你去镇上好好置办置办,好不好?”

  范无慑一言不发,提起一桶脏水就出了门。

  解彼安看着少年的背影,嘟囔道:“脾气有点古怪啊。”旋即又是一笑,“怕生吧。”

  这从未有人居住过的别院,被粗略打扫一番,焕然一新,解彼安又从花园里剪了些嫩生生的花,给屋子添上人气。

  范无慑打了水回来后,更不拿正眼看人了。做师弟的刚进门就对师兄这般无礼,在别人家早就挨整治了,解彼安虽然有些郁闷,但没有往心里去,想着一个普通人在一日之内遭逢这样的变故,有些反常也可以理解。若是他从小到大都如此,那定然是过得不顺遂,自己就更没必要计较了。

  在叮嘱范无慑绝对不要一个人擅自离开天师宫后,解彼安就告了辞,打算去看看自己的师父。

  钟馗嗜酒如命,这天师宫的每一处地方,名字都取自酒,比如正殿叫九酝,钟馗的寝殿叫竹叶青,范无慑暂住的是寒潭香,解彼安给自己的别院取名逍遥酿。

  他到了竹叶青殿,撞见了正往外走的薄烛。

  “师尊呢?” 

  “天师刚沐浴完,又睡下了。”薄烛无奈地说,“也不知道又去了什么地方,又脏又臭的。”

  “又睡了?也没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吗?”

  “只喝了醒酒汤。他说白爷炖好了排骨再叫他起来。”

  解彼安笑了笑:“说的我自己都饿了,我去准备点吃的,估计师弟也饿了。”

  “天师真的收了那人做徒弟?”

  “嗯,师尊虽然行事乖张了些,但说话总是算数的。”

  “可是,天师看上他什么呢?倒是长得很好看,却不知资质根骨如何。”

  解彼安没告诉薄烛那一顿酒钱的事,给钟馗留了点面子:“师尊看中的人,必然是不差的,只不过……”

  “怎么?”

  解彼安苦笑道:“他好像不太喜欢我,不爱说话,也不爱搭理我,想问问他的身世,他也不愿意说。”

  薄烛瞪起眼睛:“这什么人啊,哪儿会有人不喜欢白爷呢,有天师做师傅,又有白爷做师兄,他未免不识抬举。”

  “倒不必这么说,可能……可能他被吓到了,还没缓过来呢。”解彼安揉了揉薄烛的脑袋,“幸亏今日你早早通知我,让我在崔府君之前赶到,不然我可能就没有师弟了。”

  薄烛有些忧心地说:“府君那边……”

  “府君嘴硬心软,明天我带些好茶,替师尊去赔罪。”解彼安眉目含笑,看来心情极佳。

  薄烛有些吃味地说:“白爷,你就这么高兴啊,若是师妹的话,我也替你高兴,哪怕是个机灵乖巧的师弟也好,偏偏那个人……反正,我总觉得他有些古怪。”

  “人不可以貌取之,说不定他是外冷心热,我猜他只是戒心比较重,熟了就好了。”解彼安叮嘱道,“薄烛,无慑还不太懂规矩,你多盯着点,千万别让他乱跑。”

  他从小在这里长大,又有官职在身,自然能在冥府畅行无阻,但他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钟馗从不允许他自己踏出天师宫,活人的精气可增补修为,能在冥府当差的全是生前没有怨念的鬼,但也无法保证谁都能抗住这种诱惑。天师宫有结界,在没有自保之力前,范无慑只能呆在里面。

  “我知道了。”

  “对了,我今日带回来的那个人,你去帮我打听打听,送去了哪个阎罗殿?”

  “哦,他怎么了?”

  “他……”解彼安知道自己不该过问人间的事,人鬼本该泾渭分明,彼此不犯,而且他与阎罗殿各司其职,他不好管那么宽。可是,窃丹一事,事关重大,毕竟当年就是人间的窃丹魔修,把火烧到了冥界,要是师尊知道了,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薄烛不再追问:“知道了白爷,我这就去。”

  解彼安去看了看钟馗,见他睡得正酣,便放下心来,转身去厨房准备晚饭。

  师尊的口味他是清清楚楚的,师弟爱吃什么呢?忘了问了。解彼安决定做些家常菜,不放辣不放甜,应该哪里的人都吃得惯吧。

  解彼安做了一桌饭菜,有芋头炖排骨,脆皮包浆豆腐,芦笋烩蛋,清蒸桂鱼,胭脂鸡脯,加上一个凉拌三丝,一个肉丝菇汤,平时他还会给钟馗准备二两小酒,今晚可以省了。

  做好饭,他把钟馗叫醒了。

  小憩一个时辰,钟馗一扫醉态,神清气爽,加之人也梳洗干净了,与刚回来时的邋遢模样判若两人。他生的高大威猛,浓眉美鬓,有成的修仙者大多飘逸出尘,只可远观,他却一身侠气,疏朗狂放,在哪里都像个异类。

  但解彼安觉得这样的师父才是好的修士,不避人间烟火气,出世入世,皆凭本心。

      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若是为了修行无视百姓疾苦,一意只为飞升,岂不违背了修道的初心。

  钟馗一屁股坐下来,眼睛都放光:“为师在外啊,就想你做的饭菜。”

  解彼安给他盛上一碗汤:“师尊,您先吃,我去叫师弟。”

  “等等。”钟馗头也不抬地啃着排骨,“怎么受伤的?”

  “收魂的时候不小心被擦了一剑,已经没事了。”

  “你有镇魂仗傍身,能伤着你的鬼魂不多见,可是碰上什么棘手的了?”

  “我正想跟您说呢。”解彼安就把孟克非被窃丹而死的事简述了一遍。

  钟馗嘴上没停,两道眉毛却拧了起来。

  “我觉得此事不简单,便叫薄烛去打听一下他被送去了哪里,之后……我还没想好怎么办。”

  “交给我吧。”

  “是。”

  “无量派的长老竟敢以身试法,真是胆大妄为。”

  “师尊,那香渠真人也是一时糊涂,急于为徒弟报仇,他和那些修士也受到教训了,估计不敢再犯了,我想就……”他当时只是想吓唬香渠真人,尽快收了阵法,若真的去崔府君那告上一状,施展招魂禁术一项,少说要被减去十年阳寿,但这并非大奸大恶之事,他也不想香渠真人受此惩罚。

  “嗯,你看着办吧。”

  解彼安松了口气:“那、那我去叫师弟了。”

  到了范无慑的住处,屋内没有掌灯,一片漆黑,解彼安有些犹豫,轻轻叩了叩门,小声道:“师弟?师弟?”

  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难道……还因为被子太香而不高兴?

  解彼安想了想,折返回去,把饭菜汤分别盛出来,放在竹篮里,打算给范无慑送过去。

  钟馗不满道:“不吃就饿着,哪有师兄给师弟送饭的。”

  解彼安笑道:“他年纪小,又突然到了鬼界,心里指不定怎么慌呢,我先照看他几天。”

  他将竹篮送到范无慑门口,又敲了敲门:“无慑,我给你把饭菜都房门口了,你要是起来看见了,就趁热吃。”

  久久没有回应,解彼安有些失望地走了。

  屋内,范无慑将自己裹在解彼安的被子里,几乎是幼儿蜷缩于母体的姿态,他听着解彼安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颤抖着张开嘴,咬住了那散发着兰花香的松软的被子。

  一片黑暗中,瞳晶显得格外明亮,只是逐渐浮上一层水幕,黑暗像是稠结成了浓雾,令人愈发难以喘息,一个微弱的声音像是求救一般叫了一句:“大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