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水千丞2021-07-23 18:103,210

  宗子珩破门闯入隔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床上弹坐而起:“谁?!”

  宗子珩心中稍安:“小九,是我,快穿上衣服。”

  “……啊?”宗子枭还迷糊着。

  门外忽地传来一阵打斗声,宗子珩顾不上衣服了,一手持剑,一手抱起宗子枭,跑出了客房:“黄弘黄武……”他脚步一刹,僵住了。

  他们的客房在二楼,虽是位于最南面,但这个客栈很小,应是几步就能走到楼梯口,可俩人分明看到眼前的走廊像是被用力抻开的绳子,诡异地变长了许多,而那楼梯口也跟着跑到了很远的地方。

  宗子枭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睡糊涂了,就连宗子珩一时也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

  “大殿下!”黄弘的声音让俩人回过神来。

  黄弘就在楼下,宗子珩低头看去,更觉毛骨悚然,原本不过二层楼的高度,怎么俩人之间的落差至少有三四丈?

  “大殿下,我们被埋伏了,你一定要抓紧九殿下,千万不要跟他分开。”

  “这……这是怎么回事?”宗子珩循着打斗的声音想要找到黄武,“黄武呢?”听来明明是很近的,可就是看不到人。

  黄弘咬牙道:“我们都在这个客栈里,但是彼此碰不到对方,这是鲁班的法宝,公输矩。”

  宗氏兄弟对视一眼,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修仙界的法宝,大体可分三类。最厉害的自然是上古四大法宝,其下是千古留名的地祇们创造出来的法宝,被一代代流传下来,最后一类,则是当代英杰炼造的法宝。

  那上古四大法宝,即便是登峰造极的天骄,又有幸寻得,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仅是皮毛,否则神农鼎也不会需要百名高阶修士护炉火了。百万年过去了,也只有两样显世,一是化作仙山的神农鼎,一是蒙尘于宗氏藏宝库,无人能驭的山河社稷图。

  而新炼造的法宝,功能五花八门,效力参差不齐,有的只供大仙门世家,有的专为某一人打造,有的人手一个,比如乾坤袋,有的出自顶级宗师之手,如麟角凤毛,有市无价。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地祇们流传下来的法宝,一无主,二无价,且样样都大有神通,是修士们毕生的追求,能者得之,为抢夺法宝而引来的血腥杀戮,从来不比窃丹少。

  这公输钜,就是鲁班留下来的一把神尺,可以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改变死物的尺寸,使用者修为越深,这范围就越大,一旦入局,如同落入对方股掌之间,哪怕出口近在眼前也出不去。

  他们从前只在书上读到过公输矩,没想到有一天会亲身体会这法宝的厉害,能得此宝,又能操控一个客栈的,绝非易与之辈,对方是何人,想干什么?!

  宗子珩稳了稳心神,朝楼梯口跑去,可这走廊却像是与他赛跑一般,怎么都拉近不了距离。低头一看,并不是楼梯口在远离他,而是他几乎在原地踏步,他想从二楼跳下去,又摸不准那施术者到底能将这落差拉到多大。

  “大哥,你放下我吧。”宗子枭挣扎起来。

  “不行,来人想将我们逐个击破。”宗子珩道,“小九,大哥背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千万千万不能松手,知道吗?”

  宗子枭趴到宗子珩背上:“知道了。大哥,这到底是……”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别怕,有大哥在。”

  别怕,有大哥在。

  好像只要听到这句话,宗子枭就能立刻安心下来,在他的认知中,大哥无所不能,有大哥在,就不需要怕。

  黄弘试图跑上楼,却也根本办不到,那施术者真是好计谋,将他们分隔开来,彼此无法相顾,否则以他们的实力,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黄弘喊道:“大殿下,我去找那施术者,他一定就在客栈内,你们当心。”

  “好。”宗子珩想了想,决定退回客房,虽然不知道来者目的为何,但必然是冲着他们俩来的,有宗子枭在,需以守为主。

  然而背后灵压立显,数名黑衣蒙面人从窗户外跳进了客房,直逼兄弟二人而来。

  宗子珩袖袍一甩,两扇房门砰地一声齐齐阖上,他咬破手指,以血虚空画符,打在了门上。这血灵符是能将符箓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的媒介,同一个符咒,以血画和以朱砂画,效用差别很大,当然,施术者的损耗差别也同样大。那房门被施了强结界,暂时成为一道屏障,可里面的人轮番冲撞,也撑不了多久,他们被困在这窄窄的走廊上,处境十分不利。

  “大哥你看,走廊距离变短了。”宗子枭道,“那施术者必然是东挪西凑,才能巧妙地将我们困在三个不同的地方,他也很吃力。”

  “没错,这法宝极耗灵力,我看他能撑多久。”宗子珩再次试图下楼,黄弘黄武两个高阶修士不好对付,这场伏击不会持续太久,只要坚持到对方收了法宝,现出真身,再回击不迟。

  这一次,他虽然也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让他跑到了楼梯口,他想尽快下楼与他们汇合,可刚刚踏下楼梯,两片踏步之间的罅隙陡然变宽,他一脚踩空,向下坠去,而脚下的地面深深下陷出一个黑不见底的洞,洞很窄,却根本就是为他们量身准备的。

  宗子珩挥剑刺向楼梯扶手,借着这一点点力,身体用力旋拧,暂缓了一刹那的坠势,他抡起宗子枭的胳膊,将人抛了上去。

  宗子枭的身体荡了半圈,两条腿勾住扶手,另一只手紧紧揪住宗子珩的衣袖,将人拽了回来。

  下一瞬,踏步开始闭合,且变成两片又厚又长的大木板,眼看就要将宗子珩夹住。宗子珩的目光依旧沉稳,剑光飞舞之下,大木板眨眼间被削成了一堆木片。

  “大哥!”宗子枭惊叫。

  宗子珩转头一看,宗子枭的脚腕被畸变的楼梯扶手缠住了,整个人被向后拽去,两人紧握的手一松,宗子珩脸色骤变,他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再次抓住弟弟的手。他挥剑砍断扶手,将人紧紧搂进怀里,紧张得心脏猛跳:“小九,你没事吧?”

  宗子枭尚来不及发出一个音,只见适才被宗子珩削得七零八落的木片,变做一柄柄尺长的尖木,骤雨般从四面八方朝两兄弟刺来。

  宗子珩抓住宗子枭的腰带,将人抛扔回了二楼,一身灵力蓬勃,宗玄剑法随势而发,将那些尖木一一斩落。

  然而……

  “大哥——”

  宗子珩只觉一阵剧痛,一柄尖木插进了他的大腿,尽管没有伤到骨头,但透肉而过,顿时血流如注。

  就在此时,结界破了,房门四分五裂地飞了出来,几名黑衣蒙面人冲出客房。

  宗子珩咬牙拔掉尖木:“小九,快过来。”

  宗子枭飞身从二楼跳了下来,这一次地面的落差没有变化,因为那些黑衣人也同时下了楼。宗子枭看着宗子珩的裤子上全是血,急哭了:“大哥,大哥……”

  “没事。”宗子珩单手掐了个凝血诀,然后拉起宗子枭就跑。

  这一跑,牵动了伤口,血自然止不住,且每一步都是钻心地痛,宗子珩循着声音想找到他的护卫,打斗声是从后厨传来的,可就这么几张桌椅的距离,再次变得遥不可及。

  而身后的追杀者却是缩地而来,眨眼间就到了他们背后,宗子珩将宗子枭挡在身后,他厉声喝道:“你们是谁,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宗天子的两位皇子嘛。”一个黑衣人冷笑道,“找的就是你们。”

  “你们想干什么!”

  “金、丹。”

  宗子珩瞳孔收缩,浑身发寒,他们竟然碰上了窃丹魔修?这会不会与他们这两天调查的那名修士的死有关?“你们想要我的金丹?取了我的丹,你们会被整个修仙界追杀。”

  “呵呵,大殿下怕是没听懂,我要的,是你们两个的金丹。”

  宗子珩目龇欲裂:“我弟弟刚刚结丹,你们要一个九岁孩童的金丹有何用?!”

  “小殿下的金丹虽然灵力浅,但他根骨好啊,这先天的上上乘根骨,可比几十年的修为稀罕多了,再说,等他长大了,取起来就太费功夫了。”

  闻言,宗子珩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了宗子枭,恨不能让这群人看不见他。

  “畜生!”宗子枭怒叫道,“你们这群畜生,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不放过你们!”

  黑衣人狂笑两声,扑了上来。

  宗子珩右腿已伤,还要护着一个人,以一敌众,被逼得节节败退,若不是那些人要活取金丹,没有下杀手,他根本撑不了太久。

  很快地,宗子珩身上多处负伤,一身白衣浸染鲜血,宗子枭几次想要冲出来,都被死死护在背后,他的哭喊声就在耳边,可宗子珩失血过多,眼前发花,已经渐渐听不清了。

  “小九,别怕……”宗子珩退到无路可退,剑横胸前,将宗子枭挡在自己和墙壁之间,依然颤抖着说,“有大哥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