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水千丞2021-07-23 18:373,438

  解彼安拿上两包白毫,抱上一坛逍遥酿,带着范无慑去了红宫。

  这白毫是解彼安上次在酆都城买的,本打算送给崔珏,但今日钟馗把勾魂索给了范无慑,他觉得这事儿要是被崔珏知道了,绝不是两包茶能抹过去的,便打算暂时不去判官府了。

  一路上,他们碰到不少阴差,一见二人都是毕恭毕敬,魂兵器因为附着北阴大帝的神念,算是另类的法宝,对鬼魂有震慑的作用。

  “师兄。”范无慑突然问道,“你去过冥府以外的地方吗?”

  “你指哪里?地狱吗?”

  听到“地狱”二字,范无慑的瞳仁瞬间缩紧:“你去过地狱?”

  “去过,但再也不想去了。”解彼安趁机教育他,“我要你在人间低调行事,少结因果,都是为了你好,有时候人未必有作恶之念,但就算是无意铸成大错,死后也必受因果所累,入地狱受刑罚之苦。”

  范无慑没有说话。

  “怎么,你好奇?想去地狱看看?”

  “不必。”

  他在无间地狱受百年极刑,还有谁比他更熟悉地狱。他不会重返地狱,但他可以把地狱带回人间。

  “嗯,不去也罢,那地方很是可怕。”

  “我刚刚指的是,九幽。”

  “哦,当然去过,我多次随师尊巡视九幽。”

  “九幽是什么样的地方?”

  “世人皆对九幽有很多猜想,其实,九幽就是鬼居住的地方。九幽有三种鬼,最多的是饿鬼道投生的鬼,比如江取怜,是真正生长于九幽的鬼民。还有地狱道化生的凶鬼,化生地狱道的,生前都有大奸大恶,在冥府地狱刑满之后,再入地狱道,没有人形,没有神智,没有记忆,只是受苦,永世不得超脱,这些凶鬼多藏在水下、密林、山峦中。最后,就是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投胎的鬼。他们各自划地而居,因为饿鬼和凶鬼都会吃鬼。”解彼安道,“五方鬼帝负责守护九幽结界,使人鬼互不侵扰,但不管鬼民之间的争斗,所以九幽是无法无序的,十分危险。”

  “我对九幽有些好奇。”范无慑道。

  “下次师尊巡视九幽,可以一同前去,但我们不能擅自去九幽。”

  “为什么?”

  解彼安笑道:“师兄刚刚不是说了吗,九幽很危险。”

  “有魂兵器,鬼不是轻易不敢来犯吗。”

  “一个两个自然不足为惧,若是多了,寡不敌众啊。”

  “是吗,难怪那些偷入九幽的人大多有去无回。”

  解彼安无奈地摇摇头:“是啊,百年来,总有人能找到结界的漏洞,试图去九幽找轩辕天机符,帝君亲自封印的地方,岂会轻易被找到。”

  范无慑微微眯起眼睛,呢喃道:“不能轻易找到。”

  “何止人在找轩辕天机符,鬼也同样在找,那法宝实在是太厉害了。其实我一直怀疑天机符已经被帝君毁掉了,可师尊却说,即便以帝君的修为,也无法摧毁神宝。”

  “当然,那是能号令天地人三届之兵的法宝。”范无慑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说与自己听,“那样的法宝,究竟会被封印在什么地方……”

  “还好宗子枭终归只是个凡人,哪怕以他问鼎人间的修为,也只能召唤阴兵,否则,人间必成地狱。”

  谈话间,眼前出现一座深赭色的宫殿,在幽暗的冥府显得格外阴森。

  “啊,到了。”解彼安深吸一口气,不大情愿地说。

  门口守卫的阴差将俩人引了进去。

  江取怜正躺在椅榻上,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翻手中的绘本。

  解彼安一眼认出那是最近人间很流行的绘本小说《升龙记》,讲的是一个出身贫贱的少年登顶仙道的故事,剧情十分浮夸,但还挺好看的,这第三十九集应该是新出的,他都还没买到。

  江取怜身为鬼王之王,有的是办法弄到人间的好东西,甚至都不需要踏出红宫,解彼安自然不会真的认为他就图这茶酒。

  看着一黑一白一双俊美少年,江取怜微弯双眼:“无常,你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

  “承蒙红王不嫌弃,这里有两包白毫,和一坛逍遥酿。”

  “你怎么知道我不嫌弃。”

  解彼安微讪。

  江取怜低笑起来:“逗你的,你孝敬我的,我当然喜欢,放下吧。”

  解彼安刚把东西放下,江取怜突然“咦”了一声,看着范无慑:“你身上怎么突然有了鬼气。”他马上明白过来,惊讶道,“天师给了你魂兵器?”

  解彼安郑重道:“从今往后,师弟与我一同任职无常。”

  “一同任职?”江取怜微眯起狭长的凤目,“如何一同任职?”

  “师尊说我二人一黑一白,一阴一阳是为道。”

  “白无常,黑无常?”江取怜冷哼一声,“什么时候天师都能授命冥将了?莫非帝君闭关,这冥府就是他说了算?”

  “所谓授任,并非真的授任,我一不列鬼仙,二不食俸禄,只得一个名头,与师兄同进同出,一起收魂罢了。”范无慑眼凝寒霜,“至于魂兵器,既然帝君赐予师尊,师尊要给谁,轮不到他人置喙。”

  解彼安赶紧给范无慑使眼色,示意他闭嘴。

  江取怜噗嗤一笑,他坐起身,拢了拢松垮的衣襟,懒洋洋地从榻上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二人。

  解彼安戒备地盯着江取怜。

  此人修为之高,足以做钟馗的对手,且脾性十分地邪,无人可以琢磨,解彼安怕他并非没有原因。

  江取怜站定在解彼安面前:“彼安,你从小到大都很可爱,但你这个师弟,就一点都不可爱。”言语间,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探向解彼安的面颊。

  “锵”地一声响,汀墨半出鞘,挡住了江取怜的手。

  电光火石间,江取怜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剑刃,他小指微翘,那力道看来像是捻着一只花,优雅又轻巧,可剑却是一动不能再动。

  解彼安低声道:“无慑,不得无礼。”

  范无慑比江取怜矮了半头,但气势丝毫不弱,解彼安十分不解,他这个师弟,怎么好像什么都不怕呢?

  江取怜松开了手,调侃道:“怎么,你师兄我碰不得?”

  “碰不得。”

  江取怜低笑道:“我错了,其实你也挺可爱的。”

  解彼安额上泌出汗来:“红王,我师弟还小,不必与他一般见识。”

  江取怜但笑不语,他隔空一抓,那一坛逍遥酿便直接飞入手中,他拍开泥封,高举酒坛,豪气地将酒倒入口中,“好酒。”他赞道。

  解彼安道:“红王,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告辞了。”

  “等等,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解彼安神经紧绷。江取怜用“请”和“帮忙”二字,实在让他心惊肉跳。

  “前几天你们天师宫几次派人去查那个叫孟克非的鬼,听说他是李不语的师侄。”

  “是。”

  “为何,因为他被窃丹而死?”

  “是。”

  “他的死,怕是在无量派掀起了轩然大波吧。”江取怜睨着解彼安,“以天师那个性子,恐怕不会坐视不管。”

  “……那毕竟是人间的事,师尊自有分寸。”

  江取怜发出一声讥笑:“人间最怕窃丹魔修,毕竟听到魔尊宗子枭的名字都会瑟瑟发抖,天师一定也很想知道孟克非究竟为何人所杀吧。”

  解彼安看着江取怜:“莫非红王知道?”

  “我不知道,但有人知道。”

  “谁?”

  “孟克非。”

  解彼安一怔:“他没有投胎?”

  “他在我手里,如果想知道是谁杀了他,只要问问他就行。”

  解彼安慎道:“红王想如何?”

  “天师那里有我想要的一样东西。”江取怜嘴角微扬,“帮我转告天师,他自然明白。”

  ---

  离开红宫后,俩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范无慑忍不住问道:“他平时也这样对你轻浮?”

  解彼安却根本没听范无慑在说什么:“不行,此事要尽快告诉师尊,但师尊肯定已经睡下了,唔……还是明天早上吧。”

  “师兄。”范无慑突然挡在了解彼安身前。

  解彼安一个不留神,俩人直接撞在了一起。

  解彼安连忙稳住身体,无意间抓住了范无慑的胳膊。

  一股兰花香沁入鼻息,范无慑心神一荡,他急忙挥开了解彼安的手。

  解彼安也觉得有些尴尬,早前范无慑才说过不喜欢别人碰他,就算不是针对自己,但这样好像在被人嫌弃,总归是有点难堪的。

  解彼安不解地看着范无慑:“师弟,你刚刚说什么?”

  解彼安的眼仁又大又黑,像小鹿一样干净纯粹,让人根本无法遏制地去想,想这双眼睛被情欲玷污时的神态。

  范无慑的喉结上下滚了滚:“他平时……也那样对你吗?”

  “哪样?”

  一种凌驾于理智之上的,拼命压抑却濒临爆发的欲望,迫使范无慑快速伸出手,一把捏住了解彼安的面颊。

  解彼安一惊。

  范无慑沉声道:“这样。”紧贴着那面颊的指腹,要烧起来一般地烫。他好想触碰更多,好想……

  解彼安疑惑于范无慑的反常,但还是没弄明白范无慑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只道:“他不常威胁我,很多时候,大约是以看我害怕为乐吧。”说着,他将范无慑的手拉了下来,“你不必担心,只要有师尊在,他不敢真的把我们怎么样。”

  范无慑将手背到背后,紧握成拳,似乎这留住那快速流失的、属于这个人的温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