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水千丞2021-07-23 18:003,513

  “若蛟龙会夺魁,你有没有想过,向帝君请什么赏?”

  “儿子还没想。”

  “无论赏什么,都不会是神农鼎淬出来的剑。”

  宗子珩凝神望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想着临行前与母亲的一番对话,不禁发怔。

  “大哥,地瓜烤好了,好香啊。”

  宗子珩回过神来:“就来。”他匆匆洗了手,收敛起情绪。

  离开无极宫这些天,宗子枭快要玩儿疯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出宫,见什么都新鲜,住腻了客栈,非要在野外露宿。正好这古陀山有鬼祟作乱,宗子珩打算入了夜就去处理,便就近安顿了下来。

  “大殿下,您尝尝。”烤得皮焦里嫩的地瓜被递到了宗子珩跟前。

  此次出行,宁华帝君给他们派了两名高阶修士做护卫,是一对兄弟,分别叫黄弘和黄武。

  宗子珩道:“拿些酒来。”

  黄武将酒壶送了过来,宗子珩倒上三杯酒,让给俩人:“一路上辛苦二位了。”

  俩人受宠若惊:“大殿下,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出了宫,不必太过拘泥礼数。”宗子珩朗笑道,“这逍遥酿可是好酒,初入喉是淡雅甘醇,但余韵无穷,所谓逍遥似神仙。我一人独酌岂不无趣,来吧。”

  俩人这才接过酒杯,对饮起来。

  宗子枭眼巴巴地盯着那酒:“大哥,我能不能……”

  “不能。”

  “给我尝一口嘛,我从来都没喝过酒。”

  “你才几岁,谁敢给你喝酒。”

  黄宏黄武兄弟跟着笑了起来。

  “出了宫,不必拘泥礼数,这是你刚刚说的。”宗子枭攀着宗子珩的肩膀,“大哥,给我试试,真有那么好喝吗?”

  宗子珩睨了他一眼,勾唇一笑:“好吧,就给你尝一点点。”他拿拇指沾了点酒,抹到了宗子枭嘴唇上。

  宗子枭好奇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小脸骤变:“呸,呸,好辣。”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宗子枭怒道:“难喝死了!”

  “这是你自己要尝的,可怪不得别人。”宗子珩笑着把他抱坐到自己腿上,“来,喝点水。”

  宗子枭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水,终于老实了。

  吃完饭,天光渐暗,兄弟俩靠在一起欣赏日落。

  “大哥,那邪祟在哪里,什么时候出来。”

  “那就要问它了,我们只能等。”宗子珩用手指轻轻弹了弹放在一旁的引灵符,只要鬼祟出现在方圆一里内,这符就会烧起来。

  “为何世上有这么多鬼祟,除也除不尽。”

  “只要有人,就会有鬼。”宗子珩道,“你是不是又没好好听课,怎么还问这种问题?”

  “我这是在感慨。”

  “来,我考考你,这魂与魄有何区别?民间除祟和阴间收魂,又有什么不同?”

  “魂有天魂、地魂、人魂,魄分喜、怒、哀、惧、爱、恶、欲,此为三魂七魄。”宗子枭轻哼一声,“我记着呢。”

  “好,继续说。”

  “天魂地魂原本就是天地之精气,人死之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地,只有人魂带着人的因果业力,阴差冥将收的便是这人魂,而七魄则会在头七逐渐散去。”

  “若人魂没收走,或七魄没散去,当如何呢?”

  “那就变成了邪祟呗。”宗子枭对答如流,“魂与魄变成的鬼又不一样。魂无形体,只能上别人的身,魄因执念太深不肯散去,便会起尸。”

  “不错。”宗子珩点点头,“若是魂作乱,百姓一般会祭拜当地城隍,请阴差冥将来收,若是魄作怪,就需要我们出马了。不过,除祟时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无论是魂还是魄,永远不能掉以轻心。”

  “嗯。”宗子枭靠在大哥怀里,有点犯困,“那城隍是什么样的?冥府里,真的有那么多阴差冥将吗?大哥,你去过冥府吗?”

  “城隍啊,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官职,每个地方都有当地的城隍。冥府嘛,其实大哥去过,大哥曾经去过罗酆山,冥府就在罗酆山,但那里有一道结界,分隔了阴阳两界,咱们活人是看不到的。”

  “那有一天我们死了,是不是可以在冥界重逢?”

  宗子珩失笑:“提什么死不死的,太不吉利了。”

  “因为,人死了,活人就见不到他了,可是我不想见不到大哥,无论是人间还是冥界,我都想和大哥永远在一起。”

  宗子珩心中一暖,贴着宗子枭的脸蹭了蹭:“大哥也想和小九永远在一起,可是,人死了呀,投胎转世之前,要喝孟婆汤,喝了那孟婆汤,下一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人活着的时候,我们要加倍珍惜,死后就顺应天命吧。”

  “那我不喝,死都不喝。”宗子枭想到自己要喝的时候已经死了,改口道,“我死活都不喝,我不要忘了大哥,大哥也不要喝,不要忘了我,转世投胎了,我就去找你,我们还做兄弟。”

  宗子珩被这童言无忌逗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答应我啊大哥,我们都不喝孟婆汤。”宗子枭非常认真地在为这件事焦虑,一定要得到一个承诺。

  宗子珩无限温情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们都不喝,下辈子你还来烦死我。”

  “哼,说不定下辈子是我做你大哥,不,做你爹。”

  “反了你了。”宗子珩抱着宗子枭咯吱起来,引来一阵又哭又笑地求饶。

  ---

  半夜时分,宗子枭已经趴在大哥身上睡着了,突然就被摇醒了。

  “小九,你看。”宗子珩悄声说。

  宗子枭眼底收进一丝火光,是那引灵符!他猛地跳了起来,紧张又兴奋地左顾右盼,“在哪里,在哪里?”

  “沉下心来。”

  宗子枭深吸一口气,将灵力扩散,向四面八方探索鬼祟的怨念,但他修为尚浅,且从没有实战过,凝神感知了半天,也没找到。

  “跟我走。”宗子珩抽出剑,朝西南面飞掠而去。

  宗子枭跟在大哥身后,黄宏黄武则在最后护佑。

  古陀山这鬼已经侵扰当地一年之久,专门挖人肚肠,受害的至少有六七人了。但此地地处纯阳教和五蕴门势力交界处,两派素有不合,谁都不愿意管这里的事,这才导致这鬼祟被越养越厉害。

  大名宗氏虽然称帝,但九州幅员辽阔,各地始终是由当地的仙门世家守护,百姓奉税以求仙门庇护,各仙门又要向宗氏纳贡,而那些偏僻的、穷困的、或夹在不同势力之间的地方的百姓,往往因为奉税不够而被忽视,受尽妖魔鬼怪的祸害。

  宗子珩每次外出游历,都会为百姓除害,像他这样的修士不在少数,天大地大,如此仗剑天涯、逍遥自在,才是他心中最向往的生活。

  他们很快就追上了那邪祟。

  宗子珩道:“黄宏、黄武,你们来掠阵,别让他跑了。”此次除了要收这东西,他也想让宗子枭历练一番。

  “是。”

  那邪祟果然是起尸的,他的腹部被掏了一个几乎是对穿的大洞,极为骇人,尸身已经烂了一半,在盛夏的夜里散发出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那行尸意识到威胁接近,发狂地扑向宗子枭。

  宗子枭第一次面对真正的鬼,就这样形容可怖、腐臭熏天,吓得他脸色刷白,他握着剑,一时竟愣在当场。

  宗子珩挡在宗子枭身前,一脚将行尸踹开,举剑就刺,那行尸的速度比俩人想象得都快,反身闪避后,又扑向宗子枭,他显然是知道在场谁的灵力最弱。

  “小九,拿符来!”

  宗子珩手挽剑花,将那行尸接连逼退,却不急着制服他。

  宗子枭终于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刚才竟吓傻了,一时羞愤,从怀里掏出一张符,上面用朱砂写着伏魔决,他转到那行尸后方,将符打了出去。

  那行尸感受到背后的灵压,快速闪避,他发出凄厉地嗥叫,那烂得只剩下两个黑黢黢的洞的眼睛,凶狠地“看着”宗子枭。

  宗子枭咬了咬牙,挥剑击了过去。

  行尸伸出十指利爪,抓向宗子枭。

  一道白影飞过,抱起宗子枭躲过行尸的攻击:“小九,不要怕,有大哥在,再试一次。”

  宗子珩在前方与行尸缠斗,宗子枭再掏出一张符,故技重施,想要偷袭行尸的后背。

  那行尸也早有准备,一察觉到灵压,就飞身闪躲。

  这一次宗子枭却没有退,他目露凶光,小小的身体原地弹射而起,趁着行尸被宗子珩和符箓前后夹击,闪躲不利时,欺近后方,一剑狠狠挥出。

  一颗脑袋飞上了半空。

  宗子珩呆了呆。

  第一次除祟,他不想给宗子枭留下太可怕的印象,所以以降服为主,却没想到宗子枭天生带股狠劲儿,抓到机会直接砍头。

  头颅落地,行尸也应声倒在了地上。

  宗子枭持剑而立,小胸脯剧烈起伏,脸上汗出如浆,显然是心有余悸。

  宗子珩走了过来:“小九,你没事吧?”

  宗子枭摇摇头:“大哥,我不怕。”

  宗子珩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怕也没关系,大哥第一次面对邪祟,也怕得要命。”

  “真的吗?”

  “真的。”

  宗子枭笑了一下:“但我真的不怕,至多有点紧张,有大哥在,我知道什么东西都伤不到我。”

  宗子珩也笑了:“你表现得很好,亲手了结这邪祟,父君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

  “大殿下。”黄武正在检查行尸,“有些古怪。”

  俩人走了过去。

  黄武皱眉看着那行尸,又看了看自己的兄弟,询问道:“你觉得呢,像不像?”

  “像。”

  “怎么了?”宗子珩不解道。

  黄武道:“回大殿下,这人的伤,看着像是个被挖了金丹的修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