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水千丞2021-07-23 18:103,415

  解彼安原是打算一早就把江取怜的事告诉钟馗,但一觉醒来,却发现钟馗在指导范无慑练剑,见他小师弟黑衣服变得灰扑扑的,该是练了有一阵了。

  解彼安饶有意趣地在一旁看着。

  这天师宫清冷太久了,师尊为了他的安全,从来不准阴差服侍,薄烛也不过来了一两年,在此之前,偌大的宫宇只有他们师徒二人,他从小渴望有适龄的玩伴,这个愿望虽然实现的有点晚,但他还是很高兴。他希望他们师徒三人和薄烛,能一直这样下去。

  师徒俩连过数招,范无慑再次被钟馗破了攻势,打落了手里的剑。

  钟馗不留情面地训诫道:“你的招式没什么问题,基础也很扎实,但速度太慢,且杀气重,只有五分力,偏有十分傲,眼高手低,于己毫无益处。”

  范无慑气息不稳,但眼神并无不忿,反而显得很平静,因为这话没说错。他此前以为,钟馗被称为天下第一人,靠的是东皇钟,修仙界对此也确有争议,毕竟钟馗又没和许之南、李不语打过,胜负两说,如今看来,就算没有东皇钟,钟馗也是当世修仙界的顶级宗师,配当解彼安的师父。

  解彼安含笑道:“师尊,无慑,休息一会儿吧,该吃饭了。”

  “好,吃饭去。”钟馗大摇大摆地走了。

  “无慑,得师尊指导,肯定受益匪浅吧。”解彼安拿来一块毛巾,示意范无慑擦一擦衣服上的灰。

  “尚可。”范无慑道。

  “狂妄。”解彼安斥责道,“刚刚师尊还说过你呢。满招损,谦受益,你这个自大的坏毛病必须改。”

  范无慑蛮不在乎地说:“我说的是实话。”

  解彼安皱眉看着他:“真是年少轻狂,是不是又想挨罚了。”

  想到上次擦了一天地,令范无慑颇为恼火,他睨着解彼安:“师兄能赢过我吗?”

  “什么?”

  “师兄和我比一场,若你赢了,我就都听你的。”

  解彼安被气乐了:“你就这样做人师弟?”

  “我没做过人师弟。”

  “好啊,改日我们比一场。”解彼安心想,真要治一治这小子骄横的脾性了。

  “师兄,若你输了呢?”无意间问出这句话,范无慑盯着解彼安黑黢黢的眼睛,心跳骤然加快,有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大哥,若你输了呢?”他会怎么回答,他会不会说……

  “任你处置。”

  范无慑胸臆一滞,随后气血翻涌。

  当年,他带着山河社稷图和轩辕天机符重返大名,与已经践祚人皇的宗子珩生死一战时,发生过一模一样的对话。

  他赢了,他是如何“处置”宗子珩的呢?

  他把宗子珩压在无极宫三清殿的龙椅上,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他要让他那个为了皇位不择手段、杀父弑弟的大哥,好好尝尝不惜一切成为宗天子的代价,且往后端坐于此的每一天,都想起自己是如何在这皇位上像条狗一样被自己的弟弟C!

  然而解彼安终究不是宗子珩,他说这四个字的时候,脸上没有行至山穷水尽的决绝,只有少年意气、神采飞扬——他丝毫不认为自己会输。

  范无慑板着脸:“你跟别人切磋,也轻易许下这种承诺?”

  解彼安不甚在意:“怎么?你师兄与人切磋,还不曾输过,若当真输了,那也只能愿赌服输嘛。走,吃早饭去吧。”

  “你就不怕别人提出非分要求?”

  “什么非分要求?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要我以身相许吧。”说完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范无慑瞪着他的后脑勺。

  “无慑,你也要愿赌服输,若输了,就要对师兄言听计从。”解彼安扭头冲范无慑粲然一笑,“你呀,还不是师兄的对手,我会好好给你上一课的。”

  范无慑快走几步,与解彼安并肩而行:“若你输了,你就不怕我有非分要求?”

  “哦?”解彼安觉得他的小师弟有时候很有趣,“你会有什么非分要求?说来听听。”

  范无慑抿了抿唇:“没想好。”

  “那你好好想着,说不定有一天能用上。”

  ---

  吃饭的时候,解彼安将昨晚在红宫的事告诉了钟馗。

  钟馗冷哼一声:“你们知道他想要什么吗?”

  “法宝?”

  “对,早年我得一样法宝,是一个擅用巫蛊的南苗修士流传下来的偶身,能做灵力或者魂魄的宿体,被宿之后,就会化成寄宿者想要的模样。”

  “他想要来做灵舍?”

  冥界之人,在人间是没有实体的,就算强行化出实体,或者上活人的身,也维持不了多久,且很损耗修为,若是想要长时间返阳,就需要一个可以寄宿的身体,这个身体叫做灵舍。

  以江取怜的修为,可以自己淬出灵舍,但以草木做的灵舍,维持不了几天就会烂,所以,他应该是想要一个专门用来寄宿魂灵的法宝。

  钟馗点了点头。

  “他要灵舍做什么?”解彼安皱起眉,“帝君可是不准他随便去人间的。”

  “哪里拦得住他,只要他没惹出麻烦,就算是帝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钟馗扒了一口饭,“反正,他应该是不敢乱来,至少不敢被我知道,但我还是不能给他灵舍。”

  “师尊说得对,那孟克非怎么办?”

  钟馗道:“我去会会他,此人狡诈,说的话不可轻信。”

  “也是。”

  “几日后,就是李不语的寿诞,因为出了孟克非的事,这次不办寿宴,但各大门派少不了要派人去祝寿,我们便正好有了理由去云嵿。彼安,你去准备一份寿礼。”

  “是。”

  ----

  蜀山被誉为天下第一仙山,皆因无量派驻于此地。

  但即便没有无量派,此山千峰竞秀,万壑藏云,比之三山五岳也是各领风骚。而令天下修士趋之若鹜的当代第一大仙门无量派,就在蜀山第一峰——点苍峰的峰顶,因其云雾缱绻,仙气氤氲而得名云嵿。

  无量派已开宗立派数百年,在宗天子的时代亦是举足轻重的仙门。百年前,在对宗氏的围剿中,无量派立下大功,又有绝顶天骄的李不语将无量剑发扬光大,于是在宗氏覆灭、百废待兴时,无量派迅速崛起,李不语成立仙盟并出任盟主。如今无量派拥有门徒过万,财富、法宝、高阶修士数不胜数,稳坐天下第一仙门宝座。

  李不语为人正派,秉公执事,在修仙界德高望重,令人信服。因而,李不语每年的寿诞,成了修仙界的隆重聚会,人人以受邀约为身份地位之象征。

  蜀山脚下最热闹的城镇,叫兰溪镇,修道者在别处都是较为少见的,但在这里却满街都是,一点不稀罕。

  钟馗带着两个徒弟走在兰溪镇,三步一停五步一驻,看到什么酒都想试一试。

  解彼安平日是要管着钟馗不能多喝的,但他也爱逛集市,除了酒,还有那么多新鲜好玩儿的东西,他看都看不过来。

  于是范无慑就看着这师徒二人,短短一条街一个时辰都还没走出去。

  “无慑,无慑。”解彼安兴奋地朝范无慑招手,“你看这个小玩意儿,我都没见过,我给薄烛买一个,你喜不喜欢,给你也买一个?”

  范无慑突然想起,从前宗子珩外出游历,总会带回一大堆礼物,分给弟弟妹妹,这习惯就是投胎转世了也没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道:“好。”

  解彼安这边正付了钱,那边就听着钟馗跟人吵了起来。

  “怎么就画得不行了?”一个书生怒道,“人人都说我有吴道子之风采,这兰溪镇数我画的钟馗卖得最好!”

  “钟馗长这样?你见过?”钟馗指着图上满脸络腮胡的雄壮大汉怒道,“这什么玩意儿,长得跟狗熊似的。”

  “你、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天师!”

  “你画成这样才是侮辱天师!”

  解彼安连忙跑了过来,憋着笑把钟馗往回拽:“师尊,算了算了。先生,我师尊喝了点酒,不好意思,莫怪,莫怪。”

  那书生一看解彼安,不敢置信道:“这小仙长是你的徒弟?你这粗蛮无礼之人,怎么会有这么斯文俊俏的徒弟。”

  “这就是我徒弟!”钟馗翻了翻画摊,拿起另外一张,“为什么把崔子玉画得这么好看?不是,你见过吗?你见过钟馗吗,你见过崔珏吗?!”

  “师尊,好了,别闹了。”

  “这又是什么?‘钟馗吃鬼图’?”钟馗一把揪过那画撕了,“我徒儿做的饭好吃极了!谁要吃鬼啊,鬼有什么好吃的!”

  “又不是让你吃鬼,你这个疯子,你赔我画!”

  范无慑掏出一颗碎银,扔给书生:“够了吧。”

  书生掂了掂碎银,重重哼了一声,骂骂咧咧地收起画摊。

  钟馗也骂骂咧咧地被解彼安拖走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钟馗怒道,“你师尊也是一表人才,英武潇洒,为什么总把我画那么丑。”

  解彼安忍着笑:“好了师尊,民间敬重您,供奉您,觉得您要长得凶煞一些,才能镇住鬼嘛,别生气了。”

  “荒谬,他们不也一样供奉崔珏,为何把崔珏画的跟神仙似的。”

  “崔府君确实有仙风道骨。”

  “我就没有?”

  “师尊……”

  “天师。”一道清朗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三人回头,一个俊雅青年含笑拱手:“天师,晚辈奉掌门之命,迎天师和无常仙君上云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